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陈芝筠对于这个跟随着端木青的稚童不算是陌生,心里虽然奇怪他们为什么带个小孩出来,但是却并没有开口相问的打算。

    倒是郑大夫虎了脸:“你们胡闹,怎么把个孩子带到这里来了?这不是要人命吗?!”

    地瓜一听,眼睛里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脸上却是一脸的委屈看着郑大夫。

    “老爷爷,我……我在这里不会死吧?我不要死!我还要娶媳妇儿呢!”

    这简直就是顺杆子往上爬,顿时激起了郑大夫的怜爱之心。

    “乖孩子,不会的,马上让人送你离开。”

    “郑大夫,”端木青柔声唤了一声,接着淡淡笑道,“他不是孩子,只是得了侏儒症,加上面部天生发育迟缓,就这个样子了。”

    “啊?”郑大夫一听,转脸惊讶地看着端木青,“他……”

    “他已经三十岁了。”端木青目露不忍地看了一眼地瓜,“比我还大许多呢!就是因为这个才娶不上媳妇儿,晚辈这么多年来也是因为他这个病才四方行走的。

    所以,他一直都跟在晚辈的身边,从来未曾离开过半步。”

    相对于这个患有“侏儒症”的三十岁男子来说,郑大夫自然还是比较相信面前这个一上午都在跟自己探讨疫情的女子。

    更何况,方才人家也没有说自己是孩子,是他误会了。

    郑大夫点了点头,看向地瓜:“别灰心,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病都是有源头的,追究到其源头,对症下药,必然可以找到救治的方法。”

    地瓜那一张可爱的包子脸顿时便塌了下来,白了端木青一眼,才不情不愿地将手里的那个大笼子地给端木青。

    结果那个笼子,端木青放在地上,一直都没有打开照在上面的黑色布罩。

    “实不相瞒,郑大夫,这里头是晚辈搜集到的一些白老鼠,晚辈想利用这些白老鼠来做些实验。

    这里的一些如今已经算是侵入了这里的空气,临水镇外的山脚下,晚辈还放了一个笼子,若是因为空气传播,这些白鼠就会有事,而外面的不会有。

    若是一段时间之后还没有的话,我们可以试一试将他们分开来两拨,喂它们喝这里的水,观察它们染病的情况。”

    郑大夫如同看一只怪物一般地看着端木青,却是沉吟不已。

    这样的反应让端木青有些不解:“郑大夫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抬头看了一眼端木青,郑大夫顿了一下才道:“我行医这么多年,曾经也是十分爱钻研的性子。

    对于很多疑难杂症究其根本却都是需要试验验证的,也曾听说过一些秘闻,有些大夫偷偷抓取活人做实验,然后才得以找到一些棘手症候的解药。

    但是我是一个大夫,是生而救人的,做这样害人的事情别说没有这个能力,就是有,却也是下不了手的。

    你今日的想法是好,但是,我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用白鼠来做实验的。用白鼠做实验虽然不算是什么伤天害理,但是这白鼠的体制毕竟跟人不一样,这……只怕是行不通啊!”

    端木青知道这用白鼠做实验是云千独创的方法,世人皆不知道。

    实际上跟着云千学医的时候,她也有跟着一起做过,发现这白鼠和别的动物不同,似乎与人的关系十分,很多起案例都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这一时半会儿,端木青也解释不清楚,更何况,她原本就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云千并没有来得及将这个告诉她。

    “我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来的这个方法,实际上,晚辈和您是一样的怀疑,但是眼下正如您所说的,我们也不可能抓取活人做实验,不如暂且试一试。

    且这东西并不需要多大的功夫,我们还可以同时找找看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听说是从古书上看到的方法,这郑大夫一时半会儿倒也不好反驳,且听她说的在理,倒是可以先试试看。

    “也好!那便试一试吧!只是我们别抱太大的希望才好。”

    “是!前辈说得有理。”

    这个郑大夫虽然不大相信端木青的做法,但是既然答应了,行为上却是十二分的认真。

    萧梨月表现出了让端木青讶异的坚毅,除了最开始进来时候表现出不适之外,便一直和陈芝筠一起照顾病人。

    从她生疏的手法以及手上细腻的皮肤看来,陈芝筠也能够猜得到眼前这个不过刚刚及笄的少女必定是大家出身的小姐。

    原本心里对她的一分排斥也淡了不少。

    眼看着已经快到酉时了,端木青担心韩凌肆回去,只得匆匆告辞,言明第二天再来,便飞快地赶回去。

    一路疾驰到住处,韩凌肆还在处理事务没有回来,韩雅芝也不在,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顶替着端木青的女子看到他们回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苦着脸看着萧梨月道:“小姐,可把奴婢吓坏了。”

