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萧梨月瞪大了眼睛,方才她没有听错?那个男子说,徐老伯是陈芝筠的亲生父亲?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梨月瞬间凌乱了,方才还在生着陈芝筠的气,这一会儿,全没了踪影。

    只是心里有无数个谜团,都没有办法解开一般。

    “田叔,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老田和那个汉子陡然间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脸才看清角落里的人。

    “月姑娘?!”老田惊讶地看着这个这些天都在城里忙碌地照顾着病人的女孩。

    “田叔,我不是有意要听你们说话的,是你们来了没有看到我,我听你们提起徐老伯和陈大人,才没忍住,接着往下听的。

    方才你们说得是真的?”

    这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老田一时间有些踟蹰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接着往下说。

    萧梨月想了想道:“徐老伯染病,送到那边,陈大人却不愿意照看,让我一直都觉得挺奇怪的。

    只当他们之间是有什么过节,我这些天都在照顾徐大人,但是他的病情非但没有一点儿好转,反而似乎有日益加重的趋势。

    今早他跟我说,想要见见陈大人,似乎有很多的话跟他说,但是陈大人并不愿意,我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了,才走到外面来。

    方才听到你们的谈话,似乎知道陈大人和徐老伯之间的事情?我想着徐老伯已经是在弥留之际了,若是在他临死之前解开他们之间的心结,也算是善事一件,所以,才想要冒昧的问一问。”

    问这话的时候,萧梨月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老田他们愿不愿意说。

    更加不知道陈芝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而他的故事,跟萧家有关吗?

    老田看了一眼这个气质容貌都上佳,但是却甘愿跑到这个地方来受苦的女子,不知道该不该说。

    “月姑娘,不是我们不肯说,而是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陈大人的私事,我们就这么说出来,似乎有些……有些不合情理!”

    萧梨月连忙道:“可是如今徐老伯都已经快不行了,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我真的很想要帮一帮他。”

    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萧梨月自己都感到有些惊讶,难道自己的情绪如此变化都是因为这个原因?究其根本就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很想要帮到他?

    老田和那男子相视一眼,这些天,他们没有进去那间屋子,但是却也知道都是这个月儿姑娘跟陈大人在一起照顾病人的。

    看上去也似乎相处十分融洽的样子。

    这些年来,他们这些人受着陈芝筠的照顾庇护之余,也是大从心眼里为他着急,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心仪的女子,幸福的共度一生。

    眼前的月姑娘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人品相貌,那都是极好的,他们这些人,从来也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个水灵的女子出现。

    眼下看她的神情似乎十分关心陈大人,心里便都有些活络了起来,若是能够促成一门亲事,倒也是一件大喜事。

    若是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关于陈大人的身世自然是会知晓的。

    眼下说出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可。

    两个外粗内细的庄稼汉子都是几十年的老友了,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一个眼神立刻便清楚了。

    老田想了想道:“其实陈大人,说起来当真是个可怜人。

    他原不是我们临水镇的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那时候我也年轻,刚刚去上媳妇儿,他才两岁。

    跟着父母到这里来开了这间酒楼,就是用他父亲的名字取的名,盛丰酒楼,那时候他大概也就一两岁的样子。

    他娘亲叫什么我们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徐老板管她娘叫莲儿。

    而且他娘和我们这边的女子都不大一样,很少露面,见到也见到过,只是少,不过说起来,他娘长得真是好,我们这边的女子都有所不及。

    他的相貌很多方面都像他娘,只是更英气一点。

    那时候徐老板也不像现在这脾气,跟我们这些寻常百姓来往,大多都是愿意结交一些权贵,所以盛丰酒楼的生意也就非别家可比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陈大人和他娘都不见了,徐老板又娶了个女人,是隔壁县县令的一个庶女,很是有面子。

