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意识将散未散之时,猛然听到这么两个字,只当是自己模糊中的错觉。

    韩凌肆双手双脚皆立在刀尖上,所有的着力点仅仅是两只手握住刀尖之处。

    此时看到那边端木青几无人色的脸,也知道她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我这么辛辛苦苦的跑过来可不是来给你收尸的,再不睁开眼睛,我就回去了啊!”

    再听到这么长一句话,端木青猛然清醒了许多,果然睁开眼睛。

    转头一看,韩凌肆就在离自己五尺的距离处。

    “韩……韩……”话还没有说出来,眼泪就先掉个不停。

    一看她连说个话都抖个不停的身子,加上又担心上面那被烧的地方估计已经差不多了。

    韩凌肆连忙道:“行了,你别说话了,等我过来。”

    这一下,端木青算是确定了这个韩凌肆真真切切的是个大活人。

    同时也就看清楚了他身上遍布的伤痕,方才在对岸还看得出是白色的衣裳。

    现在却是混杂了泥土血污,几乎已经看不到一方干净的地方了。

    大概是见到了人,心里的希望又强烈了起来,韩凌肆前进的速度又快了些。

    端木青眼看着他的手握在刀刃上,眼看着他的掌心血肉模糊,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喉咙堵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原来,原来咫尺的距离这么远,像是隔着生死一般。

    她感觉她能够看得见韩凌肆的生命在刀尖上一点点流逝,一点点消失。

    若是可以,她真的希望就此闭眼,不管此刻的死是多么的遗憾,只求不要再让她亲眼看着这一幕。

    在她疼痛的泪眼中,韩凌肆一直紧咬的嘴唇,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

    因为他的手已经摸到了她。

    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平衡,韩凌肆提起最后一口真气,让自己站立在两把刀尖上,伸手去拉端木青。

    就在此时,一声几乎谁都听不到的细小的声音在火焰下响起。

    端木青整个人便飞快地往下落去。

    韩凌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那绳子居然在这个时候断了。

    当下也没有任何意识地,就是抓紧了她。

    只是他早就已经临近力竭,哪里还有力气将她勾住,两个人便一起往悬崖下落去。

    端木青被抱在一个充满了血腥味的怀抱里,却一点儿都不觉得讨厌,只因为这里头还是有一丝丝只有她能够察觉到的清松味。

    “韩凌肆……”端木青抬起眼,看向那张已经脏污了的脸,杏眼盈盈。

    不待她说出口,韩凌肆却挂上了一丝笑意,凤眸里却满是温柔:“我不后悔。”

    酸疼不堪的眼睛里竟然还有泪水涌出,沉重得有些难以承受。

    “下辈子,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吧!”

    端木青的眼睛亮晶晶的,跟她干枯的脸色很不相同,仿佛充满了希望。

    “好!一起生,一起死。”

    六个字,够了。

    这一世,赚到了。

    端木青的心在这一刻,了无遗憾,只轻轻地依偎在他的胸口。

    韩凌肆唇边的笑意不减,原本以为从西岐回来之后,除了那件事情,再没有别的可以让他心生涟漪。

    没想到,这个女子,还是他生命里的劫。

    现在他开始相信,有的事情真的是命定的。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个人都感觉周围的风如同刀子一般割在身上,皮肉生疼。

    巨大的牵引力让韩凌肆几乎抱不住端木青,几次都差点让被风带走。

    但是他的手始终都没有放松,一直都紧紧地抱着。

    这一次,这一次再也不能让她离开。

    说什么也要在一起的。

    风越来越紧,韩凌肆咬牙闷在胸口的一口气终于忍不住吐出来,跟着呻吟出声。

    端木青想要努力睁开眼,奈何风势太急,无可奈何。

    这样湍急的风,睁眼张嘴都是一种极为困难的事情。

    韩凌肆努力睁开一线,才发现下面似乎有一个巨大的漩涡。

    只是似乎而已,因为这下面并不是河。

    努力看清时,韩凌肆吃了一惊,这哪里是漩涡,分明是一阵龙卷风!

    在这个地方遇上龙卷风,随便在崖壁上摔上几下,就直接被摔到了阎王面前了!

    心下一急,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但是马上他又放松下来,无论如何都是一死不是吗?

    何必在乎?

