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敲门声突兀的在院子里响起来,端木青的声音显得有些轻柔:“卜大侠,在房间里吗?”

    这样的声音在这样有些凉的晚上,落在耳朵里有些说不出的熨帖。

    旁边一个骁骑尉闻声打开门,探出一个头来:“你做什么?”

    端木青带着百媚盈盈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私事找卜大侠。”

    大晚上的,一个女子敲一个男人的门,听着怎么都不像是什么正经事儿。

    加上端木青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也别有一番滋味值得推敲。

    尽管屋子里的那个所谓的“卜大侠”已经年近花甲,还是使得这位骁骑尉心下浮想连篇。

    只是他们只是接到命令将这个女子带往该去的地方,一时间也拿不准到底应该管到多宽的程度,才算好。

    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别起什么歪心思。”

    说完又仍旧退回了房间。

    端木青始终都带着笑意,等到他关上门,唇边的笑意才敛下来。

    这期间,卜士仁的房间里响起一丝丝轻微的响动,但是他始终都没有出声,更没有来开门。

    端木青转脸看向百媚,对方轻轻点了下头。

    这扇门已经被百媚打开了,不过是震断门栓而已,还难不到她。

    伸手推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突然间就有一只手迅速地掐到了她的脖子上。

    只是才一挨到,就被百媚一个拂袖将他挥开了。

    果然如同想象中的不堪一击。

    端木青慢慢走到桌子边,拿起桌上的火折子,将旁边的一盏灯点燃后,便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

    灯被点着了,屋子里的情形便一清二楚了。

    端木青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里却是冰封万里。

    那个一路上不可一世的卜士仁被百媚一招击倒在墙角,如同他很多次击倒百媚一般。

    “你……”卜士仁艰难的伸手指着端木青,嘴唇不停的哆嗦,愣是说不出一个字。

    这两天他总觉得自己浑身不对劲,时不时地感到倦怠不说,还总是使不出力气。

    赶到这里,不过是休息了一个下午,整个人便如同被人下了软筋散一样,全身上下的肌肉都不听使唤起来。

    不但是如此,就算是想要提起一口真气,整个胸口便如同针刺一般难受。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中了毒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任何战斗力了。

    直到傍晚时听到这个女子跟那两个骁骑尉讲话,才反应过来,是这个女子捣的鬼。

    可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下得毒,是怎么下的,下的什么毒。

    只是这些想不通都还是次要,关键是他该如何逃命。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蓄起了一点气力,却听到那如同死神脚步一般的敲门声。

    端木青看着他露出恐惧的眼睛,勾唇一笑:“我曾跟你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没有人回答她,卜士仁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百媚静静地站在一旁,同样看着卜士仁。

    只是她也没有指望他会回答,便自顾自道:“我说过,若是我有了能力,我会拼尽全力,让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眼睛里没有一丝玩味,有的只是满满的认真。

    但是嫣红的唇边,却是噬血的笑容。

    在这样的灯光下,让她原本素净的脸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卜士仁再一次感觉到这个女子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惧的气势来。

    有一种恐惧从他的心里飞快的蔓延开来。

    “那么现在,就让我来兑现我的话吧!”

    看到他颤抖的嘴唇,端木青笑道:“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想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

    卜士仁艰难的点了点头,让端木青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起来。

    “可是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呢?!”端木青的笑意戛然而止,只剩下森森的寒意。

    “百媚,卸去他的手脚。”轻飘飘的言语如同春日里轻轻落下的细雨,没有半分气势。

    落在卜士仁的耳朵里却是如同惊雷。

    百媚却是一脸的媚笑,洗去灰尘的脸上,淡施脂粉。

    如她这样的女子,就算是素颜也可以让人心生涟漪。

    不过是浅浅一笑,眼角眉梢的风情便有些惊心动魄起来。

    勾得人心神摇曳,卜士仁算是第一次知道所谓的美人怀英雄冢是什么意思了。

    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江湖上有那么多人都知道千娇百媚修炼媚骨术需要采阳补阴,却还是轻易地落入罗网。

