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

    端木青尚未出声,莫忘却是惊呼一声。

    百媚看向端木青,却见她脸色如常,才点头道:“确实是有这样的传言,但是也只是传言而已,没有人可以证实。”

    百媚说完这话之后,就静静的坐着,没有再开口。

    端木青用手敲击着桌面,静默了一会儿道:“你给我说说这绿乔山庄和那叶添。”

    “绿乔山庄其实声名大显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十年前都未曾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山庄。

    但是那一年江湖一代剑术大师凤阳与那毒蘑菇老道中了暗算,便是这绿乔山庄出手相救的。

    那南方一个小小的山庄,却有人可以敌得过毒蘑菇,顿时让武林中人惊叹。

    而后,才渐渐有了这绿乔山庄的踪迹,也都是些乐善好施锄强扶弱的事迹,自然而然的声名就彰显了。”

    这也算是江湖门派的一贯做法,首先因为某一战而成名,然后便做出几件大小事情,就可以在江湖上有了一席之地了。

    “那为何会有人说叶添是裴文广?”

    “公子或许不知,我们武林中人向来是极少愿意掺和朝廷之事的,更不愿意为奴为吏,就是上战场为国家做那马前卒也是不愿意的。

    可以说,朝廷和江湖是两个距离十分远的派别,所以江湖中也极少有人真的和那些将军丞相打过交道。

    但是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说叶添那一手枪法和当年的裴将军如出一辙。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已,有人认为那是故意为绿乔山庄炒作的,也有人认为那是无聊之人,茶饭过后随意杜撰的,终究都没有人去查证。”

    百媚如此说着,端木青却喃喃着那个名字--裴文广!

    “那个叶慕白,此来是为何?”

    百媚柔柔道:“正是他来才叫人意外呢!谁都知道绿乔山庄都只在南方一带活动,从来不上北边来。

    我瞧着不对劲儿,便想着还是告诉公子一声,说不定这消息对公子来说有用。”

    “确实,那现在……”

    “小龙已经跟上去了。”百媚忙笑道,“小龙虽然武功不见得很高,但是有两个本事大约也说得上嘴了。”

    “是什么?”莫忘一直都对那成日里嘻嘻笑笑的少年十分有好感,听到这话,连忙问道。

    “一个是追踪。”

    端木青点了点头,小龙瘦静瘦精的样子,看上去也觉得十分敏捷。

    “还有一个呢?”

    听到莫忘问,百媚忍不住笑了出来,才伸手一点莫忘的额头:“还有一个啊!自然就是逃跑了。”

    “啊?”莫忘哭笑不得,“逃……跑?!”

    端木青缺点头道:“是个厉害的本事。”

    “百媚阿姨,你又在说我什么?”

    一个脆亮的声音从窗户边传来,百媚的脸顿时黑了下去。

    小龙嘻嘻哈哈地推窗跳了进来,衣服上却并没有多少水渍。

    “你小子再叫一句阿姨试试?”

    大概是早就领教过百媚的厉害,小龙果断的识时务吐了吐舌头不再继续。

    “公子。”

    端木青笑看着他们的打闹,点了点头:“可查到了什么?”

    说到正经事,这少年倒是认真了起来:“那叶慕白却并非一般人,我跟着他不过半日,就跟丢了五六次,后来眼见着他往绝壁山去了,不敢再跟,就回来了。”

    “绝壁山?”

    “绝壁山是东郊的一个山坡,并没有多高,只是山上没有什么草木,看上去光秃秃的如同一块巨石,所以得了这个称呼。”

    百媚见端木青不知道,忙解释道。

    端木青沉吟了一下,转脸看小龙笑道:“你也辛苦了,赶紧的下去换身干净衣裳,莫要着凉了。”

    她这话,让百媚和小龙齐齐一愣,然后便露出笑容来。

    回到思归阁,将蒙卿送来的书全部搬了出来,细细的查找有关于那个裴文广的记录。

    想不到蒙卿此人还有这等能耐,这些过去的百官记录竟然如此详尽。

    端木青查阅了数页之后笑道:“这个裴将军与我们还些半丝不缕的关系呢!”

    采薇和莫忘不解地看着她。

    “裴文广,裴元之子,袭其父侯爵,封为忠顺侯,为人谦和,恭肃严明,善枪法,精骑射,十五岁便有战功。

    二十岁取周丞相之女周悦为妻,生子裴冉。

    战功煊赫,被封为骁骑将军,后因拥兵自重,有谋逆之心,伏诛。”

    前面诸多笔墨皆是赞扬,后面寥寥数语道尽他的死因。

    “小姐说与我们有关系?”

