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床边的女子缓缓地转过身,但是,那是一张极为苍白的脸,透着病态的虚弱。

    眉目清秀,颇为漂亮,却并不是彭宜心里想要的那张脸。

    端木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如何?”

    彭宜愣了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喃喃自语般:“我只是,在等一个结果罢了,是与不是,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既然不是,那只能说,留下了一个遗憾罢了。”

    说完这些话,她轻轻的转过身,看不出悲喜。

    “你去哪儿?”

    听到身后女子出声,彭宜只是脚步顿了顿,接着往前:“去找他。”

    “我与你说的话都白说了?”

    端木青走到门前的时候,那腰悬双刀的女子已经行至楼梯口。

    听到这话,猛然间住了脚步,有如雷击。

    “能够明白他对你的重要性,也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你内心的孤独。

    但是,你就这么死了,其他人呢?你的父亲只有你一个女儿,那么他又该怎么办?

    在失去了你之后,同你一样心灰意冷的去死吗?

    那么你们家那长运镖局呢?镖局里的那些人又该怎么继续生活下去?”

    彭宜听着身后女子清冷的声音,慢慢回过神,一时间竟不知心里是何反应,只是觉得茫然。

    茫然的转过头,就看那穿着青色粗布衣裳的女子静静地立在那里。

    明明身材纤瘦的一个人,此时却让她感觉站得那样稳,似乎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原本已经死去的心,竟然渐渐的苏醒过来。

    想到皇甫松上家里来提亲的那个晚上,父亲拉着她的手,留下心酸的泪水。

    那是第一次,她看到那个以双刀威震江湖的父亲,第一次露出那样软弱的一面。

    似乎,那个有着伟岸身材的男子,如今已经两鬓斑白了。

    若是自己这番当真死了,父亲,该怎么办?

    “你中的并不是什么毒药,不过是唬你们的罢了。”

    端木青眼看着她的眼睛里开始有了光芒,心里松了一口气,浅笑着道。

    彭宜讶异-地看向那个女子,微微运行内功,果然畅行无阻。

    那真的不是毒药!

    “皇甫松……”猛然间想起得了“解药”的那个人来。

    “他跟我无怨无仇,我何必害他,解药也只是我妹妹用剩了的一瓶茉莉粉罢了。

    只是,借这件事情让你看清这个男人的面目,顺手解了你们两个的婚约。”

    这一点,彭宜不是笨人,自然看得清。

    先未婚夫成亲之前遭意外身死,如今皇甫松又将休书写到了家里。

    此事已经闹得大了。

    尽管武林中人不太讲究什么克夫之说,但是被青云门掌门休弃,日后也肯定是难再嫁的。

    她也不会再成为他人妇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心里顿时一阵轻松。

    蓦然想起这个女子之前的话,为何不帮着他将这一世也活回来呢?

    这么一想,整个人心里犹如拨云见日一般,顿时清明一片。

    “多谢。”

    端木青只是淡淡点头,便和她一同转身。

    一个下楼,一个进房间。

    走进房间的端木青,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百媚自然知道这一次是因为自己才惹上了这两个人,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彭宜倒还好说,那皇甫松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何况还是一个帮派的掌门。

    只怕现在就已经开始谋划着要找回场子了。

    “请小姐责罚。”

    此时的百媚哪里还有之前那般虚弱的样子,除了脸色的苍白,气息可是丝毫不弱。

    端木青长呼一口气道:“起来吧!”

    虽然跟着端木青的时间不短,但是有一点却是看得清楚。

    这个主子从来不是口是心非的人,既然叫自己起来,便是没有责怪的意思。

    只是她心里终究还有些过不去:“小姐为何不把我交出去?若不是小姐和莫忘配合得好,要挟制住那两个人,不是易事,一个不小心,只怕就有性命之忧。”

    端木青淡淡地扫了地上的人一眼:“既然是我的人,自然没有被别人欺负了去的道理。”

    就这么一句话,带着点不见道理的霸气,轻飘飘的吐出来。

    却让百媚,顿时身躯一震。

    虽然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女子,但是却丝毫没有让人觉得她这句话是在扯皮。

    是以,她也不再多说什么自责的话,自己便站了起来。

    “你脸上的那张面皮就不要扯下来了。明天出门的时候避着点儿那小二,也就是了。”

    “是!”

