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屋子里没有灯,端木青和百媚只是静静地坐着。

    摁着心跳,端木青一刻不敢疏忽,估摸着子时将尽。

    才蓦然间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这个时候是人最疲乏,最容易倦怠的时候。

    屋子外面已将换了两个人轮守,一高一矮,虽然白天睡过了,但是这个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打哈欠。

    毕竟早先形成的睡眠习惯就是如此。

    两人虽然都不说话,看上去谨慎地守在门口,心里却也忍不住好奇。

    屋子里到底是什么人,上头下的命令竟然是,若是人有了什么闪失,所有人都跟着陪葬。

    这简直就是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一道命令。

    只是猜测归猜测,到底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突然一直都寂静无声的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若是寻常人,隔着这关着的门,大概什么都听不到。

    但是两人的武功都不弱,而且这又是在万籁寂静的深夜,声音也就显得格外清晰。

    两人对望一眼,都收起刚刚生起的一丝倦怠,打起精神,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这一侧耳,就听到一个女子柔柔的哭泣声。

    “小姐,非如此不可吗?”说话人的声音十分柔媚,听着声音就觉得那人定是一个温柔可人。

    “唉!”另一个声音就显得有些干哑,“没有办法了,走到这一步还是逃不出去。

    如今看来,这些人分明就是要扯住昊王的脚步,我绝对不能成为他的顾虑。”

    女子说到最后就有些黯然神伤的味道。

    “可是小姐,你还这么年轻,还有许多事情都没有做呢!”

    “谁没有一死,我端木青今日因此而死,也算是死而无憾了,你不必为我难过。”

    “小姐……”

    “好了,百媚,时间不多了,你快趴下,我好踩你背上。”

    “小姐……我……”

    “事先说好,不管我待会儿有多痛苦,你都不能救我下来,否则,我就算是活着了,也恨你一辈子!”

    “小姐……”

    “答应我!”那声音干哑的女声到此时就露出几分决绝来。

    温柔的女子好一会儿没有立刻回答。

    “百媚!”

    “好!我答应小姐,等小姐去了,百媚随后就到。”

    “嗯!别耽搁了,趴下吧!”

    然后就听到有什么挥动的声音,接着便是吱吱呀呀的声音。

    “呃……”

    守门的两个人听到这里,相视一眼,接着外面灯笼散发出来的光线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惊讶和迟疑。

    他们两个人是奉命死守屋门的,没有命令是绝对不能开门的。

    但是方才听到的对话,分明就是那个叫做端木青的女子要自寻死路。

    “怎么办?”高个子的汉子首先开口问道。

    一个晚上没有开口,突然出声让他的声音像是一个老旧的风箱。

    很显然那矮个子的汉子头脑要更玲珑一些,皱了皱眉道:“先进去再说。”

    高个子点了点头,两人各自拿出半把钥匙,合在一起打开门锁。

    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借着外面透进来的灯光,隐约的看见屋里的横梁上似乎吊了一个人。

    那人还在挣扎手脚不停的乱挣扎着。

    两人吃了一惊,连忙上前,飞快地将人救下来,却没有注意到一个黑影迅速的从门后头窜出屋子。

    被救下来的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才喘了两口便立刻道:“你们救我做什么?”

    “你不能死!”高个子冷冷道。

    “还有一个人呢?!”还是矮个子首先发现这一点,立刻拉着高个子闪出屋子。

    三两下重新将门锁上了。

    直到矮个子将所有事情一口气做完了,高个子还愣愣地站在门口。

    矮个子心里狠狠骂了一番安排的人,怎么不在屋子里放上两盏灯。

    这黑灯瞎火的,屋子里连个人都看不清,也不知道那另外一个人还在不在屋子里。

    “你守在这里,我去喊人!”

    高个子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登时吓得冷汗都下来了,若是那个人逃走了,他们这里一两百号人,可都没了命了。

    只轻轻点了一下头,那矮个子便没了踪影。

    不一会儿,就有十几号人举着火把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当先一个生得五大三粗,一双眼睛却是精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武功修为不俗。

    “打开门!”领头的人大喝一声。

    这是他们的老大,高个子和矮个子哪里还有延误,飞快地便将门打开了。

    持着火把的几个人立刻窜进屋子,站在屋角,顿时便将这一间空荡荡的屋子照得亮如白昼。

    领头的那人看到屋子里就只有端木青一个人站着,登时睁大了一双豹眼:“还有一个呢?!”

