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王爷,出事儿了!”暗影并没有当着驿站所有人的面报告消息,而是等到韩凌肆挥手让其他人都退下了之后才开口。

    “怎么回事?”

    “在淮州边界灾银被劫了。”

    暗影从前是专门替韩凌肆做一些阴影之下的事情,自从接手了紫衣他们之后,来了东离,便将他提到明面上来了。

    但是他行事还是基本保留了原来的风格,脸上基本上永远都不会有表情。

    就算是现在,也只是语速变急了些。

    韩凌肆却只是沉吟了一下,看不出什么着急的模样:“人员有无受伤?对方什么情况?”

    “这一群人来势极多,竟隐隐有上千人的架势,只是我们这一次随行的武功都不弱。

    只是架不过他们人多,全都被缠起来了,才导致灾银被劫。

    我们的人也死了十几个,三十几个受伤的,大部分都还好,韩姑娘受了点儿轻伤。”

    心里大概有了个底,韩凌肆点了点头道:“你们接着上前,就当灾银还在,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暗影只答了一声好,便离开了,一句废话也没有。

    等到在看到吴素和郭东林等人,韩凌肆却并没有提灾银被劫一事。

    而是转而对郭东林道:“淮南王,这悍匪之事,你就跟吴将军两个人处理吧!

    本王和郡主因为这一群悍匪,也确实是受了伤,还得要借你的王府修养两天。”

    郭东林倒也不傻,肥脸上露出难色:“王爷明鉴,倒不是下官舍不得屋子,而是王爷如今是身负重任,只怕这……”

    “淮南王装傻装到这个份上可就不大好了,那灾银已然前行多日,淮南王作为这一地藩王,难道真的会不知道?”

    既然话都已经挑明了,郭东林哈哈两声,便算是过去了,只一个劲儿点头哈腰,说是欢迎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再入住淮南王府。

    这一次住得还是栖凤阁,只是多了一个端木青和吴素。

    吴素这一次,也算是够仗义了,有她在,才不怕那郭东林狗急跳墙。

    进入栖凤阁,那郭东林便将城里最好的大夫请了来。

    但是韩凌肆却明明白白的说了,不需要大夫,只需要药材就好。

    说来也有些奇怪,端木青当时的伤势对于不练内家武功的寻常人来说,其实是有些重的。

    可是才一天的功夫,却好了一半了,只是有些比较深的伤口才愈合的较慢。

    这一点,端木青思来想去,可能还是当时韩凌肆在天池弄来的那只冰蝉之效。

    要不就是夜魂的缘故了。

    不管是哪一种,毕竟是好事儿,而不是坏事。

    只是韩凌肆的伤倒是不轻,好在郭东林在此时维持着表明平和的时候,也不会在小事上计较,送来的药材都是极好的。

    加上端木青的医术已然十分厉害,痊愈的速度也不慢。

    只有一件事情,让端木青不解,他们住进来还没有一会儿。

    突然发现那上茶的几个丫鬟脸色都不大对劲。

    这里的三个人都是有着敏锐嗅觉之人,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异常?

    吴素当下就跑了出去,查看究竟。

    立刻就发现整个淮南王府,所有的人脸色都是十分的奇怪,好似发生了极为惊恐的事情一般,连带他们走路的脚步都比平常快了许多。

    回到栖凤阁告诉韩凌肆的时候。

    谁知道韩凌肆却是无所谓地笑了笑:“还能有什么原因,那郭东林的妻子儿女都不见了呗!”

    听到这话,端木青和吴素都是吃了一惊。

    “你绑他们做什么?”端木青忍不住言语有些急促。

    吴素看了她一眼,却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听到她的问话,端木青才想起今日上午在驿站看到的那个人。

    “灾银出问题了吧?”

    韩凌肆倒是有点儿欣赏端木青的直觉,轻轻点了点头:“被劫了。”

    “什么?”吴素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

    “这郭东林竟然这么大的胆子。”端木青皱眉道。

    吴素脸上难免惊讶:“当真是这头肥猪做的?”

    韩凌肆笑道:“他倒是真敢豁出去做,就怕石姬岭死不了我,还有后招呢!”

