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远远的看过去,便看到方才还带着浅浅笑意的端木青陡然间脸色煞白,如同遇到了什么打击一般。

    他连忙撇下所有人,快步走到端木青面前:“青儿,怎么了?”

    端木青陡然间抓住了韩凌肆的手:“疫症!是疫症啊!”

    这没头没脑的话,让韩凌肆疑惑不解,连忙抓住她的肩膀让她冷静:“青儿,到底怎么了?什么疫症?”

    端木青努力的平稳住自己的呼吸,竭力让自己平静,看着韩凌肆的眼睛道:“临水镇……临水镇那些百姓,得的是疫症!”

    这个时候萧梨月也走了过来,听到这话,也同样吓得脸无人色。

    “青儿,你确定?这不是小事!”韩凌肆的呼吸陡然间变得急促,急切地看着端木青。

    经他提醒,端木青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很像,我要再去确认一下!”

    “不行!”韩凌肆想也不想,立即否定道,“我找别的大夫去。”

    端木青却固执地摇头:“这里的大夫大部分都因为水灾而离开了,就算是有留下来的,也都是些无力迁徙之人,这些人连自己家人都不能养活,医术能够好到哪里去?

    疫症不是小事,不可马虎,一个不小心,便是屠城的病症啊!”

    她的言语间十分急促,眼睛里带着固执的光芒。

    “不行!”这件事情上,韩凌肆却是十分的坚持,从他的表情看来,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件事情我不会听你的,你回屋去,我立刻找大夫前去。”

    “韩凌肆!”端木青紧蹙着眉头看着他,“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是大夫,我会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而且如果不是,岂不皆大欢喜?”

    这是萧梨月第一次听到这个她唤作“青姐姐”的女子叫昊王,却是直接叫他名讳,这让她感到十分的惊讶。

    更加惊讶的是,似乎这里的人都觉得很正常。

    那个淡如水一般的女子韩雅芝,还有冰块脸暗影,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什么异样。

    甚至于昊王本身,除了不能遂了她的愿望的坚持之外,也没有任何的不快。

    她,对昊王来说,这么不一般么?

    这似乎和自己最开始所想有些不同。

    “我说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安心呆在屋子里就是了。等到结果出来,我自然会告诉你。”

    韩凌肆脸也冷了下来,但是眼睛里却满含着担忧。

    这个时候出现疫症,对于这里的灾民来说,当真算得上是万劫不复了。

    “韩凌肆!”端木青气急,一张脸都因此而变得通红。

    可是韩凌肆没有给她机会说下去,而是转脸对韩雅芝道:“雅芝,把她送回屋子。”

    韩雅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走到端木青面前浅浅笑道:“回屋吧!”

    端木青还想要说什么,但是韩凌肆却已经转过了身,径自往外走去:“暗影,去将城里所有的大夫挖出来。”

    咬了咬牙,端木青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终究还是跺脚回了屋子。

    她清楚地知道,看起来无比柔弱的韩雅芝,其实武功高强。

    而且,要命的是,这个女子根本就只听韩凌肆的话,端木青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

    站在屋子中间,端木青回想起那日在陈芝筠背篓里看到的草药。

    葛根、柴胡、黄连,这些都是止泻常用药,还有些姜活、防风、白芷,却是用于普通风寒引起的呕吐。

    看来已经出现了书里最常见的上吐下泻症状,在结合当时看到的那些百姓的面色,十分像是疫症初发时候的病虚无力。

    临水镇是这样,那么其他的地方有没有出现呢?

    如果是疫症,那么这种疫症的传播方式是什么?

    水?还是空气?甚至是接触性传染?

    端木青只觉得脑袋上放悬了一头嗡嗡嗡响个不停的大钟。

    整个人都头晕眼花,心急如焚。

    “青姐姐,那天我们看到的那些百姓,当真得了疫症吗?”

