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好容易在山脚找到一根枯枝,用力撑了撑,勉强可以作拐杖用。

    她如今当真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更兼身上诸多的伤处,想要如正常人一样走路,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要寻找韩凌肆!

    依靠着那根枯枝拐杖,端木青一边走,一边大力喘着气。

    陡然间,视线所及的一个地方,似乎有一团隐隐约约灰白色的东西。

    心里顿时便慌张起来。

    也顾不得如今自己的身子,飞快地便往那边跑。

    才迈出去两步,便摔倒在地。

    可是她已经不想要在浪费时间爬起来,干脆手脚并用往那边爬去。

    其实相互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只是如今她是用爬的,而且是用双肘与地面之间的摩擦力来拖动着身体,就让这段距离显得尤为漫长了。

    端木青眼看着前面,近了,更近了,她看到了他散乱的头发,看到了他血污的衣裳,看到了,确实是他!

    心里憋着的一口气,如同突然燃烧的火焰,将她的勇气瞬间提升起来。

    端木青早就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摩擦着地面的双肘如何疼痛了,只看着前面那个人。

    直到确定他在自己眼前,确定这个人就是她心里的那一个,端木青却犹豫了起来。

    她,不敢上前,真的不敢!

    眼睛狠狠地闭上,复又睁开,再一次闭上再一次睁开。

    手指终于还是颤颤巍巍地递了上去。

    却还是停留在他的脸上方,始终都没有敢往下探去。

    端木青紧盯着这张脸,手颤抖着停在半空,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好久方才闭上眼睛将手探到他鼻下。

    “啊!”蓦然间一声尖叫从她嘴里喊出来,眼泪倾泻而下。

    只因为除了此,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发泄她的情绪。

    他还活着!

    尖叫了一声之后,端木青复又冷静下来,眼泪被一把抹掉,伸手探上他的手腕。

    他伤得很重,几乎危及心脉,而且看样子肋骨还有点骨折的样子。

    好在四肢没有什么伤。

    努力伸手摸了摸头发,想不到那支发夹还在。

    伸手将发夹拿下来,拆掉上面一颗珍珠,里面就露出几枚细细长长的银针。

    这发夹还是莫忘送给她的,说是容易隐蔽,且不容易被发现。

    想到莫忘,端木青心里又一痛。

    莫忘已经不在了,她不能再让她身边的人离开了。

    努力凝神,端木青让自己完全忽略被诊者的身份,安心,替他施针,疏通筋脉。

    半个时辰一次,端木青数着自己的脉搏,计算着时间。

    在三个时辰之后,韩凌肆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一声沉吟。

    终于醒了。

    当他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端木青那一张花得不成样子的脸,和那一双闪亮期待的星眸。

    这一刻,韩凌肆相信,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会比他眼前的这一双眸子更美丽了。

    但是下一刻,这一双杏眼里,便开始簌簌地往下掉眼泪。

    韩凌肆心里一痛,正要抬手,端木青却摁住了,一边抽噎着一边道:“你别动,正在给你施针呢!”

    “青儿!”

    他突然开口,却只是这两个字。

    不是第一次听他这么喊自己,却是第一次听到他用这样的嗓音这样的感情喊自己。

    他曾经亲昵的,好奇的,戏谑的,担忧的,焦急的,满足的喊过,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干净纯粹,单单纯纯找不到任何感情的喊。

    好像这一刻,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无论在什么时候,他的声音总是醇厚的,中气十足的,偶尔带一点儿痞气,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虚弱无力。

    端木青方才止住的眼泪突然又决堤。

    在这里,纵使她是云千的唯一弟子,纵使她医学天分极高,已然有了出师的气象,但是此时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能够救醒他,那么后面该怎么办?

    他们吃什么?她又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替他疗伤?

    越想心里越发的没有底气了,这该怎么办?

    “别哭!”

