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借着吴素打量她的同时,也在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女子。

    她并没有带头盔,一头青丝利落地用发带束在顶上。

    雪白的盔甲映衬得那双眼睛漆黑如墨,泛着灵动的光彩,看着就有一种自然的风流气度。

    但是脸蛋却并不出众,若非那一双眼睛和身上的盔甲,走在路上肯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对于她对自己的评价,端木青倒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更何况,她原本说得也是对的。

    韩凌肆依旧躺在地上,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出言维护。

    吴素似乎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大量完端木青就自己蹲下身子,替他看起伤势来。

    仔细看了一遍之后,英眉也忍不住蹙起:“竟然伤得这么重?”

    不由分说,便将地上的人一把拉起,倒是看得端木青心惊肉跳。

    接触到韩凌肆的眼神后,压下心里的情绪,端木青还是任由她将韩凌肆拉着做起来。

    接下来她的动作,却是让端木青心下一阵感激。

    原来那吴素将韩凌肆拉起来,却只是为了输真气给他。

    看她那架势,这真气输送得可真是慷慨。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两个人的脸色便像是互相对调了一般。

    韩凌肆倒是有了些血气,而那吴素却是脸白如纸了。

    直到自己都有些支持不住了,吴素才停下手,自顾自地慢慢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韩凌肆道:“你命真大。”

    韩凌肆淡淡一笑,再自我调息了一会儿,竟然可以慢慢站起来了,只是看得出来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还是会牵扯得疼痛。

    端木青咬着牙跟着站起来,目有疼惜地看向他。

    但是韩凌肆却如同忘记了其他所有事情一般,陡然将将她拉到怀里。

    “韩凌肆……”

    “我们没事了!”他在她耳边呢喃,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慨。

    “你们两个等回去了,再你侬我侬不迟吧?”吴素果然是非一般的女子,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将两个人拉kai。

    然后便往端木青手里塞了一瓶药:“自己吃,两颗就好,这东西虽然金贵得不行,但是也不能吃太多。”

    微微有些发愣,过了一会儿才算是反应过来这个女子是个什么意思。

    “谢了。”端木青只是淡淡笑道。

    吴素又翻了个白眼:“又不是专门给你的,要不是因为他,我跟你有半文钱关系?”

    被她这么一阵抢白,端木青也没有说什么,依旧是淡淡的笑着。

    吃下两颗药之后,待身体的疼痛有所缓解,方才和韩凌肆两个人一起扶着往那边的队伍走去。

    来得人马并不多,不过四五十骑的样子,但是整齐划一,恍若一个整体,叫人一看就知道这支军队的战斗力。

    韩凌肆看到之后,颇有些赞赏:“这就是你的白素军?”

    吴素骄傲地甩了甩头发,一手叉腰,一手从那一支军队前划过,颇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

    “我早就说过,我会锻炼出一支自己的军队,白素军比之于其他的军队,志强不弱。”

    听到这话,端木青也不又对这个女子更加刮目相看了。

    若是靠着父亲的军权,拥有一支规模不大的军队并非不可能。

    但是若是她自己训练出来的,这就另当别论了。

    这些可都是些大老爷们,而且是比普通人更加血性的大老爷们。

    她一个才双十的女子,要降服这些人,里头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

    “小姐年芳几何?现居何处?小生地瓜,这厢有礼。”

    韩凌肆正要对吴素这一支白素军作出评价,谁知道斜剌剌突然插进来一个声音。

    三人同时朝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去,却是那神奇的童子。

    此时他正满眼红心地看着吴素,嘴巴咧得快到脑后,只差留下哈喇子了。

    “噗……”饶是端木青和韩凌肆涵养功夫好,看到这样的场面也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吴素却是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来,她本就生得高,此时微微弯下腰,靠近那地瓜。

    韩凌肆莫名的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紧接着,端木青就看到一条优美的弧线在自己眼前划过,追随着这道弧线而去的是吴素好整以暇的声音:“小女子吴素,家住淮南长平,你可要记牢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个地瓜都不知道被她甩到哪里去了。

    韩凌肆摇了摇头:“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吴素带着方才那张笑脸,看向韩凌肆:“我计较了吗?”

    说完便自顾自地上马:“我只是丢kai了而已。”

    她才拉转马头,前面那几十骑吴素军立刻让kai来一条宽敞的道路。

    马蹄不乱,人声不显,显然纪律严明。

    然后在白素军的后方,便有一架撵轿抬过来,自然是替他们两个准备的。

    临上轿的时候,端木青发现韩凌肆嘴边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

    “怎么了?”

