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一句话顿时让这个空阔的校场只听得到风吹树叶的声音。

    他的这句话未免问得有些大逆不道,但是再怎么问得大逆不道,也只是一句过格的话而已。

    但是这里头的意思,却让鲁山有些慌神。

    这分明是在问,他这个都尉是替赵家做的,还是替淮南王郭家做的。

    再往深里一层便是在问,他这是不是预备跟淮南王造反了。

    只是鲁山虽然心里不忿,到底还有分寸,迈步往前一步,恭肃了面容,看向前面那个突然出现的厉害青年。

    “阁下这话问得好生无礼,根本就是信口瞎问的,在下没有任何必要回答。

    还是那句话,若是阁下要以武力血洗这里,我鲁山全力以赴就是了。”

    韩凌肆看着他那张脸,点了点头:“你这话的意思我听懂了,便是认为我没有资格问你这个问题了。

    那么我便代替陛下问一问你,你到底是姓什么?”

    众人都是一愣,那青年便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一块金牌来。

    那金牌在这样阴沉的天气里倒是并没有明晃晃的刺眼,只是上头那条盘旋的龙,却是吓到了再场的所有人。

    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好歹是见过猪跑的。

    当今皇帝,造有金牌九枚,正面为蟠龙图案,后刺四字--免死金牌。

    金牌长三寸,宽两寸,厚半寸,下坠明黄穗子。

    这些鲁山众人都是知道的,甚至于东离稍微有些地位的人都知道,因为这并不是什么隐秘事。

    免死金牌可免一死,地方官员,见金牌如见圣上。

    只是听说这九枚金牌只有三枚被皇帝赐了出去,离洛公主得了一枚,洛王蒙卿亦有一枚。

    然后就是如今东离炙手可热的皇子昊王在前些时候得了一枚,当时还震惊了朝野,也就让这位出现不就的皇子越发的让人侧目了。

    想到此,鲁山心里猛然间一跳,立刻跪倒在地。

    “末将鲁山,叩见陛下,陛下万岁!”

    他们的将军都已然跪下,其他人又怎么还会站着,立刻跟随鲁山,跪倒在地。

    韩凌肆看着地下跪着的人,心里微微一松,还好早就调查了这鲁山的底细。

    知道他为人忠义,只是就是因为这忠义才对淮南王的命令不敢有任何异议。

    只是此时他搬出了韩渊,鲁山的忠义又要有所偏颇了。

    毕竟东离的共主还是韩渊,而不是郭东林。

    “那么鲁都尉,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的都尉,是替谁带兵了?”

    韩凌肆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在场的众人却不像是方才那般觉得倨傲,反倒是觉得有一种上位者不邑轻尘的味道。

    “末将忠心于自己的国家,虽死无悔。”

    韩凌肆淡淡地点了点头,轻声道:“起来吧?”

    鲁山也不再客气,率先站起身,其他人便跟着起身。

    “昊王?”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鲁山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韩凌肆只是转过眼珠子看了他一眼,唇边始终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自然就是默认了,鲁山当下立刻问道:“那昨日那姑娘……”

    “是一位郡主!”

    “啊?”就算是鲁山这样经历过许多事情的战将,听到此话也忍不住惊讶了一声。

    “鲁山,本王今日既然问出这句话,也断然是不会让你日后左右为难的,这件事情一过,自然有你的去处,至于你的弟兄们,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话无疑就是给了他们这些人一个无后顾之忧的前程。

    原本就厌倦了这里这样为人犬马的日子,听到这话的汉子们顿时心思活络起来。

    “有什么事情,还请王爷吩咐,末将愿意将功折罪。”说完,鲁山又有些为难一般,“只是如今那郡主被带到了西风崖。

    那里是淮州将军的大本营,末将并无权指手画脚,更不能掺和。”

    韩凌肆点头表示了解:“无妨,你们派一个人带我去那西风崖,鲁山你替我做一件事情就好。”

    这句话顿时让鲁山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再无后顾之忧,只请韩凌肆吩咐。

    端木青一大早天还未亮就被人重新绑了起来,蒙上眼睛带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往哪里走的,但是闻着空气中的味道,和感觉到的颠簸,必定还是在山上无疑。

    足足走了有一个多时辰,她才被带下马车。

    当眼睛上的黑布被解开时,端木青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到了。

    此时的她站在一座悬崖边上,悬崖下边云雾滚滚,好似仙境。

    但是仙境是仙人才待得舒心的地方,如她这般凡胎,若想乘云架雾,那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端木青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立刻有两个人走上起来,一左一右将她架住。

    难道要将自己扔下去?

