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且不管那边青云门两边打得如何,端木青和百媚却是一口气直接跑了十八九里山路。

    到最后端木青实在是支撑不住了方才停下来。

    百媚对此倒是十分的意外,想不到这样一个侯门大户的小姐出身,竟也能吃得这般苦。

    却不知道当初端木青和莫忘两个人从西岐一路往东离来,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风餐露宿。

    咽了咽口水,喉咙里已经是干得快要冒烟了。

    加上这连日来都是雨天,树叶子上多是积水,两人这样跑了一圈,身上已经给坠落的雨水淋得差不多湿透了。

    此时因为跑动而发热,蒸上湿漉漉的衣裳,委实是说不出的难受。

    百媚望了望天,皱了下秀眉:“小姐,看这天,只怕又有一场大雨,我们现在怎么办?”

    “往回河阳城的方向去,在这城外,指不定就碰上了青云门的什么弟子,光天白日的,在城里,青云门就没有这么嚣张了。”

    “哎!”百媚答应了一声,便在前开路,往北行去。

    只是这一次两人的脚步却是无可奈何地慢了许多,毕竟是真累了。

    又是一阵狂风刮过,立刻吹得那些树叶洒水成雨。

    天上乌云滚滚,狂风起,雨也就跟着细细密密地下下来了。

    “下雨了!”百媚忍不住咒骂一句老天爷,但是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只好脱下外衫试图替两人挡些雨。

    端木青却突然指了一丛灌木道:“那里是不是有个洞?”

    百媚闻言,走上前去,果然惊喜道:“真是如小姐说的,是个洞呢!”

    两个人自那马车里逃出来首次露出笑容。

    小心翼翼地拨开灌木,两个人缩到洞里,才发现这洞竟然还不是很小。

    这样一个地方莫名有这么一个洞,到底还是十分奇怪的。

    百媚皱着眉往里面走,却碰到了墙壁上。

    “也不见多深,倒是挺大。”一边咕咕哝哝的往回走,百媚一边继续打量。

    “噗……”不料正好转脸看向她的端木青却是突然笑出声来。

    “怎么了?”

    伸手指了指鼻子,端木青没有说出来,只是难得的开怀大笑。

    百媚当下从怀里掏出一块小铜镜,走到洞口才照清楚,才发现自己的鼻尖上竟然黑黑的一点,加上她胡乱的抹了下脸,腮上也晕开了一片。

    她原本就生得妖娆,且又极爱美,即使是这样的出行,出门前也还是用极精细的胭脂细细的打扮过了一番。

    虽是经过一番奔波,香汗淋漓,到底还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样子,脸上突然大花猫一般,实在是十分的滑稽。

    匆匆忙忙用帕子细细地擦掉脸上的黑灰,一转头就看到端木青正拿了两块石头打火。

    而她旁边却是一堆黑乎乎的树干。

    “亏得这是下雨天,没有人来烧窑,不然随便几捆木柴塞进来,在点上火,我们俩可就得蹲在这里被烤熟了。”

    说话间,端木青已经打着了火,却是让百媚十分惊讶的极熟练的手法。

    “这里应该是烧炭翁的炭窑,正好有些没烧出来的树干,虽然烧起来会有烟,但是相比外面那些湿漉漉的柴火,好用多了。”

    端木青难得说这么多话,百媚心里头莫名的舒畅了好些,立刻便坐到她旁边。

    这些树干都是烧炭的人砍来打算闷烧成炭的,端木青捡来的这些都是闷了没多久还未成的,烧起来的的烟不大,且容易着。

    两人一边坐在火堆旁烤衣服,一边听着外面的雨声,寂然无语。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百媚也渐渐的了解了端木青的性格。

    除了不是很喜欢说话,脸比较冷之外,这个主子其实是真正的好心人。

    从前跟千娇在江湖上讨生活,别说她们在别人眼里如何,就是人命在她们眼里,那也是跟草芥差不多。

    后来练媚骨术,就更是如此了,死在她们手上的男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及至到后来千娇死了,她迫于江湖上那么多人的追杀,不得不入了镇西王府,成为一名走狗。

    命就更不值钱了,好几次都是打从阎王爷面前走过的。

    若非那大块头宁远救了她两次,早就没有了命在了。

    可是现在被镇西王送到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身边,她却说,她是她的人,没有叫别人欺负了去的道理。

    “小姐,可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沉默了许久,百媚方才开口问道。

    “先去河阳城,找到彭宜,青云门既然将心思打到了长运镖局的身上,这彭宜家应该也不会是什么软柿子。

    让她们走趟镖,直接护送我们回长京。”

    “小姐南下?”

