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杀了她?!"端木青猛然间握紧手里用来拨火的木棍,恶狠狠地看着他。

    卜士仁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来,冷冷一笑,却带着些得意:"小丫头,原来是在套老子的话呢!

    既然如此,老子也不妨告诉你,那丫头功夫确实不错,一个人对上十几号江湖好手,竟然都不死,反而将对方给杀了个干净。

    不过杀完了她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老子轻轻松松一掌,直接送她上了路,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半,声音戛然而止,脖子上猛然间多了一把薄薄的羽刃,端木青的脸近在眼前,眼里的恨意,无法掩饰。

    "你再上前一分试试?"卜士仁完全有恃无恐,嘴边甚至于还带有一丝得意的笑意。

    在端木青手上的利刃靠近他的脖颈的同时,他的手也一把抓住了百媚的脖子,五爪成勾。

    武功修为如他,端木情思毫不怀疑他能够一举抓破百媚的喉咙。

    心里的恨意滔天,一百个想要伸手就此了结面前的恶魔,但是百媚的一条性命就在那里摆着。

    想到莫忘的惨死,端木青的心狠狠地揪做了一团,猛然间又像是回到那次露稀被害的时候。

    眼睛辣辣地生疼,死死地看向面前这个人,她好恨!

    "怎么?还不退?"卜士仁冷冷地看着她,捏着百媚脖子的手陡然间用力了几分,白皙地脖子顿时被勾破,流下道道鲜血,红白相间,触目惊心。

    其实,百媚不过是镇西王府送过来给她的一件工具罢了,最多不过这几日的相处,还算不错。

    可是莫忘在她心里已经是亲人了,她们经历过多少事情,多少次是生死相关的,若是没有莫忘,她端木青哪里还能够活到现在。

    她是杀手出身,从来都只知道执行任务,杀人似乎是天生都使命。

    但是她如今已经开始改变了,开始了她新的人生观,甚至于还起了跟采薇学女红的念头。

    她真的是一个积极生活的人,自己也是真的希望她能够跟自己一起好好的正常的生活。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却将那样一个鲜活的生命给谋杀了,叫她心里如何能够不恨?!

    但,莫忘是生命,百媚何尝不是?

    若是跟随着心里的恨意这一刀下去,莫忘的仇是报了,却搭上百媚的一条命,她,做不到!

    心思转念间,卜士仁已经看出端木青的犹豫,趁着她思维不集中之时,当先一掌拍过去。

    端木青只觉得自己犹如撞上了飞来巨石,立刻往后飞倒,撞到墙壁上,再跌落在地,顿时胸口气血翻涌,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小姐!"百媚原本就是被端木青点了昏睡穴,才会沉睡过去,后来被卜士仁刺破皮肉,已经悠悠转醒,待到此时卜士仁这一掌之势,才彻底醒过来。

    却看到端木青吐出那一大口血。

    当下几乎本能的反应,反手就往身边的人劈去一掌。

    但是卜士仁面对这个已经受了重伤,使不出半分内力的人,哪里还会有畏惧,直接给了她一拳,击在小腹上。

    差点没让百媚丢掉半条命。

    捡起地上瘫软如泥的女子,卜士仁往端木青那边一扔,冷冷道:"反正你心里也是恨死了我,我也不怕再多告诉你一些,那丫头的尸体被我扔到悬崖下去喂狼了,你就不要再抱什么希望了。"

    端木青原本死死咬住压住的一口血气,听到这话,只觉得再一次被人揍了一拳,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大口血吐出来。

    百媚倒在她旁边,根本就没有半分力气站起来,但是看到端木青如此模样,不由心里着急,忍者身上的疼痛又叫了一句:"小姐!"

    端木青却并没有理她,而是死死地盯着那边地灰衣老者:"我不会放过你的。"

    卜士仁听到这话,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这句话是有命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的,你......只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虽然动不得你,但是我也不是来带你去享福的,你还是自求多福比较实际一些。"

    说着话,卜士仁又是哈哈大笑,一转脸,端木青还是用仇恨的眼睛看着他,让他心里一阵恼火。

    这个没有半分武功的娘们,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生了那么一双眼睛,明明没有半分理由害怕,但是被他那么看着,心里却莫名的有些不安。

    这在他活得这五六十年里,还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我告诉你,你也就只有这么一条命,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把它揣稳了,别总想着用这条命来威胁老子,逼极了,大不了再亡命天涯个十来年,更何宽,你还有你旁边那个娘们地命拽在老子手里呢!"

