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到底是什么人?”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一个身穿明黄色服制的女子斜斜地靠在榻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尽管是如此随性的姿态,还是让人无法忽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王者气度。

    周虞轻轻翻过一页书,才状若无意般开口问道。

    大殿深处不见光影的地方蓦然间飘出一个人影来,通身黑色衣衫,“你对此很在意?”

    与东离皇后周虞说话的也是一名女子,面容清丽,算不上绝世美人,却自有一种除尘气质。

    将书放下,周虞脸上含了一丝笑意,转脸看向那女子,并未说话,而是径自走向大门。

    黑衫女子跟在她身后一同走到门口。

    外面是沉沉雨幕,淅淅沥沥,落在诗人心头皆是愁。

    周虞做了一个极不像一国皇后做的动作,伸出手去,接住几点雨水,笑意更盛。

    雨势不小,风势也有些力度,飘进来的雨丝打湿了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后的衣摆。

    她却丝毫不以为意,转脸看向旁边的女子:“本来不,现在却有些兴趣了。”

    “不过就是韩凌肆在西岐的王妃罢了。”

    黑衫女子淡淡开口,这样的语气一点儿都不像是在与一位皇后交谈。

    “夜魂,你曾说过,这一世,永不会欺瞒我。”

    这个黑衫女子便是那日救助端木青的夜魂,也是传说中,皇后周虞身边的神秘人物。

    夜魂转脸看向周虞:“我并未欺瞒你。”

    “哦!”轻轻应了一声,周虞又看向雨幕,“那就是不想说了?”

    “嗯!”夜魂轻轻一个字道出,看着昏暗天空的眼神却是澄澈。

    周虞淡淡地点了点头,唇边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他竟然真让韩凌肆去赈灾了。”

    “你真的这样在意?”夜魂微微皱了皱眉头,相伴多年,她还是有些不能理解这个皇后的心思。

    周虞没有立刻回答这话,而是怔怔地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之后,才听得她一声幽幽的叹息:“大概是吧!”

    “若真是如此,为何不把太子的药停了?有你这样的母亲,难道还怕东离出不了一个有出息的太子殿下吗?

    名正言顺了,哪里还有韩凌肆觊觎的份?”

    “你不懂!”周虞只是幽幽的三个字,便没有了下文,自顾自地离开这大殿,往后面去了。

    夜魂看着她的背影,再一次皱眉。

    这个女子,似乎永远都是不温不火的样子,没有发过怒,也未曾真心一笑。

    看似什么也不争,可是手里头却有着决定东离国家大事的权利。

    作为一国皇后,东宫太子的生母,本来已经是一个女子所能达到的最高地位。

    可是她还在继续,还在努力,谁也不知道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原本以为她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儿子顺利登上皇位。

    但是,给东宫太子每天送过去的一碗碗药又是怎么回事?

    别人不知道那药是什么,她作为皇后最为信任的心腹又怎么会不知道?

    若说是为了自己母族的地位,但是当年内侄周瑞在长京大街纵马不慎致人死命,她可是亲下懿旨,将嫡亲的侄儿仗杀。

    正是因为此,她这个皇后虽然暗地里参与朝政,却始终都没有那些个言官谏臣批为司晨牝鸡。

    幽幽叹了一口气,夜魂也默默退去。

    后院的小书房里,周虞将几道折子递给一旁的女官:“这几本送到陛下的南书阁,另外的这些直接交给他们各自去办吧!”

    女官退下后,便有一个穿着劲装的男子毫无声息地跪倒在地:“娘娘,夜魂已经离开。”

    周虞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揉了几下才抬起眼皮:“跟着她吧!”

    男子答应一声,才走到门口却又被叫住了,便又回来跪在原地,等待皇后新的指令。

    除了一会儿神,周虞才摆了摆手道:“算了,随她去吧!”

    抬起头,只微微扫了一眼那上头的女子,便又迅速地垂下头去:“可是娘娘,夜魂与那端木青……”

    “无妨,”周虞摆手,“让她去吧!她说过不会欺瞒我的。”

    之后又喃喃道:“这个世上总还是有人值得相信的吧!”

