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对于端木青的这样的说法,陈芝筠倒是能够接受,并且也认为或许这样悄悄的出访,反倒是有了一点真心的味道。

    出了临水镇,陈芝筠带着他们一路往离江边去。

    郊外的良田已经变成了一整片的水面,可以看到很多民舍都被水冲毁,到处都可以看到许多的断壁残垣。

    虽然是初夏的时节,这里并没有什么绿色,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被吃干净了。

    陈芝筠走了没有多久便要停下来歇两口气,后来干脆捡了一根树枝当做拐杖。

    端木青在他第五次停下脚喘气的时候,伸手搭上他的脉搏,却也略显无奈。

    跟着他往前走,端木青淡淡道:“你这是饿的,既然身体已经这么虚弱了,何必还要将自己的汤分给别人?”

    陈芝筠只是依旧拄着拐杖往前走,并不回答端木青的话,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完全是充耳不闻。

    他是倔强的,端木青看得出来,这里头或许有些他不想说的原因。

    走了没有多久,他们便一同停下了脚步,并没有走到离江边上。

    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前行了,只因为眼前已经是汪洋的一片大海了。

    “若是从现在起不下雨,这水也要到六月份才能够退得干净,到时候露出来的这一片水田里就全都是淤泥。

    其他露出来的水田虽然可以用,但是如今已经错过了播种的季节,只能去种一季晚稻,还要期望天不要下雨,可是如今我们连稻种都没有。”

    端木青皱着眉头问道:“一共有多少个像你们这样的镇?”

    陈芝筠想了想道:“这离江今年决堤的情况最为严重,几乎整个江西这一带的都遭受了水灾,算起来,大概有十几个像我们临江镇一样严重的。

    据说已经有好几个镇的镇民都死光了,就算还有人剩下来也都逃走了。

    其他比我们稍微好一些的,那就多了去了,重灾县有四个,大部分都是靠近江边的县城,然后便是因为水灾而无法播种的地方,也陷入了粮食紧缺的局面里。”

    这灾可算是真严重了,端木青眉头皱得更紧了:“这离江今年怎么决堤这么严重?”

    “时运不好,今年的雨下得太大了些,往年都是冲破一处两处的,哪里晓得今年的雨势这么大的,成片的被冲垮。”

    “按照你的说法,既然每年都会上奏,上面再怎么样都会拨钱下来修筑江堤才是,那些人再如何克扣也不敢明摆着贪污这一笔钱啊!

    不然如何向上面交代?难道说上面每年拨钱下来,每年都还是一样受灾,还能说得过去吗?”

    端木青的言语有些激烈,让陈芝筠心里舒服了些,却也越发觉得苦涩。

    “你不是这底下的人,永远都想不出他们会以什么样不可想象的手段来牟取利益。

    他们基本上都有专门的人计算出来这个江堤修建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让它不至于太过没用,而又可以时常的带来一笔笔财富。

    那些送过来的材料也都是他们各种估量之后的,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只有一个目的,完全保证他们的利益。”

    一向冷静自持的端木青也忍不住气得发抖,想起临江镇城里那些百姓苦难的样子,再想想那些官员拿着百姓的救命钱,住豪宅,养美妇的嘴脸,一腔怒火简直无处发泄。

    萧梨月脸儿煞白,想起自己家里随便一块石头都价值不菲,每一株盆栽都是经过精心培育的,说是用银子养出来的也不为过。

    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这里头有没有百姓的救命钱,她不敢深究。

    这一次昊王来赈灾,肯定是抱着为老百姓做事的态度来的,当他知道这些内幕之后,会怎么看待萧府?会怎么看待自己?

    想起昊王那张俊逸而冷酷的脸,萧梨月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似的。

    “我刚刚看你背篓里有好些草药,这附近都已经没有什么草木了,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陈芝筠也没有刻意隐瞒:“这附近的能吃的东西都被百姓挖掘光了,如今画下来的也有很多都因为这气候而生病。

    我这个镇长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本事了,只能趁着还有些力气,多跑几里路,找点儿草药来。”

