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萧梨月才慌慌张张出门,就撞到一个人身上,却是她正要去找的那个人。

    “你跟我走!”想也不想,萧梨月径自拉住陈芝筠的手。

    但是对方却是纹丝不动,一把甩开她的手:“干嘛?”

    “徐老伯可能不行了!”萧梨月眼睛里带着些同情的色彩,“他想见见你,似乎有话跟你说。”

    “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陈芝筠淡淡地抛下一句话,便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萧梨月瞬间急了,匆忙跑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你怎么这样?他都快死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一定是有心底的话想要跟你说,你去听一听,就当是满足他生前最后的一个愿望怎么了?!”

    “为什么要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谁知道陈芝筠听到这句话反而怒了,怒声道,“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能够得以满足这么一个愿望。”

    萧梨月顿时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可理喻,口气也不好起来了:“你跟他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难道一死还不足以消弭吗?”

    “死?”陈芝筠眼睛通红,带着怒火看着萧梨月,“那他二十年前怎么不去死?!非要赖活到现在?”

    “你这话也说得太过分了吧!就算他曾经有多么的对不起你,可是现在人家死之前想要见见你,跟你说说话,道个歉,也就说明人家知错了啊!

    你是个读书人,书上不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给别人一个机会呢?他那么可怜,有这么大年纪了,有什么事情也该被原谅了不是吗?”

    “你懂什么?!”萧梨月的话,不但没有让陈芝筠消气,反倒看上去火上浇油了一般。

    这四个字几乎是用怒吼的对着萧梨月的。

    第二次了,第二次被这个男人如此语气相对,萧梨月心里的委屈如同一坛酿了几十年的醋,酸得鼻尖儿疼,眼眶儿都红了。

    “好好好,我不懂,是我萧梨月多管闲事了好吧?!”

    萧梨月红着眼怒视着他。

    “你姓萧?!”陈芝筠顿时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猛兽,恶狠狠地看着萧梨月。

    “关你什么事!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

    “萧文契是你什么人?!”

    面对萧梨月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陈芝筠没有一丝怜惜的神色,而是阴沉着问道。

    萧梨月看着他,一时间有些茫然,好半晌才蹙眉一跺脚:“是我小叔公,怎么样?”

    但是陈芝筠的表情却让萧梨月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好好,我说呢!早该想到的,你姓萧,又是大户人家出身,跟青州城那两尚书家一定是脱不了干系的。原来竟是萧府的大小姐呢!”

    萧梨月看到他这突然露出的讽刺的模样,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而且,她从陈芝筠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厌恶。

    对的,就是厌恶。

    在他发现她姓萧,发现她是萧府大小姐的时候,眼睛里哪一抹讨厌掩盖不去。

    仿佛一瞬间她变成了他眼里的过街老鼠。

    “我就是姓萧,就是萧府大小姐,我再也不要理你这个自私自大狂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镇长罢了,我还不屑跟你说话呢!”

    陈芝筠不怒反笑,或者是气急反笑,竟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萧大小姐,草民失礼了,此处多有不便,还请萧大小姐移步,免得脏了萧大小姐的鞋!”

    萧梨月愣愣地看着他,她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恭敬,那分明就是要与她划清界限,而且带着深深的不屑,和她划清界限!

    退后两步,她心里那种难受当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觉得难受得无法呼吸。

    “陈芝筠!”

    他没有回答,依旧保持着作揖时弯着腰的恭敬。

    萧梨月在说完三个字之后,呆了好久,才狠狠道:“我不会原谅你的。”

    “不敢!”

    这就像是蓄力一拳,拼尽了全力,却打在一团棉花上,充满了无力感。

    她怎么都想不到那个平日里十分温和的男子竟然会说出这样刻薄的话来。

    这么多年高高在上的生活经历让萧梨月无法忍受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态度,也拉不下那个脸面再跟他说话。

    努力的吸吸鼻子,飞快地跑开了,一直跑到临水镇的城门口,方才停下来,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了。

    “陈芝筠,你好过分!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我讨厌你。”

    越想心里越难过,干脆蹲到一旁的角落里默默一个人垂泪。

    “我萧梨月是谁,萧府大小姐,老祖宗最宠爱的曾孙女,青州城里哪一个男子不对我和颜悦色,只怕我还瞧不上呢!

