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的眼睛十分的清澈,看得见里面的认真。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眼,不过就是这样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她鼻头一酸,许久都没有回答。

    “你不愿意了?”韩凌肆的语气突然急促起来,“是在怪我?”

    “你已经有了王妃了。”抬起泪眼,端木青倔强地看着他。

    她知道他的野心,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知道贾文柔的重要性。

    如今对付的是淮南王,相信这一次的事情,他已经有了对策。

    而两大异性王的另一位河间王却是不能动的。

    河间王和淮南王不同,淮南王地处国中,几乎没有什么地理优势。

    但是河间王手持二十万大军,镇守北方一线,能搭上就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若是轻易断了,对韩凌肆来说,损失不小。

    “她不配!”

    回答端木青那样一句带有些怨怼的是这么三个字。

    端木青愣愣地看着他。

    韩凌肆温声道:“我知道她对你做过的小动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的。

    而且……”

    说到这里,他好像脸色陡然间有些不自然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在她疑惑的眼神中方才说出口:“而且,我到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妻子。”

    若说这句话不是很好理解的话,加上他的表情却还是不知道,那么她端木青就枉为他唯一的妻子了。

    他这分明就是说,他这一辈子只碰过她一个女人,

    他,这是在为她守身如玉?!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逗笑了,方才的郁闷竟一扫而空。

    或许,在真正爱这的人面前,本就是不可能真心怨怼的。

    但是,他这句话,却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甚至于不知道该做怎样的绝对才是对的。

    看着她的犹豫,韩凌肆陡然间有些担忧起来。

    “青儿,你相不相信我?”

    这句话来的奇怪,端木青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经过这样生死的考验,她怎么还会不相信?

    “我既然能够让她困死在王妃的位子上,而河间王那边半分不满都没有,就有办法让你以平妻入府。”

    他说得认真,端木青也全然相信。

    心里暗自一暖,有这句话其实比什么都多,一切就都是值得的了。

    伸手握住他厚实的手掌,她竟然笑了出来:“我相信你,就算我们不在一起,就算不能以夫妻的身份出现,就算大家都称呼别的女子为昊王妃。

    我也相信你的心底,只有我一个妻子。”

    看着她的眼眸,这样的告白,好像是隔在一辈子之前听到过的。

    心下也忍不住一暖,但还是坚持道:“等我们回长京,我就想办法。

    之前,我是担心你与我走得太近,会有人对你不利,现在看来,不管怎样,只要对我心怀鬼胎之人,无可避免的都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倒不如痛痛快快的让你在我身边,我也放心一些,至少我能看得见。”

    端木青这一次却也坚持地摇了摇头:“我等你,等你完全自由了的时候,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而且如今,我们都各自有各自的事情,我们分开来或许会更好。”

    提到这里,韩凌肆方才想起来:“你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我得到的消息是你一直都在想办法打探清楚朝廷的事情,而且好像在挖掘什么秘密?”

    端木青一惊,随即笑道:“原来你一直都在注意我。”

    韩凌肆温柔笑道:“我到底是不放心的。”

    “这件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可是只要我活着,这件事情就非做不可。”

    看到她坚持的眼睛,韩凌肆果然没有再坚持下去。

    两个人又重新静默下来,好久韩凌肆才开口问道:“青儿,你当真不怪我?”

    端木青正在想事情,听到这话回过头看着他道:“以前或许有,现在都无所谓了,这两年来,我们之间,也并非一句怪责就能解得清楚的。

    我们都有错,但是,这又如何呢?到底你还是你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这就够了。”

    韩凌肆没有再说话,只是凝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看着她。

    “咦?你好多了!”这一次的出声,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同时看向那个依旧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

    童子的额头上布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看上去有些疲惫。

    但是脸上却是十分高兴的样子,大约是看到韩凌肆确实好多了。

    “你就回来了?”韩凌肆讶异问道。

    童子笑嘻嘻道:“那当然,我一过去就碰到你说的那个吴将军,但是他们要要绕路过来,我直接来就好了,所以他们还要好一会子呢!”

