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一次,韩凌肆是骑在马上的,萧梨月便和端木青一起坐在马车上。

    方钻进车门就对上一双如水的眸子,萧梨月李茂一笑。

    “不知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我叫萧梨月,家里人都叫我月儿,若是姐姐不嫌弃,也可以这么叫我。”

    端木青淡淡笑着点了点头:“你叫我青姐姐活着青儿,小青都可以。”

    说着自己撩开帘子,继续欣赏外面的风景,并没有跟这个少女深入交谈的兴趣。

    好在萧梨月也不是那等小性儿的人,顺着端木青撩开的帘子往外看,就看到韩凌肆一身玄色的衣裳坐在马上,长身玉立的样子。

    心,又猛然间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好像,脸都有些开始发烫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不敢再看那外面那个男子起来。

    正垂着头,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呢?

    韩凌肆老早就让韩雅芝和暗影两人先行,去找落脚之处。

    却并不在青州城内,而是相距三四十里处半山腰的一处宅子。

    这个地方受灾严重,平日里还算是整洁的驿道也变的泥泞不堪。

    马车艰难的行驶,倒在山路上花费了一个多时辰。

    韩雅芝已经候在了门口,看到多出一个萧梨月也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一般。

    “这个地方原也算是一个员外郎的居所了,只是因为水灾的缘故举家牵到南州去了。

    我们只付了三个月的租金,倒也不贵。”

    端木青和韩雅芝也算是认识,只是却也称不上熟悉。

    只是过去从未见过她这样世故的一面,好似一个打理门户的后宅妇人,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和端木青完全不同,萧梨月却是一副惊艳的模样。

    她的相貌在整个青州都算是出挑的了,而且又因为家境好,在青州很是美名远扬,原本是要去选秀的,只是萧长安说后宫不适合她,便想法子将她留了下来。

    可是此时看到同样一袭白裙的韩雅芝,却难免有些自惭形秽了。

    到目前为止,当真还没有看到过这样美丽的女子。

    端木青看到她的表情,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别说她了,就是自己早就见过韩雅芝几面,也还是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大美人。

    至今为止,也就只有韩语嫣和端木紫也可以一比了。

    只是韩语嫣身上多了一些皇室的贵气,端木紫则多了一份浮躁。

    面对这样的美人,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端木青也没有点破,只是浅笑道:“月儿,我们进去吧!”

    韩雅芝听到端木青的声音方才走上前来:“事先不知道萧小姐要来,这里的屋子都空置许久,而且我们此番过来,并没有过多的功夫去在意吃住,所以只是随便收拾了几间屋子。

    若是萧小姐不介意今晚跟我共住一间如何?”

    萧梨月还有些发愣,作为一个少女心里忍不住好奇这个美女跟韩凌肆究竟是什么关系。

    陡然间听到问起,才惊讶地回神,立刻点头道:“谢谢姐姐。”

    “我叫韩雅芝。”韩雅芝脸上表情客气而疏离,看上去并不喜欢萧梨月。

    这跟端木青没有关系,她来这里不过是因为韩凌肆而已。

    不看她们,端木青径自走到韩凌肆身边,轻声问道:“今晚可要忙?还是先休息?”

    韩凌肆只站在门口看了看院子里,然后便轻轻搂住端木青的肩膀,笑道:“我将这里的青州县令以上的官员明儿叫过来,今晚拟份名单,再起草一下商讨事宜就好了。”

    “我陪你。”

    “一路上舟车劳顿,你身体好没好全,早些休息吧!”

    端木青但笑不语,可是眼睛里却是坚持,韩凌肆知道她的脾气,也不再多说,只暗自在脑海里构思好,好让今晚的工作早点儿结束。

    看着携手离开的两个人,萧梨月难免的有些羡慕,原来昊王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韩雅芝正在跟眼前的这个少女说话,突然发现她眼睛只看着那边的两个人。

    顺着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两个般配的背影,心里还是忍不住痛了一下。

    却也只是一下而已,转脸便对萧梨月道:“好了,萧小姐,我带你去房间吧!”

