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二天,韩凌肆旁边站着萧梨月,对第二天再一次出现的官员们告知赈灾的具体安排。

    萧梨月看着这些各自心怀鬼胎的官员们,盈盈行了个礼,笑道:“梨月年轻不知事故,盖因自小受到曾祖和祖父的教诲,懂了些书上的道理。

    这一次借着昊王赈灾的机会,前来学习,也希望如曾祖和祖父所希望的那般,能为百姓做点儿实事,所以才跟着昊王过来。

    若是有什么不知进退之处,还望各位大人海涵,担待一下梨月,若是遇上什么不懂的事情,也希望各位大人多多教导,梨月回去也好跟曾祖交代。

    不然曾祖倒真是要说梨月此来是来作秀的了。”

    这话里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下面这一群人都是精通事故的。

    这些年来无论大小事情,哪一件不是看着萧府的脸色行事。

    这一次昊王前来赈灾,却没有住在萧府,原本就让所有人心里打鼓。

    然后又听说萧老最宠爱的曾孙女跟随者昊王一起,更是惊疑不定。

    经过昨日来这昊王的住处,谁知道这位冷面王爷却是什么都不收,首先在门口就有几个武功高强之人把关。

    若不是空手,根本就不让进门,什么美女,珠宝,古玩,甚至是宝剑秘籍,通通都给扔到了门外。

    看得这些官员一阵心疼,却也被无他法。

    晚上回去各显神通,变着法儿往萧府里面递信,希望能够讨个招儿,谁知道萧府这一次竟然是打定了主意不开口。

    任你用什么方式,竟然是一句话都没有,好像就任由着这条过江的幼龙来搅乱这一池水。

    关于那个萧小姐的影子,这些人更是一个都没有看到,心里不由得怀疑当时听到的关于这个的传言是不是假的。

    可是这个时候,这位小姐却又站了出来,不但是站了出来,还代表着萧家说了这么一段话。

    这一帮见风使舵之人,又怎么还会迟疑。

    立刻有人上前道:“这一次水灾,历史罕见,如今又昊王过来,给我们这青州地方简直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必定跟随昊王,唯昊王之命是从。

    所有事情但凭昊王吩咐,绝对不敢有一丝一号的延误。”

    从他开口之后,后面的所有官员也都跟着纷纷附和。

    韩凌肆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冷着一张脸。

    打开手里的一分文件:“平水,修水,玉山,饶庆这四个县是重灾县区,县令何在?”

    立时就有四身穿县令补服的官员站了出来。

    韩凌肆指了指右手边:“你们站到那边去。”

    四个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丝毫不敢违背这位冷面王爷的话,如同小兵一般乖乖地站到一边。

    韩凌肆看着另一边的官员道:“剩下的县区相对来说灾情稍微轻一些,但是也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断粮的情况,而且今年的雨水过多,导致庄稼无法下种,许多百姓没有存粮,也须重视。

    你们今天回去,给本王做出一份详细的报告,详细到每一户,记录他们的情况。

    由里长登记,汇聚到镇长那里,分门别类贴在告示栏里,然后再有县令将所有的资料汇总,送到郡守那里,郡守统计好,计算所需赈灾银两,粮食,送到本王这里来。

    等到本王核实之后,再发放下去。

    发放下去的流程刚好相反,镇长依旧得要将发放情况贴在告示栏里。”

    这样的做法,简直闻所未闻,有一个郡守忍不住还是出声问道:“下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昊王殿下。”

    “说!”

    “为何要贴在告示栏里?官府做事,如此告知百姓,让百姓指指点点,未免有堕官府威严,而且此事工程浩大,既费时又费力。”

    韩凌肆冷笑一声:“若是你们公平不存私,又何惧百姓指指点点?百姓又怎么会指指点点?若是官府所做全然为民为社稷,又怎么会堕了官府威严?!”

    如此严厉的反问,让那郡守顿时吓得不敢出声,昊王这话分明是话里有话,似乎意在指责曾经有官员贪污灾银。

    难道……他都知道了?

    可是昊王是从西岐来的,对东离的事情一无所知,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说是萧府透露的口风?萧府这打得到底是什么主意?