    你陈芝筠是个什么东西?要名声没名声,要才气没才气,要家世没家世,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凭什么气我?我哪里不对了?人家都快要死了,就是想见你一面,有那么难吗?

    我还不是怕你会后悔?若是他死了,你不就连那些话都听不到吗?一辈子记着,难道就很好吗?”

    一边哭一边骂,萧梨月慢慢的也累了,哭声渐渐地小了下来。

    骂着骂着便想到还躺在那里的徐胜峰,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个没良心的陈芝筠肯定是不会去照看他的,她都已经出来这么久了,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才要站起来,又想到方才那人说的话,心里又气不过。

    想到这临水镇毕竟是他的地盘,他方才那话分明就是赶她走的意思。

    现在还死乞白赖地跑过去,未免有些太没有骨气了。

    可是,那徐老伯都不行了,再不去当真会误了一条生命的。

    在一转念,他原本在世上也没有什么留恋的,最后的愿望就是见一见陈芝筠,可是人家根本就不会去。

    那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呢?还不如早些去死!

    这样想着,仍就干脆坐了下来。

    但是没有坐一会儿,还是忍不下心,看着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终于还是站起来。

    “我才不管你赶不赶我,我到时候跟祖父说一声,换个镇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临水镇镇长肯定会放鞭炮欢迎我的,怎么会赶我!”

    想到这里,萧梨月瞬间又觉得自己有理由进去了。

    才走两步路,就听到那边有两个人说这话走过来。

    “真的要死了?”

    “差不离了,看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说话的是老田和另外一个她不认得的男子。

    听到他们说起死,萧梨月干脆重新蹲下来,细细地听他们说的话,直觉里他们说的是徐老伯。

    “唉!你说陈大人会不会……”

    两个人停下脚步,刚好就站在离萧梨月不远的地方,只是因为她蹲在角落里,又穿着一身和城墙差不多颜色的灰色衣裳,所以,倒也没有看到她在那里。

    “八成不会!”老田摆了摆手,脸上带着些无奈的味道,“陈大人在我们这里当镇长也有几年了,他的性子我们也多有了解。

    对我们这些临水镇的老百姓那是没得说的,只差掏心掏肺了,哪一件事情不是为了百姓。

    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至于一个镇长,又是读书人,长得也不差,二十五六岁了还没有成亲。

    但是对于徐老板……唉!一向都是那个倔性子,只怕是难得很呢!”

    “早些年也确实是徐老板的错,但是都这么多年了,而且如今徐老板自己也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下场,晚景也算是凄凉了,陈大人记恨了这么多年也该放下了。”

    老田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其实就是怕他放不下,徐老板这个人虽然也不错,这些年水灾,他也是有钱捐钱,有粮捐粮的,这一次还将所有的家当都赔进去了。

    可是相对来说,我这个人还是站在陈大人一边的,这么多年,他也不容易啊!”

    “那田大哥的意思是,我们不去劝陈大人了?”

    “劝?”老田反问一句,“你觉得你我劝得了?

    若是可以的话,我何尝不想劝?陈大人一天不原谅徐老板,一天不放下,也就一天不得真正的自在,你看他年纪轻轻的,其实心里想得事情比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多了去了。

    常年这样忙着镇里的事情,也是一种逃避啊!他是心里不想去面对。

    你看我们这里被冲垮了以来,每一次想到办法煮锅吃的,他哪一次没有偷偷留下些叫我转交给徐老板?

    不过是因为我家狗儿曾经受过徐老板的恩,我送过去,别人不会疑心罢了。”

    “你说得是真的?这么说,陈大人其实心里还是很在乎徐老板的?”

    “怎么不真?这话我还能骗你?要不是眼看着这一次的天灾也算是过去了,而且徐老板说话就要没了,我也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很多人都觉得陈大人有些无情,那是他们都不知道。”

    另外那汉子听老天这么说,也跟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也是,陈大人对我们这么好,没有道理反倒对徐老板真正的不闻不问,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