    这个宅子并不小,总共有九个院子,想来这一户人家人数也不少。

    但是韩雅芝直挑了四个院子出来,一个后院,还有东西两个偏院并一个侧院。

    韩凌肆、端木青和韩雅芝暗影都住在后院里。

    其他两个偏院就分给了一起来的护卫们。

    “雅芝姐,为什么我们和昊王住在一个院子里啊?这不会……”

    韩雅芝没有回头看她,依旧不冷不热道:“昊王平日里没有那么多规矩,我们来也不是来显摆王爷威风的,住得方便最重要。”

    萧梨月吐了吐舌头,暗暗道:“如今和昊王住在一个院子里头虽然于礼不和,但是,好歹相处得近,自然也就有更多的机会相互了解了。”

    才走进小院大门,猛不丁一个小小的人风风火火跑上前,却距离她们两个十步距离的时候猛然停下来。

    哪一张有点儿像是包子的脸立刻堆上笑容,伸手作揖,行了一个标准的儒士的礼仪。

    萧梨月是萧府出来的大家闺秀,虽然对方是个小孩,还是面带微笑回了个礼。

    对面那小孩含蓄的笑了笑道:“敢问小姐芳名,家住何处,芳龄几何?小生地瓜这厢有礼。”

    饶是萧梨月这样在外时刻注意闺秀形象之人,也在片刻的惊诧之后笑出声来。

    她这一笑,却让地瓜更得劲儿了,连忙道:“小生乃真心实意求问小姐,还望小姐莫以等闲视之。”

    萧梨月正要开口,一旁的韩雅芝却突然冷冷出声道:“还没挨够打?”

    也未见她有什么动作,方才还彬彬有礼的小地瓜,瞬间就没有了影子,仿佛后头有鬼似的。

    端木青从窗户边看过去,也忍不住笑出声:“这个地瓜,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一幅嘴脸,也不知道到底是跟谁学来的。”

    “他都三十岁了,还需要跟别人学?”韩凌肆淡淡地开口“提醒”。

    端木青知道那地瓜喜欢粘着她让韩凌肆十分的不高兴,当下也不再说这个。

    “如今你住进这里的消息估计江西这一带的官员都知道了,只怕今晚就会有人拜临呢!”

    韩凌肆指了指桌上一摞文件,摇头道:“今晚谁都不见,紫衣他们搜集了许多资料都放在那里呢!

    我们勉强算是条过江龙,可是这青州地界上的地头蛇到底有什么神通,却还一无所知。

    我是刚回来的皇子,一个闹不好,可是要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要说地头蛇,这青州地界,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江西地区,谁不要看萧府的面子,他们的态度说到底还是要看萧府的风向。”

    韩凌肆点头,表示赞同,同时又转脸看向端木青:“所以这些日子,要委屈你了。”

    “如今不是在西岐,你有你的难处,我都知道。”端木青淡淡笑道。

    要说心里完全没有感觉,却也是不可能的,先当初在西岐的时候,安平郡主是个什么地位的女子,韩凌肆还不是说将她毁了就毁了。

    可是,如今一个官员的大小姐,却都不能随意妄动。

    韩凌肆何其了解她,轻轻将她拥入怀里:“相信我,不会太久,不会太久,我们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一起,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这么委屈。”

    原本尚未觉得有什么,在他这句话说出来,却猛然掉了眼泪。

    “只要萧梨月和你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关系非比寻常,那些惯会遥观天色的官员们,必然会觉得萧府在亲近于你,自然会追随萧府行事了。”

    不想再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端木青抽身出来,笑着道。

    韩凌肆点头:“萧梨月在萧府地位不低,嫡出大小姐,而且在青州也很有名气,他们见到萧梨月,自然会知道萧府是打着联姻的算盘的,到时候怎么样也会方便许多。”

    “可是,萧府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们不可能放弃自己外孙韩凌翔不去扶持,而要交好于你呢?

    如今谁不知道朝堂上,你和韩凌翔两人之间的竞争最为激烈?”

    提到这个,韩凌肆嘲讽一笑:“不得不说,萧长安比起萧衍萧涪两个,眼光还是长得多,只怕到现在,宫里头那位,还不知道萧长安走得这一手棋呢!”

    贤芙宫里,萧贵妃失手将茶杯打翻了,惊讶出声:“什么?祖父当真老糊涂了不成?将梨月许给韩凌肆?这样一来,反倒长了韩凌肆的气焰了。”

    在萧贵妃对面服侍的不是她的贴身宫女,而是一个穿着颇为华贵的妇人。

    便是那户部尚书萧衍的夫人赵氏了。

    赵氏使了个眼色,让那正要上前收拾的宫女退了下去,脸色也不好看:“娘娘莫急,这件事情夫君与妾身说的时候,妾身也是不解,但是天色已晚,才让妾身入宫来,与娘娘说这件事情。

    趁着宫门下钥之前,传个话儿出去。”

    萧贵妃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却还是不明白祖父这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紧皱着眉头想了会儿:“本宫立刻写封信,明儿让哥哥快马加鞭送到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