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站在萧长安身边的就是萧贵妃的叔父--萧啓文,现任青州刺史,可以说是青州城的老大了。

    此时,在韩凌肆与萧长安见过之后,方才上来,行过君臣之礼。

    这一跪,韩凌肆自然是受得起的,也就大大方方的受了,又说了几句代表皇上感念功劳的话。

    看到韩凌肆为人气势,以及说话的路数,萧长安也不敢轻瞧了。

    原本他让孙子萧衍萧涪小心此人,果然没错。

    一个十岁送到西岐做质子,母族无势力的皇子,能够安安稳稳回来不说,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岂会是简单的人物。

    如此看来,四皇子的路又险上了几分。

    萧府是江南这边的名门大户,才走进大门就看得出来。

    不似京城权贵那般华丽,但是那种底蕴却偏偏让人立刻便能够感觉得到。

    府里的仪门也打开了,看得出来对韩凌肆的重视。

    也深为讲究儒家礼仪,正门一道迎贵客,二道迎大夫,三道迎君王。

    面对这样的大家族,端木青丝毫没有觉得因为诗书礼仪而带来的身心愉悦,只觉得这座宅子如同一只沉默的猛兽。

    萧府的格局也如同一贯的江南建筑风格,粉墙青瓦,四壁飞檐,重重叠叠,十分精致。

    一路走过去也并未看到一丝金玉贵气,但是入目的花草无一不是精心培植。

    或工笔,或自然,或藤蔓,或强劲,无一不是恰到好处,让人见之忘俗。

    就连府里可见的,站在路旁的丫鬟小厮,也都显得十分整齐而妥帖。

    从这样的地方出身,也难怪萧贵妃能够盛宠不衰。

    既然来到人家的地盘,若是不用过午膳,实在是说不过去。

    从开始一直到进入花厅,萧长安都未曾问过一路上十分受韩凌肆重视的女子的身份。

    这就是读书人的矜持。

    尽管心里也好奇,这个连跨过门槛,昊王都会小心用手扶住的女子到底是谁。

    但是这样的事情真想知道,自然是可以查得出来的,在脸上表现出一丝一毫都是不恰当的。

    “见过昊王。”盈盈走过来一位纤腰束束的美女。

    就是端木青也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觉。

    女子容貌十分精致,却并非是用上好的脂粉勾勒出来的,而是一种婉约的精致。

    如同倒映在四月春水里的梨花,清丽脱俗,同时又顾盼神飞,烟波潋滟。

    更巧此时她穿的是一件梨花白的长裙,外罩一件藕荷色的坎肩。

    头上也并未有什么头饰,简简单单的两汪碧玉簪子,简单却绝对不是凡品,光看那似乎可以流动的碧色,就知道价值不菲。

    萧长安老神在在,眼神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笑道:“这是老夫的重孙女萧梨月,一直仰慕昊王,这一次非要出来见一见方才甘心。

    还请昊王原谅老夫不知礼数之过。”

    韩凌肆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萧长安的话,也没有如同众人料想中的夸奖萧梨月两句。

    “饭菜已经备好了,还请昊王移步。”

    “萧大人先请。”韩凌肆在这位前朝宰相面前表现得十分谦逊,脸上也始终带着平和的微笑。

    若是韩凌肆言行上如萧长安料想的那般,多有奉承,他倒是真会往前走一步,也算是跟这个昊王交好了。

    可是没有,韩凌肆一直都表现得十分平和,不卑不亢,刚刚好的样子,反而让他摸不准,这个昊王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心里又是怎么看待萧府的。

    到最后还是两人一起步入花厅。

    端木青一直都安静的走在韩凌肆的身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纵使韩凌肆从始至终都没有向众人介绍过她,也没有人问起她的身份,她也丝毫都不觉得尴尬。

    萧梨月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韩凌肆的身上,一直以来都听说这个昊王英俊无比。

    甚至于还听说他比楚钺郡王长得还好,她曾经见过楚钺郡王,确实是一表人才。

    当时在姐妹圈里听到她只是不信,今日见到,竟然是真的。

    只是这样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气势却仿佛有些冷呢!

    那如果是对他的女人,他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难道也是这般笑容吗?那会不会太无聊了?

    萧梨月又想起父亲跟自己说的事情,莫名的脸就红了,一直红到耳根。

    悄悄抬起手,用手背冰了冰,暗骂自己一声。

    再一抬起眼,不期然正好对上一双如水的星眸。

    是那个女子,那个穿着青色衣衫站在昊王身旁的女子。

    原本对这个女子她并没有留心,但是这不期然的一个对视,她却有些好奇起来,为什么她会跟在昊王旁边?

    是王妃?不是!

