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临江镇因为靠近离江而得名,也正是因为这里靠近离江,使得这里的水路特别发达。

    也就造就了临江镇不同其他小镇的规模。

    在多日的阴霾之后,今日难得的出了点儿小太阳,远看临江镇的城门,便觉得有几分州郡的气势。

    待走进了,那一份因为城墙的建筑而生出来的豪气便慢慢地落了下去。

    城楼的一人高的地方有一条十分鲜明的横线,将整座城楼都一分为二,上面还和一般的城楼没有什么区别,下面却十分分明的被水浸过的模样。

    叫人看得触目惊心,想来水灾最厉害的时候,竟然淹到了这里。

    端木青皱着眉头看着城门,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身为韩凌肆左右手的暗影这一次充当了车夫,一向刚毅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这样的灾难其实在他的心里,经不起半点涟漪。

    城门口并没有守卫,想也知道必定是因为洪灾的缘故。

    走进城中,城里的景象却让几个人都有些鼻酸。

    端木青走下马车,看着那些靠在墙上,眼前摆着空碗篮筐等容器,眼神空洞的百姓,一时间竟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今日韩凌肆在那宅子里见各地官员,了解灾情详细,她便出访亲身考察,以免有不实不到之处。

    她虽历两世,但是却并没有亲身经历过这样的天灾,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一幅悲惨的场景。

    整个城里,早已经没有了什么马路小巷之分,到处都是灾民。

    一个个愁眉苦脸,头发凌乱,面容憔悴。

    地上泥泞不堪的路上还躺了许多病患,多无人顾及。

    很多小饿得奄奄一息,躺在面容麻木的母亲怀里。

    这么多人传递给端木青的只有两个字——等死!

    他们就是在等死,若非真到了绝境,又怎么会这样的任命。

    端木青这一辆马车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当下就有一个看上去还有些精神的汉子跑过来:“吃的!”

    他的语气不是在乞求,而是在逼问,好像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正常人给他是食物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情。

    紧跟在他后面的顿时又爬起来了几个壮年的汉子,顿时将他们几个人都围在了中间:“吃的!”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暗影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身形,挡在端木青前面,以防发生意外。

    “这支簪子给你们。”突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是萧梨月拔下头上的一根碧玉簪子,塞到那最先过来的汉子手里。

    接着她又将头上另外一根簪子拔了下来,退下手腕上的手镯,摘下耳坠,通通一股脑儿递出去:“这些,这些都给你们。”

    谁知道那汉子想都不想便将那簪子扔到地上,碎成了两断,恨恨道:“我们要这些做什么,吃的!”

    萧梨月顿时红了脸,喃喃道:“我们……我们没有吃的。”

    那先头的汉子愣了愣,陡然间对身后的人道:“搜!”

    他这话一出,那能够懂得了的壮年们顿时蜂拥而上,没一会儿便将整个马车给卸成了一块块的木板。

    端木青还是轻轻蹙着眉,萧梨月却瞪大了眼睛,简直不能相信,这一眨眼的功夫,马车就没了。

    在确认过马车里面没有吃的东西之后,这一群人才骂骂咧咧的坐回了墙边。

    毕竟都是老实朴素的百姓,并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强人。

    他们要的只是吃的而已,既然没有,便也没有再纠缠的意思。

    端木青想了想走上前问道:“你们整个临水镇都没有一户人家有余粮了吗?”

    或许是因为看到他们都将她的马车给捣鼓没了,而她却还没有生气的样子,方才那个汉子颇有些不好意思。

    听到她问起,语气也不似方才那般恶劣了:“都一样,房子都淹了,哪里还有粮,能活着算是命大的了,那些有钱的都带着东西逃走了。

    剩下的都是我们这些走不脱的,要钱没钱,拿什么走路呢?”

    “那些做生意的商人全都走了?”

    汉子抬了抬眼看向他对面的一所房子,看起来原先应该是酒楼的模样,只是如今不但匾额没有了,连门都是破败不堪的。

    “说生意人,也就只有这酒楼的老板徐胜峰了,可是他现在也跟我们一样了。

    难得的好人,看到这样的大灾也没有跑,还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救济了。”

    端木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头发斑白看上去五十来岁的老人靠在那破旧的门边,看上去也像是奄奄一息的样子。

    “姑娘,你看上去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有没有法子救救我们?只要五升米,五升米我们就能煮粥大家吃上一顿啊!”

