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但是端木青问出口这句话之后,就陡然间住了口。

    她是一个女人,当看到韩凌肆此时表情的时候,就知道当时韩语嫣说的是什么。

    心下难免惊骇:“你们……可是兄妹。”

    韩凌肆表情恢复正常,还带了点冷意,淡淡地点了点头:“没错,而且她这一次还是偷偷来的西岐。”

    父皇尚且不知道,但是皇后却将此视为奇耻大辱,偷偷派出刺客,刺杀我。”

    当时我在西岐的位置也十分的微妙,若是被发现招来东离杀手,局面就无法控制了。

    端木青懂。

    韩凌肆当时是以质子的身份呆在西岐的。

    质子的作用,原本就是用来牵制对方国家的,可若是韩凌肆反为东离所恨,那这个质子可就一点儿作用也没有了。

    西岐说不定会恼羞成怒,同样痛下杀手。

    这样一来,可就是难解的死地了。

    “我当时狠狠地羞辱了韩语嫣,而且立誓,此生与她再不是朋友,至于兄妹,想来她也没有什么兴趣安心做我的妹妹。

    她这一次出来,却还带了一个尾巴,就是那裴冉,也就是她的驸马,我后来才知道,其实那裴冉也算是跟她从小长大的。

    谁知道会在这一次的西岐之行丢了性命,从此之后,韩语嫣便恨上了我,而且也因为这件事情,让皇后对她的宠爱大不如前。”

    端木青这才想起那时候楚研跟她说的,韩语嫣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或许楚研并不知晓这其中的事情,但是表面上看,韩语嫣青梅竹马的裴驸马死了,后来改嫁到了异国他乡的西岐,委实也是有些可怜的。

    只是没有想到她倒是使了个金蝉脱壳,不但没有死,反而从西岐回来了,而且还暗中伺机报仇。

    “那……”端木青突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踌躇了一下才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韩凌肆眼睛里的冷意更盛:“她既然死在了西岐,那就应该要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在是东离的公主了。”

    这样的韩凌肆并不多见,端木青看着他眼睛里那一股阴冷,心里莫名的抽疼。

    当时的他,小小年纪,被父母家人抛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

    小心翼翼地生存,想必是十分的艰难吧!

    这当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她不知道,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

    再想起他们初遇时,他那永远漫不经心,散漫的笑容,和潇洒的作态。

    到底要多大的勇气,才可以什么都假装无所谓。

    伸手轻轻揉开他皱成一团的眉头,端木青轻声道:“慢慢来,既然知道是她,难道还想不到法子来对付吗?”

    韩凌肆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突然感到额头一抹柔软的温和,顿时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般。

    眼睛里瞬间盛满笑意,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亲了亲她的手背。

    突然唇边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夫人身上的伤……昨儿说还有些不舒服,今儿为夫学了点儿按-摩的指法,为夫帮你细细的摁一摁?”

    端木青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这几天他们的伤靠着那些珍贵的药材,都好得差不多了,他便要求那什么,她没有法子,只说还是有些不舒服。

    谁知他此刻又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不等她答话,某人就靠着体力上绝对的优势,轻松加愉快的把佳人扛到床上去了。

    一宿无话,下一站可就进入了重灾区,这些天儿以来,沿路上都可以看到许多人背井离乡,携儿带女往北而上。

    一个个都是面有菜色,无一不是眉头紧皱,平日里嬉闹的孩童大概也是知道这样举家迁徙的悲情氛围,都不似往日里的活泼热闹。

    端木青轻轻地叹了口气,天灾人祸,人祸或许还可挡,可是这天灾该如何预防呢?

    无论旱涝都是要人命的灾难,而且是大面积的死亡。

    颗粒无收,食不果腹是一层。

    交不起赋税,又是一层。

    虽然经过朝廷商议,已经免除了江西大部分地区的赋税,灾情较轻的地方也都减免了大半。

    可是这些措施,在仓无存粮的情况下,成效不大。

    举目望去,平日里肥美的良田,这个时候都已经被水淹没,一丝绿色也看不到。

    端木青皱了皱眉,看到那边山上从未见过的树木。

    韩凌肆叹了口气,将她拥入怀中:“那些树是被百姓扒了皮的,没有饭吃!”