    韩凌肆没来吗?是百媚挡住了他?还是他没有得到消息?

    又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想来?

    端木青感到胸口有些发闷,虽然他不来是自己所求。

    但是到了这一刻,她却还是无法忽视心底巨大的失落。

    就在她心里各种思绪纷飞的时候,又走过来一个人,拿来一根小儿手臂粗的绳子。

    “你要做什么?”许久都未曾开口说话让端木青的声音有些沙哑。

    三个人都没有回答他,仿佛她只是一个木胎。

    那人用绳子将她劳劳捆起来,因为被另外两个大汉牢牢固定着,根本就无法动弹。

    也知道挣扎也是徒劳,在这群人眼里,她根本就是一个诱饵,和钓鱼时用的饵料没有什么差别。

    很快那人就将她绑得结结实实的,三人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然后端木青就看到,那人将绑着她多出来的一节长长的绳子绑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上。

    又拿来一盏奇怪的灯,外面围着一层琉璃,避免风吹雨打,只在上方留了两个对望的孔。

    那其中一个汉子将那灯的盖子打开来,将那根粗绳子放进去,刚好卡在那洞口里。

    顿时,端木青便知道了这些人的想法。

    果然,在她想明白的瞬间,方才架住她的两个汉子便一左一右抬起她,往悬崖外悬下去。

    这个饵做得好啊!若是韩凌肆在那灯烧断绳子前,还没有来,她就只有摔落悬崖的份。

    若是他来了,就更好了,外面有的是陷阱等着他,定然足够时间让绳子被烧断。

    不但让他死在这外面的陷阱里,还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去。

    身子陡然一停,绳子也顿时紧了几分,显然已经到头了。

    这么一震,端木青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方才她所想的,若是韩凌肆来得及过来,那不但是让他深陷险境,更是让他打从心底的受伤,让他看着自己在乎的人死于非命。

    若是朝堂之争引发的下面阴险的手段,要他的命就是了,何至于此。

    这也就是说明,那设计之人跟韩凌肆之仇,不但是朝堂政权之争。

    还有一股子恨意在里头。

    到底是谁?这样恨韩凌肆?

    心下莫名间似乎有了什么答案。

    知道用自己来牵制韩凌肆或许不算是太厉害,毕竟东离也有许多人认为青郡主和昊王之间有那么丝丝缕缕的关系。

    但是知道用端木素来牵制自己的人呢?淮南王郭东林?

    不会!

    且不说淮南王对于青郡主和昊王的事情只能够靠消息传递。

    他不会将这样大的赌注压在自己这个“端木青”身上。

    所以,就更加不会跑到西岐去调查自己,然后用一个庶妹来做为诱饵。

    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对他们两个都十分熟悉,不但是如此,而且还对他们在西岐的事情都十分熟悉。

    这样排除下来,就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从前在西岐与他们有仇的人同样来到了东离,跟淮南王郭东林搭上了线,进而跟萧党同仇敌忾。

    第二,那边是韩凌肆在西岐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清清楚楚地盯着,不但是对韩凌肆关心至极,就连她端木青这个韩凌肆从前的王妃,也丝毫不曾忽视。

    若是第一种,就有一点让端木青想不明白。

    在西岐韩凌肆很少与人结怨,若说仇人,她端木青的仇人可不少。

    可是今日的局,分明是针对韩凌肆多过于针对自己。

    但若是第二种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这里面肯定是牵涉到韩凌肆的身世,他的母妃,和他从前在东离的地位。

    这些他都没有与她说过,若是要分析就不是很容易了。

    至少明面上,韩凌翔也好,太子也好,跟他之间的冲突,都是储位之争,这里头没有牵涉到特别的感情。

    所以,就只有一种可能,定然是与韩凌肆的一些辛秘过往有关。

    而这些都在她的了解范围之外。

    端木青努力缩了缩身子,却因为这样的动作,而使得身上的肌肤与粗糙的绳子摩擦得生疼。

    山崖上的风十分的凌厉,有夹带着这山崖间的湿润雾气,她穿的衣裳又略微单薄了一些,风刮在身上,仿佛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似的。

    才这么一想,端木青猛然间转过脑袋,才发现自己身边的崖壁上,竟然都植满了倒立的刀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