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姐姐,我……”萧梨月连忙和陈芝筠分开,脸色绯红一片。

    “只是个意外!”陈芝筠淡淡地接过口,脸色如常。

    转脸看了一眼旁边的男子,萧梨月心里没来由闪过一丝失落,但是立刻点头道:“意外,意外,不小心的。”

    陈芝筠为人如何,端木青这些天也看在眼里,他断然不是那种登徒子,随意轻薄女子的事情,是绝然做不出来的。

    端木青笑道:“我刚听到月儿你的声音,是有什么情况了吗?”

    萧梨月这才想起来,连忙道:“是啊!我们这两天一直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那一格喝着这里水源出来的水的白老鼠都死掉了。”

    “是吗?”郑大夫闻言也走了出来,他年纪一大把,走路却还飞快的,看到笼子里的死老鼠之后,脸上的老褶子都舒展了不少。

    “快快快,立刻阻断所有的水源,想办法调到别处的水,给镇里全面换水。”

    郑大夫话才出,陈芝筠便道:“前两天县令才带人在山上引下了山泉水,应该明天就可以接到这里了。”

    端木青心里一松,切断了传染源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半,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将这里的病人治好了。

    在这期间避免交叉感染便可,这里的百姓如今都按照吩咐一天七八次的用艾草泡过的热水净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而且她和郑大夫这些天小心斟酌着用药,也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的发展,每天新的感染人少了许多。

    而死亡的人数也在一天天的减少,这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郑大夫,现在传染源找到了,我们还是要结合这一点,将药房在优化一次。”

    “好好好!”郑大夫一张老脸上几乎都笑开了花,马上就去。

    果然过了两天,那县令所接的水终于到了临水镇,用上这些山泉水,结合端木青和郑大夫最新研究出来的药方,果然疫情基本上都已经全部控制住了。

    “怎么还有人来?”

    看着那边老田和另一个汉子又抬了一个人过来,萧梨月皱了皱眉头。

    今天晚上,她们正打算将方子和防止疫情的法子告诉韩凌肆呢!

    正要迎上去,却发现一旁的陈芝筠动都没有动,转脸才发现他脸色都变了。

    “怎么了?”萧梨月奇怪问道。

    但是没有等到他回答,就听到那边老田在叫他们的声音,便也不再停留,飞快地迎上去,才发现担架上的人却是那徐胜峰。

    “啊?徐老伯?他怎么……”萧梨月帮着将人弄进屋子,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陈芝筠,却发现他还是站在那里。

    “喂?陈芝筠,你还站在这里干嘛?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很严重,快点去端药来!”

    萧梨月心里顿时觉得他还是如那天一般,对这个徐胜峰心有怨恨,不由的有些怨气。

    “你和他再有什么过节,这是生死的大事,你总不至于还让记恨着吧?”

    “你就让他去死!”陈芝筠却不同于平日里任何一个时候一般对她和颜悦色,而是恶狠狠道。

    萧梨月顿时鼻头一酸,眼眶就红了,她再怎么愿意吃苦,但也从小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

    就连家里的老祖宗萧长安都未曾指责过她一句,父亲和祖父更是因为她深得老祖宗的欢心而对她多有爱护。

    何曾受到过人这样呵斥,顿时心里委屈无比。

    深深的呼吸好久,才一跺脚气道:“我才懒得管你呢!你爱做不做!”

    说完就小跑着自己去端药,强忍着一口怨气,小心翼翼地喂给那徐胜峰喝了。

    又自顾自地去提烧好的艾草水,替那徐胜峰擦拭身子。

    陈芝筠看着她忙进忙出的样子,心里头不由得也有些后悔。

    他这些年来作为临水镇的镇长,从来都没有失控过,今日却对这么一个小丫头厉声相向,想着未免有些后悔。

    看到她将水提出来,还是走上前去接她手里笨重的木桶。

    但是萧梨月却躲开了,看也不看他一眼,自己往那边临时的厨房走去。

    这样子的萧梨月,陈芝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终于还是往端木青那边的病人走去。

    萧梨月看他还是不愿意来照顾这个徐胜峰,心里更是有气了。

    又自己开导自己道:“一个男人连这点小恩怨也放不下,也不见得是什么有用的大男子,何必为了他而不开心?我萧梨月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一次来灾区是因为昊王,等到赈灾结束了,哪里还回来这里?到时候他陈芝筠是谁都会不记得了,现在为他生气多不值得?”

