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清晨的浓雾里,一辆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马车从山上疾驰而下,车夫却是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女子,旁边还坐了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稚童,悬着的双腿正欢脱地晃着。

    马车里面一个穿着灰色衣裳的清丽少女,扎着简单的双鬟,抓紧时间学习辨认药材。

    每一中药材都仔细地拿在手上,与书上介绍的一一仔细对应着。

    昨天晚上萧梨月只休息了两个时辰,其他时间全部都在偷偷努力辨认着地瓜偷来的药材。

    这对于从小被先生夸赞记忆力好的她来说并不难。

    前面驾车的自然就是端木青和地瓜了,这一次没有暗影,她们的目的地还是临水镇。

    相对来说,几个重灾区疫症情况会比较严重,而临水镇是所有重灾区里民风最好的。

    选择这里作为疫症观察地最合适不过。

    上一次来临水镇不过是两天前,但是这一次出现看到的情况,还是让端木青吃了一惊。

    因为韩凌肆拟定的一些措施在他的大力施压下已经迅速的落实了。

    街上已经没有人躺着,那些没有被水冲垮的,受损相对来说毕竟轻的屋舍都被收拾了出来,作为难民安置点。

    胜峰酒楼就变成了施粥棚,每天固定的三个时间点进行施粥。

    整体上来看,确实是比上一次好得多了,也证明,韩凌肆的努力有了成效。

    但是这些百姓的状况,却比上次还不如。

    走进一个比较大的难民安置点,端木青看到有几个看上去像是大夫样的人在帮躺着的百姓诊脉。

    看到端木青走过来,其中一个大夫皱了皱眉走上前来问道:“请问你是?”

    端木青连忙笑道:“我是今日才赶过来的大夫,说是派我来这里,这里的病人情况怎么样?”

    那大夫听说端木青是派来的大夫,神色有些奇怪,但还是点头:“敝姓许,请问姑娘贵姓?以前在何处行医?”

    “晚辈姓姬,不过是个走方的大夫,并不是青州人氏,”端木青礼貌地回答他的话,却并不愿意过多的纠缠,问道:“这里的百姓情况如何?”

    许大夫道:“这里的都是暂时还算是安全的百姓。

    若是今日诊断他们还是没有什么具体的情况的话,就会立刻迁往别的地方去。”

    这个做法端木青深表赞同,疫症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隔离,将没有染病的跟染了病的人隔离开来,重病的跟轻微患者隔离开来。

    “那……已经染病的百姓呢?”

    听到端木青问起这个,那许大夫脸色颇有些古怪,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指了指对面右边:“往那边去就是了。”

    “多谢许大夫,我过去看看。”

    说完就带着萧梨月和地瓜出门而去。

    许大夫看着他们的背影,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个的都不要命了。”

    端木青一路走过来,一直走了小半里路才走到那许大夫说的安置病患的地方。

    才进门,就感觉到一股腥臭味儿。

    她已经了解这病的症状,自然知道这味道是因何而来。

    而且从前学医的时候,云千让她诊治的病人也有不少比这更为腌臜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萧梨月走了进来,却是顿时皱紧了眉头,差一点儿就吐了出来。

    但是一转脸看到端木青平常的面容,顿时咬紧牙关,紧跟其后迈了进来。

    这里的百姓跟方才那个地方不一样。

    方才还有好几个是站着的,这里的却大部分都是躺在地上的。

    而站着的就只有两个人,都系着面巾,一个是大夫模样,只见他正皱着眉,翻开一个躺在地上毫无动静的病人。

    而另一个人,看上去却有些熟悉的样子。

    “是你们?!”

    听到他的声音,端木青才发现,这个人就是这个临水镇的镇长陈芝筠!

