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灰衣老者脸色阴鸷,目光阴冷地看着端木青,干哑的喉咙里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端木青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姿态很明显的摆在这里。

    我就是等着你的决定。

    盯着端木青看了好一会儿,灰衣老者才慢慢地转过脸看向自己年轻的徒弟。

    原本还抱着侥幸的年轻男子陡然间看到师傅带着杀意的眼神时,登时脸上血色尽退,苍白如纸。

    “师傅,”看着这个授以自己武艺的老人,年轻男子的头摇得犹如拨浪鼓,“不要啊!师傅不要听她的。”

    说着立刻转脸看向端木青,破口大骂道:“你是哪里钻出来的贱-人,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条待宰的狗罢了。”

    “你对老子好一些,老子还能让你临死前少受些罪。”

    如此形状,哪里还有半分最开始世家公子的模样。

    端木青依旧不说话,唇边还露出淡淡的笑意来,看上去讽刺无比。

    男子骂了之后再去看自己师傅,却见老人脸色没有半分变化。

    心里一慌再慌:“师傅,这个人不过是主子用来吊那韩凌……”

    话说到一半,灰衣老者眼中神色大变,陡然间递出去那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一把刀。

    一刀,直投左胸,瞬间毙命。

    就连百媚都打了个激灵。

    她却是不是什么善类,曾经死在她手上的人也不少。

    但是方才还师徒相称,关系亲昵的人,下一刻就死在自己手上,她自问,还是做不来的。

    就像她和千娇,虽然是结拜的姐妹,但是却也是十成十的信任对方,像这样相互拔刀子,那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年轻男子前扑在自己师傅的手上,但是后者却是如同扔掉抹布一般将他的尸体往前推倒在地。

    转过脸来,看着那个手持金簪,依旧抵在脖颈的女子,灰衣老者依旧阴沉着脸:“够了?”

    端木青冷笑一声:“他方才想说什么?”

    “哼!”那灰衣老者却是冷哼一声,“想从我这里获得消息?死了这条心吧!”

    虽然脸上阴冷,但是那年轻男子却是他这么多年行走江湖唯一一个徒弟。

    不过收了才半年,也是在死牢出来之后才想起要收一名徒弟传授衣钵的。

    就是因为这样,才对他处处提点,包括这次任务的机密都告诉了他。

    却不想这个徒弟却不懂权衡,竟然差一点将此事泄露。

    这也是他最终下手的根本原因。

    虽然心疼,但到底,也只是一个年轻人罢了,算起来还算有两年好活,在这两年之内,未必遇不到根骨尚可的。

    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灰衣老者看着端木青阴测测道:“你最好求菩萨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呵呵,”

    说着看了眼百媚,“你旁边这位易过容的娘儿们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说完竟然一拂袖走了出去。

    走出几丈路才飘过来一句话:“明日自有车来接。”

    待他完全没有了影子,端木青才将簪子从脖子上拿下来。

    百媚却满眼的愧疚:“小姐,我……”

    端木青淡淡摆了手:“我说过,是我的人,就不许别人欺负了去。”

    说着便自己往厨房下走去:“你受了伤,我去下两碗面。”

    竟不再理会依旧站在院子里的百媚,自己挽袖子下厨。

    正擀好面刚入锅,百媚却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百媚誓死效忠小姐。”

    端木青面无表情,手上依旧不停的忙碌着锅里的东西。

    百媚抬眼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只觉得灯光下的那半张脸,说不出的沉稳。

    “先前不与徐瘦他们一样离开,是因为百媚确实树敌太多,留在小姐身边,或许还是一方庇佑。

    但是如今,百媚绝无私心,愿意致死效忠小姐,一路上小姐救百媚两次,百媚的命是小姐的,日后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绝无二话。”

    说完这一番酝酿了许久的话,抬起头,却看到那个女子旁若无人充耳不闻的往锅里洒了一把葱花。

    一时间跪在地上哽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但是看着她这样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

    她可是郡主!就算姬如燕的身份是假的,能够拥有莫失莫忘两姐妹那样的丫鬟,本身也不会是平头百姓。

    但是现在却在这里亲自下厨,而且是给她们两个下厨。

    似乎有些不符合身份呢!

