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可不知道,把郭肥猪给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那俩丫鬟还睁着眼睛的呢!血都流干了,淌在屋子里。

    昨儿晚上郭肥猪就在忙着他那一家几十条人命的事情,忙得四更天才眯了会儿。

    结果一睁眼就看到这么个情景,真是吓得够呛。”

    吴素只觉得好玩,一点儿也不觉得血腥,一大早就跑过来绘声绘色的跟两个人描述着。

    端木青和韩凌肆面面相觑。

    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郭东林虽然这一次算是栽在了韩凌肆的手里,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

    相反来说,他反而是十分精明的,王府里有内贼的可能性不大。

    若是外人的话,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了两个房里人,还不为所觉,可就厉害了。

    “这样一来,郭东林首先会以为这一次的事情也是我们做的,有何妨碍没有?”

    端木青递过一碗白米粥给韩凌肆,迟疑问道。

    韩凌肆却是露齿一笑:“这不更好,原本我还想着若是他接着磨蹭,我是得要给他提个醒。

    谁知道我还没有动作,他自己那边就乱了。倒省了我一番气力。”

    端木青细想想,也确实是如此。

    王府里依然是风声鹤唳,只是没有人敢将昨儿晚上的血案诉诸于口罢了。

    毕竟那一尊大神还住在王府里头的呢!

    用过早膳,郭东林没有来栖凤阁,不知道到底是在为着被劫一案,还是被杀一案。

    可是他不来找事儿,还是会有事儿碰上他。

    继那俩丫鬟死了之后两个时辰,突然又有一个门房死了。

    死法跟那丫鬟一模一样。

    这一下,府里人就算是接受了上面的命令,脸上也露出胆战心惊的神色来。

    这死得可都是跟他们自己一样身份的人,谁知道会不会突然下一个就轮到了自己。

    而且看这样子,这凶手分明还在王府里。

    这些人的担忧也并非是多余的,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又有三四个人死去。

    都是如出一辙的死法。

    看马的老头儿,洗衣的老妇,王府的幕僚,书房的书童。

    这些人确实是什么样的身份都有,竟没有一点儿联系,就像是那个凶手闲来无事,来到淮南王府随随便便的杀两个人过过手瘾似的。

    这倒是让韩凌肆也有些不解了,究竟郭东林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会惹来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

    到了中午,整个王府里前前后后竟然死了快十个人。

    这一下,王府里哪里还有人坐得住,平日里各司其职的下人们都聚到了一起,手上的活计都不敢干了。

    生怕离开了一群人自己就死于非命。

    想想自己看到的那血腥的场面,所有人便都不寒而栗了。

    谁还敢去触那霉头?

    就连栖凤阁的几个小丫鬟也都一起聚在院子里,原本明艳的脸上也都惨无人色,显然是被吓得怕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倒还好,吴素却有些坐不住。

    用她的话来说:“这特么太过瘾了,这样打郭肥猪才好玩嘛!不去看看他的囧样简直对不起那杀人的杰出艺术家啊!”

    对此,两人不知可否。

    下午,韩凌肆和端木青正在下棋的时候,郭东林终于再一次来了栖凤阁。

    这么多次见他,终于有了一次正常的时候。

    如果忽略他身上那一件被肥肉绷成一团团的锦衣,单看他的眼睛的话,倒真是一个有些威慑力的官老爷模样。

    “王爷,下官此来是因为下官府上此时出了些情况,且王爷还有皇命在身,下官虽然想要再留王爷住上两日,但是实在是担忧耽搁了王爷的行程。

    所以,下官思来想去,只能略尽绵力,替王爷找了辆马车的珍贵药材,郡主本身精通医术,下官就不再画蛇添足了。”

    韩凌肆哈哈一笑:“看来淮南王这是要逐客呢!”

    郭东林顿时又露出那付样子来,诚惶诚恐:“王爷,可不要屈了下官的意思,下官心里无比倾羡于王爷,若是可以,王爷长长久久的住着才好呢!

