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停车!”马车行驶在河阳城宽阔的街道上,一灰衣老者坐在马上,随着马车缓缓而行,却突然听得马车里一个女子淡淡的声音响起。

    “何事?”灰衣老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冷冷问道,但是还是抬了一下手,让其他人都停下。

    马车的窗帘也没有掀开,依旧是方才那个淡淡的声音:“饿了。”

    “你……”

    灰衣老者才开口,马车了的那个声音接着道:“我瞧着这家酒楼不错,就这里吧!”

    马车的另一边,分明就是河阳城里最大的一家酒楼--扶仙楼。

    此时才出门不到两个时辰,显然车里的女子是故意。

    “大家都还没饿!”灰衣老者冷冷开口。

    “我饿了。”马车里的女子还是淡淡开口,显然是打定了主意。

    “我劝你不要多生事端。”

    “既然你打算饿死我,那我还是自己寻个方法死了算了,免得饿死太难看。”

    “你不要再用同一招威胁老夫!不然……”

    “我就用同一招,你可以试试看自己的赌运如何?”

    车里的女子缓缓掀开车帘,却是百媚妖冶的笑了一笑。

    才让后面那另一个女子露出面孔来。

    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依旧是淡淡的眼神。

    “早就知道我自己这一次去是赴死,早死晚死对我来说好像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对你来说,差别应该不是一点点的大吧!”

    说完这话,端木青才抬起眼眸,直勾勾地看到他的眼睛里去。

    “你……”

    看到他隐隐的怒意,那一张向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却是带上了一点淡淡的笑意:“百媚,我们下车,吃饭!”

    说完再不看那灰衣老者一眼,径自推开车门走下马车。

    前头驾车的汉子也不敢阻拦,只是拿眼睛去看那老者。

    灰衣老者压抑了一口怒气,沉声道:“吃饭!”

    心里却暗道:“真他娘的憋屈,这给贵人当差真不是人呢做的事情。

    等我恢复了自由那天,管他这个女子是谁,连带上面给自己发号施令那个一起丢到强子那山寨里去,方能解气。

    老子可是郡主都骑过的。”

    心里想归想,此时还真是被那穿着青色衣衫走入酒楼的女子给压制住了。

    再暗暗骂了几句娘,才挥手让酒楼的小儿将马和马车都牵到一边去。

    端木青也不理会身后的人,带着百媚直接往二楼走去。

    一直走到一个临窗的位置才停下来。

    此时不是吃饭的时候,只是因为这扶仙楼是城里最大的酒楼,才会有些生意,但是端木青坐下来,也就立刻有伙计上前来招待。

    那灰衣老者带着几个人正要往这边坐,端木青却皱着眉头冷冷地看着他:“你是什么身份也配跟我一起坐?”

    灰衣老者正要说话,端木青接着道:“你们身上那一身臭味儿,熏着我我哪里吃得下,存心了要饿死我?”

    那后头几个原本也是些五大三粗的江湖人,听到这话正要暴起。

    端木青一拍桌子,竟是将一把匕首拍在了桌子上。

    灰衣老者眼神再度沉了沉,伸手拦住身后的人:“我们在旁边桌上吃。”

    这扶仙楼的伙计看到这阵仗也不敢怠慢,好在也并非那完全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还不至于连菜单一同掉到地上。

    随手点了几样,端木青突然想到什么,笑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蓬糕?”

    伙计一听,连忙笑道:“有有有,我们这里有一位师傅,是从南方来的,蓬糕做得那叫一个绝啊!”

    端木青顿时便像是来了兴致一般,笑道:“我的嘴刁得很,这样吧!我告诉你我喜欢吃的蓬糕是怎样做的,你跟你们那师傅说一下,他定能做得出来。”

    她这话一出口,隔壁桌的灰衣老者顿时眉头一皱,谨慎地盯着她的动作。

    端木青唇边冷冷一笑,并不说破,只跟那伙计道:“要说起来也简单,只需去那最嫩的新鲜莲蓬,煮熟了,晾干,再细细的捣碎了,加入米粉,山药粉,兑入蜂蜜,一点儿梅子酒,揉成丸子,用荷叶卷起来,蒸熟了之后,晾干凉透了,再放入油锅,用油炸了,就热滚一层糖霜,就好了。

    这东西还可以带走,我正好路上可以做点心的,多给我做几盒。”

    那伙计听了,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才道:“小姐果然是好精细的嘴儿,这蓬糕,我们还确实没有。

    不过小姐这么说了,我去跟师傅说一声,保管做得出来。”

