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从这位张大夫所写的症状来看,分明就是疫症。

    腹泻,呕吐,脱水甚至昏厥,这些症状不同程度的出现。

    而且并非一个两个,这个张大夫今天受到萧梨月的委托,赶过去,都发现十几个人都出现这种症状。

    这不是疫症是什么?

    “你请过去的那个张大夫不知道?!”端木青急促问道。

    萧梨月茫然地点了点头:“啊!他说还不能确定,要回去查医书呢!”

    “呵!”端木青冷笑一声,“只怕本来应该在查医书的他这会子已经出了青州城了!”

    “啊?真的是疫症?”萧梨月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可是张大夫他怎么……这可是关系到千万百姓生命的大事啊!”

    “这还不明白吗?若是他说是疫症,官府肯定会调集整个青州的大夫前去治疗患了疫症的百姓。

    他与你们萧府相熟,自然是第一个被征集而去的,拿命拼的事情,又有几个人真的心甘情愿?”

    萧梨月顿时被气得不轻:“亏得我平日里还觉得他是一个好大夫呢!关键的时候,竟然跑得比谁都快。”

    “平日里那是求富贵,且有没有危险,自然是高高兴兴的出诊,可是这一次又怎会是一样的呢!”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前院传来韩凌肆的声音,端木青打了个眼色,萧梨月便了然地笑着退了出去。

    她才刚出去韩凌肆就进来了,只看到端木青木着一张脸。

    但是一看到他来,便立刻迎了上来,急切问道:“怎么样?到底是不是?”

    韩凌肆笑着瞥了她一眼,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吓我一跳,还跟我杠上了,哪里是什么疫症,都是因为这天气湿热,引起的风寒,大夫们已经开了药,药材也在发放了。”

    端木青闻言,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撅了噘嘴一副小媳妇的表情。

    “瞧你早上给急得!”韩凌肆伸手挽住她的腰,“这下可放心了?”

    端木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了,是我太过小心了。”

    “不过也好,虽然不是疫症,但是这些百姓也确实大多身处病中,这事儿也得要落实一下,这些天我会比较忙,不能陪着你了,你自己在这里好好的。”

    韩凌肆宠溺地看着端木青,将她拥入怀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眼睛里却闪过深深的忧虑。

    端木青依旧装作无知无觉,嗔怪道:“还说我,你可是禁了我的足的。”

    “我这不是怕嘛!现在放心了!随便你!”

    听到这话,端木青才放心地叹了口气道:“不是就好。”

    “嗯!”韩凌肆点了点头,如释重负,“我就是怕你一直悬着心,一回来就来告诉你,现在要去处理些事情了。”

    “去吧!”端木青笑道,“我也解放了,不必被雅芝看着了。”

    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韩凌肆才走出门去。

    才走出院子,韩凌肆便对跟出来的韩雅芝道:“不用再看着了。”

    韩雅芝想了想,问道:“不是疫症?”

    “是!”和方才看到端木青的表情截然不同,英俊的脸上满是担忧。

    “那……万一她溜去了呢?我去找两个人暗中看着。”

    韩凌肆摇了摇头:“别!青儿精明得很,我越是阻止她,让她发觉了,一定会去的,相反,我不看着她,她才会相信真的不是疫症,所以才不会去。”

    想到下午的事情,韩雅芝皱了皱眉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跟着韩凌肆往宅子的深处走去。

    那里临时劈开了一个院落,专门用来研究疫症的治疗方案。

    萧梨月眼看着韩雅芝离开了,方才重新走了回来:“青姐姐,雅芝姐跟昊王出去了。”

    “我知道。”

    “难道昊王找的那群大夫都跟张大夫一样看不出来吗?”

    “不是,他们发现了,确实是疫症。”

    “那昊王他……”

    “他跟我说不是,可是我知道他是知道的,因为他紧张的时候,左手无名指会轻轻的抖动,这一点,也许他自己都不清楚。”

    “那昊王还让雅芝姐离开,难道他不担心你了吗?”

    端木青看着她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因为他了解我,就如我了解他一样。”

    这话让萧梨月有些不明白,但是端木青并没有打算过多的解释,而是转过了话题:“月儿,还是得要麻烦你。”

    “什么?”知道她想说的是关于疫症的事情,萧梨月也不敢马虎,立刻认真了表情。

    “你能不能找到一个跟我差不多身量的女子来?”