    昊王妃是河间王的孙女贾文柔,她是见过的。

    那么是昊王的手下?有个女子做手下的吗?看起来并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啊!

    而且她的表情也不对,那种淡淡的笑容不是装出来的,好像跟在他的身边,是一种极为自然的事情。

    难道……难道是昊王这一路上遇到的女子?

    脑海里又一次想到父亲跟自己说的话,这一次,却是心噗通一声跳快了些。

    似乎,似乎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那女子看上去也挺快乐的样子不是吗?

    或许,私下里,昊王人也是会温柔的吧!

    萧梨月只管这么胡思乱想着,怎么上得桌,曾祖父和祖父说得什么她都已经记不得了。

    只看到那一双眸子里的冷静和沉着。

    “多谢萧大人好意,只是本王已经着人找好了住所,就不打扰萧大人了,实在是多谢费心。”

    知道韩凌肆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萧梨月才算是醒过来。

    原来萧长安早就替韩凌肆准备好的住处,但是韩凌肆却说早就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

    萧梨月心里一急,原本昊王住在自己府里,可能还能够制造点儿机会,但是他这一走,自己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连忙拿眼睛去看最宠溺自己的曾祖父,希望他能够将昊王留下。

    但是韩凌肆去意已决,就是萧长安也不好强留,只好安排人送一送。

    这一顿饭也算是吃得宾主尽欢。

    萧长安的意思,原本是希望韩凌肆在坐一坐,但是韩凌肆说灾情不容耽误,也就留不下了。

    谁知道刚出门,正要上马车的时候,萧梨月却跟着跑了出来。

    萧长安也有些奇怪,方才用过午膳这丫头就不见了,这会子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

    “昊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萧梨月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比端木青都还小两岁,此时看到韩凌肆转过脸看她,不由得脸红了。

    但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梨月从小就在青州城里长大,虽然父辈常常教导熟识五谷,知晓稼穑艰难,但是毕竟从来都没有亲身体验过,更是不知民间疾苦。

    今年我们南方普遍遭受水灾,梨月也跟随府里的嬷嬷管事们去施过粥,可还是没有亲眼见过百姓的生活。

    故人常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深山老林读书,不如十字街头听话,梨月虽不是男儿身,却也想要真正的看一看人间的百姓生活,感受百姓的疾苦。

    这一次昊王奉陛下之命前来赈灾,曾祖父给您的安排您都没有接受,却要去深入灾区。

    梨月很是佩服,所以,梨月想问,能不能跟昊王一起,让我也可以为百姓做一点儿事情。”

    她这番话说完,众人才发觉,她手里提了一个小包袱。

    萧长安听到她这么长的一段话,却并没有开口阻止,而是笑着点了点头。

    显然是十分钟爱这个曾孙女的,而且看那样子,对于萧梨月这般作为也是没有丝毫反对的。

    韩凌肆皱了皱眉,看着她:“这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萧小姐一直都在府里,娇生惯养,只怕是住不惯的。”

    萧梨月一听急了,连忙道:“曾祖时常教导梨月不可忘记人之根本,梨月在府里也不敢以人上人自居,时常学着做些小事。

    也曾帮府里的园丁修过花草,马夫接生过马崽,还帮府里的泥瓦匠修过屋顶呢!”

    这倒是让韩凌肆和端木青都有些惊奇,不约而同地看向萧长安。

    萧长安抚了抚胡子,哈哈一笑:“让昊王见笑了,盖因老夫是白丁出身,一直都教育后辈不能忘了根本。

    梨月虽然是我萧府的大小姐,在外自然是不能堕了小姐的身份,但是在府里头却是做过许多事情的。

    她说的这些事情也都不是随便做着玩的,在萧府有一条规矩,无论是做什么,只要开始做了,就一定要将它做完。

    我的这些孙子曾孙子辈里,就梨月做得最好,她今日想要跟昊王一起去,想必也是真的想去历练历练,老夫请求昊王,若是不麻烦的话,就带上一起吧!”

    韩凌肆还有些犹豫,袖子却被人扯了扯,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盈盈的笑意。

    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看到她的笑眼,还是点头道:“难得萧小姐有这份体谅百姓之心,只是事先说好,吃了苦头,本王这里也是没有什么补偿的。”

    萧梨月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行礼不迭:“多谢昊王。”

    ~~~~~~~~~~~~~~~~~~~~~~~~~~~~~~~~~~~~~~~~~~~~~~~~~~~~~~~

    小寒:各位亲爱的们,圣诞快乐,哈哈

    其实一直都很纠结一个问题,要不要建个群,但是从来没有建过读者群的小寒十分紧张,同时又担心亲们不喜欢加群,很纠结啊!

    这一次维护的事情,连通知一声都没有办法,更加让我纠结了,亲们你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