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和百媚耐着性子等了一天,这个山庄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不但是连一个主子都没有,就连仆人也只有两个小丫鬟。

    两人一天下来的饮食起居都是这两个小丫鬟在照顾。

    但是她们两个却丝毫都不敢小觑了这里,因为百媚一眼便看出就算是这两个小丫鬟,也都是身负不弱武功之人。

    昨天,百媚趁着天色晚了,两个丫鬟正在张罗晚饭的时候,想要跳出墙去。

    竟然被莫名出来的一掌给打落在地。

    要知道,当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是不可能感觉不到身边有生人接近的。

    可是,那人不但靠近了她,而且还一掌将她击落。

    这可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

    自此,两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原本端木青在可斩杀掉那中年男子,不过是逼得对方现行,趁着他们准备不充分,或者可以探查一二。

    却没有想到,她这样的行事,对于对方似乎丝毫都没有影响。

    一直等到中午,端木青伸手拦住一个丫鬟:“你们主子呢?”

    那丫鬟只是微笑着行了一个礼,却一句话都不说。

    一如她们进来之后的每一次问话。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按照约定的时候,此时应该有所动静了才是。

    那丫鬟看着端木青没有了别的指示,仍旧行了一个礼退了下去。

    两人再等了两个时辰,眼看着都傍晚了,还是没有人过来。

    百媚当先忍不住,扭着腰肢走了出去,找到了正在摘菜的两个丫鬟:“你们的人呢?不是说好的今天吗?怎么还不来?我跟人约会,还没有人敢爽约的呢!”

    这几句话说出来,落在人耳朵里,无端端的便让人觉得柔媚无比,身心说不出来的舒适。

    那两个丫鬟脸上也露出恍惚的神情来。

    百媚干脆走到厨房门口,斜倚在门框上,两只眼睛在两个丫鬟身上打转。

    一双眼珠子勾魂似的,让她们的眼睛都开始失去了焦点。

    “两位妹妹看上去便是可人的模样,不如两位妹妹来告诉姐姐,你们主子去哪里了?怎地让姐姐等了这么久啊?”

    那两个一直都不说话的丫鬟此时不但神情恍惚,连身子都跟着摇摆起来。

    “姐姐等得很着急呢!两位妹妹还不说吗?”

    那两个丫鬟呆呆地抬起头看向面前风情万种的女子,脸上一脸的迷茫,但是竟然真的张嘴了。

    百媚陡然间一愣,瞬间皱眉道:“妈-的,被剪了舌头的!”

    那两个少女陡然间没有了百媚的媚骨术控制,眼睛一点点恢复起焦点来。

    但是那个方才还风情万种的女子丝毫都没有给她们清醒的机会。

    两记狠辣的手刀下去,便瘫倒在地了。

    一转身,就看到端木青站在门口。

    “她们死了?”

    百媚一愣,心里猛然间一沉,只怕小姐心里会十分反感这样的滥杀无辜。

    但是此时却也不敢撒谎,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死了。”

    谁知道,端木青却只是点头淡淡道:“那今晚你做饭。”

    百媚愣了一下,方才明白过来她说了什么,连忙道:“好。”

    端木青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着她:“你做得对。”

    在她又一次愣神的时候,前头那个青色的身影已经往屋子走回去。

    只是还没有走两步,就因为来人而停下了。

    百媚飞快挡在端木青前面。

    依旧是那个锦袍公子,看着她们的时候也还是那一脸温和的笑。

    眼睛只是在地上两具尸体上略微的过了一过笑道:“让端木小姐久等了。”

    端木青没有答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个男子。

    “主子说遇上一些事情,赶不及来跟端木小姐在梅子岭相见,若是端木小姐愿意的话,还请跟我们一同往南边走一趟。”

    百媚娇声一笑,如水一般柔媚的眼神便落在了那男子的身上:“敢问这位公子,若是我们不愿意又当如何呢?”

    男子原本都是将视线放在端木青身上的,突然听到百媚开口。

    心里揣踱着,敢在主子面前这样放肆的女子,身份定然也不低。

    顿时便不敢轻视了去,自然而然地看向这个身段堪称完美,容貌却十分平常的女子。

    只是这一眼才望过去,便只觉得心生荡漾。

    好似忘记了一波春水,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起来。

    女子的脸还是那张脸,但是莫名其妙的,落在眼里就变得美艳无比,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千娇百媚,还敢害人?!”

    一声暴喝陡然间响起,男子只觉得天雷闪过,脖子上一痛,再睁眼,就看到方才还朝着自己媚眼如丝的女子此时正狠狠地看着旁边。

    她手上赫然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而自己脖子上却被他划开了一条线。

    肩膀上一只苍老的手,顿时让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连忙对着身旁的灰衣老人道:“谢师傅救命之恩。”

    灰衣老者怒哼一声:“在她面前,你也敢轻敌。”

    百媚唇边泛出一丝笑意,但是随即便有血迹从嘴角流下。

    “原来是南斗仙翁,听说采阴补阳采到了郡主头上,然后就没有了踪影,怎么?把牢底坐穿了吗?”

    百媚伸手擦过嘴边的血迹,面露嘲讽道。

    那老者冷笑一声:“你可不是什么好鞋,我可不会想着怜香惜玉,嘴巴还是老实点好。”

    端木青冷眼看着那两人,心里知道百媚不是对手,缓缓走上前,将百媚护在身后:“你伤了我的人。”

    不过是淡淡的一句话飘出,莫名的就让对面的两人一愣,似乎没有听懂这个女子在说什么。”

    端木青直直地看着那面容干瘦的灰衣老者,一字一句道:“你,伤了我的人!”

    灰衣老者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呵呵笑了两声,笑声也如同他这个人一般干哑,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难受。

    “伤了就伤了,还能怎么样?”那灰衣老者显然不如徒弟的脾气,或者说不似徒弟那么虚伪,挥了挥衣袖,冷笑道。

    端木青拿眼睛看了眼他旁边的年轻男子:“你伤了我的人,那你就给你自己的徒弟一刀吧!算是扯平了。”

    年轻男子一听,脸色大变,但是一看到师傅的脸,顿时又平静了下来:“端木姑娘说笑了。”

    端木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的人被你师傅所伤,可不是说笑的。”

    “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灰衣老者看着面前气度不凡的女子,眯了眯眼睛。

    端木青同样看着她,唇边牵出嘲讽的笑意:“就凭你只是一条狗。”

    此言一出,年轻男子脸色大变。

    灰衣男子眼露凶光,很显然这是他的痛脚。

    百媚连忙踏前一步,打算挡在端木青前面。

    然而端木青却先她一步,在她头上拔下一支簪子,抵在自己的喉咙上。

    “因为你是一条狗,所以,你得要听你主子的话,我的命应该比你值钱多了。”

    说这话,簪子递进了一分,脖子顿时血流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