    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只是敢在心里想想而已,哪里敢开口想问,只是对于上面那名天龙之子,更加畏惧了一些。

    “你们都给本王听着,本王让你们将这两种信息都公诸于世,到时候若是有人跑本王这里来申诉,本王可不管他身份是贫民还是奴隶。

    身为父母官,敢叫灾民受委屈,本王就敢让他委屈到哭不出来,到时候家产全部变成了赈灾物资,可就别怪本王没有提醒。”

    这哪里是公诸于世那么简单,分明是让所有人的眼睛盯着,让百姓来监督啊!

    韩凌肆指了指大门口:“本王待会儿便会让人到那边悬上几面鼓,只要鼓声响,你们就准备其中有一个甚至几个人变成和百姓一样的贫民了。”

    “不敢,不敢……”下面的官员一听,连忙俯首答道。

    “时间不早了,赶紧去做事吧!三天之内,我需要看到准确而没有隐瞒的数字。”

    “是!”初夏的天气里,这一群平日里养尊处优,靠着救济粮买田置产的官老爷们,一个个的背上竟然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萧梨月始终站在韩凌肆旁边,整张脸都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

    这是第一次,她觉得一个男人竟然可以有着那样的气势。

    就算是曾祖父,家里上上下下,甚至可以说整个青州,在他面前大气儿不敢出一声。

    但是她从来没有觉得那是一种气势,有时候甚至觉得,那是一种阴沉。

    可是这个男人不一样,那是一种站在高处,睥睨风云的感觉。

    当他说出“敢叫灾民受委屈,本王就有本事叫他委屈得哭不出来”,竟这样的大快人心。

    仿佛是书里看到的拯救天下的天神。

    韩凌肆没有顾忌旁边这个小女儿崇拜心思泛滥的女子,径自走向那边四个县的县令。

    “周大人,李大人,怀大人,索大人,四位作为平水,修水,玉山,饶庆这四个重灾县区的父母官,身上担着不小的责任啊!”

    四位县令方才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和那些同僚们被这位年轻的王爷吓出汗来的样子,自己又何尝不是胆战心惊。

    他们所管辖的县区是死人最多的,灾情最为严重,自然也就首当其冲了。

    方才对于那些灾情不是十分严重的地方,这位昊王都是如此的严厉,对于他们,又会有什么样的手段呢?委实是不太敢想啊!

    “是是是,自从江堤溃堤之后,下官心里胆战心惊,一直盼着上头能够派出救命钦差大臣来,谁知道竟然是昊王亲自前来。”

    稍显镇定的怀大人犹豫了一下接口道。

    “江堤又溃了!”

    韩凌肆淡淡的扫了这四个人一眼,却有意无意地加重了那个“又”字。

    顿时将四人吓得有些腿软,只能强稳住心神,让自己老老实实地站好。

    要知道,面前这个是昊王,这一次是身负皇命,若是他想要斩杀一个如他们县令这般的小芝麻官,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是今日突然拔剑将他们斩杀在此,只要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完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啊!

    更何况,昊王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又溃堤了,江堤上有什么秘密,他们如何能够不知道?

    若是给上头知道了,哪里是一个死那么简单?

    但是韩凌肆却并没有揪着这个话题,而是严肃道:“至于以前的事情,本王眼下不想追究,也没有功夫追究,你们如今的任务就是给本王好好将此次赈灾之事做好。

    待会儿本王会给你们分别派出几个人去,你们,作为县令的你们便跟随着一起从重道轻,将灾粮发放下去,一刻也不许延误。”

    “是是是!”四位县令顿时答应不迭,生怕慢了一些。

    方才这位王爷说的话,他们可是听清了,暂时不想追究。

    那以后呢?谁知道啊!

    眼下就只有先好好表现,显示出自己的衷心来,才能够让这位王爷放心,他好像陛下交代了,自然心情就好了,心情好了,自然也就放过他们了。

    “暗影!”

    一直不为人注意的站在一棵老槐树旁边的暗影走了出来,招了招手,顿时就有二十个脸色僵硬的汉子出现在这四位县令面前,飞快地分成了四组。

    “还不快去?!”韩凌肆抬了抬眼,四位县令一听,连忙告辞,还不忘让跟着自己的五位汉子先行。

    端木青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院门口,看着韩凌肆处理事情,嘴边噙着隐隐的笑意。

    看到所有人都走了,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

    抬头看了看天空,厚厚的云层裂开了一丝口子,露出有些暧昧不清的阳光来。

    这阳光晒在身上,有些朦胧的暖意。

    陡然间,她想起一事来,心,猛然间就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