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拿出一张纸:“据我所知,醉君怀也好,储秀阁也罢,姑娘们喝的药终归都是伤身的。

    这个方子芸娘可以一试,若是姑娘们寻到了好去处,停了此药,不但没有半分妨碍,而且喝这药期间,也不会因为药效之故,面色苍白羸弱。”

    这东西是端木青这些天细细思量琢磨出来的,对于别处或许用处不大,但是对于醉君怀这样的地方,无疑是一个秘密武器。

    果然,芸娘在看到那二十万两银票之后,又得了这张方子,原本剩下的一丝丝不情愿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心思一转念间,已经是千差万别了。

    醉君怀在端木青的暗示之后,莫失与芸娘一起,果然排出了好几颗暗钉。

    这一来,这个长京的一大招牌红馆可就算是干干净净了。

    长京之内有了醉君怀之后,便是外面来的好消息。

    莫忘将一个信封交与端木青,然后便有一行七人跟随进来。

    将信从头至尾读完了,一向不愿意在外人面前露出什么异色的她,也忍不住露出浅浅的笑意来。

    并不当真是因为面前这七个一看便知武功匪浅的人,而是因为送他们过来的那个异性王爷。

    “姬辰风倒真是知情识趣之人。”

    扫了一眼这几个人,端木青在椅子上坐下,将信封放到一边。

    淡淡笑道:“你们是王爷派过来的人,我与王爷是朋友,你们便也是我的朋友,不知你们来之前,王爷是怎么说的?”

    “郡主折煞我们了,如何敢以郡主的朋友自居?”

    只见七人当中的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连忙道。

    端木青抬眼看去,只见她粉面含春,双目含情,体格风骚,十分的尤物一个。

    “我们之前是王爷的人,但是出发之前,王爷便已经与我们说明,自此以后,我们便只为郡主效命。”

    一个看上去有些年纪却十分干瘦的男子,用干巴巴的声音道。

    端木青点头,也不再继续客套,只是想了想,然后从桌上那信封里抽出一张纸来。

    “这个是你们身上之毒的解药方子,若是你们不想要跟着我,现在便可拿着这方子离开,天高海阔,任君翱翔。”

    七个人齐齐一愣,似乎一时间都没有明白过来端木青这话的意思。

    镇西王交给这些人拿过来的密信里有这解药方子,就是为了让端木青相信他是诚心诚意与她合作。

    然而,对于端木青而言,最能够掌控人心的,并非是这些外物,最难得的是人心。

    若他们是因为这药物的关系而留在自己的身边倒不如早早的打发了好。

    不然,以后说不定反倒是一条中山狼。

    那七人看着端木青递出来的方子,愣是不敢接,实在是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郡主是个什么意思。

    “我们既然是王爷送过来的,便是郡主的人了,自此以后便为郡主效命,再无离开之理。”

    还是之前那有着勾人身材的女子开口,声音里也是软软懦懦的黏腻感。

    “端木青无才无能,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子。

    几位都是身怀高才之人,为王爷所用,还算得上是才尽其用,但是屈居青之下,实在是委屈。

    青也不敢妄自尊大,实在是真心出此言。

    各位只要想离开的,只要将这方子誊一份,走出这大门,便是自由身,青还可以执笔一书,告与王爷。”

    这话说得,这七个人更是狐疑了,但是到底有两个人多了些跃跃欲试的神态。

    端木青暗暗留心他们的表情变化,笑道:“难道青看上去当真如此让人难以相信?”

    这话都说出来了,方才那干瘦的男子看了一眼左右,上前“噗通”一声单膝跪地:“郡主大恩,来日再报。”

    端木青笑着虚扶一把:“不知壮士大名?”

    那男子看了一眼端木青之后道:“千人屠徐瘦。”

    “这名字倒是恰如其分。”端木青谈笑间拿过桌上的纸笔,便写了一封短短的信并誊抄了一份方子交到他手里:“徐大侠,后会有期。”

    看着面前少女诚挚的面容,徐瘦由衷地行了一个江湖人的礼,接过两张纸,道了一句后会有期便飞身而出。

    采薇带着淡淡的笑意,伸手拿过端木青手里的笔,照着那方子便开始誊抄。

    眼见着那徐瘦先一步离开,其他人也开始蠢蠢欲动,终于又有了第二个。

    同之前一样,端木青没有任何的不快,将东西交给他们。

    直到那妩媚的女子跪下来,端木青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却摇了摇头:“郡主,我不走。”

    端木青微微有些讶异:“你不想要回到自由之身?”