    也说不上来这一番话是不是在自我壮胆,卜士仁说起来的时候,竟有些底气不足。

    端木青的手指狠狠地勾入身下地土地里,眼睛里地恨意却是渐渐地敛了下来:"我答应你,还是和之前所说一样,目前为止我们谁也不要再相互算计,我怕逼急了你,你直接把我们两个给杀了。

    但是你也别逼急了我,不然一条命也不过如此,比起让你不得好活,也输不了太多。

    只是出去了之后,若是我逃出了你的钳制,你就好自为之吧!我会拼进我的能力,让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卜士仁面对端木青这番话,却没有反驳,只是冷冷一笑,便坐在对面安心烤火。

    端木青也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暗暗调整呼吸,平稳自己地气血。

    此时已经是双方的极限了,谁也不能再进一步,不然只会让对方撕破脸。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和百媚都保留住最大的能量,好伺机逃走。

    这一次会落到这样的境地里,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方用端木素的消息做诱饵。

    这要这一次逃出去,从韩凌肆赈灾一路细心查访,一定能够查出这卜士仁背后的势力,到时候,她一定倾尽全力也要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

    想到莫忘的死,端木青的心又跟着抽痛,好容易平复的情绪,又开始翻涌。

    直到喉咙里再一次涌起血腥味,才猛然回神,这老贼下手不轻!

    一直到天黑,外面的雨也还是没有停,大概是知道两人都受伤不轻,也料定两人都没有办法逃走,卜士仁这一次没有再让端木青出去觅食,而是自己出去找吃的。

    他毕竟不是端木青,不一会儿就拎了两只山鸡回来。

    随身抽出匕首,就在山洞里头,拔毛开膛,干净利落。

    看他烤东西的手段,应该也是老手,没一会儿就香气四溢。

    端木青或许还好一些,百媚却是许久都没有进食了,而且还狠斗了一场。

    "吃的拿过来!"端木青冷冷开口,天经地义的姿态。

    卜士仁狠狠一眼瞪过来,最终还是扔过来半只鸡,大概也是知道饿死了这两个人,对他来说也没有半分好处。

    这样直接烤的东西,香是香,吃起来却没有什么味道,不过是用来充饥罢了。

    端木青撕下一块肉来,其他全部递给百媚。

    这些年来,百媚是习惯了被人驱使的,此时端木青看端木青自己就撕了那么一块,还有些不敢接,可是端木青却道:"下午你昏睡过去的时候,我和那老贼都吃了点儿野果,此时不饿,你放心吃。"

    百媚还犹自不敢,她悄声道:"我们要逃离这老贼的手,到底还是要靠你,你安心吃就是,好好补充体力。"

    这么说,这个想来风情万种,此时满身灰尘的女子方才接了过去。

    一晚上就这么在山洞里过了,端木青也不担心那卜士仁会突然袭击,和百媚两个人靠近火堆睡了个好较。

    第二天醒过来,天还隐隐的有放晴的迹象。

    三人也不再停留,醒来便动身。

    如今卜士仁带着端木青和百媚两个女子,靠脚力想要走到目的地,显然是不现实。

    当先便返回河阳城,买了一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到马车,自己便充当那车夫。

    这一次就剩下他一个人护着上路,卜士仁也不敢托大,让端木青和百媚都换了寻常农家女子的衣裳,两人的头发都用包巾包起来,有在脸上抹了层灰,看上去变成了那灰头土脸的农家妇。

    端木青只说自己和百媚受了重伤,得要买药。

    被她执拗不过,卜士仁也只好答应,只是仔细地将每一种药材都细细地问过了,确定没事,方才买了来。

    三人便又同上次一样驶出河阳城,一路上,卜士仁只说端木青和百媚是他两个女儿,前往南方看望亲戚。

    为了避免被青云门的人发现,三人走的是官道,倒是轻轻松松地出了河阳城,经过十几日地日夜兼程,三人总算是赶到了淮南王属地的第二大城——南州。

    这一路上,端木青和百媚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跑,但是卜士仁并非那么好糊弄的人,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也不是没有想过除掉这个一直坐在马车前面驱马的人,但是,百媚的武功还没有恢复,端木青更难得手,两人反倒又被他打伤了两次。

    只是,临近了南州的几天,卜士仁的脸色却差了很多,到最后,就连重伤未愈的百媚脸色都比他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