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若是两个人不是此时这般身负重伤,定然是要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惊得后退三丈。

    但是偏偏此刻两人都无法动弹,虽然惊诧,也只能努力睁着眼睛,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好在两个打定了主意要死的人,已经不会再对什么东西感到恐惧了。

    就在两人都感到奇怪的时候,一颗小小的脑袋陡然间出现在两人的面孔上方。

    “咦?是你!”

    来人竟然是一个未满十岁的稚童,在看到韩凌肆的脸时,却是冒出这么两个字来,好像早就相识。

    韩凌肆也没有想到这个陡然间出声的人就是那个骗他开门的奇怪童子。

    这到底也算是故人了,而且此时已经算是游走在生命的边缘,他的情绪也如同端木青一般平静无波。

    “是我!”淡淡的两个字回答他,嘴边还带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童子将两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又重新看向韩凌肆:“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的武功可不低啊!”

    不等韩凌肆回答,他便首先自顾自点头答道:“郭胖子那人手段很是毒辣,你一个人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你认识郭东林?”端木青开口问道。

    那童子将端木青的脸又打量了一遍,却并不理睬她,依旧看向韩凌肆。

    “你怎么惹了他的?”

    若是放在平时,韩凌肆哪里会有这个功夫和这么一个毫无来头的人瞎扯。

    但是此时不同了,生命的最后时分,还有人陪着说说话也是不错的。

    “这个……说起来就……有些麻烦了,总得来说,我活着……对他用处不大,我死了,他就……可以得到很多东西。”

    “哦!我知道了,你应该是很有钱。郭胖子特别喜欢钱,这座石姬岭里面就被他埋上了不少银子。”

    对前面那话,韩凌肆不与置评,但是后面那一句,却似乎有些来头。

    只是这个念头才一冒起,他便自嘲地笑了笑,这已经与他无关了。

    从此以后,长京的那座朝堂里再怎么斗得天昏地暗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怎么不说话?”

    眼看着韩凌肆又沉默了下来,童子似乎十分无聊一般。

    “他累了,你趁着现在还有体力赶紧出这山谷吧!我看这里并没有什么吃的,一个人也不安全。”

    端木青的伤相对来说,比韩凌肆要轻得多了,关键是虚脱了的缘故,所以说起话来也利索很多。

    但是那童子根本瞥都没有瞥她一眼。

    端木青也不气恼,只是同样也不再说话,安心闭上眼睛等死。

    “你就真的这么躺着等死了?”童子似乎闷得难受,也似乎是对韩凌肆的印象不错,终究还是忍不住跟他说话。

    韩凌肆艰难地睁开眼睛,少有的温和安慰道:“生死天注定,你快些离开这里吧!”

    那童子也听懂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真真切切的是在这里等死了。

    挠了挠头,童子皱眉道:“按说你其实是帮了我的,我也应该帮帮你才是,救你一命就救你一命咯!可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救你。

    这山上药材是多,但是都在上面,都是那郭胖子闹出来的,可我就是不知道该弄哪些来才好。”

    韩凌肆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声不麻烦,端木青心里却是生起了一股小小的希望。

    他说这山上的药材都是那郭东林弄的,既然是人为的,没有道理不弄点儿珍惜药材,说不定真有活命的机会。

    艰难的撑起身子,眼露希冀地看着那童子道:“那有没有人参灵芝之累的?”

    谁知道那童子还是不看她。

    韩凌肆立刻便知道了端木青心里所想,沙哑着喉咙道:“青儿,他一个小孩子能够走多远,等到他采到了,我们也就到了阎罗殿门口了。”

    一语提醒,端木青的眼眸有瞬间暗了下来,韩凌肆说的是对的。

    谁知道那童子却问韩凌肆道:“他说的是真的?只要人参灵芝就可以了?”

    韩凌肆笑道:“别麻烦了,我们……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说着,竟然又吐出一口血来。

    端木青吓得手一软,重新倒在他身旁,却没有办法再撑起身子。

    颤抖着手,抚上他的胸膛,却听到他笑着安慰:“不是……说好了,安心的去吗?你……你别难过。”

    端木青努力的点了点头,一抬眼才发现那童子竟然不见了。

    “走了也好,一个孩子看着我们两个这样死过去,好像也听骇人的。”

    端木青微微一笑,复归平静。

    谁知道才躺下没一会儿,那童子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兜头扔下一堆东西:“这些是吗?”