    后来也陆陆续续娶了两三个姨娘,生了几个孩子,可是就是没有再见过陈大人和他娘。

    当时我们都奇怪,徐老板他把妻儿放到哪里去了。

    后来有人搬到青州城去了,才有消息说,在那边萧府里的一个什么爷的小妾里头看到了那个徐娘子。

    我们才知道那个叫做莲儿的女人竟然成了萧府里的姨娘了。

    只是谁都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过了三四年,陈大人就被送了回来,我们都记得,当时他手臂上挽着白纱,他娘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陈大人就在盛丰酒楼生活,但是别人问起,他只说自己姓陈,不姓徐,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陈大人的娘名字叫做陈莲。

    陈大人的继母每每借这个借口发落他,我们市场可以看得到他小小年纪被关在家门外。

    徐老板也似乎十分生气这个儿子的倔强,私下里就不用说了,有一次还当着酒楼里的客人发了火,说是他再说自己姓陈,就滚出家门。

    那时候,陈大人才十一岁,徐老板说出这句话,他就果真走出了酒楼,一直往外走,还是我们给拉回来了。

    这样一直到十五岁,陈大人后来就不见了,再回来就成了我们的镇长,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只是他有一个怪癖,每年的除夕都会到村外头五里陇那里过一个晚上不回来,那里有个小小的坟头,有人说那是他娘的坟,但是又有人说,他娘的坟在青州,我们也都不清楚。

    后来徐老板大概也是时运不济,孩子几个都没有养大,淹死了几个,姨娘跑掉了两个,还把孩子带走了。

    那个继室夫人得了病死了,到最后竟然就只剩了下了陈大人一个儿子。

    只是陈大人从来都不去盛丰酒楼,对于徐老板就好像完全不认识似的。”

    老田说起陈芝筠的身世,脸上很有些落寞的神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们都不知道细节,但是像青州萧府那样的地方。

    她娘带着他一个拖油瓶去做姨娘,日子肯定也是十分不好过的。

    而且看他娘死得那么快就知道了,不过就是三四年的功夫,好好的一个人就死了。

    陈大人跟萧府又毫无关系,她娘也只是因为姿色被大人物看重了,我们小老百姓是不知道那些大户人家。

    但是戏文里说得好,一如侯门深似海,他娘一个平民妇人,能够保得自己平安就算是不错了。多少辛酸多少委屈,别人也猜不到。”

    萧梨月握着的拳头一直抖啊抖,死死的咬住嘴唇才让自己不至于失控。

    他说到萧府的时候,那样憎恨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样,当时是因为小叔公看上了他娘吗?

    所以,他娘被父亲送给了别人。

    萧府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说实话,她不是很清楚,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

    那些姨娘之间的争斗,她不怎么接触,却也有所耳闻,只是一直都避得远远的罢了。

    正如老田他们所说,像陈莲那样的女子进去,当真是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

    她就亲眼看到过一个姨娘莫名暴毙,但是尸体抬出房间的时候,她正好去那个院子捡风筝,分明看到“暴毙”的姨娘七窍流血。

    但是她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小姐,而且事情并不是他们这一房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她一个大小姐去说话。

    这样的事情,她只会当做是墙角的阴暗面,从来不试着去触碰就是了。

    可是陈芝筠呢?

    他是生活在其中的,永远在漩涡的中心避无可避。

    那么陈芝筠的娘呢?她是怎么死的?

    萧梨月莫名的觉得胸口闷得有些生疼,那就是她的家,一条条人命,就在那里面悄无声息的被吞噬。

    此时站在陈芝筠的角度想来,那座她当做家的大宅子,分明是一头猛兽,阴沉沉的伺机而动。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在萧府的日子里,他受到过怎样的对待?

    面对冷血的父亲,恶毒的继母,他又是怎样生活的?

    十五岁出去之后,他付出了多大的艰辛?才得以存活,才能够在这个临水镇做这个镇长?

    萧梨月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如此跟她截然不同的人生。

    她以为贫富差距,只是生活条件上而已,就像是路边的乞丐,她一直都以为那是最惨的。

    却不想,原来,当真有炼狱。

    方才心里的委屈,顿时化作无形,只觉得深深的愧疚。

    她突然好心疼好心疼那个男子,那个清瘦的,爱民如此的,疏离而淡漠的男子!

    萧梨月不等他们说完,便扔下这边还在感慨的两个人,飞快地往回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