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令王妃连忙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笑道:“没什么,你这是要做什么去?天气不好,只怕路途不便。”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明显是在隐瞒着什么,端木青立刻便追问道。

    令王妃想了想,知道话已经说出口,也瞒不住,开口道:“他们说,淮南王有意将小女嫁与昊王做侧妃。”

    端木青心里长呼一口气,听到这话,也放下了心。

    这个传言她早就有所耳闻,只是对于她来说,委实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贾文柔她都已经不再说什么,再来几个女子又如何。

    这种事情,一个和千百个没有差别。

    只是此事在令王妃眼里,显然是错会了。

    为了不让她多想,干脆就由着这个误会下去好了。

    眼眶儿一红,端木青苦笑道:“我不过是去看看。”

    刚想要说什么,但是一看到那双眼睛,令王妃生生将到嘴边劝解的话给咽了下去:“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些。”

    端木青也不敢在停留,第二日一大早,便带着几个人匆匆忙忙赶往河阳。

    河阳离长京并不远,其实按照马车的脚程,不过是三四日的光景。

    不过遇上这样的雨天,确实不好说,这也是端木青为何急着赶路的缘故。

    如今她的身份毕竟是姬如燕,而此番要忙的却是端木青的身份。

    所以,只能低调再低调,并没有带别的随从之类,所驾的马车也是极为简单的寻常样式。

    身边就只有莫忘和百媚。

    百媚此时换了寻常百姓少-妇装束,打扮的极为低调。

    若非时不时露出的妩媚眼神和那任是如何也无法掩盖的傲人身材,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莫忘依旧是一身深紫色衣衫,一头青丝也不再只是利落的马尾,而是用一支银簪子挽起。

    端木青的装束也极为简单。

    三人看上去倒像是赶路的三姐妹。

    行至一处客栈,百媚瞄了瞄,道:“这附近只怕也没有更好的落脚处了。况且这下雨天,路也不好走。”

    端木青道:“那便歇在此处吧!这两日我们赶得也不慢,不至于误了行程。”

    走进大堂,人还不少,端木青三人走进去,便引来几个人的注意。

    但是那些人最多在百媚身上流连了一下便转过脸,继续吃喝。

    做这等生意的人,别的本事或许没有,识人的本领却是首要修习的。

    那掌柜的只拿眼睛在三人身上溜了一圈,便知道不是什么有钱的主,便让小二上前招呼,自己接着算账。

    “此时天色已晚,三位是要住店吧!我们这里就只剩下了一间普通客房,不过上房还有几间,不知道三位……”

    “就一间普通客房就好。”

    那小二原本就看三人寒酸,此时听到这话,鄙夷的脸色也难掩。

    “二楼左转第三间。”直接扔了把钥匙给她们,没好气道。

    说着又看到门外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人,连忙迎了上去,理也不理她们三个:“两位客官,是要住店?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几间客房……”

    端木青也不介意,将钥匙交给莫忘,三人正要上楼,却感觉右边的百媚有些不对劲。

    回到房间,端木青皱了皱眉:“怎么了?”

    这话问得突然,莫忘有些不解。

    百媚却是吓了一跳,听到端木青的话,猛然间抬起头,就看到她正盯着自己。

    一双如水的眸子像是能够洞穿人心。

    看到这双眼睛,百媚顿时间跪倒在地:“小姐救我。”

    端木青皱了皱眉:“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到她问话,百媚却是垂着头,十分紧张的样子,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端木青皱着眉,想了想:“遇到熟人了?”

    百媚仍是局促不安的样子,还是没有说话。

    “方才那对男女?”

    淡淡的一句话飘出,百媚顿时颤了一下,端木青心里便知道了答案:“莫忘,去查一下,他们住在那里?”

    看到莫忘出去了,端木青再一次看着地上的女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了一会儿,眼见她还是不肯说,端木青也来了几分脾气:“你什么都不肯说,我如何救你?”

    听到这里,百媚才咬了咬牙道:“那男子叫皇甫松,女子叫彭宜。”

    “什么来头?”

    “皇甫松是青云门的掌门,彭宜是她未过门的妻子,长运镖局的大小姐。”

    端木青略微地皱了下眉,到现在百媚都还没有说到点子上:“跟你有什么恩怨?”