    女子却是苦笑一下:“我若是出去,只怕比为郡主卖命还更为危险呢!”

    端木青有些不解。

    女子此时的表情与方才截然不同,看上去似乎十分认真道:“如今久无人提起千娇百媚子了。”

    这话旁人听着没有觉得什么,莫失和莫忘却是惊讶地对望了一眼。

    端木青从她们的反应便知道,这个女子当年必定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

    也必定是一个树敌繁多之人,所以才会说,离开这里更危险的话来。

    之前对于这个女子,端木青并无好感,但是此时却是生出一分喜欢来。

    能够如此坦诚,便是一个十分可爱的优点。

    “你这一身的能耐,为我这样一个小女子驱使,当真愿意?”

    女子抬起头,看着端木青笑道:“郡主如此大方的将药方给我们,而且愿意代为向王爷说情,光这份气度便足够了。”

    沉吟了一下,端木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百媚!”

    “那……千娇呢?”

    百媚咬了咬下嘴唇,忽而凄然一笑:“死了!”

    点了点头,端木青没有再继续问,只看向那边还剩下的两个人,笑道:“二位,后会有期了。”

    这两人,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唇红齿白的样子,若不是这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换上锦衣华服,倒像是个公子哥。

    另一个是个三四十岁有些年纪的壮汉,身后一个大锤子便让人望而生畏。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跪倒在地:“愿凭郡主差遣。”

    端木青微微一愣:“你们又是因为什么?”

    “嘻嘻,离开了郡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不如就跟着郡主好了,爹娘早没了,又被逐出了师门,呆在那里不是呆着,杀什么人,不是杀人。”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带着嘻嘻的笑意,就是那杀人两个字在他嘴里说出来,也还是最寻常不过的样子。

    端木青对这个少年并没有什么反感,那一张笑脸,看上去倒是挺让人觉得舒服。

    “你叫什么?”

    “郡主叫我小龙就好了。”

    看到端木青看向自己,那大块头的男子自己开口:“小人宁远。”

    说完这四个字,之后就没有了下文,端木青微微一愣,笑道:“那你是什么原因愿意留在我身边呢?”

    那宁远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被端木青这话一问,竟然红了脸。

    再看,却发现,这个有着壮实身材的男子只拿眼角瞟了瞟百媚。

    端木青顿时心下了然,笑道:“行吧!既然众位愿意跟随我,我也断不会亏待了你们。”

    说罢,将采薇藤好的三张方子递给他们:“既然是我的人,自然是要健健康康的才好。”

    小龙顿时眉开眼笑,将三人的一起接过,可见三人原本关系就不差。

    让他们三个人下去休息之后,端木青便回了房间。

    “这三个人便由莫忘带到醉君怀里安置起来。”

    莫忘闻言微微一愣:“小姐此意何为?这三个人能耐都不小。”

    留在身边岂不是更好?

    “小姐英明!”随即进屋来的莫失却道出如此四个字。

    唯有莫忘不解其意。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心里不得不又感叹一句,莫失作为姐姐,却识将这个妹妹保护得十分周全。

    “不管是芸娘这边,还是镇西王府,甚至于这三个人。

    都只是跟我达成了最有利的共识,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只能够确保他们都会与我同气连枝。

    但若是真有什么变故,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倒向别处,此时将这几个人放到醉君怀,算是对芸娘的一个制约。

    同时,那个地方也最好隐藏他们的身份,若是有什么事情,要让他们去做,也最不容易引人注意。”

    莫失暗暗摇头,莫忘的心思确实应该改一改了,如此不会算计,只怕会误了小姐的事情。

    端木青却是十分的信任:“以后你便替我注意着醉君怀的事情,莫失依旧盯着宫里头。”

    “是!”

    “对了,小姐,你可还记得一个人?”

    莫失突然想到一事,开口问道。

    “谁?”

    “东离丞相慕容季。”

    端木青微微一怔,不知道莫失此话何意:“自然!”

    当时她与韩凌肆成亲,东离派过去的人,便是这位上了年纪的丞相。

    只是东离丞相一职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实权。

    虽然位列一品,却只是个象征,所以,来到东离这么久,除了当时才女大会上看到慕容敏儿之外,丞相府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她也就忽略了,莫失此时提出来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