    端木青站在屋子中央,只淡淡看了她一眼,却一语不发。

    那领头的压下一口怒气,看向那俩高挨个,方才那矮个子只是说这里出了事情,他们便飞快地赶了过来,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怎么回事?”

    那俩守门的顿时被吓得额头冷汗直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矮个子竹筒倒豆子般,将事情的经过阐述了一遍,虽然慌乱,但是却也算是清楚。

    领头人怒看着两个手下,好一会儿才怒道:“将王猛赵威拉出去砍了。”

    听到这话,两人面如死灰,却不敢开口求饶。

    四个大汉应声而出,顿时便将两人押解下去了。

    处理完这两个人,那领头人才看向屋子里没事人一般淡然站着的端木青:“果然聪明,竟然从我鲁山的手下手里逃脱。”

    端木青这才抬起头看向这个叫做鲁山的汉子,唇边挂了一丝嘲笑。

    鲁山却并没有十分恼怒,反倒有几分欣赏面对方才处决了两个人的他还这么镇定的女子。

    “我倒是有些好奇,若是方才你和你那个婢女换一个位置,用这种方式逃跑,岂不是更省事?”

    端木青唇边的笑意更浓了:“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

    这话实在不是什么好话,鲁山听了却哈哈大笑,走向那个站立在屋子中间的女子。

    端木青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和表情都十分冰冷,却没有丝毫的惧意。

    鲁山走到他面前,只是伸手摘下她耳朵上一只南海珠耳坠,便带着手下离开屋子,仍旧将门锁了。

    听着他们脚步声远去了,端木青方才放松下来。

    心里暗暗祈祷百媚不要被抓。

    方才那两个看门的人说被斩就被斩,若说她不怕,那是假的。

    却并不是因为两个人就此被杀而害怕,而是那两个人的反应。

    毫无抵抗,完全服从,就算是这是被杀。

    可见这些人规矩严明。

    再从原来他们的表现来看,这分明就是一支精锐的军队。

    韩凌肆这回的麻烦真不算小。

    难道他们要的是他的命?

    早先韩凌肆说有事情要处理,不让一干人等打扰,郭东林便也没有来栖凤阁,只是下午眼瞅着韩凌肆在院子里散步,才笑嘻嘻点头哈腰的过来说是晚上要请韩凌肆一同吃顿饭。

    韩凌肆也没有拒绝,依旧是平静而礼貌。

    但是待到傍晚的时候,来到栖凤阁的人却不是淮南王府的管家或者下人,而是淮南王郭东林本人。

    并且这郭东林还不是走进来的,几乎是连滚带爬跑进来的,一走到栖凤阁就被门槛绊倒跌了一跤。

    就算是这样,还是立刻爬起来就往院子里跑,丝毫顾不得抖了抖他那两百多斤的肥肉:“昊王,不好了,不好了,出事儿了。”

    韩凌肆皱了皱眉头,走出屋门,就看到一身肥肉乱颤,身上还因为摔跤而沾上灰尘的郭东林。

    “淮南王,你这是怎么了?”

    面对韩凌肆云淡风轻的问话,郭东林抬袖擦了擦满脸的汗水,红着脸喘着粗气急忙道:“王爷,不好了,你看。”

    说着递上去一封还沾着汗水的信封。

    信封上有个洞,看样子是被剑尖刺破的。

    “这是方才管家在仪门上看到的,还是被一根箭钉在门上的。

    若是平日里,下官早就下令派人去捉拿乱党了。

    但是这信写了是给王爷的,下官也就不敢耽误了,怕误了王爷大事。”

    韩凌肆也没有功夫跟他瞎废话,自顾自展开信封上写着“韩凌肆亲启”字样的信。

    看完信,冷哼一声,便道:“无稽之谈!”

    淮南王一听,连忙问道:“昊王,这是怎么回事啊?”

    韩凌肆冷笑一声便将信揉成了一团扔到一边,冷笑道:“这里的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知道本王在这里,竟然说拿了本王的王妃,让我去赎人,可笑至极。”

    “这……”郭东林听了,只觉得天要塌了一般,喃喃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毕竟这事儿出在他的管辖内,万一有个什么,他这个淮南王可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的啊!

    韩凌肆冷笑一声:“谁不知道本王的王妃正在长京跟皇后修习宫中礼仪,这样没由头的话竟然也会有人说!”

    听到这话,郭东林不敢再质疑,连忙转过话题,只说晚宴已经准备好了,请韩凌肆移步。

    这一顿晚饭也算是宾主尽欢。

    只是在郭东林因为已经安稳了的时候,第二封信几乎是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了淮南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