    端木青点头笑道:“这个裴冉你们可知道是谁?他就是韩语嫣的驸马。”

    “韩语嫣?”莫忘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她……”

    端木青想了想道:“看来确实是有问题,当年楚研无意间跟我透露过韩语嫣也算得上是个可怜人。

    而这裴文广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语焉不详,一句有谋逆之心便让他们家尽数遭劫,委实有些掩盖的嫌疑。

    上次我们将那一段时间里职位变动的官员名字勾出来的时候,首先便是这裴文广。”

    莫忘连忙点头:“但是他们家被满门抄斩,是白纸黑字写得,所以我们便没有往下查。”

    “是啊!但是如今出来一个绿乔山庄,而且江湖上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我们还是注意注意得好。”

    “外面人这样传,难道那上头那位就不担心?绿乔山庄也能坐得住?”

    “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相间,才能乱敌心智,不为敌之所查。

    绿乔山庄如今作为江湖上的一个存在,是表明了要与朝廷割裂,韩渊还会去查?是担心众人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吗?更何况,谣言这种东西,谁信,谁就输了。”

    采薇莫忘深以为然,端木青忽又问道:“那绝壁山是个什么地方?”

    “死人堆啊!”

    莫忘和采薇正要摇头,灵儿突然蹦蹦跳跳跑了进来。

    倒叫三个人吃了一惊。

    “你这段时间跑哪儿去了?”

    这大半个月,灵儿都没了踪影,端木青一直盯着醉君怀的事情,也没暇过问,听令王妃提起才知道。

    “我……”灵儿听到她这么问,顿时呆住了,“我……出去……玩了,嘿嘿。”

    端木青丢了个眼神给莫忘,然后才道:“你这一天到晚的倒是潇洒自在。”

    看她脸色转了回来,灵儿才笑嘻嘻地在端木青旁边坐下来:“你问绝壁山做什么?”

    端木青这才转回话题:“你方才说那绝壁山是什么?”

    “死人堆啊!”灵儿回答得理所应当,“那边就是个乱葬岗,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我听别人说过的,有些被宫里偷偷处决掉的人,都是往那里扔的。”

    这话说得采薇哆嗦了一下,端木青倒还好:“这绝壁山在哪里?”

    “就在皇宫后头,”灵儿伸手捞了块点心,“不然能往那儿扔吗?”

    听到这话,端木青略一沉吟便扬起了淡淡的笑容:“看来,我们势必有一趟江南之行了。”

    “啊?江南之行?”灵儿听到这话,双眼冒光,“你要去那边啊!好诶好诶,我也要去,你会带我去的吧!”

    “还早呢!到时候真要去了,再看如何?”

    灵儿还要说什么,端木青却扬声对莫忘道:“去告诉姑姑一声,就说灵儿姑娘回来了。”

    灵儿一听这话,连忙道:“别啊别啊!就说我一直都跟在你身边的好不好。”

    也不知道灵儿之前到底遭遇过什么,似乎特别怕没有地方安身。

    尽管令王妃一点要让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她也会时时担心会被赶走。

    除了这一点,其他倒好像真是无所畏惧了。

    实际上,令王妃又怎么会在乎这样一个小女孩子的衣食?

    更何况,这个令王府的下人,里里外外都十分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

    好容易哄走了她,端木青对莫忘道:“让你姐姐好好盯着宫里头,尤其是皇后那边,另外,让小龙想办法跟着那叶慕白,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莫忘答应一声,便退了下去,采薇却伸手拿过一张纸:“小姐是在担心什么?”

    采薇这些天一直都在令王府里,对于她其他的安排都不参与,却也都清楚明白。

    看到她的疑问,端木青道:“我只是觉得当年那裴文广和皇后可算得上是裙带亲戚,若是这姓叶的真是当年那裴家的人,说不定皇后那里会有什么动作。”

    “小姐,我觉得此事越扯越大了。”

    采薇如今不能说话,发言也越发少了,若非真想说,实在是很少会出声。

    叹了一口气,端木青也点头:“是啊!原本一件已经被人为彻底掩盖的事情,细细查访下来,才发现,似乎谁都跟那件事情有些关系。”

    端木青说这话的时候,采薇又飞快地写下几行字:“就是因为如此,才十分可怕,只怕这件事情真的不小,却让这么多人都保持就缄默。

    小姐若是真的去查,只怕会挑动许多势力,到时候怕是难以收场,小姐可想好了?”

    端木青陷入沉默,更为诡异的是,很明显,在她查此事的同时,还有别的势力也在介入。

    到时候会是怎眼的风波,真是难料得很。

    ~~~~~~~~~~~~~~~~~~~~~~~~~~~~~~~~~~~~~~~~~~~~~~~~~~~~~~~~~~~~~~~~~~~

    小寒:谢谢一直支持的亲们,小寒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