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翩翩的舞,最美在于一分灵巧,腾挪跳跃如猿,柔媚慵懒又若狐。

    光凭这点意态,便将人勾去了魂儿。

    台上是魅影昏昏,下面是醉意沉沉。

    偏就在这昏昏沉沉中,陡然间寒光一闪,直直往韩凌肆的方向刺去。

    端木青一惊,随即便看到几条黑色的暗影忽然从不知道的角落里窜出来,与那翩翩一起,对韩凌肆发难。

    “小姐……那翩翩……”

    莫忘这一下,可算是懵了,这几个黑衣人是她们安排的,但是那翩翩不是啊!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整个楼里已经是混乱不堪了。

    只听得桌椅碰撞,杯盘落地,女子尖叫的声音。

    端木青趁着这混乱,眯着眼睛看了眼韩凌肆那边。

    之间那里虽然也是一般混乱,但是早已有几个人跳出来护在他前面。

    而他自己却是面无表情,半点惊慌也不见。

    “我们只管走我们的,横竖这潭水已经搅浑了。”

    醉君怀里一片混乱,端木青却是直接带着莫忘回了思归阁。

    看到端木青过来,莫失只是点了点头。

    “萧府的人应该已经去了吧!”

    “得了小姐的吩咐,立刻便往萧府送了信,这会子芸娘应该已经接上头了。”

    莫忘听了,突然间又问道:“那芸娘她……”

    “放心,”端木青微微一笑,“韩凌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萧府哪里还会将事情往大了拉扯?”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莫失对端木青的猜测深以为同,“那个翩翩怎么会突然出手,依小姐看,她是谁的人?”

    “韩凌肆!”杏眸一凝,端木青冷冷道,“只是想不到事情竟然这么巧。”

    “我们还是低估韩凌肆的实力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看向门外的夜空。

    “是啊!低估了!”

    扪心自问,自己对于那个男人,究竟有几分了解?

    “我们得要跑一趟京兆尹那里了。”

    莫忘不解其意:“去那里做什么?”

    端木青回头一笑:“不然我们如此忙活是为什么?难道眼睁睁地看着韩凌肆将醉君怀给端了?”

    当晚,长京最大的两家青楼之一的醉君怀一片混乱。

    据说醉君怀最引人注目的清馆翩翩姑娘竟然是刺客。

    蛰伏在醉君怀,就是为了引在西岐享有风流美名的昊王韩凌肆。

    此一晚开苞夜,就是蓄谋已久的刺杀。

    而且同时参与的还有几十位高手。

    只是昊王韩凌肆竟然是武林高手,不过三两下功夫,便将那些刺客全部擒获了。

    到底是有皇子,那是有天神庇佑的,哪里会被这样的人给害了去。

    京兆尹当晚便带了人前来,将醉君怀一干人等全部带走了。

    听着外面的传言,端木青只是一笑而过。

    对于韩凌肆那些奉承之词,自然是外面人加上去的。

    “都送过去了?”

    懒懒的抚了抚手上的手钏,端木青微微眯着眼睛。

    “送过去了,”莫忘连忙高高兴兴地递了杯茶给端木青,“好在我们来之前就将这个京兆尹的底给摸清了。”

    端木青点头,这还是要多亏了镇西王。

    早先因为她代替姬如燕入宫,算是跟姬辰风达成了合作协议。

    作为盟友,姬辰风便将内宫里一些查到的消息递给了她。

    不然莫失一个西岐来的杀手,如何能够这般行动自如的在皇宫打探消息。

    而当时并没有想到端木青竟然会“落选”,这长京里,便只给了这个京兆尹的一些资料。

    这一次倒是用的巧妙。

    此时想想,镇西王那边倒真是个不错的消息来源。

    端木青以姬如燕的身份走到如今这一步也是事先始料未及。

    姬辰风是什么人,即使不是朝堂上那些满腹经纬的政治家们,也绝对不是个草包。

    更何况,他与蒙卿既然相识,蒙卿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他自然就知道了。

    对于这么一个昊王从前的王妃,他只能持观望态度。

    心里就算是有些不满,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端木青也算是替姬如燕挡下了选秀之劫。

    算不得完全的利用了他。

    “送封信往浑水镇去。”

    莫失略微的一沉吟,问道:“只怕他知道的不比我们少。”

    “不过是表个态罢了。”

