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吴素被这一句话吸引,视线立刻落到方才逮到这个地瓜的地方。

    瞬间身影便到了彼处,开始细细查探起来。

    “说,”剑光一闪,吴素的剑锋已经指向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岁的稚童脖子,“你什么时候躲进来的?”

    方才她已经看过,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暗道入口,这个小孩,委实来得奇怪。

    地瓜看了看她的剑,似乎还颇为欣赏剑面上倒映着的他自己的样子。

    甩了甩头,笑嘻嘻地看向吴素:“你真的想知道?”

    回答他的,是又递进了一分的剑尖。

    “正要跟你谈条件呢!”地瓜往后躲了半步,摇头晃脑道,“其实也不难,只要你对我温柔地笑一笑就好了。”

    吴素英眉一皱,提剑便刺:“找死!”

    “诶诶诶!别凶嘛!”地瓜笑嘻嘻地避开一剑,但是吴素紧接着过来的一剑可是避无可避了。

    但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的是,就在那把利剑快要砍到他脑袋上的时候,他突然就那么往地上一栽,脑袋朝地。

    只看到他两只脚朝天弹了一下,整个人就不见了。

    韩凌肆和吴素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震惊。

    他们俩武功都不弱,尤其是韩凌肆,平日里,也都算得上是有些自负了。

    轻功内功造诣都不算低的他,却也没有看出来这出神入化的功夫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一个人,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就这么突然没了影子,也实在是让人觉得惊骇啊!

    可是更惊骇的一幕出现了,那个地瓜简直就像是鬼一样出现在了吴素的背后,伸手在她的腰上一弹。

    “练舞的女子,果然腰肢都比较结实。”

    陡然间感觉到背后有人,又听到这话,吴素一转身,就正好看到那地瓜正从下往上笑嘻嘻地仰视着她。

    这一次吴素却没有再提剑,可是全身都进入了戒备状态。

    眼睛里也充满了警惕:“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韩凌肆也不动声色地站在了端木青前面。

    “小生地瓜,这厢有礼了,小生来淮南王府是来报仇的,方才已经说过了。”

    可是很显然,韩凌肆和吴素并不相信。

    对于他们来说,任何无法掌控的东西都是一种危险,是对自身的一种威胁,而他们不能容忍这样的存在。

    三个人的位置顿时有了变化,吴素和韩凌肆两人站在前面,面对着这个地瓜,端木青站在他们身后,被完全的隔离保护了起来。

    “你说你是来报仇的,可是我们与你并无仇怨,又为何突然来了这里?”

    韩凌肆凤眸冷冷地看着地瓜,瞬间不复方才与他之间的亲和。

    端木青可以理解,此时他和淮南王的关系十分的玄妙。

    或许确实一时间占了上风,但是也只是一时间而已。

    若是出了一点儿差错,他不小心将命丢在了这里,那么他可就是满盘皆输了,而郭东林到底还是赢了一招。

    谁又能够保证,这个奇异的童子不是郭东林的隐客?

    若是联手演出一出苦情的戏码,谁又能说这不合理?

    地瓜看着他们这样全神戒备的样子也不恼怒,干脆就坐在了一旁的一把椅子上,手肘支在椅背上,托着腮,看着俩人,无奈道:“如果我说我是乱钻的,出现在了这里你们相信吗?”

    韩凌肆和吴素相视一眼,显然,他们两个人都是不相信的。

    无奈的摊了摊手,地瓜一脸苦恼:“你们真的不相信我啊?我说的是真的。”

    韩凌肆眼睛里依旧是警惕,他不是一个喜欢豪赌之人。

    但是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我相信。”

    吴素和韩凌肆同时回头,就看到端木青轻轻地走上前,一直走到他们面前,目光从他们眼睛扫过,方才重复了一遍:“我相信。”

    “为什么?”吴素一直都没有怎么跟端木青说话,在她眼里,这个女子跟其他的女子也没有什么区别,终日里都知道在闺阁里痴痴怨怨。

    但是此时,她突然间这么开口,而韩凌肆的表情似乎又有些松动的样子,让她不得不问这么一句。

    这件事情不是儿戏,她不允许韩凌肆在这里出事。

    端木青没有回答吴素的话,而是笑了笑走到地瓜面前:“你叫地瓜?”