    端木青讶异-地看着他,虽然他的脸大部分都被隐藏在了面纱里,但是听声音还是听得出来,他应该比前两天好多了。

    或许是因为灾粮已经发放了的缘故。

    “你们怎么来了?”陈芝筠一边问道,一边在门口的热水桶里洗过手。

    然后还不等她们说话,便将她们往外推:“你们快走!这里都是病人,没什么好看了,上面也都知道了,不必再考察了。”

    端木青将他的手拨开,笑道:“我们不是来考察的,这一次我是大夫。”

    “什么?”陈芝筠皱紧了一双剑眉,目光严峻。

    “我说,我是大夫,是来给病人看病的。”端木青没有理会他,径自迈过他走进大门,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纱巾蒙在脸上。

    然后便走向那个大夫:“前辈好,晚辈是上面派下来的大夫,这里百姓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大夫看上去已经是花甲之年了,看到端木青不由得奇怪问道:“你这么年轻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端木青对这话有些不解:“晚辈虽然年轻,但是自认对于这里的病人还是有些帮助的,晚辈……”

    “年纪轻轻的就好好的在外面活着,为了那几十两银子拿命去拼,不值当!”

    端木青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这老大夫的意思了。

    大概是因为这病是疫症的缘故,大部分的大夫都是不愿意来的,而韩凌肆却开出几十两银子作为酬金。

    使得那些年老而家贫的大夫纷纷前来,年轻的大夫自然不愿意为着几十两银子过来冒这个险了。

    端木青笑道:“晚辈是为了名。”

    老大夫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果然是我老了,不如你们年轻人敢拼,为了名,好大的口气,你就有把握治得好这疫症?”

    “不拼更治不好。”端木青只是淡淡地接过口。

    “好好好,”老大夫点了点头,“有这份勇气便也算是难得了,来来来,我与你细说。”

    “你……”陈芝筠一听,立刻急了。

    老大夫不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份,可是他知道啊!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谁来负责?

    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一个人拉住了袖子,萧梨月将面纱系在脸上道:“你的命是命,我们的命也是命,老百姓的命,还是命。”

    陈芝筠呆呆地看着这个少女,跟着端木青一起蹲在老大夫的身边,细细地记录着。

    方才心里的那股着急竟然慢慢地消退了。

    这么多年来,他多次违拗县令的指令,不就是因为这个少女方才说的那一句话吗?

    想到这里,蒙在面纱下的唇边缓缓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便接着方才的工作,替一个刚刚呕吐完的病人清理身边的秽-物。

    端木青聚精会神地看着老大夫将病人身上症状指给她看。

    却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了一把年纪的老大夫医术却还算不弱。

    每一处观察都十分的仔细,不肯遗漏一处。

    而且对于这个一心“求名声”的后辈没有一丝保留,将自己所有的发现全盘告诉她。

    然而,端木青的惊讶相比起这个老大夫来说,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的交流,老大夫便发现眼前这个看上去小小年纪的女子,医术之精湛,委实少见。

    而且许多见解十分的独到,和他这大半辈子以来接触到的多有不同。

    一个半时辰过去,端木青对于这里的疫情算是有了基本的了解。

    这还是多亏了这老大夫之前细致仔细的工作。

    站起身来,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郑大夫,晚辈觉得这方子还得要细细地研究一下才行,据用药效果来看,似乎都只是暂时性的压制住了一些寻常的症候。”

    郑大夫点了点头:“这方子是他们一起拟出来的,实际上我是有多处不认同的,不如我们一起商讨一下,重新拟订一张试试?”

    端木青笑着点头:“还有一件事情,一定得要弄明白。”

    “你想说的是这疫症传播的途径吧?”

    端木青点头:“郑大夫所言极是,若是不弄明白这一点,就算是治好了一个人,在不知传播途径的情况下又会第二次感染,那么我们所做的事情可都算是白做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啊!”郑大夫点了点头,“可是疫症一般的传播途径要不就是水,要不就是空气,甚至还有可能是接触性传染,所以才让人谈疫色变。

    无论是哪一种传播方式,都不好查明白,也不好阻绝啊!”

    端木青点了点头:“这些晚辈的师傅都有跟晚辈提起过,所以来之前,晚辈便一直在思考到底如何确认这疫症的传播途径。

    思虑了许久之后,晚辈想到一个方法,不知道有用没用,正想请教请教前辈,让前辈鉴定一下。”

    “哦?”郑大夫一听,来了兴趣,“什么方法?眼下人命关天,若是可行,就是费些功夫也无妨,救人要紧。”

    端木青对那边一直坐在马车车辕上的地瓜扬了扬下巴。

    地瓜顿时鼓起一张包子脸,白了端木青一眼,然后才气呼呼地从马车里面抱出一个大笼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