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几日,端木青早晚都带着萧梨月和地瓜出门前往临水镇。

    只余那萧梨月找来的丫鬟呆在屋子里假扮端木青。

    这个时候,患有“侏儒症”的地瓜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时不时地便溜回宅子,查探情况。

    那几只小白鼠被萧梨月和陈芝筠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端木青和郑大夫一直都在努力研究药方,这件事情当中倒是让端木青改变了从前许多对这些老大夫的成见。

    郑大夫虽然年岁已高,但是对于后生晚辈新奇的见解十分理解,而且表示肯定。

    而郑大夫同样对这个敢于出现在众疫区的女子归十分有好感。

    作为一名一生依靠医术为生的他来说,当代许多所谓的杏林俊杰都让他瞧不上眼,大多都是依靠关系,和那些名门大户搭上线,依仗着权势扬名,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真正的才学。

    而眼前这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女子,所表现出来的专业和独到的见解,都让他对年轻辈的医学者有了新的看法。

    心里也萌生了爱才之心,将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独门医学研究都悄悄授予。

    端木青师承云千,云千又是游历天下博采众长的医学天才,对于郑大夫所说的话,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理解。

    心里更加明白这是老先生对她的青眼,心里感激之余,也就只有好好地将所听到的牢牢记住了。

    “青姐姐真是厉害,连郑大夫那样大年纪的大夫都觉得她不错呢!”

    萧梨月一边帮一个病人擦洗身子,一边悄声对一旁的陈芝筠道。

    这几天,他们两个算是端木青和郑大夫的手下了,每天都一起处理病人的事情,倒是可以说上几句话。

    萧梨月发现这个脾气不大好的镇长做起事情来却是无可挑剔的,尤其是他对于镇上的百姓,当真可以称得上是一腔热忱。

    “我佩服的,倒是出现在这里的勇气。”陈芝筠将手里的帕子放在热水盆里搓了搓,淡淡道。

    提起这个萧梨月一脸高兴:“可不是,若不是青姐姐过来,我当真没有想到过呢!

    虽然以前在家里听从曾祖父的话,我也经常试着感受平头百姓的生活,但是无论如何,到这样的地方来,却是从来想都没有想过的。

    其实来灾区,一半是因为我确实是想要看看百姓疾苦,但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昊王。”

    说起韩凌肆,萧梨月脸上露出一点儿这些天从未见到过的女儿家羞涩,只是隐藏在面纱下面,才不至于叫人看了去。

    很快又恢复正常的表情道:“但是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青姐姐的勇敢感染了我。”

    陈芝筠没有忽略她说到昊王时,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一丝爱慕,只是淡淡笑了笑。

    说着话,萧梨月的面纱突然落了下来。

    可是她的手正在替一个病人擦着手臂,一时间急得直用手臂去顶住。

    正手忙脚乱间,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替她按住那面纱的两角,自然地俯过身,绕到她后面替她细细地系上面纱。

    当他靠过来的时候,萧梨月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鼻尖充斥的是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带着陌生男子的气息,瞬间便将她包围期间。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好像天地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了。

    “好了!”陈芝筠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去换桶水。”

    说完就大步走了出去,完全没有注意到萧梨月眉眼处比方才还要春色妩媚。

    长长呼了一口气,萧梨月才感觉脸上的热度一点点的散了去。

    心下突然又恼起来了,这个陈芝筠好歹是个读书人,难道不知道非礼勿动吗?

    倒是没有想到他竟是个等徒浪子。

    心里咒骂了一会儿,又觉得人家好心好意地替自己系好面纱,这样想他似乎有些不对。

    来来回回终究是暗自恼怒了一会儿,才将这件事情丢开了。

    正要去替下一个病人擦身子的时候,才发现方才就去拿水的人还没有回来。

    心里不由得有些恼了。

    才踏出门槛,就看到陈芝筠站在不远处冷着一张脸对着一个人。

    虽然刚开始遇到他的时候,他确实脾气不大好的样子,可是对于临水镇的百姓,他向来是爱护有加的,从来未曾看到过对谁是这个脸色。

    不由地感到狐疑,忍不住上前两步,就听到陈芝筠冷声道:“我告诉你,你活到现在那是我让你活的,但是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再多要求,你就去死吧!”

