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忘和百媚都是第一时间护在了端木青面前,局势顿时剑拔弩张。

    端木青也握紧了拳头,但是眼睛瞄了瞄街上,趁着雨停出来行走的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不知阁下是……?”

    那中年人眼睛在莫忘和百媚身上一扫而过,也不在意两人依旧拔剑的气势。

    “小的只是负责在此等候端木姑娘,这里离梅子岭路途不远,后日自然有人来引姑娘去梅子岭。”

    端木青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怒意。

    很显然眼前此人跟那送信的是一伙。

    这些人都跟端木素的失踪有关。

    想到素儿那温柔的样子,心里猛然一痛,倒是压下了心里的怒火:“那就有劳了。”

    听到端木青如此说,莫忘和百媚自然就放下了方才的气势,站到她的身后。

    中年人始终对她身旁这两个武功不弱的女子没有反应:“端木姑娘跟小的这边请。”

    这里的客栈自然比之前的客栈要好了许多。

    中年人带着端木青径自走向客栈的后院。

    这个客栈前面是酒楼,后面是个两进的院落,前面是掌柜的和伙计们的住处,最后面便是一些最贵的住处了。

    很显然,对方并不是要钱,不然也不会给端木青她们安排这样的屋子。

    她们住的是一个套间,三间房间并一个客厅。

    安排的不可谓不妥帖。

    “小的就住在对面的土字房,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直接让两位姑娘叫一声便是。”

    虽然是将她们奉为座上宾,但是中年人客气有余,却丝毫不见一点儿奴颜婢膝。

    可见对方不凡。

    眼见着端木青点头,便笑道:“饭食东西,客栈都会有伙计送过来,小的就不打扰端木姑娘了。”

    说着便行了个拱手礼退了下去。

    莫忘虽然性子跳脱了些,却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小姐,这些人好大的来头。”

    端木青点头,没头到此时方才蹙起:“这一路来,我始终都觉得这里头透着悬乎,似乎有人设了一个局。

    但是事情关系到素儿,我不得不来。”

    百媚道:“这些人好生厉害,竟然算准了我们一定会路过这里,知道我们必然会在这里落脚,会不会是一路跟随我们而来?”

    “你们还不至于大意那种程度吧?”

    端木青反问了一句。

    莫忘道:“前些时候跟着我们的那几个人出现的莫名其妙,消失的也莫名其妙,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

    之前在刚出长京的时候,莫忘就说,有人在跟着他们。

    而且武功不弱,绝对不在她之下。

    当时,三个人都很是担心了一阵子。

    谁知道,过了两人又莫名奇妙的消失了,莫忘生恐有诈,仔细探查过,当真是没有再跟了。

    一直到现在,身后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的尾巴。

    “会不会是针对韩凌肆?”莫忘突然大胆的问了一句。

    端木青心里骤然间一紧。

    其实她已经想到这个可能,只是没有说出来。

    此时韩凌肆是代表着朝廷前去赈灾的,那是关系到几万百姓生死的事情。

    同时也关系到朝堂上诡谲的权势风云。

    自己的身份算来算去,就算是冠上端木青三个字,在这里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还会有什么人会费这么大的心思?

    其实,跟韩凌肆有关,那是最有可能的。

    可是到底是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拿自己威胁韩凌肆?

    但是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且不说江西那千千万万的百姓,就说这一次差事的功劳,韩凌肆会上当?

    如果不是,又会是什么呢?

    思来想去,端木青还是转身道:“莫忘,如果现在让你出发,你全力以赴,什么时候能够追上韩凌肆?”

    莫忘正在倒茶,听到这话,放下茶杯,想了想认真道:“明天早上。”

    “好!”端木青点头,“那你现在就去告诉韩凌肆,就说素儿不见了,我必须要马上回西岐,请他归还傲云剑。”

    莫忘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咬牙道:“还不快去?!”