    “这丫头,从小想要比过我,可惜打架从来没有赢过,这一回总算是耀武扬威了。

    小时候她就说,总有一回,她要坐在马上,而我却要坐在轿子里,没想到倒真是有这么一次。”

    谈及此,端木青对这个吴素的身份越发的好奇起来,但是又有些不好相问的感觉。

    韩凌肆却是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自顾自地解释。

    “她父亲是东离一等大将军吴起,世袭自祖父吴雍,吴雍曾经替东离平定了多藩叛乱。

    后来先帝曾问吴雍大将军,是愿意裂土成为一方藩王,还是继续做他的大将军。

    他的选择是后者,而且要求镇守在江西和淮南边界,为朝廷牵制这边的势力。”

    “想来是因为他自己为先王平定过多藩叛乱,所以对于藩王,心里还是抵触的。”

    韩凌肆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他做出选择之后,先皇对吴雍大将军也十分的看重。

    后来他去世,先皇得知其子吴起有其父之风,便破例让他世袭,总领吴家军。”

    想不到竟然是这样,怪不得郭东林从来都是一付唯唯诺诺的样子。

    有这么一个镇山太岁睡在旁边,再有野心的人也不敢嘚瑟啊!

    “这岂不是称得上是没有封土的异性王了?”端木青笑道。

    韩凌肆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只是近些年来,朝廷以萧党和淮南王党为首,越来越不满吴将军大权在握了。

    所以,吴家军也越发的难了。”

    这就涉及到朝廷政党的问题了,端木青自认对东离此时的政党还不熟悉,并没有再出言。

    “小时候吴素在长京住过好几年,我们曾在一起玩,她与别的女孩-子都不一样,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棒的。

    就算是在宫里也不安分,经常把太后的东西砸得乱七八糟。

    但是太后从来都不恼她,反倒经常说,宫里有了她热闹多了。”

    提起这段往事,尤其是提倒台后的时候,端木青发现,韩凌肆的眼睛里显出一种柔和的光芒来。

    关于他的过去,端木青一无所知。

    纵然是他们经历生死,他不说,她便不会问。

    两个人不管是多么的亲密,有些事情也还是要保持距离,这不是生疏,是给彼此必须的自由。

    很多事情,他想说,自然会说。

    不说,也自然有他的道理。

    总之,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相信他是唯一的也是最明智的路。

    也不知走了多久,撵轿停了下来,韩凌肆和端木青掀kai帘子,就看到吴素那张神采飞扬的脸。

    “喂!你还有气儿没有?”

    韩凌肆笑了笑:“你说呢?”

    “我要去前方督战,你去不去?不去的话,就在驿站等我!”

    韩凌肆笑着摇了摇头:“你去吧!”

    “就知道你没用!”吴素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带着她的扈从打马往石姬岭正面去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此时却是在驿道上。

    “你怎么不去?”

    “我只要知道结果就好了。”韩凌肆邪邪一笑,颇有些无赖地靠在她身上,手却有些不老实。

    端木青怕碰到他伤口,只得轻轻推了推他,却发现他情绪有些不对。

    低头一看,才看到他视线所及之处,却是一个十分深的伤口。

    端木青连忙将衣服扯好:“我没事。”

    撵轿上居然备好了干净的湿毛巾和外衣,两个人此时看上去倒是没有最kai始那么狼狈,身上的伤却是实打实的存在。

    “我真不应该放你一个人的。”

    他自顾自地咕咕哝哝,端木青却听清了,却假装没有听到,转过话题道:“你让吴素去攻打石姬岭?这……可以吗?”

    转过话题,韩凌肆看着她的脸笑道:“你放心,我既然敢让她来,自然就有足够的理由去应付别人的说法了。”

    此时的韩凌肆身上披着一件吴素准备的白色外套,脸上是他特有的漫不经心的笑容。

    这一刻,端木青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从前的他。

    实际上,她更加相信眼前的韩凌肆才是真正的韩凌肆。

    眼看着就要到驿站了,前面突然有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禀告王爷,淮南王正在驿站里等王爷。”

    韩凌肆微微眯了眯眼,看向驿站的方向,喃喃道:“现在吗?”

    但是随即又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