    让姬辰风知道,就算是她端木青没有混入后宫,也同样会尽力将自己知道的消息提供给他。

    事情如同端木青所预想的那般发展,韩凌肆热热闹闹的闹了一场之后,除了让萧府甩掉了醉君怀这个尾巴之外,并没有什么改变。

    那些突然出现的刺客,在被京兆尹带走的当天晚上就全部自杀死了,包括那红粉佳人翩翩姑娘。

    在醉君怀一番搜查之后,并没有查到任何与刺杀有关的证据,结果的定案是,那翩翩与刺客都是混入醉君怀伺机刺杀的刺客。

    至于具体的身份,得要从长计议,慢慢查来。

    这样的结果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都还是好事。

    比如醉君怀的芸娘,比如萧府,再比如端木青。

    醉君怀算是被萧府给放弃了,至少萧府是不会再与醉君怀扯上什么关系,这是芸娘最看重的。

    但是,她也不得不小心,只怕萧府还留有后手,杀人灭口,可不是一件难事。

    对于萧府来说,算得上是万幸,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早早通知了自家,才让他们有了充分的时间将所有的东西销毁。

    那几个刺客到底是没有联系到自己的身上。

    端木青自然是完成了当时与芸娘之间的赌注。

    只是除了韩凌肆,这一次,算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什么也没有捞到,还折损了一个翩翩姑娘。

    “郡主!”再一次听着竹涛声的时候,芸娘已经换了称呼。

    端木青看着进来的女子,淡淡笑道:“芸娘不必客气,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郡主的。”

    “青姑娘。”想不到她倒也是个知情识趣的人,听到她这么说也不迂腐。

    “芸娘如今可信了我了?”

    “青姑娘好算计,芸娘多谢了。”说这话,她的目光却闪了闪,在面前的青色身影上流连了一会儿,才道,“那昊王……”

    “那翩翩姑娘可是芸娘你调教的人,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棋子,你都不知道,可算是危险至极了。”

    听到这话,这醉君怀的主人心里“咯噔”一声。

    端木青接着道:“我是诚心诚意的想要跟芸娘你交个朋友的,不妨再给你提个醒。”

    芸娘立刻敛了神色,紧张地看着端木青。

    “翩翩姑娘是一位,韩凌肆是一位,芸娘可确定醉君怀里就只有一位翩翩姑娘?外面就只有一个韩凌肆?”

    趁着她愣神的当口,端木青笑道:“若非这一次萧府的人来得及时,你们得了时间将东西销毁干净,京兆尹大牢里的几个人又巧妙的畏罪自杀了,芸娘你的脑袋,此时当真还能在脖子上吗?”

    这话一出,芸娘当即吓出一身冷汗。

    那日的事情,她思前想后,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关键。

    首先便是萧府大管家亲自急匆匆前来,与她一同毁灭了所有的来往证据,已经让她惊讶。

    心惊胆战中,闻言京兆尹府牢里的刺客全部死了,更是让她庆幸。

    但是终究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牵引着这一切。

    当日端木青与她说,一个月之内定帮她解决掉萧府这个麻烦,心里终究都是不敢全信的。

    毕竟她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算起来地位尊崇,也就只是个有名无权的郡主。

    令王府也只是个空架子而已,如何能够左右这京中势力?

    此时方知,是自己错大了。

    “多谢青姑娘救命之恩,”芸娘这一次再不敢怀疑,“芸娘心服。”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端木青想要的,也是她本来的目的。

    “既如此,我也不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要的其实和萧府要的没什么差别,只是我的目的与他不同罢了。”

    芸娘抬头看了一眼端木青。

    正准备想问,端木青却道:“我要入股醉君怀。”

    “啊?”芸娘吃了一惊,万想不到端木青会提这样的要求。

    “也就是我要做这个醉君怀背后的主人。”

    这话说得芸娘一阵肉痛。

    这醉君怀究竟价值几何,她心里是最为清楚的,就这么让出手去,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可是想到之前受到拘束的局面,和刚刚逃出来的性命,还是一咬牙:“好!”

    也不算是完全的拱手相让,毕竟这醉君怀全无半点凭借,想要在这势力错综复杂的长京待下去也不容易。

    端木青将她的所有反应都收在眼底,突然笑道:“我也不是那等豪取强夺之人,只是此时我身上并没有什么钱财,所以……”

    这个在她开口之时,芸娘便猜到了,此时也并没有露出不快来:“姑娘对醉君怀有救命之恩,能够坐镇醉君怀,已经是芸娘等人的福气了,芸娘这就去拿纸笔。”

    端木青却招了招手,莫忘从袖口里拿出一叠银票来:“这里是二十万两白银。”

    端木青笑着递过去:“我也只能拿出这么多了。”

    二十万两白银,虽然买不下醉君怀,却也不少了。

    若是一开始端木青便用着银子来入股,芸娘肯定心里还是不乐意的。

    只有最开始让她认为是拿不到一分钱,不情不愿地答应之后,再拿出来,这二十万两可就起到了四十万两的作用了。

    果然,芸娘眼里顿时溢满了笑意:“瞧姑娘说的,姑娘入股我们醉君怀,是求都求不来的。”

    端木青点头笑道:“虽然这二十万两抵不上半个醉君怀,但是加上一样东西,只怕也紧够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