    看到她这样认真的表情,莫忘也不敢停歇,两三个跳跃,便钻入了夜幕。

    韩凌肆,不管你如何对我,如何看我,终究,我都不能陷你于深渊。

    回到东离短短几个月,就在整个东离朝堂掀起轩然大波。

    一时风头无二是一回事。

    但是,同样也瞬间树敌无数。

    根基尚未扎稳,若是这个时候赈灾之事有了什么纰漏,韩渊就算是一国之君,也绝对保不了你。

    或许,我们真的是情深缘浅。

    傲云剑对端木家来说,原本就不是一把普通的佩剑那么简单。

    你应当知道二哥哥赠给你是瞒过了家里所有人的。

    那么就让你以为我来东离就是为了那把剑好了。

    你对我死了心,也就不会再相信落入陷阱了。

    或许,原本你就不会。

    思绪深深,幽幽叹了口气。

    用过晚膳,端木青躺在床上,却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总有一种危机逼近的感觉,心微微有些不安起来。

    莫忘与莫失不同,两人出行任务向来都分工明确。

    所以,追踪夜行之类,她自然不如姐姐,只是作为一名杀手,无论如何都不会弱到哪里去。

    几个腾跃之后,便出了小镇,只是才从最后一户人家的屋檐上跳下,脚尚未着地,便感觉到有东西飞快朝自己袭来。

    登时踮上矮墙,飞快地折了方向,往另一边去。

    方才看清自己刚才要落脚的地方出现几枚铁蒺藜。

    蒺藜角上泛着青光,明显是淬了毒药的。

    心里越发小心了几分,只是还尚未来得及在空中转身,又是几个铁蒺藜迎面打来。

    莫忘也不是什么吃素的,趁着避开这些东西的空挡,几枚毒钉便往蒺藜打来的方向飞去。

    果然听到那边一人惨叫一声。

    这毒是端木青特质的,只给了她和莫失,就是怕遇上什么死敌。

    见血即死!

    飞快地重新跃上屋顶,莫忘单脚立在屋脊上,闭上眼睛,只细细地分辨着四面八方的声音。

    这样的夜里,眼睛反倒是干扰自己感知外物的阻碍。

    她虽然称不上是武林一流高手,但是内力武功也都不弱。

    唇边露出一抹噬血的冷笑,身子猛然间往后翻去,手却从腰间诡异的弹出几枚毒钉。

    又有两人应声而倒,但是还有三人却是林敏地避开了。

    可见这次来的人都不是什么软柿子。

    那被她暗器伤到的三个人,分明是死在了没有准备好上。

    她利用身形的移动掩饰杀人的动作,但是同时,也让自己处在了危险中。

    四面八方猛然间袭过来的各种暗器,让莫忘心下一沉。

    她,被包围了。

    再一次立定的时候,面前便站了一个枯瘦如柴的独眼男子:“还有点能耐。”

    最后一个字说出口,凌厉的掌势已经到了莫忘的跟前。

    却不想莫忘却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折过腰,趁着他一击不中的当口,整个人如同一条蛇一般游向这男子这一棵树。

    男子万万想不到这女子的武功路数竟然如此的不合常理,原本预备的后招完全没有了使出来余地。

    还未来得及变招,一只冰凉的手便已经扣住了自己的脖颈。

    这枯瘦男人到死都没有弄明白这个少女是怎么得手的。

    莫忘将男人一把推开,丝毫不在乎手上因为捅破别人的颈脉而被喷上的血。

    两只眼睛陡然间如同饿狼一般,精光闪闪。

    很久,没有杀人了!

    那边隐藏在暗处的人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竟然这样厉害。

    不过一招之间,竟然就毙了一条性命。

    丝毫不拖泥带水,也没有半点女子对死亡的恐惧,手段残忍血腥。

    天地万物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莫忘的眉头在这黑暗中微微的簇起。

    都怕了吗?

    不可能!

    她不怕多人的包围,但是绝对不能继续处在这样的安静中。

    正想要再凭借着方才出手时的判断甩出几枚毒钉。

    突然,身边的黑暗中传来极其细微的“沙沙”声。

    瞳孔陡然间微缩,三枚毒钉已然出手。

    没有人出声,仿佛三枚毒钉是落到了虚空里。

    腥味!是血腥味!却并非是人的血腥味。

    而且伴随着这血腥味,有什么东西开始骚动起来。

    莫忘陡然间一个激灵!

    是蛇!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心里的猜想,周围陡然间亮了起来。

    十几个人围着一个圈,陡然间亮起了火把!

    而借着这陡然间出现的亮光,莫忘看到自己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密密匝匝的一群蛇。

    正不断的在朝自己靠近着。

    “你可以继续杀啊!”一个女子妩媚的声音想起。

    莫忘一抬头,就看到这个围着她的圈子,在西南角打开一个口子。

    一个穿着十分暴露的女子,扭着腰肢,摆着臀部,十分夸张的扭了过来。

    一身赤红色的长裙,在地上随意的从那些蛇身上滑过。

    而她裸露在外的两只手的手腕上,分别带着盈盈的碧绿镯子。

    走进了才发现,那不时扭动的镯子,分明是两条小小的竹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