    萧梨月这一天下来并没有觉得十分疲惫,反倒神采奕奕道:“放心放心,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不会让你被发现的。”

    “中午谁送的饭过来?”端木青问道。

    “是一个女子,但是奴婢依照小姐的吩咐,面朝里面躺在床上,那女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饭食放在桌上就走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多谢你了。”

    说完对萧梨月道:“赶紧让她离开,我看韩凌肆就快要回来了。我去烧水,我们三个都得好好洗个澡,不然带了疫症来,可就麻烦了。”

    萧梨月知道这件事情的轻重,也不敢耽搁,立刻带着那女子出去了。

    端木青自去厨房下烧水。

    韩凌肆回来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端木青正披着一件干净的衣裳从净房里出来。

    “怎么这么早就洗澡了?”

    端木青坐在梳妆台前,细细地梳理着头发:“今儿犯困,歪了一天,觉得有些疲乏,就去烧了点儿水洗了个澡。”

    “好好的怎么就犯起懒来了呢?”韩凌肆走到她身后将她手里梳子接过,替她梳理头发。

    “这夏天快到了,大概是夏乏的缘故。”

    说实话,端木青也委实是累了,来来去去一天的奔波,身子每一块肌肉都有些酸痛。

    半睡半醒间,韩凌肆便将她的头发轻轻地绾了一个髻。

    “待会儿吃过饭再睡,你看看为夫帮你绾的头发好看不好看?”韩凌肆俯下身子,在她耳边呢喃道。

    想起那一次在青楼,他偷偷将她的上的簪子拔掉那一回,端木青笑道:“你哪里会帮人绾发,分明是想让我的头发打结。”

    说完努力睁开眼,便看到镜子里相偎的两个人。

    一对化生儿。

    但是端木青的目光却停留在镜子里那支簪子上。

    伸手将簪子拔下来,灯光下,白色猫眼石在白皙的手掌上闪烁着猫眼一般的光泽。

    墨玉犹如乌黑的青丝,静静地流淌。

    墨玉簪!

    眼泪陡然间就掉了下来。

    那一次,他的生辰,在青楼他救她于困境,用这支簪子交换了她头上那一支。

    后来他离开西岐,将这支簪子也带走了。

    再后来,他便当着她的面,将它送给了另一个女子。

    可是现在,他又重新送还给她了。

    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的一切她都已经打算不再计较,为什么又要再一次提起呢?让她想起这支簪子曾经属于过别人吗?

    韩凌肆带着宠溺的笑容从她手里重新拿起来,重新替她将头发绾上。

    “傻瓜,她那支是不是真的,你当真不能一眼看出来?亏你当初还天天带着呢!”

    镜子里,端木青的表情显得有些错愕,眼看着他一点点地将自己的头发绾好,才转过身看着他。

    好半晌方才开口:“你是说……她……”

    “是假的!”韩凌肆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口,“这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是我娘亲的。”

    端木青再一次无言,心里的那种感觉当真是无法言说。

    “虽然当时选择贾文柔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看到你心里还是很难过,所以才会重新回到偏殿,当着你的面送给她一根假的簪子。

    就是想要看看你会不会难过,看看我在你心里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是,才会让你舍得将我抛弃。”

    这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第一次如此直白的面对当初的那件事情。

    端木青看着他,颤抖着嘴唇,好半天才说出那三个字:“对不起。”

    “我知道了!”韩凌肆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将她的头拥入自己的怀里,“我知道了,青儿是爱我的,对不对?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也是当时的青儿自己不知道罢了。

    我也知道,青儿后悔了,我都知道,所以,我才是真的很想说对不起,对不起曾经那样伤害你,换做是我,一定再也不会回头的,都是我的错。”

    端木青的眼泪一颗颗的落在韩凌肆的胸口,千言万语,在这个时候,竟然一句都说不出来。

    其实,爱,是需要说出口的,不然,只会辜负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