    努力拥紧了身边的人,让她尽量在自己的怀里,少磕着碰着一点也是好的。

    很快,就如韩凌肆方才所想,两人便坠入下面飞速的漩涡。

    巨大的离心力让两个人好似被一股极大的力量用力往外抛一般。

    就算是韩凌肆再努力抓住端木青,在这样的风速面前,也是螳臂当车。

    别提要抓住个人了,就是自己的四肢,也都像是要被扯断一般。

    若说前面跟黑鹿打斗,打开那坐石门,甚至于在那吊桥断裂的时候,他都没有觉得自己真的会失败。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不是人为,是天力。

    他根本就无从抗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端木青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再也看不见。

    他想要喊一声,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上下颚都已经没有了丝毫力气。

    陡然间,更大的一阵风力推过来,韩凌肆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木偶一般被推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崖壁上,眼前一黑,就没有了知觉了。

    端木青身上的绳子有赖于这一阵龙卷风,以及龙卷风里面夹带着的碎石。

    在划破她肌肤的同时,竟然也将绳子给慢慢磨松了。

    但是这对于她本身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她虽然只是被吊在崖壁上几个时辰,但是她并非习武之人,而且遭受着剧烈的风,早就已经浑身脱力。

    此时没有绳子,她也丝毫动不了。

    更何况这龙卷风一圈圈的旋转,早就让她整个脑子都晕掉了。

    意识消失前的印象是,好像听到了韩凌肆的声音。

    似乎,有点儿冷。

    端木青的睫毛颤了颤,待睁开眼,却头脑一片空白。

    她眼睛看到的地方是一方灰色的天空,窄窄的,两边是高得不像话的山。

    而此时的天,正飘着雨。

    雨不大,落在身上,除了有点寒意,几乎都没有什么冷的感觉。

    她就这么看着,偶尔能够看得到雨丝如银线般划过。

    她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这是哪里,忘记了她为什么在这里。

    看着看着,便再一次沉沉睡去,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但是衣服,却湿透了。

    端木青打了个激灵,方才想起来这里是哪里。

    “韩凌肆!”喉咙已经干哑,却没有在悬崖上那么痛了。

    正要爬起来,才发现,浑身上下,除了脸,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听她的大脑。

    “韩凌肆!”

    端木青拼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喊着,但其实,她的声音很小,根本就很难让人听到。

    回答她的呼啸的风声,和沙沙的树叶声,甚至于,连动物鸣叫的声音都听不到。

    她记起来了,他们在悬崖上坠落,然后遇到龙卷风!

    那么他呢?

    自己这样动不了,是因为已经摔断了全身经脉吗?

    他在哪里?

    “韩凌肆!”喊到最后一个字,她的喉咙已然哽咽,只有眼泪簌簌地落下。

    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这样无力。

    上一次是露稀在她面前遭受侮辱的时候,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就算是心里充满了仇恨,也没有办法去解救一二。

    但是这一次比那一次更甚,她甚至于都没有办法感受到他的气息。

    没有办法移动自己分毫,就像是被扔在了一个死亡的结界里。

    他肯定是死了!

    一个声音在心地低低地响起,但是很快这个声音便让她疯狂的否认掉了。

    不会的,她都还没有死,他韩凌肆武功高强,怎么可能命比她还弱?

    可是这事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的。

    端木青不可控制地又想起了那时候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遍布了全身。

    双手更是血肉模糊,白骨森森。

    胸口那一大滩的血迹,分明是他吐出来的。

    他受了重伤!不光是外伤,还有内伤!

    端木青没有一刻这样的绝望,没有一刻这么恼恨自己无用的四肢。

    她要找到他,一定要!

    陡然间,手指动了动。

    如同一道闪电突至,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没有瘫痪,手指可以动,是太久的麻木了,她需要冷静。

    端木青,冷静,冷静!

    集中力量,动一动手指,再努力一些。

    与地面摩擦粗糙的感觉从指尖传过来,端木青只觉得自己心头猛然一阵雀跃,身体上的反应却不大。

    终于手可以动了,费了好大的劲儿,她才将自己那只能动的手移到胸膛上。

    尝试着去拽动另一只手,努力去按动,是它血液可以流动。

    当人处于一种极度无为的状态时,他的感官将变得十分明显。

    当端木青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开始畅通流动时,激动地快要流出眼泪来。

    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还是疼得呲牙咧嘴。

    虽然已经让身体的麻木消除了,但是伤口依然在,被勒伤的关节也还没有好。

    但是此时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现在只有唯一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