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特么的是故意的!”灰衣老者尚未说话,跟着他们的一群人当中一个眯缝眼的猥琐汉子便有些不服了。

    他们这群人都是江湖草莽出身的,倒并不是眼皮子浅,出不起这钱,只是他们这么几号江湖上都叫得出名头的大汉给这么一个小娘们戏弄,委实太过于憋屈了一点。

    端木青转过头来,看着那男子也没有什么表情:“嗯!故意的。”

    然后又转脸去看那灰衣老者:“我没钱。”

    灰衣老者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口气不上不下的,越发坚定了事后要好好折磨这娘们想法。

    仍旧上了马车,一行人称不上浩浩荡荡的往河阳城的南门走去。

    才出城没有一会儿,便有青衣短打二十几号人拦在了路中央。

    端木青发现马车停了下来,也不出声,只是和百媚相视一笑。

    “前面是哪一个山头的好汉,在下碎心掌卜士仁路经此地,还请各位好汉行个方便。”

    灰衣老者按捺下心里的不爽,沉声道。

    若是放在从前,他怎么可能会跟这几个江湖上的小蚂蚱开口说话,直接杀将过去便是了。

    可如今他也是为人趋势,不再是那江湖上的自由人。

    何况马车里的那个人不得有半分折损,少不得按下头来。

    “不是人?还碎心掌?没听过。”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闯入众人耳膜,“江湖上还有人的名号叫‘不是人’的吗?不是人是什么呢?鬼还是畜生啊?哈哈哈哈……”

    说完那年轻男子当先笑了起来,带起身边帮众跟着笑出声来。

    端木青坐在马车里,依旧没有出声,倒是百媚笑道:“从前到没有发现那碎心掌的原名是这么有趣。”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来爷爷的名头都没有听过也敢出来撒野!”

    那卜士仁本就不是心气平和之人,此时被一个嘴上无毛的后生小辈出言讥讽哪里还咽得下那口气,当下出声斥道。

    “你打这河阳城过,连青云门都不知道,还敢出来跑江湖?果然是老昏了头。”对面那年轻人竟然也有些胆识,嘴上半分不讨饶。

    “什么青云门绿云门,想来是你们当家的绿帽子带得多了才取了这么个名字。

    不如待爷爷收拾了之后,留你一条命,把你们夫人带下来,爷爷我替你们当家的调教一番,保管以后不敢给你们当家的带绿帽子了。”

    那边年轻人却不恼,只讥讽道:“你这一大把骨头能扭得动?别把身子骨给折腾散咯!这厚脸皮不值钱,就不要再卖弄了。”

    说完竟不再理会那卜士仁,直接对后面的帮众招呼道:“兄弟们,一起上,掌门说了,只要将那轿子里的娘儿们抢到手,我们每个人就都赏银百两。”

    一声吆喝,顿时二十几个人提着武器便迎头冲了过来。

    卜士仁眼睛一眯,意识到这一群人是冲着马车里的人来的,伸手招了招:“你们保护马车里的人,我去收拾这一群崽子。”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回答,一马当先,一掌拍向自己身下的马头,借势便飘飞出去。

    也不见他拔出什么兵器,飞向那一群当先的两个青衣短打,一手一掌当胸拍下。

    那两青衣竟然是不堪一击,直接倒飞出去,落地不过抽搐两下,便气绝身亡。

    如此大的手笔,看得敌我双方都是一阵心惊。

    此时百媚已经悄悄掀开车窗帘一角,看到这个架势,立刻告诉端木青。

    “这个不是人到真是武功高强,之前倒是有些小瞧了他。”

    百媚啧啧评价道。

    端木青一皱眉,问道:“你若是正面跟他对上,胜负如何?”

    再看了一会儿外面的架势,百媚摇了摇头:“我没有那么自负,我的媚骨术还没有修到第八层,跟他对上,毫无胜算,但是拼去一条性命,换他一个重伤,还是办得到的。”

    “自己的命,自己好好揣着。”端木青淡淡摇了摇头,掀开另一边的车帘子,同样看着那边的动静,丢出这么一句话。

    百媚微微一愣,随即轻声道:“是!”

    卜士仁的内力委实厉害,竟然给他连毙五人,只是到了后面,气机不足,不再如一开始那般蓄满气力时利落,加上那边青衣短打最开始未免有些轻敌,此时也都凝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专心致志地对付起面前的老人。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看得出来,此时卜士仁的气力已经有所亏损,但是这些人显然还是难将他打趴下。

    “除去那卜士仁,这其他几个人武功如何?”

