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忘不敢轻敌,紧眯了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女子。

    “妹妹的手法好生厉害,这满地的毒物应该够妹妹玩一会的了。”

    女子的声音十分的动听,细细腻腻的,若非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真让人感到销魂。

    女子看着莫忘渐渐涣散的眼神,唇边的笑越发的勾魂了。

    “艳娘果然厉害,小小一个蛇阵加上摄魂术就把这个女子给搞定了。”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出来谄媚道。

    那叫做艳娘的女子闻言,双眼一挑,看着那男子:“小小蛇阵?你来试试?”

    男子一听,连忙摆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艳娘别当真。”

    “这一次又是艳娘拿头功,恭喜啊!”

    紧接着便有好几个人都同样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艳娘最处一勾,露出不屑的笑容来:“也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对付这么一个女子,非要让你们一起出手,带累我,我一个人再利索没有了。”

    说着便不再看他们,只是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鄙夷道:“一群废物!”

    那声音大小控制得刚刚好,几个男子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女子能力摆在这里,心里不服也没有办法。

    “那,艳娘,这个女子……”其中一个男子似乎脸皮更厚些,在这艳娘的讽刺之后,依旧站出来问道。

    “主子说了,这个多半是要溜出去通风报信的角色,杀了吧!”

    想来时惯做此事的,那个叫做艳娘的女子脸色平静,如同说碾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

    转脸看了一眼莫忘,面无表情,转身便走。

    后面两个男子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杀机来,皆将手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然而,待他们走近蛇阵时,眼前的一幕竟让这两个男子惊骇出声。

    “鬼叫什么?!”艳娘皱紧了眉,一转身,也同样惊愣住了。

    只见地上方才还扭动欢快的蛇群不知为何,一条条的都翻过肚皮,在地上挣扎起来。

    好像一条条的都被人捶打了一遍似的,很快又一条条的都不动了,变成了蛇尸。

    “我的蛇!”很显然,这蛇阵大概是这个叫做艳娘的拿手好戏,如此受创,自然心疼肉痛。

    登时柳眉倒竖,再看那名少女,眼神清澈阴冷,哪里有半点中了自己摄魂术的样子。

    “你是假装中了我的摄魂术?!”

    莫忘眼刀飘过来,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

    话音才落,脚下已经踩着蛇的尸体近身到了艳娘面前。

    如此近身搏斗,是她最为擅长的,眼前的这个女子最厉害的莫过于那蛇阵和摄魂术。

    听风楼里训练出来的人,难道还连这小小的幻术都不懂吗?

    简直是笑话!

    至于那蛇阵,确实是有些厉害,好在小姐曾经无聊捣鼓出几瓶子好药。

    用来对付这些畜生,是再好也没有了。

    围在旁边,离她们有一定距离的那些男子几乎都没有看清那个诡异的少女是怎么出的手。

    然后艳娘就被她如同扔抹布一般扔到了一边,只不过是象征性的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然后才有人看清,还是一样的死法,脖子上有一个大口子,正不断的往外冒着血。

    而那少女的手上,似乎又红了一些。

    莫忘看也不看那边的女子,只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废物。”

    然后阴冷的眼神便扫向了其他人。

    众人只觉得一阵阴寒的风刮来,似乎手上的火把都闪了几闪。

    不知道是谁开口喊了一声:“大伙儿一起上,她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难道我们这一群人还打不死她?耗也能耗死。”

    这话一说出来,对方顿时一个一个的凝神静气,剑拔弩张地应对着对面的少女。

    莫忘脸色未变,心里却暗暗小心。

    这连续击毙两个人看上去无比的利落。

    但其实,只有她自己明白,之前那个男子是因为轻敌,没有准备好。

    后面的女子却是输在武艺不精上头,凭借着那蛇阵和摄魂术便以为足够了。

    但是这里的十几号人物若是真的跟她全力以赴地过招的话,她真的是没有把握能够活着离开。

    若只是生死的问题,又有什么好惧怕。

    她本身生来便是一名杀手,注定是要死在任务上的。

    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注定活了今日不知是否有明日的人。

    只是此时身上还肩负着小姐要她带的口信。

    若是死在了这里,岂不是让她陷入困境?