    这一次他们过来赈灾,不光是送灾银,还有沿途调动可以调动的粮食。

    其他州县倒还好,皇子奉皇命赈灾,各地区依照比例,捐出粮食,这自然是不敢违拗的。

    只是郭东林那里遇上了点儿麻烦,只是不巧,那帮劫匪也不知道为什么,将他的那些家眷们都放了,偏偏不见了一个王妃。

    为了营救王妃,各州县个个勒紧裤腰带,愣是凑出了三倍之数,打点劫匪。

    郭东林号称要带领全淮南洲的官员们吃上半年的小米粥陪咸菜。

    想到这了,端木青也有些忧心:“这一次灾粮实际上有一半都是来自郭东林的,这一次,可真是把他给得罪得狠了。”

    韩凌肆知道她的顾虑,笑着摇头道:“你放心,我既然得罪他,自然是有对策的,那头肥猪在我手里的把柄多了去了。”

    “陛下把这一次的赈灾任务交给你,你打算怎么做?可有措施了?”

    提到灾情,韩凌肆也笑不出来,严肃了面孔:“这一次的灾情比较严重,而且离江下游似乎也有几个堤坝溃堤了,需要修补,还有就是这灾粮的下拨方式,得要好好议一议。”

    端木青叹了一口气:“你看这些离乡背井的百姓,似乎都再不想回来呢!想来是因为被这水灾给吓怕了。”

    “百姓离开,这可算是一个大难题了,留住这些百姓倒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

    说着又看向端木青:“青儿有什么好建议?”

    端木青笑着摇头道:“我一个女子,哪里懂这些,不敢妄议,动辄上百万性命呢!”

    “不妨!”韩凌肆摆了摆手,“你且说你的,我又没有说听你的话就拍板,只是多个人多份见解罢了。”

    想到此间有没有外人在,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若说要留住这些人,直接给予银子粮食的补偿,倒放长线,让每户人都出劳动力帮忙俢堤坝。

    然后记上功劳,待堤坝修好,给予田地,作为补偿,我想这些世代耕种的百姓,田地的诱惑应该比银钱来得更加诱人一点儿。

    而且既然是给予田地,又可以让他们继续劳作。

    而女人们呢!也可以记上功劳,只是按照出力来进行折扣,比方说熬药施粥,分发物品,这些女人们都可以做得来。

    甚至于孩子,也都可以做些零碎的小事儿。”

    “想不到我倒是娶了个女诸葛。”韩凌肆眨了眨眼睛笑道。

    端木青一听,嗔了他一眼:“我跟你说正经话呢!能用得上就用,若是你觉着不行,那还是算了,千万不要因为是我在这里指手画脚瞎说的,就一股脑儿试试。

    我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未免有些坐井观天。”

    韩凌肆拢着她的手又紧了紧:“如今怎么反倒有些畏手畏脚起来了,你从前行事可是大胆得很呢!”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水田”。

    其实她不说,他也知道。

    只是因为这些事情都不是她自己的事儿,从前那些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后路的去做,所以,也就有了十分的勇气。

    但是现在,她肯定是不会这么一头撞进去的,她始终都记得这是他第一次接受皇明来做这件事情。

    对于他日后在朝在野的名声都十分的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他回来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她赌不得。

    原本就因为她的缘故,路上赶路十分匆忙,才不至于耽搁了行程。

    再不能因为她而出一点点意外了。

    “你放心,我有把握的。”韩凌肆轻声在她耳边道。

    端木青抬起眼看着他,眼睛里漫出温柔来:“我相信你。”

    萧家家主萧长安早早地就等在了驿站门口。

    他原是前朝宰辅,年老致仕回乡,是当今萧贵妃的祖父。

    萧长安一把花白的胡子修理的整整齐齐,身上的衣裳也十分的熨帖,拄着一根竹木拐杖,但是站在那里,让人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

    在这样一位老人面前,韩凌肆也不敢拿大,远远地就跟端木青下了车,径直走到萧长安面前。

    “萧大人身体可好?”

    老早就看到韩凌肆,萧长安老脸上满是恭敬的笑,直到韩凌肆一句话说出口,才走到两人面前,便要下跪去行礼。

    韩凌肆连忙双手扶起:“萧大人是我东离有功之臣,本王如何能够受此礼,千万不要。”

    萧长安也不再勉强,毕竟他的孙女还是东离的贵妃呢!不拜韩凌肆虽然于礼不和,但是于情倒也可以,更何况,他是预备要拜的,只是被拦下来了而已。

    不过是这样简单的一个交锋,端木青便看出来这个萧长安的精明来。

    看来,这萧长安也是人老心不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