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童子看上去很有些灵气,就算是在这远离世俗之地也还是行了一个士子之礼:"都是因为那后门的门不是普通人能够打得开之故,盖因师父内力深厚,才会后门。

    你还是走前门吧!不然力竭而亡可就危险了。"

    韩凌肆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十分想去试试了,能否让我看看?"

    童子闻言是十分为难的样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犹豫道:"倒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师父有交代,不管是谁,不可走后门,委实是因为有危险,我们学医之人不能妄顾性命。"

    "无妨,这一切我自负,甚至于可以写下责任书,绝不怪你如何?"

    童子似乎是看得出韩凌肆的决心,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就有些松动了。

    "算了,反正也不是你一个人,师父也为此责罚过我多次了,那便随你去吧!"

    童子说着伸手引韩凌肆往后面而去。

    一路走过去,韩凌肆发现这里的山壁与平日见得有很大的不同,不光是岩质坚硬,而且似乎还有人为的灌入钢水的痕迹。

    这样的山壁拿去铸城墙的话,那可就真的可以称为是坚不可摧了。

    这童子的师父倒是个厉害人,竟有这本事。

    童子停下脚步,指着他自己身后的一面墙壁道:"这就是后门了,师父说重多少来着,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是很重很重就是了。"

    韩凌肆看着他说的门,其实这么称呼有些不对,因为看上去跟两边的山壁没有什么区别。

    童子又指着一边的似乎是玄铁锻造的门环道:"你只要拉动这个门环,然后这道山壁就可以打开了,趁着它抬起的时候钻出去就可以了。"

    点了点头,韩凌肆果然上前去拉那门环,先气沉丹田,努力蓄力,终于伸手拽住那门环,立刻用力,果真给他拉出来几寸。

    童子显然也十分的惊讶,随即便露出欢喜的表情来:"你果然可以,再用力试试,门已经开了一些了。"

    韩凌肆扭头去看,果然门微微开了一些,却也只是几寸的开合,很显然这里门环扯出来多少,那边的门就上升多少。

    这边心里头一活动,手上不小心就松了些力气,那边的门便很快又自动合上了。

    这才让韩凌肆奇怪,看这个情况,他得要将那边的门拉到一定的高度,然后松开手里的门环,再赶在它落下来之前们通过它。

    而这边的门环,却是和那门相对的,拉出来的距离越长,就离那门越远。

    不得不说,设计这门的人确实是心思巧秒之人。

    韩凌肆长长呼了一口气,大概知道了这门环的轻重,再一次蓄力,这一次却是用上了八分的气力。

    只听的他爆喝一声,手上青筋腾起,猛然间拉上那门环,一口气拉开一尺多长。

    童子的表情十分惊讶,这么久以来,他是第一个能够一口气拉开这么多的人。

    紧接着,他便喊道:"加油加油,很快很快,再拉开三尺就好了。"

    韩凌肆没有理会那童子的话,这一鼓作气拉开一尺倒还好说,只是后面却并非那么轻松了。

    凝神静气,皱紧了眉头,胸口那一团气越发的凝聚了。

    脚下一点点往后挪,也不去看那边的门开合多少了,只一心让自己往后移动。

    童子安静了许久,突然笑出声来:"哈哈,郭胖子这回等着我去闹吧!"

    韩凌肆听到他这么一句话,一抬眼就对上那一双戏谑的眼:"谢谢你啦!"

    说完就一溜烟从那门里窜了出去。

    到此时韩凌肆才算是明白,这童子说的什么师父,什么采药都是假的,实际上他是被困在这里的人!

    面对这样的结果,韩凌肆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平日自诩自己智慧,却不想在这里为一个小小稚童所利用。

    只是对于这稚童这样的做法,韩凌肆并没有过多的抱怨,只因为他确实是给了自己一条路。

    而且对于他来说,通过这条路的方式也没有半分隐瞒,又何必太过于追究对方的初衷是什么呢?

    而那童子蹿出去之后,韩凌肆心里反而涌起一股希望,顿时再提一口气,脚下一蹬,蹬出一个大坑来,立刻又往后退了三大步,这一下,那扇门算是完全给打开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韩凌肆突然发现,方才他蹬出的那个坑,并非土石,这个洞里的地面竟然也是入墙壁那般,浇筑了玄铁的钢岩。

    这个童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人需要费这么大的劲儿将他困在这里?