    下官……”

    他还要说些什么,韩凌肆却不愿在听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的心意,本王心里是知道的,本王只是担心你的家眷的事情,可有些进展了。”

    郭东林心里咽下一口恶气,脸上感激不迭:“多谢王爷关怀,下官家事如何敢让王爷挂心。

    昨儿晚上竟有王爷一番指点,下官回去细细思量了一番,心里大概有了个计较。

    也是下官该死,那时候不知事儿,妄动了别人的家财,此时引起对方的报复了,都是下官的错。

    这一回也万万不敢再与对方结怨,只有将那黄白之物原封送还,乞望对方能够大人大量,放过下官一马。”

    吴素眼睛里露出笑意来,好在韩凌肆一开始便嘱咐过她,也不敢真笑出声。

    端木青始终木然着一张脸,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这边的交锋。

    “如今吴将军也在,本王倒是十分担心淮南王家里发生的这一次惨案,不若借着本王和吴将军在地情况下,一同陪淮南王看看。

    至于那帮劫匪,本王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这样厉害。”

    郭东林又是谢恩不迭:“多谢王爷这样美意厚爱,下官已经跟劫匪达成协议,钱已经快要送到了,对方是守约之人,必定不会再生枝节。

    细想此事,也是下官一时糊涂,委实不能埋怨旁人。”

    韩凌肆听到这话,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欣慰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本王就放心了。

    那么就明日一早吧!明日一早本王也就该要继续上路了,唉!老百姓的生计耽误不得啊!”

    郭东林立马点头:“是是是,王爷说的是,百姓的事情是大事,不会耽误的,不会耽误的。”

    待郭东林走了之后,吴素才拍了拍韩凌肆的肩膀道:“真有你的,竟然还真能让他吐出来。”

    “只是不知道那杀人的到底是谁。”端木青颇有些好奇,皱着眉头问道。

    吴素笑道:“郭东林这些年来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不满他的人多了去了,管他是谁,总之是个好人就对了。”

    话音才落,韩凌肆便听到屋子角落里一声异动,才皱了皱眉头,吴素便立刻飞身上前。

    顿时拎出一个人来,只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是吃了一惊。

    将手里还沾着血的匕-首一扔,那自称地瓜的童子便跑到端木青面前笑嘻嘻道:“敢问小姐芳名,芳龄几何,家住何方?小生地瓜,这厢有礼了。”

    这样的见面方式委实太过于浮夸,端木青愣是没有回过神儿。

    还是韩凌肆一把拍在他脑门儿上:“不过两天不见,你倒是连人都认不出来了。”

    地瓜这才看到韩凌肆,再看看吴素和端木青,这才反应过来,指着端木青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你……”

    端木青好整以暇:“我怎么了?”

    “你不是那个丑八怪吗?”地瓜低声嘀嘀咕咕道,“我从来不跟丑八怪说话的,怎么突然变漂亮了。”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屋子里谁听不到?

    端木青哭笑不得,怪不得当时他怎么都不跟自己说话,原来是因为当时她的脸上全部被血污覆盖,看不出本来面目,这个童子嫌弃自己难看!

    再想到吴素出现的时候,他对吴素的反应,越发觉得好笑。

    她这一笑,原本因为发现此刻而紧张的气氛也顿时消失了。

    吴素这才指着他手里的匕-首,扬了扬眉毛:“你可别告诉我,郭肥猪这府里十几条人命都是你做的。”

    地瓜看着她,一副凭什么你不相信的样子:“那是自然。”

    “真的是你?”端木青吃了一惊。

    这一次地瓜在心里比较了一番,虽然两个女子都长得不错,但是明显端木青看上去要温柔得多啊!

    还是亲近亲近这个,总比一把被人扔掉了强吧!

    将匕-首在端木青眼前扬了扬:“这样精彩的刺杀,除了我还有谁能够做得出来?”

    “你杀得可都是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哪里称得上是精美的刺杀了?”

    对端木青这样的评价,地瓜不以为意。

    “若是他们都是有武功的人,我也刺杀不了啊!我哪里会那么笨,专门挑我做不到的事情去做?”

    这看似无理的一句话,竟然隐隐的还有些哲理的味道,让端木青一时间也无话可驳。

    而且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每个人的恩恩怨怨从来都不是外人可以看得清楚的,实际上,她也没有资格去教导任何人。

    “你是来找郭东林报仇的?”韩凌肆眼睛里带着戏谑的笑。

    对于这个童子模样的地瓜,他仿佛天生的多出了些耐性。

    “是啊!”

    “是啊!”吴素却撇了撇嘴,阴阳怪气道,“报仇干嘛不找郭肥猪去?专门挑那些不会反抗的人去杀?”

    “我打不赢他嘛!万一被他发现又开始掘地三尺,把我挖出来,丢到那个什么鬼地方去,我岂不是惨了,再碰不上跟他一样的人,又要关个好几年。”

    这一段话,端木青道是听到了重点,眼睛直视着这个地瓜的眼睛:“什么叫掘地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