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灯光下,萧长安将手里的棋子放下,看到进来的小儿子萧啓文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伸手指了指下手的位置:“进来坐吧!”

    在萧府,萧长安虽然已经年逾八十,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人敢质疑他的权威。

    即使是如他这样已经做到一州刺史,或者是在长京出任尚书的两个侄子,都不敢对面前的这个老人有一丝一毫的不恭敬。

    就算是平日里也不敢跟他说笑,多数时候都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下首,聆听教诲。

    唯一有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个萧府里的异类了,也就是他的孙女萧梨月。

    萧长安似乎对这个曾孙女尤其的刮目相看,或许是因为萧梨月的生辰八字与他一模一样。

    但是萧啓文不是萧梨月,虽然父亲如此说了,却还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才敢坐在下首。

    “你来是因为梨月的事情吧?”

    萧啓文看了眼灯光下脸面有些模糊的老父亲,点头道:“儿子不才,不知父亲此意。”

    萧长安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对面的小儿子,突然笑了一声:“从月儿走到现在才来问,也算是有点儿忍性了。”

    对于这话,萧啓文未敢回答,只安静等待着父亲的解释。

    重新拿起棋盒里的子,萧长安轻轻落下一颗,叹了口气:“啓文呐!你看如今我们家,运势如何?”

    虽然如今也快六十岁,有如今的官位,虽然是靠着家世,到底还有几分自己的能力,否则也无法做到一州刺史。

    而且他在青州政事上也颇有些能力,但是萧啓文在父亲面前却还像是个小孩子。

    面对父亲这样的问话,却跟小时候被问到功课,差不了太多。

    一看自己小儿子这个样子,萧长安心里便有些不洗,但是又想到自己只有两个儿子,长子早已过世,如今也只剩了这一个了,心里也难免软了下来。

    摆了摆手,萧长安道:“你好歹也是一州刺史,有什么不敢说的?”

    萧啓文连答了两声“是”,仔细想了想才道:“父亲您出身乡野,靠着自身的努力一步步做到宰相之位,然后又有大哥侄子侄女们的努力,慢慢的有了今日的家世。

    前后共历近一甲子,如今,我们家在京有‘两尚书’的美名,在外,儿子虽不才,也舔居刺史之位。

    后宫娘娘圣眷正浓,且又诞下四皇子,族中在朝为官者,几近百人。

    如今太子势弱,正是我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好时机,儿孙辈虽然愚钝,却也不敢辜负父亲一生辛苦,必定不会让父亲的心血付诸东流。”

    萧长安听着小儿子的话,脸色非但没有好看,反而越见凝重,尤其是听到儿子最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话。

    看到父亲的脸色,萧啓文也不知道是哪里说错了,立刻便有些局促起来。

    萧长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如此畏手畏脚,也都是因为素来要求太过严格之过。

    如今想想,当初一门心思严格要求他们做人,到底还是局限了他们的视野,看东西才会这么短浅。

    “啓文,我只问你,东离近三百年的历史以来,有多少朝臣派系有如我们家这般煊赫?”

    萧啓文从小熟读经史,对于本国历史,自然是十分了解的。

    当下便仔细想了想道:“明祖年间的威武大将军,文佑年间的文丞相,再有……再有就是……我们家了。”

    说到最后,萧啓文的声音也不由得弱了下去。

    萧长安点了点头:“是啊!你都记得清楚,那你可还记得他们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吗?”

    瞬间,萧啓文脸上血色全无,方才他提起威武大将军和文丞相的时候,就隐隐的有感觉了,此时听到父亲提起,便如同当头惊起一声响雷。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登高必跌重的道理,世人都明白,”萧长安叹了口气,“但是,处在这繁花如锦当中,却未必能够看得明白。

    你仔细想想,太子就算是一直体弱,却从未出现过真正凶险的征兆,就算是太医说了体虚难全,陛下可有说过要废太子?

    而且之前朝堂之后四皇子势大,三皇子难道就不强了?

    后来你的侄子侄女们厉害,将三皇子拉下马了,这不立刻又来了一个大皇子。

    去了西岐当质子啊!都还能活着回来不说,还是好好的回来的,一回来就受到重视,这里头意味着什么,你们竟然当真一点儿都看不明白?”