    汉子看着端木青陡然间又生出希望来。

    放眼看着城里的这些人,端木青只觉得心里压抑着的难受。

    “你们镇上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了吗?我记得临水镇是一个大镇啊!”

    “走了,还有死了,都死了,淹死的淹死,饿死的饿死,还有因为泡在水里生生浸出病来,病死的。”

    汉子旁边一个中年妇人苦着嘴角喃喃道。

    说着干涸的眼睛里又落下泪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才三岁,我的狗儿啊!”

    声音沙哑,却不凄厉,很明显是没有了什么力气。

    汉子训斥道:“你又嚎个什么劲儿,还不快睡,再嚎就没有力气了。”

    妇人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话。

    “把我的马杀了吧!”端木青对汉子道。

    “把马杀了!”

    与端木青同时开口的还有一个有些生冷的声音。

    一转脸,就看到一个穿着青灰色竹布长袍的年轻男子背着一个背篓走进城来。

    他长得还算清秀,只是因为气色不好,而显得没有什么力气。

    跟端木青说话的汉子一看到这个人立刻爬了起来,同时爬起来的还有方才有些力气拆马车的汉子们。

    “陈大人!”

    端木青有些讶异-地看着这个大家异口同声喊作“陈大人”的男子。

    但是那陈大人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着那汉子道:“老田,把这匹马杀了,让还有力气的人一起架锅烧水。”

    汉子似乎有些犹豫,迟疑地看向端木青,毕竟这马还是她的。

    那陈大人却沉声道:“还不快去?不饿是吧?”

    端木青微笑地轻轻颔首,那汉子和其他几个人才露出欢天喜地的笑容来。

    顿时就有一个汉子从这头跑到那头高声通知道:“大伙儿等等啊!陈大人让我们煮马肉吃,大家准备好碗啦!”

    端木青带着萧梨月和地瓜只静静地站在一个角落里,并不上去帮忙。

    地瓜从出现在这里就提不起半点儿精神,一路上百般调戏萧梨月,被端木青威胁了好几次。

    到了这里却发现,别说有姿色的妞儿,就是个姑娘,也都辨认不出来。

    “青姐姐,我们为什么不去帮帮他们啊?他们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力气似的。”

    萧梨月站在端木青身后,面容愁苦地看着那群拖着疲惫身躯忙碌的人。

    说实话,虽然知道这个女子是萧府送给韩凌肆的人,这里头的意味不言而喻。

    但是端木青却并没有对她十分反感,看得出她对这些人的同情是发自本心的。

    这相对于那群养在深闺不识人间疾苦,视百姓为草芥的小姐,好了太多了。

    “他们这些人并不是强盗,对于将我们的马拉过去宰杀的行为其实还是有些内疚的。

    从方才那几个汉子看我们的表情就知道了。我们又何必过去插手,提醒他们马是我们的呢?

    在这样的困难的时候,能够开开心心的吃上一顿也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我们还是不去打扰得好。”

    萧梨月听了连忙点头:“青姐姐说得对,只是我们还要去江边看看,如今没了马车,我们……”

    “脚,不就是用来走路的吗?”

    端木青打断她的话,淡淡道。

    “是!是月儿太过于矫情了。”

    对于她的自我批评端木青并没有理会,而是专心地看着那边镇民们忙活的样子。

    那个老田大概是这一群汉子当中体力最好的,虽然砍肉这样的体力活就分配给他了。

    端木青发现这个老田刀功很是厉害,一块块的马肉愣是给他砍得差不多大小。

    砍完肉的手就直接就着锅里的水洗,是舍不得那油的缘故。

    一些原本挨着母亲的小孩子此时也都聚到那口大锅前,死死地盯着锅里。

    让端木青讶异的是,就算是再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也没有一个动过疯抢的念头。

    无论是男女老幼,力气大的还是力气小的,家里人多的,还是鳏寡孤独的,都是安安静静的等在那里。

    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在生死面前,谦让守度在普通百姓面前都是虚的,填饱肚子才是第一要务。

    可是这些人没有,明明饿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却还是不会去凭借着自己的优势去争抢,就像是在遵守着某种原则一般。

    当锅里的肉熟了,他们开始分发的时候,端木青才算是明白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