    韩凌肆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吐出。

    凭端木青的本事,她当然听得出就这样简单的两个字,要耗费他多大的气力。

    也可以听得出他说出这两个字的艰难。

    叫她如何能够放心,如何能够不哭。

    “你等着我,我去找药,这里是山,一定可以找到的,一定有办法的,我是端木青啊!我是云千的徒弟啊!我一定可以救你的。”

    端木青的声音痛样沙哑的不行,若非韩凌肆看着她开开合合的嘴巴,根本就不知道她再说什么。

    听上去仿佛是一阵阵的干嚎。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受伤到绝望的小鹿,在死路里惶恐着。

    端木青正要离开,破烂的袖子却被勾住了,一转脸才看到是韩凌肆的一根手指头。

    连忙转过身,想要小心地将他的指头松开。

    去发现他用上了力气,疑惑地抬头,就对上了他含着笑意的凤眸。

    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青儿!”他再一次开口。

    “你不要说话!”端木青实在是觉得挣扎与痛苦,她不想要看到他那样费力的样子。

    “你听我说!”韩凌肆这一次却十分固执起来,根本就无视她摇得如同拨浪鼓的头,“我们原本就是决意去死的。

    依你……的医术,应当知道……我受伤不轻,在这里,想要活命,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我不相信,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你等我!”

    端木青还要走,但是看到他的眼睛,却无法再一次转身。

    “能和青儿死在一起,没有遗憾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的心,就像是被狠狠地砸了一下。

    当他们落下悬崖的时候,他也层说过要一起生一起死的,但是,那时候是以为必死无疑了啊!

    现在明明还有一线生机的。

    “不要再徒劳了,你……你清楚的,没有办法了。”

    端木青的眼泪一颗颗地砸在他的胸口上,如同纷纷而落的大雨。

    “如今我们还可以……还可以躺在一起离开,这……已经……很好了不是吗?”韩凌肆接着道,那一双凤眸里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

    他是真的不愿意让她去寻找那根本就没有的机会了,他清楚地看到了她手臂上模糊的血肉,那是和在尘土中的。

    她的身后是一条两三尺宽的被碾压过的路,她,分明是爬到他身边来的。

    他这二十几载的人生,过得比别人更要艰辛,对于死,真的是一点儿恐惧都没有。

    但是,他现在恐惧的是,她死在帮他找药的路上。

    那种感觉,他想都不敢想。

    “韩凌肆!”端木青的眼泪就没有干过,眼前的这张脸,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就像是时常在梦里见到的那样。

    “对不起!”想要抬起手替她擦去眼泪,却发现,似乎有些太难了些。

    端木青却握住了他的手:“我爱你!”

    因为这三个字,韩凌肆的眼眸突然一亮,璀璨如天上的寒星。

    她说她爱他。

    这是她第一次说爱他,真的是死而无憾了,反倒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

    看到他那一双明亮的眸子,端木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好吧!那么就这样吧!反正都真的死过一回了,这一次有一个人愿意一直陪伴着她,不顾生死,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想到此,端木青也不再想两个人逃生的事情了,干脆安安心心地躺在他的身侧。

    这个地方,她从前从来没有来过,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

    更没有见过这个地方的风景,但是,躺在这里可以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在这样的心跳声中,端木青缓缓闭上眼睛。

    那么就这样等待吧!一起等待。

    “青儿。”韩凌肆在她耳边喃喃开口。

    “嗯?”

    “来世,你可别乱跑,等我,等我找到你。”

    “好!”

    “那……我们该以什么作为暗号呢?”

    “嗯?”

    “总得要有一个约定吧!”

    “那……就在忘忧草的花,开满的地方吧!”

    “好!”

    端木青唇边的笑容越发的安静恬淡了,原来,死,也可以死得很美,很安宁。

    “青儿。”

    “嗯?”

    韩凌肆正要开口,陡然间一个十分不合时宜而且他们极度惊诧的声音响起。

    “你们俩还有完没完,死就死咯!还叨叨叨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