    说到这里,萧长安的语气已经是有些严厉了。

    萧啓文登时吓得跪倒在地:“请父亲教导。”

    瞪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小儿子,萧长安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半晌才挥了挥手道:“你起来。”

    好一会儿,看父亲脸色好些了,萧啓文方才重新站起来,却只是弯着腰聆听,再不敢坐上去。

    “单看前朝,我们萧家是很威风,户部尚书,吏部尚书都是我们家的,但是如今洛王蒙卿进入吏部,听说很是做了几件实事,上头龙颜大悦。

    户部这一次赈灾若是出个什么意外,他萧衍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

    其他兵部,工部,你可看到萧氏的影子?”

    萧啓文不敢说话,只是在心里暗暗盘算着,越算越心惊。

    但是他父亲的话却还没有说完:“再看后宫,如今外人看起来,似乎萧贵妃很是得势,几乎都可以算得上是一手遮天了。

    可是你们看明白了没有,她也只是协理六宫,皇后的金印可还是在皇后手里攥着呢!

    周氏一族在朝堂上并没有煊赫的位置,但是仔细想想却都是些重要的官职,只是不高罢了。

    若皇后镇如你们想得那般没用,势弱的太子,不显的母族,你那贵妃侄女难道还拉不下来,坐不上这个东离皇后的位置?

    你自己回头细想想皇后这些年来都做的是什么事情?

    那一件是你那贵妃侄女敢伸手碰一碰的?换句话来说,这后宫根本就是皇后她懒得管,扔给你把那侄女当丫鬟使呢!

    你们还在这里洋洋得意!”

    萧啓文才站了没多久的腿,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求父亲指点。”

    “如今可明白了我为何将月儿许给韩凌肆了?”

    萧啓文抬起头,看着父亲。

    萧长安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如今还来不来得及,当初也是我官瘾太重,才会将整个家业弄到现在这样的规模,收手已然不易啊!

    萧家,是该抽身了,既然陛下重视昊王,那我们就该按照陛下的意愿走,同样给昊王造势。”

    萧啓文点了点头,却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想说那件大事。”摇了摇头,萧长安许久才道,“别说你们了,就是我,也是舍不得放弃的啊!

    若是四皇子成功继位,我就是到了地底下见祖宗们,也是脸上有光的。

    只是要让四皇子上位,却不是这么个上法,我们得要让陛下心甘情愿的让他上,不然,逆了龙鳞,到时候惹怒天子,可就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萧家可以扛得起的了。

    关键还是要示弱,甚至于,丢掉个户部尚书,也未为不可。”

    听到这话,萧啓文睁大了眼睛,户部尚书是得多大的损失啊!说丢就丢?

    可是父亲的话,他如何敢去反驳?

    萧长安摆了摆手道:“明后日长京的信应该就会来了,你替我警告警告他们。

    毕竟除了我也就是你了,毕竟是他们的叔父,就不要再来烦我了。”

    萧啓文知道父亲这个意思是让他退下去了,也不敢再耽搁,行了个礼,便告退。

    萧长安伸手端起面前的一杯茶,喝了一口,却又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唉!丫头长大了,要飞走了,这茶别人泡得滋味果然不同些。以后这张老嘴可要慢慢习惯咯!”

    第二日,端木青一大早便带着地瓜坐上一辆普通的马车,往灾区而去。

    同行的还有暗影,这是韩凌肆要求的,韩语嫣如今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谁知道她又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

    他可是一点儿也不敢再赌了。

    临出门,萧梨月却走了出来,希望可以跟着一起去。

    端木青笑道:“这回可是我一个人去呢!昊王不去。”

    虽然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戏谑的味道,但是萧梨月却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陡然间脸便红了。

    “我……我是真的想去看看灾民,也想看看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

    “那……走吧!”端木青也不再说什么,招了招手,就先上了马车。

    ~~~~~~~~~~~~~~~~~~~~~~~~~~~~~~~~~~~~~~~~~~~~~~~

    小寒:因为这一卷还有很大的程度上是要讲到韩凌肆的夺位之路的,所以这些朝廷的势力多多少少会牵涉到一些,可能会显得有些失去言情的色彩,但是这本书原本就不是单单的言情小说嘛o(n_n)o,大家多多支持哦!

    另外,今天新建了个群,群号是:194463467(寒舍),敲门砖随便一个书里的人名就好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