    “青姐姐要溜出去?”萧梨月惊讶道。

    这件事情她一开始就知道,端木青也不打算瞒着她:“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既然确定了是疫症,我猜想这些天昊王都会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来。

    我们在他离开之后再出门,回来之前再早早回来就是了。

    只要让那个女子呆在屋子里面穿上我的衣服就好了,若是有什么意外情况,还是要你帮忙掩护一下。”

    “青姐姐,我……”萧梨月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道,“我也想去!”

    端木青讶异-地看着她,却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行,你是萧府的大小姐,你不能出事!”

    “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我可以给你打下手啊!端茶递水什么的我还是会的,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的。”

    “不行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你的身份不容你胡来。”

    萧梨月对于这件事情,却有些固执:“就算我是萧府的大小姐那又怎么样?

    我也是人啊!这么多年来,都因为我是萧府的大小姐,衣食无忧,别说为了生计而努力,就是平日里要的金银珠宝也都是随手抓取,不费一点儿力气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比谁珍贵呢?我相信,无论是谁,来到这世上,酸甜苦辣都尝尽了才叫人生。

    我活到现在,不知道什么是苦,这一次出来也是想要亲眼看看人间疾苦的。

    我是真的想要去为百姓做一点儿事情,虽然做得不多,但是,尽我努力就好。”

    端木青看着萧梨月,第一次觉得这个萧府的大小姐有些过人之处来。

    一开始她为了跟着他们一起,说她在萧府做过许多下人的活计,她只是有些惊讶。

    后来看到她对灾民的同情,也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心地还算是善良。

    可是现在,却发现,她并非一般花瓶一般的小姐,竟也是个可爱的女子。

    可是端木青还是摇了摇头:“这事儿一不小心会出人命的,你的命,我们负责不起。”

    “青姐姐,能不能让我自己为自己活一次?”

    萧梨月看着端木青的眼睛,认真道。

    这一句话莫名的打动了端木青的心。

    她作为萧府的大小姐,从小享受着因为萧府带来的优越感,又何尝不是背负着萧府带来的责任呢?

    在她的名字上面,永远都带着一个叫做萧府的包袱。

    “你不后悔?”

    听到她这么说,萧梨月立刻露出笑容来,飞快地摇了摇头:“不后悔!”

    原来也是一个倔强的人,从这个女孩子身上,端木青陡然间想起那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女来。

    素儿,你在哪里?

    看到端木青恍惚的神情,萧梨月有些小心翼翼:“青姐姐,可以吗?”

    “明天换一身耐脏的衣裳。”

    “好!”萧梨月顿时高兴得要跳起来,“我现在就去找一身方便的衣裳。”

    端木青看着她高兴的跑出门,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你当真要这么做?青儿,会要命的!”地瓜又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歪着脑袋从下往上看着她。

    端木青眯了眯眼,露出危险的讯号:“我第几次跟你说不要这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我房间里了?”

    话音一落地瓜就不见了,然后再慢悠悠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只是因为有一次,端木青正在换衣裳,他突然就钻了进来,然后,看上去只有十岁的人就被韩凌肆揍了个半死。

    端木青把他捡了回来,便跟他说好了,以后再也不可以通过他的特殊方式来到她的房间。

    “我这不一时间给忘了嘛!”地瓜鼓着一张包子脸,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端木青。

    这一次她懒得跟他计较这么多。

    “正好你过来了,也省得我去找你。”端木青摆了摆手。

    “你要干嘛?”地瓜顿时警觉起来,自从他的特意功能暴露之后,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将他当做畜生使。

    有什么跑腿的事情都让他去做,管他土硬不硬,臭不臭,就是让他钻去。

    “我写些药方给你,你帮我找药材来,我明儿要用。”

    说话间,端木青就已经在刷刷的落笔。

    地瓜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喂!我又不是大夫,我怎么会认得药材?!”

    “你认得字吗?”

    “你的药方我认得,可是药材我不认得啊!”

    “药店的药柜上都有写。”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钱去买,更何况,就算我有钱,人家也不会卖给我这么一个小孩儿的!”

    刚说完这句话,地瓜就看到端木青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等等!你不会叫我去偷吧!”

    端木青没有回答他,但是那笑容的意思不言而喻。

    “昂!你这个女人,你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怎么能偷东西呢?你……”

    “韩凌肆,地瓜他……”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

    小寒:看到【寒舍】里亲们的支持和鼓励,小寒真心感到动力满满啊!多谢亲们啦!

    再一次提醒我们寒舍的群号:194463467,欢迎所以喜欢《乱世嫡女》的亲哦!我们寒舍的伙伴们管理们都是十分有爱哒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