    心里想到此节,莫忘眼神一冷,倏然间抽出腰间的软剑。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有武器的。

    更没有人知道,她的武器就是腰间如同腰带一般的软剑。

    因为,见过她剑的人都死了。

    之间剑光闪闪,少女的剑如同一条游走在黑暗中的蛇,所到之处,皆是剧毒獠牙。

    众人看着气势,就知道少女是动了杀心。

    他们也知道,若是还有所隐藏的话,很有可能就莫名其妙的被这女子取了性命去。

    剑锋所到之处,都是皮肉破裂的声音,带起来的是殷虹滚烫的鲜血。

    滚滚而来的剑势让这些见惯生死的人,也有了些怯意。

    只是在剑锋与皮肉相触之后,便开始了疯狂的反击。

    少女的剑,太过于霸道和凌厉,一轮下来,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但是那少女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右肩几乎被剑刃穿透而过,膝盖也也汨汨地渗着血。

    再一次人群中穿梭,终于给这群被打得措手不及的男子看出破绽。

    少女的招式确实狠辣,却是一种不要命的打发。

    几乎没有什么守卫措施,她的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人!

    如此一来,也算是合作过几次的人,开始了分工,一半人正面对付她的剑。

    另一半人却是只顾伤她,不顾自己,将所有的安危留给其他人。

    当软剑穿透对面一名青衣男子的左胸时,一把长刀也砍在了莫忘的右肩上。

    脚下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

    看出她的势弱,这一群人又怎么会不抓住机会。

    顿时十八般武器都招呼过来了。

    莫忘唇边泛起一抹冷笑,要她死,哪里会这么容易?!

    狠狠地擦去唇边溢出的鲜血,软剑一挥,荡开袭过来的武器,却同时从小腿上抽出两柄匕首。

    抓过一杆刺过来的长枪头,一个翻身落到那人的脖子上。

    匕首便刺入了对方的脖子,一个熟练的旋转,一颗头颅就被她托在了手上。

    接着便往这边人群中甩了过来。

    就算是经常在江湖中走动,人命不值钱的地方。

    却也未曾看到过一个少女如此生猛的切人头啊!

    当那个黑漆漆的东西袭过来的时候,几乎是出于本能地用手推开。

    猛然间想起几声惨烈的呼声。

    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不知道为什么,血滴在了活肉上,顿时便销肌蚀骨起来。

    趁着混乱,第二颗人头毫无悬念的落地。

    一连斩了三颗脑袋,莫忘才跳跃落地。

    此时对方已经只剩下了四个人,也都受了或重或轻的伤。

    两边人都恶狠狠的对视着。

    莫忘的眸色越来越阴沉了,如同地狱的恶鬼。

    不过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生生让对面的几个大汉胆寒。

    他们算起来不是什么厉害人物,但是在江湖上也不能算是完全的籍籍无名。

    如今做起了权势人物的走狗,越发的井中青蛙,只觉得眼前的少女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她,她也是强弩之末了,我们再拼一把,替那些人报了仇了。”一个瘦猴似的小个子男子尖着嗓子喊了一声。

    其他三个相视一眼,都觉得此话有理,顿时脚下一动,就往前冲。

    其中两个人心有疑虑地往后一看,就看到那说话的瘦猴,却是和他们三个相反方向的往后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同时停下了脚步。

    最后一人发现不对的时候,身子已经靠近了那个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少女。

    看到三个同伴都往后退,心里的气机顿时斜到了底。

    再一愣神,就已经是站在了鬼门关了。

    莫忘五指成勾,直接抓入了此人的心口。

    四个人又少了一个。

    但是这一次,三人中,谁也不敢在开口了。

    生怕自己傻乎乎地冲了上去,身边人却退开了。

    四个人,三个男子,一个女子,相对而站,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突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响了一下,那三个男子陡然间拔腿。

    莫忘心里一惊,却发现三人是朝着不同的三个方向跑掉了。

    哪里还有方才的疲惫劲儿,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没有了踪影。

    小心翼翼的吐出一口气,只觉得心口被拉扯得要裂开一般疼痛。

    在听风楼里的训练教会她一个道理,不管你到底还有多少实力,不管有没有获胜的把握,心里明白就好。

    对手少知道一些,活命的机会就大一些。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被她抓破胸膛而死的男子,已经是她的极限。

    就连手指,都没有力气再张开了。

    好半晌,才盘腿坐下,正要试着运功,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罡风朝自己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