    像是在自问,又像是在问别人,更像是一种自我安慰。

    但是这个一国之母的这一句话没有任何人听到,原本跪在下面的男子早就已经没有了踪影。

    桃李含羞无一字,梨花带雨犹可怜。

    今年的春天似乎是老天爷偏爱了春雨,淅淅沥沥的雨水就是不曾停歇。

    那些个吟诗弄词的文人墨客终于在百姓的哀叹声中,将笔端从细雨清愁中转换到了百姓生死中,博得些怜苦大众的好名头来与佳人对斟酌饮。

    就在长京尚且一片和乐的细雨中,韩凌肆这个新封的钦差大臣终于走马上任前往江西了。

    端木青也不理会外面关于昊王出京,韩渊城头相送的诸般言论。

    此刻的她正在忙着查一封匿名的信件出处。

    这信是小龙在追查叶慕白的时候,有人放在他眼前的,只写了交由青郡主亲启。

    小龙自知事关重大,也顾不上叶慕白,当下便赶紧的送到了端木青手里。

    然而,当端木青看到信上的内容时,却是呆愣在了当场。

    写这信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却明明白白的说了想要知道端木素的消息,请前往河阳梅子岭,十日之内,过时不候。

    莫失将信看完,仍旧叠好了放在桌子上,思忖道:“小姐觉得写着信的人是什么来头?”

    端木青摇头。

    她确实是不知,如今有了醉君怀和蒙卿,对于长京的势力渐渐摸熟,但也只是渐渐而已,到底还没能够全然的了解。

    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突然窜出来拖出这么一个消息委实是不敢妄言。

    “素儿那事委实是有些奇怪,我们的人和二哥哥派去的人都没有半点收获,可知并非一般的江湖草莽之流。

    如今才开始露出行迹,也算是忍性不错,只是这个时候冒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端木青说到这里,又连忙道,“查一下河阳是谁的地盘。”

    显然莫失对此时早就有了准备:“淮南王。”

    “淮南王?”端木青微微蹙眉,“淮南王的长女郭嘉书如今是正五品的嘉嫔,萧贵妃是其姨母,难道是因为韩凌翔?

    这淮南王为了女儿的前程和萧贵妃的襟带关系而要在自己这里入手打压韩凌肆?”

    为等莫失接话,端木青便自己摇头道:“不至于,蒙卿这些日子与令王府来往极为密切,我也常去洛王府。

    昊王府无任何反应,不管怎么说,明面儿上,青郡主和昊王都应该是没有了半点关系才是。”

    莫失犹豫着问道:“那……我们去是不去?”

    端木青转脸看了她一眼,点头道:“自然是要去的,素儿的安危不是儿戏。”

    “可是,四小姐的事情毕竟没有证据。”

    “我知道你心里所想的,可是他既然能够说出素儿被抓走一事,就算不是在他们手里,必定对此事也是有所了解的,就算只是一丝线索,我们也不能放过。”

    听到这话,莫失不再多问,只安静问道:“小姐预备带谁前往?”

    这个问题端木青在想到要前往江南的时候就已经有想到。

    此事听到莫失问起,一时间也是有些犯愁。

    “你说呢?”

    莫失想了想道:“百媚三个虽然已入我们这边,但是到底忠心如何,实在是不好说,只能差遣,不能推心置腹。

    放在醉君怀与芸娘两边相互制衡,却也可挡一面。

    皇宫里我已经深入此时离开或者换上莫忘都不妥。

    此番前往不知对方底细,采薇到底没有武功傍身,还是留在王府比较好。

    所以,不若莫忘和小龙随同前往。”

    莫失跟着端木青以来,渐渐远离了江湖的杀伐之道,原本就心思缜密的她,经过锤炼之后,更是心思头脑活络。

    加上端木青有意栽培,已经越发的历练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点头,却又道:“你们姐妹两自然是带莫忘去,他们三个我却是想把百媚带去。”

    “小龙精于追踪和打探,与我一路,莫忘格杀近身保护最好,为何弃小龙选百媚?”

    莫失显然对此不赞同。

    端木青却道:“相对于我那边来说,长京才是更为重要的地方,你们盯着更好。

    况且小龙一个男子跟在我身边终究惹人注意,不若百媚好掩藏。”

    莫失虽然还有些不放心,到此也不再反驳,只淡淡道:“那我先下去替小姐准备一下。”

    端木青点头,想到什么,吩咐采薇撑了伞,两人往令王妃的院子里走去。

    看到她们过来,令王妃连忙放下手里的针线,笑道:“这雨下着怎么过来了,等雨停了过来才好,脚下湿了没有?”

    端木青笑着说穿了木屐子无妨,便凑上去看她在做什么。

    “给你做了双绣鞋,我瞧着你和你的丫鬟们也是不上心,脚下穿的都太过于随意了,虽不善奢华,但是走出去,让人瞧着,只说你懒。”

    端木青看了看她针线篮子里精致的绣鞋,再看看自己脚下素净的绸面,笑嘻嘻的不言语。

    右转眼看了屋子里没有外人才道:“姑姑,今日来是想跟姑姑说一声,我明日要出趟远门。”

    将灯移近了些的令王妃听到这话,惊讶道:“你已经知道了?”

    这话说得没来头,倒是让端木青奇怪:“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