    萧梨月吓了一跳,从来没有看到过陈志云这样子对一个人说话,而且脸上写满了厌恶。

    再看那个人,却是那个胜丰酒楼的老板--徐胜峰。

    不过此时,也完全看不出来他曾经是个老板了,一身脏污的粗布衣裳,散乱的花白头发,老脸上也带着些脏污绩子,只是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这样的一个人,更让萧梨月不解了。

    这些天的相处下来,虽然有时候觉得这个陈芝筠有些奇怪,但是他绝对是一个惜老怜贫,爱护百姓的好镇长。

    就因为这样,她还萌生过回去跟祖父说,提拔这个人的想法。

    “芝筠,是我错了,你回来吧!那里真的很危险!”

    “我说过了,你不配叫我的名字!不许叫!”对于老人的哀求,陈芝筠一点儿心动的迹象都没有,反而充满了厌恶。

    “芝……镇长!我们镇还有许多人,这些跟病人打交道的事情,并不需要你亲力亲为的,若是不小心感染了,可怎么办?”

    陈芝筠冷笑一声:“你以为谁都跟你这样的怕死吗?有没有必要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好好保证你自己不死就是了。”

    “芝……镇长!我……”

    “还不快滚?!我还有事儿!你最好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我不想看到你!”

    说完再也不看那徐胜峰一眼,转身就走,却迎面碰上了萧梨月。

    “你太过分了!”萧梨月秀眉蹙成一团,脆生生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跟一个老人说话呢?!”

    陈芝筠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关你事!”

    这短短的一句话,让萧梨月满腔的不满顿时噎在了喉咙里。

    “你……”

    陈芝筠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拎起不远处的一桶水径自走向屋内。

    而那徐胜峰还老眼含泪的看着他的背影。

    萧梨月顿时心里涌起一股恻隐:“老伯,你别理他,他……心情不好!”

    “不怪他!不怪他!”直到陈芝筠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后头,徐胜峰才像是失望无比的转身趿着步子离开。

    萧梨月越发觉得那个陈芝筠过分了,可是回过神一想。

    陈芝筠和徐胜峰都是临水镇的,谁知道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呢?

    她毕竟才和他相处几天,说不定他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也说不定。

    可是又好像不对,若是有过节的话,陈芝筠又何必照顾他,还将自己的吃的分给他?

    虽然心里这么对自己解释,但是还是觉得那个男人过分了一些。

    走进屋子,难免就没有好脸色给他。

    但是陈芝筠似乎心情也不好,同样也没有开口对她说话,这让萧梨月心情越发的不好了。

    这心情一不好,就连端木青都看出来了,回去的路上还问她是不是累了。

    第二天,他倒是一切如常,正常和平日里那样的打招呼,这倒让人觉得是她萧梨月小气似的。

    仔细想想,这件事情究竟与自己无关,又凭什么摆脸色给他看呢?

    也就把这件事情给按下去了,照旧跟他聊天说话忙活。

    “你快来看!快来快来!”萧梨月看着笼子里的老鼠,飞快地对陈芝筠招手。

    兴奋的样子溢于言表。

    她虽然和他一起做着这些事情,但是很多细节都会注意,时时都注意着形象,极少像此刻这么兴奋。

    看到她这个样子,陈芝筠摇头一笑,到底是个才及笄的小丫头。

    “什么事啊?该不会又想放两只出来吧!这些真的是要做实验的,不由得你菩萨心肠!”

    看到他依旧慢悠悠的样子,萧梨月连忙过去拉他:“不是啊!是死了!”

    “死了?死了你还这么兴奋?你不是很喜欢这些白老鼠吗?”

    说完陈芝筠猛然间回过神,惊讶道:“死了?!”

    萧梨月看他终于明白过来,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迭:“是啊是啊!死了!”

    “我看看!”陈芝筠立刻一个箭步上前,两个人同时凑到笼子边。

    果然这分成了几格的笼子里果然有一格原本就显得有些病病歪歪的白老鼠齐齐僵死不动了。

    “这么说?成功了!”陈芝筠惊喜道。

    “嗯!”

    萧梨月的回答里明显带着笑意,心里被满满的成就感充实。

    连忙转脸去看这些天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谁知道陈芝筠也突然转过脸来。

    顿时,两人只感觉鼻端彼此的呼吸可闻,而他们的唇,却是,亲密无间!

    端木青正在里头听到萧梨月的惊呼声,心里一喜,连忙走出来道:“是不是成功了?还……”

    话还没有说完,便卡在了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