    跟着陈芝筠又走了些地方,大致的了解了一下灾情,端木青也没有过多的逗留。

    再走访了陈芝筠说的几个镇,情况确实跟他说得差不多,只是秩序却是远远不如了。

    甚至有两个镇都到了人吃人的地步了,他们几个人过去,若不是暗影有武功在身,简直就差点儿给他们生吞活剥了。

    其他几个虽然好一些,但是也都是各自为政,抱作一团。

    至于镇长之类的官员,早就跑得没影了。

    这一天的走访下来,没有了马车,也算是累得个人仰马翻。

    倒是地瓜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跑到老远之外去买吃的。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但是对地瓜来说却是十分容易。

    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

    才到山脚,端木青就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等在路口。

    嘴角不由的弯了弯。

    这是萧梨月第一次看到韩凌肆穿白色的衣裳,与穿玄色衣服的他,简直如同是两个人。

    穿着玄色衣裳的时候,让人感觉到他的冷酷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但是,穿着白色衣裳的他,却像是一道轻柔的月光,淡淡地照在那里,虽不能够温暖人心,但是却让人看着舒服。

    看到他们回来,韩凌肆也浅笑着走上前,轻轻地握住端木青的手:“用不着这么拼,马车没了就回来啊!何必巴巴的全跑完?”

    “既然是为了这事儿去的,自然得要完成的。”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韩凌肆也知道,这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应该以大局为重。

    只是心里却是心疼得不行:“累了吧?”

    端木青轻轻点了点头:“有点儿。”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你啊!”

    说完转过身背对她蹲下:“上来!”

    “啊?”端木青看了一眼身后的萧梨月和暗影,顿时踟蹰了。

    韩凌肆却十分不耐烦一般,站起来扯过她的手,瞬间便将她扛到了背上大踏步往前走。

    “还有人在呢!”端木青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嗔道。

    “怕什么?”韩凌肆却转过脸戏谑地对她眨了眨眼睛,“背媳妇儿都不行了啊?”

    而端木青却突然想到还在长京王府里的贾文柔,心里一阵不舒服,喃喃道:“谁是你媳妇儿啊!”

    “在我心里,我的媳妇儿,只你一个。”韩凌肆这一句话说得无比认知,如同在说着一句誓言。

    端木青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宽阔的背膀上。

    难得的,有清辉的月光洒下,落在两人的身上,让她想起曾经在西岐的日子。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如今看来,一个不小心,他们却站在这样艰难的境地里,就像此刻这样肆无忌惮的拥抱,也变得这样艰难。

    曾经唾手可得的,在很多东西的消逝之后,才知道珍贵。

    感受着来自他身体的温度,端木青在心里默默道:“韩凌肆,我多想,多想只是好好和你在一起。”

    想到今日看到的那些灾民的惨状,一场洪水来临,一切都没有了。

    世事无常,抓住如今拥有的,才是最重要的,而她,如今只想要好好的抓住这个男人,好好的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时间。

    “青儿。”

    “嗯?”

    “辛苦你了。”

    “不辛苦。”

    “我不是说今天的事情。”

    “我知道。”

    原来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谁也没有放弃。

    韩凌肆嘴边溢出一丝笑意,护着她的手越发紧了些。

    端木青唇畔扬起小小弧度,贴着他的脸越发近了些。

    宅子里还是原来的那些人,今日前来的官员应该都送下去了。

    韩凌肆这般做法很明显,他就是要来赈灾的,赈得是百姓的灾。

    如今在外面,并没有什么丫鬟服侍,韩凌肆带来的人就只有暗影和一些得力的助手。

    两个人住在正屋里,什么事情也都是自己动手。

    端木青端进来一盆热水,韩凌肆正在灯下拟定赈灾章程。

    绞好了帕子,她却停住了没有上前递给他,而是站在脸盆旁静静地看着那个灯下的男人。

    她脑海里突然涌出八个字:岁月静好,寂静欢喜。

    若是一辈子都留在这个时刻,她也是愿意的,哪怕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为夫长得有那么好看?夫人竟看得如此出神?”

    端木青怔怔出神的时候,韩凌肆突然抬起头便看到她这样一副痴痴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

    回过神,端木青白了她一眼,将有些凉了的帕子重新浸到水里。

    拿起来的时候,却被另一双大手接过。

    韩凌肆绞干帕子,细细地替她擦拭着脸:“你今儿累了,早些休息,你今天跟我说的事情,我参考了一下,有些东西要重新拟定,不必等我。”

    端木青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静静笑看着他,任由他细细地替自己擦完脸,在一根根擦拭着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