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心下一惊,连忙跑过去,伸手扶起那地上的女子。

    只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唇边却是一抹猩红。

    立刻伸手替她把脉,脉象紊乱,急窜中却是一丝衰竭之气。

    这分明是伤及了心脉了。

    那边卜士仁虽然重伤了百媚,但是这连番的交战,先是被癞头老人伤到,然后一路逃窜,又与百媚如此大战了一场,也快要力竭。

    眼下那个武功修为不算弱的女子已然重伤无力再出手,另一个分明就是半分武力没有的大家小姐。

    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盘坐在火堆旁静心调息起来。

    端木青瞥了一眼那边的人,料想他不会此时突然发难,立刻从衣服里抽出几根银针。

    此时身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丹药,就只能替百媚扎针,暂时压制住她体内乱窜的真气。

    几针下去,重伤的女子也缓过一口气来,吃力地抬头看向正聚精会神替自己诊脉的女子。

    才要开口,端木青却道:“你不要说话,也不要运功,你的心脉已然受损,不可用强,且好好休息。”

    百媚眼中流露出歉意,但是看到这个身为自己主子的女子一脸淡然,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端木青再替她扎了一针昏睡穴,看她睡着之后,方才抬眼去看那边那个卜士仁。

    正好此时他也刚好调息完,转脸往这边看来。

    端木青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想要怎么样?”

    卜士仁阴测测地一笑:“你小娘儿们不是能耐吗?怎么?此时也知道害怕了?”

    藏在袖子里的手悄然拢了拢,端木青嗤然一笑:“你敢对我如何吗?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上头那个主子会放过你?

    任你再武功盖世,死牢里呆上半个月,也要退层皮,你还想再进去?”

    卜士仁原本阴毒的眼睛因为她的这句话骤然一缩。

    端木青心里了然接着道:“你本事江湖上一只自在飞鹰,但是一旦沦为那些人的鹰犬,难道还想过有脱身之日?”

    这句话偏偏就撞进了卜士仁的心口,自从成了那个戴着面纱的女子的鹰爪,他没有一天不想回到江湖,逍遥自在。

    但是身体里被强行种下的东西却是让他生不如死。

    也想过偷偷找法子,将这东西拿掉,但是偷跑之后,还是会被通缉,若是被抓住,一样会重新进入那如人间地狱一般的死牢。

    根本就是脱身无忘。

    眼前这个女子是最上头那主子要的人,若是真的死了,自己能够担待的起?

    想起这个,心里便是憋了一股子闷气。

    端木青眼看着他神色变幻不定,干脆道:“我看你还有一身功夫,如今她已经受了伤,我不是你的对手,跟你对抗,也是自寻死路。

    眼下不如暂时谁也别想算计谁,我们一起走出这大山,先找大夫给她看病,其他的另作打算。”

    “什么叫另作打算?”卜士仁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她,似乎想要看穿她有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端木青崔燃一笑:“那就是,若是我有本事逃出你的视线,我就逃,你若是有本事将我带走,你就带。”

    “好!”

    卜士仁才开口一个字,就突然飞掠过来,速度之快,让端木青这样根本没有习过武之人来不及反应,便已经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

    只是,此时他的手里却跟拎小鸡一样拎着百媚。

    “不过,从来都被你威胁惯了,老子心里不爽,这一回,我们换换。”

    说着,脸上露出阴毒的笑容来。

    端木青一口气憋在胸口,却强行摁下,溢出一抹淡淡的笑:“你就这么信不过我?”

    “没有办法,你不是那让人放心之人。”

    卜士仁说着便将百媚放在自己旁边的地上:“麻烦端木小姐去找些吃得过来如何?”

    端木青眉头一皱,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百媚,心里始终是不放心。

    “既然你不去,那么也没关系,我们三个人便都在这里等着,老子自认凭借着自己的武功修为,还是能扛一扛饥寒的。”

    “若是我走了,你敢对她怎么样,我就敢让你这一辈子都消停不了。”

    卜士仁摇了摇头:“放心放心,此时我们拴在一条绳上,我还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再三看了百媚几眼,端木青才出门去。

    此时雨已经差不多停了,但是看起来似乎还会有大雨。

    这个时候出来倒也不至于淋湿衣服,只是却找不到什么吃的。

    那段时间带着莫忘来东离的路上,虽然也时常风餐露宿,实在找不到客店,干粮又不够的时候,也多是她凭借着武功,抓些野味,采些野果。

    想到莫忘,端木青心里又像是重重地压了一块石头。

    到现在还是没有莫忘的消息,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那几日心头的不祥之感一直让她十分担心她会出事。

    回到山洞里,百媚还是和她离开时那般躺在那里,卜士仁倒是十分闲适的烤着火。

    看到端木青手里的东西皱了皱眉头:“你弄来的这是什么?!”