    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是目瞪口呆。

    但是马上,端木青就如同溺水之人看到一块浮木一般,拼力撑起身子。

    这童子弄来的还真是人参和灵芝。

    当看到那种名为白参的名贵参种时,她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谢谢,谢谢你!”端木青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韩凌肆看她那样子,也就知道了她手里当做宝贝一样的东西大约是可以续命的。

    也不管韩凌肆怎么想,端木青连忙努力将那参擦干净。

    动作牵扯到伤口,也还是难免痛得颤抖。

    陡然间一个东西落在自己面前,竟是一把小小的精致的刀子。

    抬头看了一眼那童子,正要感谢,却发现他已经喜笑颜开地看着韩凌肆去了。

    也不管这些细节了,端木青用那只刀子将白参细细地剃干净了,切下最有营养价值的一片,递到韩凌肆嘴边。

    他才一张嘴便将参放了进去,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只要你能够活过来,我是怎么样都死不了的。”

    原本看到韩凌肆吐出那一口血的时候,她的心就凉了。

    这个事后就算是弄了千年人参来,也是不顶事的。

    只因为他的身子依然太过于虚弱,人参这样大补的东西根本就受不住。

    却没有想到那童子弄了这白参来,白参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冰参,就是指其有补性却无火性,平常人就算是在六月天里吃都不妨事的。

    被一口人参吊着,过了小半个时辰,韩凌肆的精神果然好了许多。

    连带一旁童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

    韩凌肆这才有了精神跟那童子说话:“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好容易出去,不是说要去报仇的吗?”

    听到他问,童子有些赧然:“那天我也不是诚心骗你,只是怕不这么说,你就不会上前去开那门了。”

    韩凌肆笑了笑道:“没关系,若不是你说,我也过不去。”

    “原本是要直接去找那郭胖子的,谁知道遇上一大支军队,我怕他们碾到我的脑袋,就赶紧往下跑了。”

    “军队?”韩凌肆一听,猛然睁大眼睛问道。

    “是啊!好多人呢!说是要围剿这山头的土匪。

    这山头上都是郭胖子的人,围剿这山头,不就是围剿郭胖子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这么嘀嘀咕咕不当回事地讲着,韩凌肆却是眼前一亮。

    端木青忙问道:“是你的安排?”

    韩凌肆笑道:“想不到那鲁山真的请了来,这回我们是真的有救了。”

    这一句话突然落在耳朵里,从他嘴里说出来,端木青却是无丝毫的怀疑。

    “怎么说?”

    “能不能再劳烦你帮个忙?”韩凌肆却是对一旁的童子道。

    “你说就是了,我心里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回报你呢!”

    “你只要找到那支军队里的任何一个人,只要说是韩君昊找吴将军就好了,让他派人来这里找我。”

    “韩君昊找吴将军……”童子喃喃了两声,算是记住了之后,咧嘴一笑,“放心,一定帮你带到,你就在这里等好消息就好了。”

    端木青沉默着听他们说话,心里却是松了老大一口气。

    一个不留神,那童子又不见了。

    这让端木青哑然失笑,小看这个小孩子了,脚程不是一般的快。

    看着韩凌肆苍白的脸,端木青心里有个地方落着了地。

    他能活着就好。

    但是却又有些失落。

    若是方才两个人一起死了,未免就真的不好。

    她是真的有想过来世,两人重新相遇,不会再有这么复杂的背-景。

    就他们两个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了,就生活在长满了忘忧草的地方。

    不过是一眨眼,这样美丽的梦,便成了泡影,从这里出去之后,他就依然是昊王,她是青郡主。

    他有他的王妃,而她也正和洛王之间“纠缠不清”。

    想到这里,心里陡然间发堵,她发现这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很不愿意再重新回头面对他们这样的对立的身份。

    竟然会勾起一丝丝的后悔,若是他没有说放弃,若是到现在她还在努力为他寻求解药,面对这样的结果,她一定很开心。

    可是不是这样的,她是打算了和他一起安安心心的死去的。

    现在却,仿佛是,得到了,却又失去。

    看着他睁开眼,端木青脸上又带上了一丝笑容。

    “青儿,这次回去之后,你还愿意做我的王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