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郭东林这一次倒是没有敢再耍什么花招花招,果然乖乖地原封不动地将灾银全部送回。

    韩凌肆也依照诺言,将他的家眷悉数送回,然后才大摇大摆的离开淮南境界。

    吴素便在淮州边界上与两人告辞,倒是那地瓜,看到郭东林灰头土脸的样子高兴了好久。

    然后便跟着端木青一路南下,也不再想要找那郭东林谈报仇的事情了。

    对于他来说,到底还是逍遥天下看美女的日子比杀人好玩多了。

    只是他这一路上动不动便往端木青身上靠,被韩凌肆的快鞭抽了好几次。

    这一次南下的事情,韩凌肆已经派紫衣前去查了,相信过不久就会知道幕后策划之人到底是谁。

    只是有一件事情,端木青还始终都放不下心。

    从始至终,韩凌肆都说没有看到百媚的影子。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去了哪里,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如今反正也已经南下了,端木青也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首先便是要去那绿乔山庄。

    “青儿,你在干嘛?”

    尽管被韩凌肆多次“教导”,这个地瓜依旧死性不改,一口一个青儿叫得热乎。

    原本是赶了一上午的路,才到这驿站,端木青向要闭眼休息一下,谁知道他又突然冒了出来。

    “正要睡觉呢!你来做什么?”

    瞬间出现在了屋子里,顿时上下打量起屋子来。

    端木青笑道:“他去查看周围民情了,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话,地瓜果然放心下来,嘿嘿一笑:“我就是来走走看看,一个人怪无聊的。”

    “这个驿站没有丫鬟给你调戏,你自然无聊了。”端木青大概也猜到他是无所事事,只是笑着道。

    “瞧你说的,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地瓜听这话却露出一骨子书生宁折不屈的气势来,只是那表情出现在他这张稚童包子脸上,委实是有些违和。

    还不等端木青拆穿,他自己便笑嘻嘻道:“青儿,我瞧你今日嘴上的胭脂膏子委实鲜艳得紧,要不分我点儿尝尝?”

    端木青正要笑话他,陡然间眼角扫到一个人,正要笑,地瓜便已经察觉了,但是为时已晚,韩凌肆的鞭子已经抽了过来。

    顿时将他抽到在地。

    经过上次的事情,他们也算是清楚了,这个地瓜不光是脸皮厚,全身上下就没有皮薄的地方。

    任打任骂也不见他真正疼过。

    端木青正要问问他今日在外面看到的灾情,谁知道那地瓜却没有像往日里一样鲤鱼打挺重新站起来,而是蜷缩在地上。

    这一下倒是让端木青吃惊了,连忙走上前去。

    韩凌肆笑道:“你小子又换新招数了,也就只有青儿,每每都中招。”

    端木青却没有理会他,眉头皱成一团,上前一探他的额头,再一摸它的脉搏,果然十分反常。

    心里那份猜想又更确定了一些。

    她替秋恬把过脉,知道她的脉搏较常人微弱一些,这个地瓜的脉搏也很相似,只是这一次微弱的同时,又有一种不同于寻常的压制。

    这让她联想到自己身上的封印。

    难道他也被人下了封印?!

    端木青想了想,伸出两只手,握住地瓜的两只手,对韩凌肆道:“你试着用内力催动我那手钏的力量试试。”

    知道他这一次不是在开玩笑,也看出端木青对他的不同,韩凌肆也不含糊,照着她的话做。

    果然没有一会儿,地瓜额头上的热度便退去了许多。

    半柱香的时间,便恢复了平静。

    这一次他睁开眼睛看到端木青的时候,却没有如平常那样的不正经一般的笑嘻嘻的样子。

    还带着童稚的眼眸里露出深思的神色来,让端木青第一次主观意识上,明白这个人其实是个三十岁的大人。

    待到晚上,住宿在驿馆里的时候,端木青在栏杆前看到地瓜,他又在调戏驿馆里的小丫鬟了,台词还是那几句。

    只是因为他童颜的样子,惹得那些丫鬟一个个的笑弯了腰。

    就在这个时候,紫衣却送来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

    那个暗中策划劫持端木青要挟韩凌肆的人,却是一个两人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人--韩语嫣。

    若不是此时紫衣提起,韩凌肆告诉她,端木青简直都已经忘了这个自己其实并没有见过多少面的女子。

    韩凌肆看到端木青手臂上那一道还隐隐可见的伤痕,眼中露出愧疚的神色来。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端木青忍不住蹙眉,当时,她也暗中让莫失去查了,得到的消息却是她为了赵御风殉情死了。