    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一捆看上去像是树枝的东西和几个青涩的野果便滚落在地。

    “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既然叫我出去找吃的,就应该想好我可能找不到什么能够入嘴的东西。”

    说着当下拿了一个野果在身上擦了擦,咬了一口道:“就只有这些东西了,你爱吃不吃,不吃就依靠你那武功修为当神仙好了。”

    卜士仁也没有再挑,只是立刻将那几个青果子卷走,竟是一个都不留。

    咬了一口酸涩的果子,又伸手指了指那一捆树枝:“这是什么?”

    “毒药!”端木青将他那自私的动作看在眼里,也不开口,听到他问起,冷冷地丢过去两个字,然后又补了一句:“敢不敢吃?”

    纵然是在江湖上见多识广,卜士仁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可以吃的,又怕端木青是故意诈他,一时间也不敢回答。

    冷笑一声,端木青不理他,将那一捆东西全搬到自己这边:“不敢吃就不要吃了。”

    谁知道那卜士仁却是长袖一挥,直接将东西全卷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抛过来两根:“你先吃。”

    端木青冷冷地看着他,眼里的憎恶难以掩饰。

    卜士仁丝毫不以为然,大概是嫌那果子太酸了,心里越发不耐烦,伸手便掐住了百媚的脖子:“你吃!”

    端木青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亏你还是个男人!”

    “你不要拿话来激我,对我来说,名声是用来吓唬人的,面子更是不值半文钱,你老老实实地吃给我看就是了。”

    说着话,抓住百媚脖子的手又紧了一分。

    端木青冷哼一声,伸手拿过一根树枝,当中撇断,剥掉外面一层青色的皮,里面竟然是白嫩水润的肉质,看上去倒有些像是甘蔗。

    当着他的面,端木青咬给他看,一口一口嚼着入腹。

    这卜士仁虽然活着一大把年纪了,却是十分的怕死,看到端木青吃得津津有味,心里想要试一试,却还是等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事,才捡起一根。

    如法炮制,吃了一口,竟是满颊生津,虽然糖分不足,但是吃在嘴里,只觉得无比的清爽。

    在这样没有东西果腹的地方,却也算得上是难得的美味了。

    比地上那几个青果子还要好吃几分。

    吃了一根,拿起第二根的时候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我从来都没有吃过。”

    端木青面露讥讽:“毒药!”

    知道她懒得跟自己说话,卜士仁也不再多言,自顾自地又吃了好些东西。

    端木青慢条斯理的吃完东西,伸手往火堆里加了两跟木材:“你提醒你件事情。”

    卜士仁转眼看了她一眼,不屑地从鼻腔里冷哼一声:“别打歪主意,小心老子翻脸。”

    “我这次是好心提醒你一下,”端木青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我有个身手十分厉害的婢女,之前我有事情将她派出去了,方才我放了个信号,相信她很快就能够找得到我。

    我看你武功虽然厉害,但是等她找了过来,你却也只有跪地求饶的份。

    不如我现在放你一条生路,你自己走吧!”

    听到这话,卜士仁哈哈大笑:“你也太自以为是了,以为随便三脚猫的功夫就能够伤得了我?”

    端木青自负一笑:“莫忘的武功若是三脚猫,只怕你连两脚鸡都不如了,她可是西岐听风楼里出来的人。”

    说到这里,端木青目露怜悯:“你还是赶快走吧!在这里你又杀不得我,等莫忘来了,还得把命交代在这里。

    我也是看在相逢即是有缘的份上,才放你一条生路的,若是你自己不知道把握,我也没有办法。”

    卜士仁听到这话,笑得越发的放肆了:“你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紫色衣裳的是不是?”

    端木青添柴的手蓦然间握紧了,脸上却努力保持着平静,嘲笑道:“怎么?见识过莫忘的厉害了?那还不快滚?”

    “一个死人,有什么值得老子怕的?怕鬼吗?”卜士仁笑声轻佻,说不出的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