    但是此时委实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看着那边门的高度,再看了看自己距离那门的距离,心里大概有了数。

    脚往墙壁上猛然间一蹬,便如一支离弦之箭蹿向那石门。

    才看看窜出来,就感到背后一股强大的气机往四周扩散,韩凌肆方才出门,一口气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已经是避无可避了,只能堪堪承受下这如巨浪扑来的气机。

    待到尘埃落定,后面那扇门也就一缝不留的合上了。

    再转脸看了看身后已经没有任何痕迹的门,韩凌肆许久压抑在丹田翻涌的气血终于喷涌而出,突出一口血来。

    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便再也不停留,沿着一条路往上,果然绕开了那一片紫色的灌木。

    走了没有一会儿,韩凌肆的双眸猛然一紧,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就算是隔了一条崖谷,他还是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来对面崖壁上地女子。

    那个青色地身影一动不动犹如木偶一般掉在那里。

    "青儿!"

    端木青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整个人被绳子吊着,那粗糙的绳子不停的磨着皮肤,很多处早已经血肉模糊了。

    而一不停呼啸的寒风就像是一把把碎冰,吹到皮肤里,如同一根根针在里头不停的窜来窜去。

    从疼到巨疼到麻木,端木青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跟随着这里到风而飘荡,就像是已经出窍到灵魂。

    荡悠悠之间,完全没有了痛的感觉,也无法再思考,就好像只是在等待一个时刻,一个最后断气的时刻。

    上一辈子死,是带着强烈恨意死去的,心里的痛让她想不起当时身体是什么感觉。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死也没有大家平日里说得那么可怕。

    浑浑噩噩间,陡然间听到一个极为熟悉,又极为渴望的声音带着巨大的伤痛的传来。

    "韩凌肆!"喃喃间开口,喉咙干得如同被熏过了一般,三个字念出来,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只有嘴唇微微动了动。

    "青儿!"

    再一次清晰地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端木青感觉到自己的心一颤,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一股力气,终于努力微微睁开了眼。

    模糊的视线里,似乎在对岸有一个男子,穿着白色的衣裳。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眼,看不见他的目光。

    但是她能够感觉到,那是他,是她的韩凌肆,是那个永远穿着白色衣服经常维护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唇边溢出一丝笑容,端木青再一次轻声呼唤:"韩凌肆。"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对岸的男子,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心头莫名的震动了一下。

    不过稍微冷了一下,随即便喊道:"青儿,你等等,我马上就过来。"

    端木青听到这句话,猛然间想起什么,精神猛然间转醒,连忙用力扭动着身体,示意他不要过来。

    方才失去的痛觉突然间全部涌了过来,但是这个时候,端木青已经顾不上了,嘴里想要喊,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只有嘶哑的呐喊。

    那边韩凌肆越是看到她痛苦的样子,越是心急如焚。

    举目一看,方才看到大概两里路之外有一座吊桥。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飞快往那边而去。

    站在桥头,韩凌肆清楚地看到对面站了好些人,就算是隔了这么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也还是能够猜测到他们的险恶用心。

    这座吊桥是用绳子出框架,再铺上木板做成的。

    若是他就这么走过去,很有可能在桥中间的时候,对方就会砍断吊桥,叫他身葬崖底。

    "你不敢过来了吗?"

    那边崖岸遥遥传来一个声音,带这些得意的味道。

    韩凌肆咬了咬牙,皱紧了眉头,若是对方在对面将桥砍断,他该如何逃生?如何才能够救出青儿?

    看到这边没有回答,那边的人接着开口:"当真不敢了吗?那个悬崖上的女子可是快不行了呢!"

    这话让韩凌肆心里一紧,猛然间转脸去看端木青所在的位置,这个地方其实已经看不见了,她被挡在了崖脊后面。

    青儿,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很快就到了。

    狠狠地握紧了拳头,韩凌肆不允许自己失去冷静,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需要清醒。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绑着那个女子的绳子已经快要烧断了,若说烧断之前,你还没有将她救起来的话,那刻就真的是一滩肉泥了!"

    韩凌肆猛然间心头一惊,一双凤眸罕见地充满了恨意望向对岸,脚下毅然迈向那吊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