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房门原本就只是普通的杉木薄板所制,哪里经得起这样携夹内力的一掌,顿时间便碎成了几块。

    按照莫忘的身手,要阻止彭宜这样的一击,也非难事,但若是她突然间就这么出手了,一直以来的伪装也就算是白费了。

    到头来只怕还是要大打出手,所以当下便立定,脚下已经是起手搏杀式。

    “谁?!”伴随着门板碎裂的声音是一个女子冰冷带着愠怒的声音响起。

    彭宜一皱眉,朝里看去,就看见屋子里两个女子坐在床上,一个女子衣衫半褪,后背尽是伤痕。

    另一个女子手里正拿着膏药一般的黑乎乎的东西替她涂抹。

    出声的那个正是帮着涂药的女子,此时正一脸怒意地看着门口。

    莫忘也顿时一跃而入,挡在彭宜面前:“你干什么?”

    彭宜也想不到里面会是这样的情况,脸色变了变。

    但也只是变了一变而已,随即冷声道:“贱-人百媚!”

    端木青又急又怒,伸手将一件衣裳盖在百媚身上,沉着一张脸走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私闯进别人的房间?”

    简单的两句问话,却让彭宜感到一种逼人的气势。

    再看眼前的这个女子,通身的气质与她的打扮实在太不相符了。

    “彭宜,你是不是弄错了?”

    皇甫松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才走进来,仔细闻了闻。

    这个屋子里确实是有一股浓烈的味道,却并非是百媚身上因为修炼媚骨术所散发出来的,很显然是那女子涂的药膏子。

    大概是此时也察觉出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个味道,彭宜皱了皱眉头。

    “不好意思,是我们冒昧了,听掌柜的说,这里还有两间上房,我们立刻就去跟掌柜的说,所有的损失我们来出。”

    皇甫松却还有些风度,看到彭宜的神色就知道她大概也是弄错了,连忙上来道歉。

    说着便拉自己的同伴离开,但是彭宜在他牵到自己手的时候,却猛然间躲开,抽出腰间所悬一刀,直直地对上百媚的背影:“你,转过脸来。”

    端木青冷笑一声:“阁下好大的口气,莫不是看我们好欺负?打定主意要在我这里逞一逞英雄?”

    皇甫松原本打算息事宁人,但是眼看彭宜如此坚持,便也开始怀疑了。

    略微沉吟才道:“姑娘且勿动气,并非在下妹子无理取闹,而是我们这一路追查一个死敌,妹子委实是心里焦急,不若烦请那位姑娘转个身,略微露个面,减去在下妹子心里的疑虑?”

    端木青冷笑一声:“这话说得好笑,照阁下的说法,便是流氓无赖,只要依仗着自己有武艺傍身就能够为所欲为了?”

    她这话分明是将两个人比作有武艺的流氓无赖的意思。

    皇甫松虽然是江湖出身,但毕竟如今也是一派掌门,自身的面子还是十分顾及的。

    “冒昧之处还请三位海涵。”

    莫忘看端木青的样子,心里又岂会不知,移步上前,与端木青站在一处,拦在百媚前头。

    “冒昧?”莫忘拔高了声音嘲讽笑道,“你这还真算不得冒昧,门也砸了,我姐姐干净的身子也瞧了,公子觉得这就是冒昧?我倒是想出去说道说道,看看天下人是怎么说!”

    那皇甫松被端木青这么一说,一时脸上有些下不来。

    他堂堂一个一派掌门,又是如此年轻,江湖中人对他的评价都十分不错。

    他本身也极力竖起良好的形象,才当得起才俊无双这个名号。

    今日竟然被人说成等徒浪子,更何况还是在自己未过门的妻子面前。

    “少废话!”彭宜却顾不得耍嘴皮子。

    前未婚夫被千娇百媚两个妖精抓去双修,完事后,忍不住自己没有了做男人的尊严,便自杀了。

    现在之所以许配给了皇甫松也完全是因为家族的缘故。

    心里始终惦念的还是年少时站在桃花树下为她攀折桃花枝的少年。

    一想起已经不在的人,彭宜心中怒火顿起,抄手拔起另一把刀,双刀便往两人身上招呼。

    莫忘冷笑一声,和端木青对视一眼,直接一掌劈出。

    这一掌却没有任何的招式,平平无奇的掌势中却夹杂这万钧之力,是莫忘最为拿手的劈山掌。

    那皇甫松早就看出这个穿着紫色衣衫的少女有些实力,却没有想到竟然一出手就是这样厉害的一招,登时便忙道:“宜妹小心!”