    百媚想了想:“我已经仔细的观察过了,这一群人里头,只有两个人的武功修为不弱,只怕只比那不是人差一点儿,不太好对付。

    另外的几个倒是没有什么好顾虑,一般的江湖草莽而已。”

    想到此,端木青的眉头愈发的紧了,看得对面的百媚心忧。

    许是看到那边胜负没有悬念,这边的几个人并没有驾起马车带端木青离开,而是一边看着那边的“战场”,一边静静的等着。

    小半个时辰过去,那边的青衣短打一圈轮下来,也都基本上或轻或重的受了点伤。

    而卜士仁却只有些气喘而已,高下立判。

    就当他打算一鼓作气将这些小崽子杀个干净时。

    一个青色松果看似轻巧实则暗藏玄机地打过来,卜士仁立刻松开手上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青衣短打。

    “在下皇甫松,是现任青云门掌门,向来跟前辈马车里的那一位有些渊源,想要请到山上一叙,并非有意冒犯前辈。”

    卜士仁还没有做出反应,端木青却是在唇边勾起一丝笑意:“终归还是来了,就等着他呢!”

    这些喽啰对付不了这个灰衣老头子,再加上一个皇甫松如何?

    皇甫松武功或许不敌,但是好歹是一山之主,岂能轻易的就输了?再说,好像他后面还有一位厉害老祖宗呢!

    卜士仁听到皇甫松的话,心里虽然对方才的围击很有怨言,但是也拎得清主次。

    十几二十个门人,打了也就打了,但是这个掌门人,不管是多小的门派,两分薄面还是要给的。

    更何况人家的姿态放得这么低。

    转脸看了一眼马车,虽然这两个女子的来头不大,但是是主子亲口下令要的人。

    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死牢里出来,虽然如今是做了一条被人驱使的走狗,但到底是活在了太阳底下。

    若是没有办好主子交代下来的事情,可就不是失职两个字能够担待得起的了。

    “既然是皇甫掌门人亲自出来,我也就不跟这些小辈们一般见识了。

    只是皇甫掌门人说要跟马车上的人一叙,老朽只怕不能答应,此刻有重要事情在身,实在是不能停留了。”

    皇甫松一听,上前一步,依旧行了个书生式的礼:“原本说要让前辈将人留下来,确实是十分强人所难的事情。

    但是此人与我们的干系实在是重大,若是前辈愿意,只要前辈有什么愿望,青云门一定会举全家之力替前辈办到。”

    卜士仁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也不要多说了,话我已经说的明白了,你们走吧!我还有事!”

    显然,对于这个什么青云门掌门人开出的条件十分不在意。

    再一次踏前一步,皇甫松欺身上前,一步拦住卜士仁:“前辈,在下是诚心诚意的跟前辈开口的,还望前辈给个机会。

    不如前辈你说,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将那车里的人留下呢?”

    “卜士仁!你还是答应吧!你现在可以让那掌门人给你一笔银子,你远走高飞就是了,难道害怕你那主子把你抓回来不成?天底下还有人有这本事,抓得住你?”

    一个柔媚的声音幽幽地从马车里飘出来,让卜士仁和皇甫松的眼睛同时一眯。

    她要是不提这一茬倒还好,一提这一茬,卜士仁恨不能双眼冒火。

    早些年他就是仗着自己的手段才敢为非作歹。

    谁知道,江湖上那些对他咬牙切齿的人抓不住他,竟然真有赏金猎人拿了朝廷的银子将他勾进了死牢。

    他这一声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就是被抓入死牢之事。

    偏偏此时还别那马车里的人含沙射影的讽刺了一番。

    当下脸色一沉,对皇甫松道:“皇甫掌门见谅。”

    说完回掠坐回马上,接着便驱马往前行,这架势,分明是不将皇甫松放在眼里。

    皇甫松没有一皱,心里倒有几分犹豫起来。

    若是放他们走了,门里十几号弟兄都看见了,到时候怎么跟老祖宗交代?

    更何况,老祖宗早就说过,若是能够将百媚的头拿去祭皇甫竹,就将那秘籍传授给自己。

    可若是不放,很显然,这老头的武功不弱,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身边的那几个男子也并非江湖中普通武夫可以相提并论的。

    正在犹豫不觉的时候,卜士仁已经带着那几个骑着马的汉子和马车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马车行至皇甫松面前的时候,车内突然探出一张妖媚的脸来:“皇甫掌门,又见面了。”

    “百媚!”皇甫松眉头一皱,冷冷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