    没有想到她竟然又在这里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给了他们这么大的一个见面礼,简直让他们措手不及。

    “连累你了。”韩凌肆轻轻地将端木青拥入怀里,叹了口气。

    端木青从他的怀里钻出身来,直直地看着他:“你实话跟我说,韩语嫣跟你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你真想知道?”韩凌肆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但是这一次,端木青却是点了点头。

    只因为,这一次,她必须要韩语嫣付出代价。

    她的莫忘可算是死在了她的手里,既然胆敢动她的人,就要知道动了的后果是什么。

    更何况,她是打着端木素的名头把自己骗过来的,就算是素儿不在她手里,多多少少她应该也知道一点儿线索。

    只要是跟端木素有关系的线索,她就不能放过!

    韩凌肆将她扶坐在床边,叹了口气,柔声道:“其实说起来,也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说着,韩凌肆顿了顿,似乎是在考虑怎么措辞,才能够说得明白完整。

    “我自小就养在太后膝下,那时候她还只是皇后,当时还有吴素和雅芝。

    太后为人随和,而且喜好热闹,所以,我们三个人在她宫里从来都是无所顾忌。

    所以,她宫里人来人往,谁都可以看到我们三个人在宫里肆意玩耍的样子。

    只是吴素玩得最过火,雅芝最安静,而我总是在后面殿后的那一个罢了。”

    说起小时候的事情,韩凌肆难得的嘴边一抹柔和的笑意。

    “那时候,不管是那个皇子家的郡主,小王爷都是十分羡慕我们的,但是太后说了,她宫里放不下那么多人。

    她就是偏爱我们三个,才让我们住在那里的,别的小孩子她才懒得管呢!

    后来我才知道,太后的随和和慈爱也都是对我们才有罢了。

    有几次韩语嫣跟随皇后来宫里给太后请安,看到我们不规矩礼仪撅着屁-股在花根底下挖蚯蚓,然后跑到太液池里钓鱼,十分羡慕。

    不知道怎么就没有跟皇后回去,而是偷偷地跟在我们后面,后来看入神了,不小心掉到水里去了。

    我当时离她不远,便将她救了上来,送到太后宫里去了。

    太医说受了寒,要修养些日子,那段时间她便跟我们一样,吃住一处了。

    只是雅芝和吴素都不喜欢她,我倒是还好,何况,她也算是我的妹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府里所有的兄弟姐妹,她都不亲,唯独跟我感情最好。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皇后最不喜欢的就是我,只是我一直养在太后名下,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因为韩语嫣这事,连带皇后对她多番警告,这是后来个她跟我说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知道皇后是最讨厌我的人。但是我并不在意,我跟皇后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最多有一个韩语嫣,而她对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个儿时普通的玩伴而已。

    关系还不如跟我一起长大的雅芝和吴素。

    后来我被当做质子派到西岐,那时候太后刚刚过世,父皇刚刚登上皇位,一切都十分的混乱,突然就有一道旨意下来,要我去西岐。

    吴素那个时候被吴大将军接走了,雅芝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说,让我去西岐是皇后的意思。

    往西去的一路上,皇后甚至还派出了许多的杀手,那一路是我从小到大,走得最艰辛的一条路。

    活着到了西岐天京的时候,我就发誓,这一辈子,一定不能再这样让人予打予杀。

    那一年,听说韩语嫣及笄,已经美色甲天下,父皇和皇后将她许配给了裴将军的长子。

    对此我没有什么感觉,这件事情与我无关,她嫁给谁对我都没有半分好坏之分。

    当时的我,关心的是皇后的动向。

    而那个时候,西岐和东离的互相戒备都还没有缓解,边关上来往十分严格。

    谁知道她竟然突然偷偷一个人来了西岐,只说是要见我。

    当时我十分吃惊,不知道她堂堂东离国最尊贵的公主这一次出行是什么意思。

    她问我,国真不知道她所来的意思吗?她说她被赐婚给了裴冉。

    我有些莫名其妙,而且也有些不耐烦,因为皇后的关系,我对她就连之前小时候的一点情谊也没有了。

    谁知道她却说出那样的话来。”

    陡然间听到这样含糊不清的一句,端木青有些不解:“什么话?”

    ~~~~~~~~~~~~~~~~~~~~~~~~~~~~~~~~~~~~~~~~~~~~~

    小寒:呼呼,小寒回来了,终于出来鸟,不知道为什么审核了一圈之后,好多数据都成了零了,亲们有没有想念小寒啊!打滚撒泼求月票,求打赏,求评论啊喂~

    还有,今晚就是平安夜了哦!大家有没有收到平安果呢!

    平安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