    百媚到现在还不敢多说话,莫忘可是无所顾忌的:“小姐,留着那两个人终究是祸害,为什么不干脆除了去?”

    知道她杀手出身,对于人命的认知,还没有改过来,端木青只是白了她一眼。

    “这原本就是百媚惹下来的事情,我护着我的人是没错,但是也不能不分是非黑白。

    今日这件事情算是帮了那个叫做彭宜的女子一把,也算是替百媚抵些罪过。

    至于那皇甫松,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们与他并没有恩怨,何必与人过不去?

    更何况,这是客栈,若是他们两个人真的死了,我们难道在这河阳境内,还能逃得过去?”

    莫忘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倒是百媚道:“小姐可能有所不知,这青云门并不是什么大帮派,说的好听,叫做青云门,其实起先不过是一窝土匪罢了。

    后来出了个皇甫青云,倒是江湖上有名的厉害人物,一套掌法出神入化,才开始有了些名气。

    就改名叫做青云门,成了一方门派。只是他如今也是花甲之上的年纪了,这个皇甫松是才坐上的掌门之位。

    武功不弱,但是要比较于那些真正的武林高手,还是差了一截。”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百媚这话虽然没有多长,但是却将重要的事情都说得明白了。

    青云门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出身,这些年只怕还是脱不了匪气。

    那皇甫松努力塑造才俊无双的形象应该也而因为这一点。

    但是骨子里还是个小人,只怕这次不会善罢甘休。

    另一点,就是那个皇甫青云了。

    皇甫松的实力跟莫忘差不多,听百媚的的语气,这在那皇甫青云跟前还算不得什么。

    综合起来就是,她们三个这次真的惹麻烦了。

    手指敲击着桌面,端木青没有回应百媚的话。

    莫忘跟着她多年,自然明白,每当端木青如此敲着桌面的时候,便是在思考对策。

    “不能误了十日之约,我们绕道。”端木青停下手上的动作,“叶添那边可有动作了?”

    “没有,他似乎又折回江南去了,没有在逗留。”

    百媚诚心诚意回答道。

    “嗯!”

    “小姐,我们绕道的话,就只能走东边的官道了。”

    莫忘在脑海中仔细缕了一下大致的路线。

    “所幸时间还充裕,应该还来得及。”端木青点头。

    因为怕耽误了时间,也怕路上有什么意外,端木青三人便选择了这条小路。

    虽然不及官道那边宽阔好走,时不时地翻山渡河,但是却是实打实地能够缩短行程。

    “不光是路程拉长的缘故,韩凌肆带着的赈灾队伍也是打那里走过,我们这番过去,只怕会迎面撞上。”

    这一点,端木青自然是心知肚明的,抬起头来,笑看着她:“这有关系吗?我们又不是那劫匪,想要截取赈银。”

    说着便站起身来:“小二怎么还不把东西送上来?我们也该换间房间了。”

    莫忘看着她走出门去的背影,心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上次出了昊王府,小姐就当真再没有如从前那般对韩凌肆上过心了。

    当真就此放下了吗?

    第二天,雨停了。

    风吹到脸上,也没有半点寒意。

    虽然还是阴天,却并不让人感到逼仄。

    仿佛有放晴的趋势。

    三人也不敢多做停留,天才亮便负了银钱赶路。

    在原本定好的路线上走了一好一段路,才往东边的官道上浙行。

    官道比之于之前所行小道实在是好走太多了。

    一路上的小店也都多了许多,只是价钱自然是翻了一番。

    莫忘稍作打听便知道,那韩凌肆带着的赈灾队伍已经在前两天走过了这一段。

    他们虽然带着辎重,行走慢一些,但是毕竟是关系到百姓民生的大事,也是紧赶慢赶的。

    一连走了五六天,都没有看到有皇甫松的人影。

    一来,也许还在那边打探,二来,这官道上毕竟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

    还有一天就可以到河阳城了,距离信上所说的十日之期,只多了一天。

    那梅子岭说是岭,其实只是一座小山,只是山比较高,山顶一线有许多的梅子树,所以被人叫成了梅子岭。

    那梅子岭就在河阳城内,十分好找。

    眼看着天要黑了,端木青也不再赶路,在官道边的一间小镇上的客栈落脚。

    才走到客栈门口,就有一个打扮十分干净利落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是端木姑娘吧!房间已经备好了,情随小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