    如此不符合身份的事情此刻在她做起来,却好像十分的自然。

    “起来,吃饭!”端木青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看不出忧喜。

    说话间已经盛了两碗面放在桌子上,自己当先坐下,拿起筷子开吃。

    听到这话,百媚也不好再跪下去,安安静静地坐在对面。

    一口面入嘴,竟然是难得的爽滑。

    再看对面的女子,隔着氤氲的热气,似乎有些凄然的神色。

    “小姐,你……你竟然会下厨。”

    本以为端木青不会回答,谁知道她却在此时淡淡开口:“只会做这个。”

    说完过了一会儿才又道:“你是唯一一个吃到我的面的人。”

    百媚顿时哑然。

    确实是只会做这个,在永定侯府,她算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从来都不进厨房。

    前世嫁给赵御风只后,一直都算得上是顺风顺水。

    后来为了帮助赵御风夺位,为了报全家之仇,常常忙到深夜。

    那个时候她不懂的拉拢人心,在三王府基本上没有心腹的下人,露稀更是被赶出府。

    夜深了,赵御风歇在了别的女人屋子里,只有素儿会瞧见她屋子里的灯光,披了衣裳到小厨房里下一碗面给她送过去。

    东西简单,却十分爽口,而且热乎,吃着吃着,冰冷的心也就有了些许温度。

    后来眼见素儿身子不好,半夜爬起来,便跟着去厨房,姐妹一块儿,她倒是也将这个学会了。

    只是这辈子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自己下一次厨。

    这一次,却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想到素儿,就想到她如今被人掳走,不知所踪,心里便堵得难受。

    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前世对她好的人,她是发誓要护着的,如今却是如此模样……

    端木青心里想着事情,百媚却慌了手脚,好好的吃着面,对面的自己的主子却哭了起来。

    这些天以来,除了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百媚觉得她是个十几岁的小姐之外,可是半分不敢看轻她的。

    能够让醉君怀的老鸨都恭恭敬敬,能够对两个武林高手任意差遣,还能够不定如山的威胁那灰衣老者的女子又岂会简单?

    但是此时看到她这凄然落泪的样子,百媚在最开始的惊骇之后,陡然间想起来,她不过十几岁而已。

    端木青朦胧泪眼中,陡然间看到一方白色的手帕递到眼前。

    伸手接过,擦掉泪水,稳了稳情绪。

    然后便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将手帕递还给她。

    “那穿灰衣服的你认识?”

    百媚坐回自己的位置,认真道:“嗯,他已经是久未出江湖了,十年前在江湖上很有恶名,最为厉害的就是一手碎心掌,一旦得手,对方基本上都是心脏碎裂而亡。

    但是他走的是那什么采阴补阳的法子,糟蹋的都是黄花大闺女,而且手段残忍。

    一旦利用完之后,要不就是直接杀了,要不就是卖到那下等的勾栏里头换些银子,还有最可恶的方式便是将她们扔到那些土匪窝里,用来结交一些地方的地头蛇。”

    端木青陡然间想到那灰衣老者之前对百媚说的话,此时才明白他那句不会怜香惜玉是什么意思。

    心里涌起一股恶寒,不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百媚一见便知道她此时心里所想,便不再在那上头打转:“他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好,但是武功确实不弱,也正是因为此,才让他糟蹋了那么多的黄花闺女。

    后来采花采到了一位郡主头上,才惹祸上身,被官府抓了起来,据说是死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活着。”

    端木青陡然间停下筷子:“被什么人抓起来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抓他的人不知道是谁,当时是朝廷出了悬赏的,总之后来投进了死牢。”

    “死牢?!”

    “嗯!”百媚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打转,而是接着问道,“小姐,他们说得让我们去南方,这该怎么办?”

    端木青却是一脸淡然道:“去就去啊!眼下我们俩个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只能随机应变了。”

    “嗯,”喝了一口面汤,百媚突然想到一事,“那……莫忘……”

    端木青的手一抖,心里难掩烦躁。

    莫忘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心里一直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韩凌肆那边也不知如何,到底有没有得到消息?

    陡然间想到一事,端木青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百媚。

    将她看得一阵心慌,不知道自家小姐在看什么。

    端木青皱了皱眉,伸手往她脸上探去,揭下一张面皮来。

    “你以真面目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