    那旁边跟着过来的一群人都是行走江湖的糙汉子,何时见过这么精细做法的蓬糕,一时间也有些神往起来。

    只唯独那灰衣老者留了心眼儿,立刻悄悄指了一名灵巧些的跟着伙计往厨房下去。

    等了没多久,菜就慢慢上来了,端木青也不理会他们,拿起筷子便慢条斯理的开吃。

    百媚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她原本长得就不错,而且入媚三分,看得那一群男人心生荡漾,此时如此一笑,更是勾魂夺魄。

    只是她也不理会那些夹杂着各种意味的目光,随着自家小姐一同进食。

    原本总觉得小姐是一个十分内敛的人,平时话就不多,说话的时候,也是淡淡的样子。

    便是跟别人笑着的时候,也是三分温婉,三分含蓄。

    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也有如此刻薄的时候,这才出门多久,就让那老贼心里膈应了好几回了。

    明明是自己这一方处在劣势,却偏偏让他们没有办法。

    按照端木青的方式去做那蓬糕,自然是要慢了许多。

    桌上的菜食吃了好一会儿,伙计才把那几屉蓬糕给端了上来。

    因为这是端木青指名道姓地去做的,且又说了是要在路上做零嘴儿的,伙计自然而然地便只上了这一桌。

    这蓬糕如此一做,确实是香味四溢,让人舌下生津。

    跟着那伙计上来的便是方才被灰衣老者派下去看着的那个,此时上来之后,只是暗暗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异常。

    端木青看到他们动作,却并不开口,依旧是淡淡的笑。

    “小姐,你这蓬糕的方式,小店闻所未闻,所以,掌柜的说了,这一桌菜算是送给小姐的,就算是小姐给了本店这样一份菜谱的小小报酬。”

    端木青却摆了摆手道:“不用,该多少钱还是多少钱,我这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罢了。”

    伙计还想说什么,端木青却道:“既然菜已上齐了,你就忙你的去吧!钱还是要付的。”

    百媚看着端木青云淡风轻没有表情的脸,却总觉得她心里有什么打算。

    吃了好一会儿,那边的一桌都快要吃完了,端木青才放下筷子。

    百媚吃了许多,拿帕子掩着嘴唇打了个嗝,可真是撑死了。

    桌上的菜都吃的七七八八了,唯独那蓬糕却是一块都还没有吃。

    端木青轻轻地拈了一个递给百媚:“这是我妹妹想出来的做法,你尝尝。”

    百媚虽然已经吃饱了,但是闻着这浓郁的香味,还是忍不住接过。

    端木青却并不吃,只是巧笑着问道:“好吃吧!”

    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做什么,百媚点了点头:“果然好吃。”

    “我也是极爱吃的,”端木青笑道,却又皱了皱眉,“但是方才吃得太饱,这会子倒是吃不下去了。”

    不等别人说话,突然又笑道:“你看那边几个小乞丐,倒真是可怜见的,不如给他们吧!”

    说着便伸手拿过几个直接往窗户下扔去。

    果然是有两个小乞丐,刚开始被砸到有些惊慌,但是随即一看到是吃的,顿时手舞足蹈起来,哄抢不迭。

    这扶仙楼是最大的酒楼,墙角下自然而然地聚集了一帮乞丐,就是为了可以讨口剩菜剩饭。

    听到两个小乞丐这边的动静,旁边顿时便涌过来一群。

    端木青眯了眯眼睛,此时已经到了饭点,来吃饭的人也多了起来,门口的人流也多了。

    “凑近窗口!”

    端木青悄声对另一边的百媚道。

    然后便提高了声音:“这群人真可怜,我们干脆都给了他们好了。”

    说完就打开下面的几个笼屉,将里面的蓬糕都往下扔。

    百媚大概知道了她想要做什么,便跟着一起扔这些糕。

    正扔得起劲儿,端木青的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了。

    回头就看到灰衣老者一连阴霾:“你要做什么?”

    端木青嫣然一笑:“没看出来吗?布施这些乞丐啊!”

    她这个答案让灰衣老者皱紧了眉头,但是看来看去,确实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沉声道:“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样了。”

    端木青扬了扬眉毛:“耍什么花样?我心情不好,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临死前积点阴德都不行?”

    百媚也不看这边,依旧在窗边招摇着一张狐媚的脸,往下“布施”。

    “停下!”灰衣老者怒吼一声,不经意便带上了内力,振聋发聩。

    端木青耸了耸肩,对百媚道:“算了,全倒下去吧!我们走。”

    说完就甩开灰衣老者的手,带着倒完蓬糕的百媚离开,背着这边丢过来一句:“别忘了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