    到此时,两个人都已经完全清醒了,心下也就开始有些怀疑起来。

    主要是因为这个童子的脚程快得有些吓人,不过是转眼的功夫,他好像就能去个百八十里似的。

    只是心下疑惑归疑惑,好歹他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委实不好问些什么。

    端木青压下心里的疑惑,伸手替韩凌肆把脉,脉象强劲了许多,只是内伤依旧没办法治。

    还是只能够用银针帮他扎穴道了,好在这里有那童子弄来的许多人参灵芝之类,辅以针法,倒是有些效果。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那哪里下来的?”

    童子看着他们两个,看着看着便觉得无聊了,好奇问道。

    韩凌肆抬眼看了看上空,笑道:“我们俩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一听这话,童子拍了一下大腿:“哈!我就知道,不然你们也难找到什么路到这里,也就只有上面了。

    你们遇到那风穴了吧!”

    “风穴?”端木青和韩凌肆同时讶异出声。

    “就是那个旋转着的大漩涡啊!”童子站起身来绕着手比划,“掉进去不会死的。”

    “什么?”

    两人相视一眼,十分惊奇。

    童子笑道:“你们这都不知道,啊!不对,基本上没有人知道。

    那个风穴上端厉害,倒了下面风势就缓多了,所以,只要在上面没被撞死,到了那下面,不过就是些微风,刮得轻飘飘的。”

    竟然是这样?!

    这真的算是因祸得福了,不然当时在悬崖上,韩凌肆就算是救下了她,也还是没有好办法离开。

    当时那上面的人并没有撤走,要拿住那个时候的两个人,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童子眼见他们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越发的乐意多讲些了。

    “当初我就是在那上面掉下来的,摔了个半死,刚好被郭胖子逮到了,不然,就他那二百多斤的肥肉,能够逮到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对此,两人深以为然,郭东林身上的肉也确实太多了点,这个童子的身形,也确实太灵活了点儿。

    见他们只是点头,并不多问,童子有些急了:“你们怎么不问啊?”

    韩凌肆难得的一头雾水:“问什么?”

    “你们应该问问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风穴啊?”

    童子说得有些恨铁不成钢,好像他眼前的这两个人太没有求学好问的精神了。

    难得陪这样一个小孩子玩,韩凌肆笑道:“好,那这是为什么呢?”

    童子背着手,如同一位夫子摇头晃脑道:“那是因为这里的石壁形状特殊,山风刮到这里不得不转弯,盘旋的缘故。”

    就这么一个解释,两人都是哭笑不得。

    “诶诶诶,”他观察人脸色的功夫倒是厉害,看到他们那表情,连忙为了挽回颜面一般,“这个你们知道,那还有一个你们肯定不知道。”

    说着也不管两人是什么样的反应,便道:“你们知道石姬娘娘吧!这山的名字就是以她命名的。

    她和山风神相爱,当时他们都还是凡人,后来具体也不晓得是因为什么遭到阻止,两人就是在这里跳崖的。

    就是因为这么个风穴,才让两人都没有死成。”

    韩凌肆听着倒是没有什么,端木青却问道:“那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吗?”

    或许是这么久终于有了个捧场的,童子倒是对端木青这句话作了回答:“没有啊!娘娘变成了石头,就在这山上,山风神后来成了神仙嘛!

    到天上去了,娘娘在这里,就只有山风神留下来的这风来陪着她了,这么多年,无休无止呢!”

    端木青听了,莫名的有些感伤。

    童子还要开口继续说些奇闻,就听到远处马蹄声传来。

    韩凌肆笑看着端木青:“吴起他们来了。”

    端木青压下心里的不舒服,笑着点了点头:“好!”

    这一拨兵马好快的速度,说话就到了眼前,当先竟是一个女子。

    穿着雪白的盔甲,胯下的马也是纯白无一根杂毛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品种。

    那女子看到三人,便当先跳下马来。

    走近了看到两人身上的伤势,也是吃了一惊,但是也只是一刹那而已。

    “你是……吴素。”韩凌肆有些迟疑道。

    吴素勾唇一笑,越发显得英气逼人:“难得昊王竟然知道我。”

    说着看了一眼端木青:“这位就是昊王不惜身犯险境也要救出来的女子咯?!”

    这话说得颇没有礼貌,但是韩凌肆却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

    吴素的眼睛又在端木青身上转了转:“脏得跟从灰窖里钻出来的猫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