    委实是这样的妩媚进妖了。

    随着“咔擦”几声,卜士仁的手脚皆断。

    这一路来,百媚心里对这个老贼有多少怨恨自不必说,这一次下手也就丝毫不留情面了。

    不是挑断手脚筋,而是生生将骨头捏碎。

    端木青终于从椅子上起身,走到他面前:“其实你还算是走运。

    旁边住了那两个骁骑尉,不然你只会死得更惨。”

    说着话,端木青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瓶身。

    “知道这是什么吗?”在他面前晃了晃手里的瓶子,端木青又轻轻的回答,“大家都叫这玩意叫做化尸水。”

    看着地上男子被冷汗打湿的脸,端木青在他的眼前将特制的瓶塞打开:“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自己身体一点点消失的感觉。”

    瓶中粘稠的淡黄色液体一滴滴滴下来,首先便滴落在那人的脚踝。

    只见一股浓烈的白烟冒起,伴随着刺鼻的焦味儿。

    饶是百媚见多识广,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东西。

    卜士仁原本因为中毒没有了说话的能力,这个时候却因为这钻心的疼痛而叫出声。

    端木青嘴角一撇,看着他渐渐化成脓水的腿,神色不变。

    “你不是得意吗?你敢对莫忘那般作为,我就让你比她凄惨十倍百倍!”

    手里的瓶子渐次上移,卜士仁身体的“融化”程度便越来越大。

    只是他始终都没有太大的气力叫喊出来,最后只能够发出“吱吱”的声音。

    犹如被猎杀的困兽。

    直到只剩下胸和头的时候,终于停下了惨叫,没有了声息。

    端木青倒下瓶子里最后一滴化尸水的时候,那两个骁骑尉终于感到不对劲,跑了进来。

    但是却让他们看到一幕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恶心场面。

    地上只剩下了一颗头颅,浸在一滩看不出来散发着恶臭的液体当中。

    而那颗头颅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两个骁骑大汉这个时候同时忘记了发声,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一幕。

    直到地上最后一把花白的头发也变作淡淡的白烟。

    方才发现自己的腿有些发软。

    端木青转脸笑看着他们:“两位爷,我的私事,处理完了。”

    这一句话,似乎是一句将他们从地狱拉回人间的梵语。

    使得他们想起来,他们这是进来做什么,又看到了什么。

    那两个骁骑尉中的一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颤抖着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竟然……杀人!”

    最后“杀人”两个字却是斟酌了一番才说出口的,委实是因为这简直不像是杀人。

    有谁杀人是用这样的方式?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这位爷说错了,我只是来了结一下私事而已。”端木青依旧淡淡的,脸上也还是那一抹似有还无的笑意。

    只是此时这笑意落在两人眼里,却完全不是个味儿。

    “他……你,你怎么可以……”

    另外那个骁骑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端木青陡然间望过来的视线给打断了,竟然是没有勇气接着说出口。

    端木青叹了一口气,带着百媚拨开那两个已经有些肢体僵硬的骁骑尉。

    “这王府的守卫似乎不太牢啊!卜大侠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害我们俩在这里敲了半天门。”

    这话说完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院子里。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骁骑尉方才反应过来端木青这话的意思是,今晚的一切都当做是那卜士仁自己走掉了。

    看着地上那一滩渐渐融入土地的液体,两个骁骑尉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那就当做是卜士仁走掉了好了。

    反正也没有尸体,没有证据。

    他们还是赶紧回自己屋子里喝口酒压压惊好了。

    这么生猛的情景,只怕晚上会做恶梦。

    端木青走到门边,看到对面那两个窜回自己屋子的男子,唇边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来。

    回屋没有一会儿,便听到对面的门又开了,接着便有一阵阵的脚步声。

    百媚推开窗子,露出一线,看了看有些担忧道:“小姐,来了许多护卫,将这个院子围起来了。”

    端木青坐在等下,脸上的神色有些倦怠,听到百媚的话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可是小姐,如此一来,我们就更难逃走了。”

    看到她的忧心忡忡,端木青疲倦地露出一点儿笑容:“不是跟你说了吗?别想着在这里打逃走的主意。”

    “哦!”百媚有些孩子气的瘪了瘪嘴,竟有些难得的生气。

    然后又想起一事来:“小姐,你是什么时候给那不是人下得毒啊?我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