    “我和千娇修习的媚骨术是通过采阳补阴的手法,皇甫松的弟弟皇甫竹和彭宜的前未婚夫曾经落到我们的手里。”

    “采阳补阴?”端木青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必定不是什么正经手法,只是到底到什么样的程度,她也不知。

    百媚看了一眼上面还做姑娘打扮的女子,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开口。

    可是现在是涉及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也顾不得这点脸皮了:“就是通过男女双修的方法,再配合我们自己独门的内功心法,所练武功。”

    “那那些男子会怎样?”

    百媚又看了一眼端木青:“并不会死,只是……只是再也不能行房了。”

    端木青道抽一口凉气,好阴毒的武功。

    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出来了,百媚连忙道:“小姐救命。皇甫松武功不弱,听说这些年到处打听我和千娇的下落,若是落在她手里,我就活不成了。

    那彭宜出身长运镖局,自小练就霸道双刀,武功虽然比不过我,但是听说近几年她怀了要替未婚夫报仇的念头,学了一手厉害功夫,专门对付我的媚骨术。”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你不要出房门,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走,他们未必能够碰的上。”

    百媚才要说话,莫忘便走了进来:“小姐,打听到了,他们住在我们对面的天子三号房。”

    “你去叫小二送些饭菜进来。”

    听到端木青的话,莫忘并没有动,而是看了眼百媚,转脸对端木青道:“那一对男女似乎发现了什么,正在向掌柜的打听。”

    这一下,端木青也吃了一惊,看向百媚:“怎么回事?”

    “我才要去问,就看到他们在跟掌柜的比划着,听他们的描述似乎是说百媚,但是掌柜的只说没有看见,他们就去了房间里。”

    说完也跟端木青一样,看向百媚。

    心知此时对自己而言,已经是极端的危险,百媚也不再隐瞒:“我与千娇自幼习此媚术,身体自有一股媚香。

    武功练得越高,香味越淡,如今寻常人已经不大能够闻得出来,但是皇甫松和彭宜心里要杀我,自然对此香十分熟悉。

    只怕方才已经闻到了这个味道。”

    端木青和莫忘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担忧

    莫忘立刻抄起床上才放下的行礼:“小姐,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

    端木青想了想摇头道:“方才掌柜的没有正眼看我们,所以没有从那皇甫松的形容里认出来。

    此时只怕他们两个还在查,此时我们立刻,反而更加引来他们的注意。”

    说着立刻一边翻出行礼中一个精致的盒子,一边转身对百媚道:“你坐过来。”

    莫忘顿时便了解了端木青的意思,赶紧走到门外的走廊上“看雨”,果然就看到那边皇甫松和彭宜在闲步。

    小二走上楼梯口,正好遇上他们,打了声招呼,正要走开,彭宜想到什么,立刻叫住了他。

    莫忘想了想连忙快步走上前:“小二,我们都快饿死了,麻烦快点上点儿饭食过来。”

    那小二正要和两位上房客官说话,就听到一身粗布衣裳的莫忘叫嚷着,顿时一脸不快:“好了好了,马上去。”

    说着又转脸看皇甫松:“公子可要用膳?我们小店的招牌菜有驴打滚,醋溜排骨,白切鸡……”

    皇甫松大概不愿意与他多讲这些,挥了挥手:“晚些时候再说。”

    说完也不看那小二,接着和彭宜“散步”。

    小二似乎有些不甘心,毕竟若是伺候得好,这些公子哥们说不定会给不少的小钱呢!

    想到这里,又看了那边的紫衫少女一眼,才不情不愿地下楼去了。

    莫忘也无所谓,耸了耸肩,依旧赏景,只是眼角的余光不时地落在那边那对男女身上。

    果然那两个人每走到一个房间,就将脚步放得特别的慢一些,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实际上从那眼睛里却看得出来那种谨慎的味道。

    眼看着他们已经走到这边普通客房了,莫忘便开始哼起不知名的曲子来。

    虽然她武功不弱,但那皇甫松透露出来的气机却也非一般人。

    自己与他对手,或许胜负五五开,百媚对上那个女子,不知如何。

    可是还有一个小姐在,她不能冒这个险,更何况若是再为百媚引来几个仇家,她们三个,可就不好脱身了。

    那两个人走到她们的房间门口,猛然间住了脚步:“什么味道?”

    莫忘从栏杆外转过脸,看了她们一眼:“有事?”

    谁知那彭宜却想都不想径自一掌拍向她们房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