    想到这里,又想起韩凌肆,萧梨月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又连连肯定自己,终于心情好一些了。

    他陈芝筠不愿意照顾的人,她偏要好好照顾!

    于是便对徐胜峰越来越尽心。

    只是这个徐老板似乎情况比别人更加糟糕一些。

    端木青和郑大夫最后拟出来的方子给别的病人喝了都是十分见效的,但是给他喝了却似乎效果不大。

    “月儿姑娘,麻烦你了。”徐胜峰喝了要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看着蹲在旁边忙碌的女子,歉意道。

    擦干净了脸的徐胜峰其实看上去很难教人讨厌的,听到他这么说,萧梨月甜甜笑道:“不麻烦,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你好好休息,放心吧!你一定会好的。”

    徐胜峰转头看了看四周,想了想还是问道:“芝……镇长他呢?”

    “你放心吧!他没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他就是小心眼儿,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他之间有什么过节。

    但是你是老人,是长辈,他就不该用这个态度对你。”

    “月儿姑娘,你是个好女孩儿,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懂,是我对不起他。”徐胜峰眼里带着深深的悔恨,但是看到陈芝筠不在,便不再多说,只是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萧梨月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想了一会儿,还是主动找到了陈芝筠。

    “喂!”

    听到她叫他,陈芝筠转过身,却看到一张还是气鼓鼓的脸。

    “对不起,早上不该那样对你说话,是我语气不对,我给你道歉。”

    他说得真诚,萧梨月也就不再生气了,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叹了一口气才道:“算啦!不跟你计较。”

    “谢谢!”见她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样子,陈芝筠心情也莫名的大好,笑着道。

    “不过,那徐老板似乎情况不大好呢!”萧梨月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虽然如今疫情已经基本稳定了,但是也不代表就不会再死人了,这一点她知道,陈芝筠也是清楚的。

    但是陈芝筠却没有接过她的话,而是垂下头,视线落在地上,不知道眼睛里是个什么样的神色。

    萧梨月想了想接着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或是有过什么事情,但是……我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想跟你道歉呢!”

    陈芝筠正要说话,萧梨月抢先一步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就不要再那么计较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被她这一句话戳到心里的某一处。

    敛下心里的异样,笑着嗔了一眼:“你小丫头说些什么话呢?什么人之将死?”

    被他这么一说,萧梨月才反应过来,连忙呸了三声:“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呀,看我这乌鸦嘴,老天没听到没听到,我瞎说的。”

    “好了好了,”见她一脸紧张,陈芝筠收起笑容,“上天知道你不是真心的。”

    连忙笑着点头,萧梨月见他脸色好些了,小心翼翼道:“要不,你去看看他?”

    陈芝筠却顿时冷了脸色,但是一想到面前的女孩子也是好心,便放缓了脸色道:“算了,你不要掺和了,我跟他之间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的,你不懂的!”

    萧梨月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他的脸色似乎实在是不想提。

    也不想让他们的关系又闹得僵作一团,便点头道:“好吧!”

    她仍旧进去照顾那徐胜峰,陈芝筠继续照顾其他病人。

    眼看着这个屋子里的人有人病情好转,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愉悦的神情来,陈芝筠却始终淡着一张脸。

    总体病情好转的同时,徐胜峰的病情却和所有人相反,似乎越来越重了。

    这也让萧梨月十分焦急,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徐胜峰却像是根本救不会来一般,一天天虚弱下去。

    “月儿姑娘!”

    萧梨月整个一上午都陪在徐胜峰的旁边,心里焦急不已,端木青也亲自来看了,帮他特别配了一副药,但是还是没有起色,这让她感到无比的挫败。

    他的声音让萧梨月精神一震:“徐老伯,我在,你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我去帮你叫青姐姐?”

    “不用了,我知道,我知道我快,快不行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一定会好的,相信我们。”

    “月儿姑娘,我……想见见镇长,你……帮我……叫他来好吗?”

    萧梨月心头一酸,但是又觉得很为难,可是看到他渴望的眼神,还是点头道:“你等着,我去试试看!”

    ~~~~~~~~~~~~~~~~~~~~~~~~~~~~~~~~~~~~~~~~~~~~~~~~~~~~~~

    小寒:嘿嘿,今天的章节都是青儿在忙着药方的事情,便安排了一下萧梨月的故事了。

    小寒的愿望是,每一对恋人都能终成眷属。

    今晚就跨年了,也希望所有亲们与心爱的人终成眷属。

    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够快快乐乐的,和爱的人幸福的相亲相爱,哈哈~

    还有一句: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