    原本端木青在那崖下的时候蓬头垢面,他正眼也懒得看。

    此时洗尽纤尘,露出那张清丽的脸来,尤其是一份出尘的气质,更是让人难忘。

    所以这地瓜也就顿时改观了,此时听到她问,轻轻柔柔的声音,简直就是泉水叮铃。

    “小生正是,感温小姐芳名,何方人氏,家住何方,年芳几何?”

    竟然还是这几句。

    只是端木青道也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轻声道:“我叫端木青,今年十七,家住泉州,至于是何方人氏,我也说不好,或许你知道。”

    地瓜歪着脑袋看着她,显然不解他这话的意思:“我怎么会知道呢?”

    “不知道便不知道,有什么关系。”端木青却不深究,“只是你这土遁,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得很,只是可惜,学也学不来。

    我不过是落个涯,就弄得一身从里到外灰头土脸的,你倒是好,翻来翻去,身上还干净如新。”

    听到她这话,地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嘿嘿一笑:“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说完竟像是愿意解释一样,当着他们的面,慢慢地钻到土里面,然后又在钻出来。

    此时他故意将动作放得极慢,才让韩凌肆和吴素看出地面的变化,但是等他钻进又钻出之后,地面竟然又像是没有动过的一般。

    看到他们都目瞪口呆的表情,地瓜哈哈大笑:“之前是我动作太快了,又故意使了几个小动作让你们看不出来,便以为我是什么厉害轻功罢了。”

    吴素一脸震惊,终于想起看向端木青:“你怎么看出来的?”

    端木青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地瓜,才转脸看向吴素:“如果我说我只是凭直觉,你信吗?”

    这话让吴素一脸不爽,一个两个都是这个句式,你信吗?

    我信不信,会有什么改变吗?

    端木青的身份毕竟和地瓜不同,吴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韩凌肆。

    韩凌肆却并不多问,只是笑道:“既然青儿相信你,那我也跟着相信你好了。”

    谁知道那地瓜反倒一脸不爽的样子:“你怎么叫她叫青儿呢?

    我这么叫才对。”

    “你说什么?!”不过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却让韩凌肆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瞬间好像整个屋子里的气温都陡然间下降了许多。

    谁知那地瓜竟然是一点儿都不畏惧,这一位冷面王爷的冷面。

    径自咕咕哝哝道:“我见过那么多的女子,还只有青儿一个人认认真真的回答我的搭讪呢!”

    端木青有些哭笑不得,面对一个小孩子的搭讪,真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

    但是看到韩凌肆突然而至的怒火还是上前解围道:“我倒是觉得跟他挺有缘的,要不就把他留在我身边吧!”

    韩凌肆听到这话更是不开心了,指着地瓜沉声问道:“说,你到底多大年纪了。”

    地瓜想了想,伸出一只手。

    这是什么意思?

    “五岁?你蒙谁呢?”吴素撇了撇嘴,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在撒谎好不好。

    韩凌肆只是眯了眯眼,依旧紧紧盯着地瓜。

    看到大家都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地瓜试探性的,再伸出一只手。

    吴素这一次没有说话,但是韩凌肆却冷冷道:“在我面前就不用弄鬼了,你老老实实地给我交代清楚,不然你就见郭东林好了,要抓你也并非真的没有办法。”

    地瓜一脸不高兴,堵了嘟嘴,收回一只手,另一只手也放下两根手指头。

    “你还又长回去了?!”吴素看到韩凌肆那张乌云密布的脸,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

    两人小时候在一起玩,长大后也常有通信,她对这个儿时的玩伴,自认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此时他这样阴沉着面孔,待会儿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也算是给这个敢调戏自己的小破孩儿一点儿教训。

    谁知道韩凌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吴素吓了一跳。

    “你是说你今年三十岁?”

    不光吴素,端木青也都吓了一跳,眼前的人看上去明明就是个稚童,无论是哪一方面来看。

    气质眼神皮肤样貌,甚至于动作,都像极了十岁的稚童,怎么说三十岁就三十岁呢?

    这太不可置信了。

    可是那个看上去就只有十岁的当事人却垂下了脑袋,好像一副被人抓包的样子。

    “你真的三十岁?!”吴素惊叫一声,差点儿把剑给掉在了地上。

    地瓜扬起脸,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小姐要相信小生从来都不打诳语,说的话都是真的。”

    端木青惊讶了之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实际上,她之所以选择相信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给她一种感觉,一种亲切的感觉。

    就像是秋白、通灵老人他们曾经给过她一样的。

    所以,在看到他神奇的功夫之后,直觉告诉她,那不是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