    萧梨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端木青从思绪里回过神,看到她担忧的眼,勉强笑了笑。

    “我也说不准,需要再去看看才知道,可……”

    说着又不远再接着往下说了,方才韩凌肆的态度她也看在眼里,自然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萧梨月想了想,安慰道:“昊王他也是为你好,如果真的是疫症,很容易传染呢!他是担心你。”

    其实她怎么会不明白,可是,这些都无法成为她不去到那些病人面前的理由。

    可是这些她并不想跟萧梨月这么一个外人说,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虽然不如青姐姐厉害,也不懂医术,但是萧府在青州还是有几分力气的,有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得上忙的?青姐姐只管吩咐就好了。”

    端木青心里原本就因为这事情烦得很,此时委实没有心情再去面对这么一个大家小姐的好奇心。

    正要说没有,但是脑海里却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道:“对啊!你们萧府平日里应该跟青州城里的名医十分相熟的吧?

    你能不能请到一位医术比较好的大夫前去看一看,然后再将具体的情况转告给我?”

    萧梨月听到这话,连忙笑道:“我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这一点还是可以做得到的,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去。”

    端木青如同抓到一根漂浮的稻草,感激不迭:“谢谢你。”

    看到她这样高兴的表情,萧梨月顿了一下:“青姐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是不是疫症?就算是疫症,可是你在这里也是影响不到你的,不说你,就是你所有认识的人,都是影响不到的。

    换句话来说,这是不是疫症,其实跟你关系不大,甚至说,完全没有关系,你这样担心,是因为昊王吗?你担心他这一次的赈灾之行出纰漏?”

    端木青垂下眼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些什么东西闪动着。

    “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这只有一个原因--我是大夫。”

    曾经有一个人跟她说过:“我不管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来学医,也不管你以后究竟能够学到什么样的程度。

    但是眼下我既然已经收了你做徒弟,我也知道你的医术,以后一定会用来致人死命。

    这是你跟我说你为了自保之时就已经注定的,但是,我对你有一条要求,遇到可救可不救之人,当救。遇到可害可不害之人,不害!

    若是你问我为什么?我的答案只有一个,你是大夫!”

    这段话是云千曾经跟她说的,她一直都记在心里。

    尽管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但是在她的心里,云千还是她的师父,永远都是。

    而他对她的那一条要求,也渐渐的变成了她自己的行为准则。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自己当做了一名大夫。

    曾经云千让她背过很多的书,其实不仅仅只有药理和病理,还有很多的医德医行的典著。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后来云千变成了名义上的敌人,她还是将他当做师父的缘故。

    因为不管他们站在怎样的关系上,云千作为师父并没有一点儿藏私,他是真的将她作为徒弟去教导。

    想到这里,端木青越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萧梨月听到她的话,心里莫名的一阵感动。

    最初看这个女子,只是觉得她身上透着一股灵气,虽然长得也不差,但是究竟难以让人感到惊艳。

    可是现在再看,却发现她的身上有一种历久弥坚的气质,这种气质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一种别人所没有的光华。

    到半下午的时候,萧梨月便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脸上满是焦急,可见赶路也赶得颇为急切。

    “青姐姐,那些乱七八糟的术语,我也听不懂,我让张大夫把所有的症状都写了下来,你看看。”

    一边匆匆忙忙走过来,萧梨月一边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纸。

    端木青一听,连忙迎上去,握住她的嘴:“嘘!别这么大声!”

    萧梨月心里只想着早些让端木青知道,完全忘记了韩凌肆让韩雅芝看着她这回事。

    此时连忙闭了嘴,点了点头。

    端木青飞快地将那张纸藏到胸口里,然后再从窗户边往外看去,看到韩雅芝那边屋子并没有什么动静,方才放了心。

    萧梨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我给忘记了,对不起啊!”

    “没事!”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她没有发现。”

    西厢房里的女子,静静地坐在窗边,透过白色的纱窗看着外面的太阳。

    正屋里的动静落在耳朵里一清二楚,但是,她没有出门,只是静静地看着那透过纱窗看起来模糊不清的日光。

    唇边挂着一丝谁也看不懂的笑意。

    “怎么样?”萧梨月看着端木青越皱越紧的眉头,不知到底如何。

    问起那张大夫,他却说得含糊不清,支支吾吾老半天也还是只说了一句还不能确定。

    还好她聪明,知道让他写下所有的症状,这样拿给青姐姐,定然是万无一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