    彭宜心里怒归怒,却也不是未曾见过世面的人,眼见摸完那一招不简单,登时向后撤。

    直到门口才接着皇甫松击出的一掌逃开掌势之围。

    “原来还是高手!”

    之前皇甫松大概还有些以一代掌门对付三个弱女子不齿的想法,这一次看清了莫忘的实力,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一张原本还算俊逸的脸,顿时阴沉起来。

    彭宜也知道遇到了强劲的对手,立刻和皇甫松背靠背对着面前的人。

    端木青淡淡看了莫忘一眼,便自己走到床边细细地替床上那女子整理衣服。

    而莫忘却是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再跟他们打的意思,似乎颇为瞧不上眼。

    彭宜在乎的是床上那个女子,视线始终没有移开。

    但是皇甫松却是为她们这态度所气恼。

    两人相视一眼,陡然间精光大盛,正要出拳,对方那个紫色衣衫的少女却笑一句:“你们当真还要打?”

    眼看两人微微露出不解的样子,莫忘的视线往下移,然后笑看着端木青道:“小姐的毒越发厉害了,亏得这两个还是江湖老手呢!中毒这么久都没有发觉。”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皇甫松和彭宜都变了脸色,两人猛然间一运功,果然觉得胸中气闷难当。

    “掌中有毒?!”两人这才后知后觉惊呼出声。

    端木青也没有回答莫忘的话,仍旧从床边起身,走到他们面前:“按照你们的规矩,武功高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了,现在,你们是不是可以滚了?”

    别说是百媚了,就是莫忘都没有见过端木青如此言辞犀利的说话。

    但是,这一句话还真是说得真特么爽!

    “敢问阁下何方神圣?”

    皇甫松这一下哪里还敢马虎,自己中毒这么久才发现,可见并非江湖中常见的毒物,一不小心一条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老祖宗才把青云门传给自己,只等着杀了千娇百媚,去了长运镖局的大小姐,他可就算是坐稳了这河阳的位子了。

    日后大好的事业等着他去开拓,如何能够在这里翻了船?

    “公子这话问得好笑,”端木青脸上带着笑,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笑意,“不是公子来找我们的吗?”

    “百媚贱-人,是不是你?!有种就露面,别躲着不敢见人,管你有什么帮手,我彭宜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是必然要杀你的。”

    相对于皇甫松的胆怯,这个女子倒是硬气多了。

    端木青难得的多看了两眼。

    “还请三位勿怪,此事是在下与妹子鲁莽了,算在我们青云门上,在下皇甫松,在这里给三位赔礼道歉了。”

    皇甫松说着,当先弯下腰来给端木青作揖,然后一把拉住旁边女子的手腕,要她一起。

    什么报仇不报仇,眼下最要紧的还不是性命。

    也就只有旁边这个笨女人才会拎不清主次了。

    别说报仇了,那个弟弟皇甫竹废了对他来说反倒是天大的好事。

    原本老祖宗还对那一个青眼有加,很有把青云门传给他的架势,若不是他废了,有自己什么事儿。

    之所有陪彭宜出来找那两个女子报仇,不过是陪着走一圈罢了。

    一来,算是对这个长运镖局的大小姐示了好。

    二来,他初初当上掌门,也该出去说道说道,做几件事情打响名头才是。

    三来,那千娇百媚虽然武艺不低,但是自己也不是草包种子,遇上了,还真就输了不成?杀了两个江湖败类,也可以彰显彰显名声。

    哪里知道才出门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思来想去,并非打不过那个紫衫少女,她那一掌固然霸道,认真打起来,只怕也能斗个平手。

    只是吃了事先轻敌的亏,更没有料到,她的掌中竟然含了毒,导致自己此时落了下乘。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将解药套到手。

    等自己身上这毒解了,在这河阳境内,难道害怕这三个女子跑了不成?

    到时候管床上那个是不是百媚,一通废了丢给弟兄们不就是了。

    想到这里,背越发的弯下去了:“今日之事实在是一场误会,姑娘这一掌出的应该,是我们青云门不对。

    在下立刻便奉上二百金作为赔礼,还望姑娘海涵,只是,另外,还乞望能赐予解药方为幸事。”

    说话间又偷偷看了看端木青,却见她正看着旁边的彭宜,连忙又拉了拉她的袖子:“宜妹,跟三位姑娘道个歉,是我们不对在先。”

    这一下,连莫忘也有些不齿起来。

    百媚依旧背对着他们坐在床上。

    端木青还是看着那个手持双刀的女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让她转过身来,若她不是那百媚贱-人,我立刻磕头道歉,但她若是的话……还是那句话,我死也要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