    端木青转过脸看了她一眼,突然问道:“愿不愿意替我好好看着醉君怀?”

    这话题转得太快,百媚一时间还有反应过来,但是还是点头道:“百媚唯小姐之命是从。”

    “那你从现在开始就好好看清楚我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不要再把自己当做别人杀人的工具。

    你要记住,你是一个人,不是一把刀。”

    百媚心头一震,自从卖身给镇西王府之后,她得到的教训就是,她只能是一把刀,别人让她杀谁,她就要去杀谁,要她砍哪里就砍哪里。

    但是现在,这个女子却跟自己说,她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个人!

    端木青没有理会她心里的波澜起伏接着道:“这一次是我大意了,心里担心素儿的危险,所以才会冒险前来。

    但是现在很显然,他们是冲着韩凌肆去的,我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置身事外,再想办法让人传信给韩凌肆,让他小心行事。”

    说完这些,突然又喃喃自语一般道:“或许他根本就不需要我提醒。”

    百媚虽然不见得十分聪明,但是看人心的本事,尤其是看女人心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厉害。

    当看到端木青眼底闪过的那一丝黯然,也就大概的明白了眼前这个女子的心事。

    但是里头到底牵涉到了什么,就不是她该去过问的事情了。

    外面还在下着雨,只是雨势小了许多,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端木青和百媚相视一眼,都提高了警惕。

    “一个人,内力不弱,但是脚步有些杂乱,或许是逃窜过来的。”

    “别是卜士仁才好!”端木青听到百媚的话,眉头一皱。

    偏偏这世上有些时候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端木青的话音才落,洞口就猛然间窜进来一个人。

    百媚立刻抓住端木青的腰,向后倒跃一步。

    卜士仁身上那件灰色的衣裳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被雨水打湿之后,沾上了许多泥泞。

    脸上更是汗水雨水胡成一团,灰白的胡子上还有许多碎土屑。

    看上去着实是狼狈。

    待他进来看到洞中一堆燃着的火堆,目光一扫,方才看到躲在角落里的两个人。

    按照他的武功修为,其实不至于到此时才发现,只是方才被青云门那些人追得委实狼狈,方才没有辨识出来。

    “嘿嘿,居然是你们两个小贱娘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卜士仁在狼狈逃窜之后的巨大颓丧之后,突然看到这两个人,顿时如同捡到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一般。

    “老子看你们这一回还怎么跑,要不是你们两个,老子何至于狼狈至此!”

    卜士仁说着当先便是一掌拍向百媚。

    百媚心里一直知道这卜士仁的厉害,此时也不敢轻敌,当先飘出腰间的九节钢鞭,朝那卜士仁面门打去。

    端木青知道此时是她和百媚的生死关头,她身无半点武功,委实帮不上半点忙。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让百媚心无顾忌。

    卜士仁虽然武功高强,但是百媚武功也不弱。

    加上卜士仁方才跟青云门大干一场,大概还受了些内伤,所以,两人打起来,双方都占不到便宜。

    这个窑洞原本就不大,卜士仁的掌风强劲,百媚的钢鞭威武,两厢打起来,整个洞里都是罡风阵阵,飞沙走石。

    端木青就算是站在一旁的角落里,也时不时地被墙壁上剥落的石子打中。

    眼看着那边两个人打得火热,端木青眉头紧锁,死死咬住嘴唇,悄悄抓住手里的一个小瓷瓶。

    这是身上带出来的最后一瓶了,若是百媚伤在那卜士仁手上,就只有靠这个最后一搏了。

    卜士仁眼看着面前这个娘儿们一时半会儿拿不下来,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又担心待会儿惊动了青云门那一帮人,自己还得将命送在这里。

    当下心思一转,不顾百媚挥过来携带内力的一鞭子,右手聚力径直朝端木青的面门打来。

    百媚心下一惊,连忙收势,不顾内力的反噬,当下足尖一点便往端木青那边袭去。

    谁知道卜士仁其实不过是虚晃一招,真正聚势的却是左手,当下想也不想,一掌直击突然飞身过来的百媚左胸。

    此时正是身处空中,无处借势,避无可避,百媚只能老老实实的受了这一掌,当下便被打飞到墙壁上,如同一只死燕一般坠落,顿时喷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