    “那你劫他妻子儿女……”

    “据我所看,这郭东林如今是打定主意站在我的对立面上了,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

    只是这郭东林,虽然为人狡猾,但最看重家人,据我所知,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势力的必须,加上郭嘉书自己要求,他是不会让郭嘉书去参加选秀的。”

    “遍寻一遍无果之后,他也就自然能够知道这件事情是你所为了,只是如此一来,我们这边倒是成了土匪,他们得要将灾银吐出来,这边才会将人送回去。”

    到了这个时候,吴素却还笑得出来,自然而然地开着韩凌肆的玩笑。

    端木青却皱眉道:“近来雨水虽然少了些,但是江西那边已经是民不聊生了,这灾银刻不容缓。

    郭东林的妻子儿女或许还可以饿个三天不吃饭,但是灾民们可是饿不得的啊!

    这样赌,赌得可是百姓的生命!”

    吴素看了端木青一眼,心里对这个女子倒是有些改观了。

    “有没有办法先从哪里调出些银子来,解了那边的燃眉之急,这边也好跟郭肥猪好好斗上一斗。”

    “你们放心,郭东林知道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在我手上,这一场交易忙得就是他了,他自然会想办法不耽搁灾银的行程。”

    对此,韩凌肆倒是十分的有信心。

    果然,用过晚膳后,郭东林便出现在了栖凤阁。

    这一次比之于之前任何一次都还要没有形象一点。

    眼泪鼻涕都快要流到衣襟上了。

    只是这里头到底是有几分真心的,比之于前几次倒是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王爷,下官家里遭了贼了,一团忙乱,特意过来为叨扰了王爷请罪。”

    韩凌肆抬了抬眉毛,脸上平静无波:“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让淮南王如此失态。”

    郭东林似乎十分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样子,听到韩凌肆这么问,倒是显得有些踟蹰。

    “怎么?莫不是丢失了贵重财物?”吴素冷声问道,甚至于言语中似乎还带上了一丝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郭东林踟蹰了一下,方才再次哭出声来:“实不相瞒,王爷,是有贼人将下官的妻儿掳走了。”

    “啊?”韩凌肆装做面上一惊,接着震怒道,“这边的匪徒委实太过于嚣张了一点,前两天谋害本王的事情还未了,今日竟然又做出这等事情来,还真当这淮南境界上没有王法了不成?!”

    这话看上去义正言辞的,但是谁听不出来这是在骂郭东林的管制无方。

    可这样的话,郭东林哪里好反驳,只能哭丧着脸赔不是。

    谁知韩凌肆突然间又话题一转:“淮南王你还是得要想想是否得罪了什么人才是?

    若不是有性命上的过节,哪里的匪徒回放着你们家金银财宝不要,单单把人给劫走了?

    或者是你什么时候做过什么样的事情让人家记恨上了,若是如此,那可就没有法子了,只怕令夫人令郎令媛是凶多吉少了。

    但若是因为你手里有什么东西是对方想要的,想要交-换,倒是可以商量一二。”

    这一番郭东林过来是个什么意思,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不过就是来试探一下虚实了,韩凌肆也不辜负他这一番用心。

    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你得罪了,夫人公子小姐都在我手上,拿我要的东西来换就是了,别无二话。

    不然真往死里得罪了,你们家就等着剩你一个孤鬼好了。

    郭东林心里暗骂一声,脸上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多谢王爷指点,下官这就回去好好思量思量。”

    吴素冷笑着点头:“是得要好好思量,几十条人命呢!”

    待郭东林那一大团移动的肥肉出了院子,吴素才问道:“你怎么做到的?那么多人说带走就带走了?”

    韩凌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笑道:“看样子,这郭胖子还是不死心,想要靠自己的手段再找个一两日呢!”

    “怎么?”

    “他既然过来,就说明,几十个人对他来说十分重要,但是偏偏在我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的时候,却还不松口,不是想要在赌一赌是个什么意思?”

    端木青不置可否,只是看了看窗外,道:“明日愁来明日愁,而且此事,该愁的是那郭东林,我们这边倒是可以睡个好觉。

    你既然有了安排,自然不怕他再去找,且安心睡吧!看他明日如何。”

    韩凌肆温柔看着她:“你倒是相信我。”

    吴素一看这架势,就抖了抖自己的手臂:“受不了,我睡去了。”

    说完就自顾自出去了,屋子里就只剩下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

    经过此事,两人之间的误会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弭了。

    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谁知第二日一大早却又出了事情,那郭东林房间里的两个小丫鬟竟然莫名为妙的死了,而且是被人割断了脖子,死在房门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