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收拾着这些天研究的成果,打从心底里感谢郑大夫的帮助。

    “郑伯,以你的医术,委实不应该如此埋没啊!若是能够彰显,做个青州的名医,也不是不可能的。”端木青由衷地对一旁花白头发的老人道。

    郑大夫笑着摇了摇头:“到了我这把年纪,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哪里还在乎那些东西。

    我这一辈子都钻研医术,对于其他人情世故皆不太懂,年轻的时候还想要搏一搏名声,后来发现,自己当真不是那块料,也就放弃了。

    后来年岁渐长,才发现,其实行医救人才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为功名所累,到底不自在,也无法安心做我的大夫。”

    这样的一番话出自郑大夫之口,端木青委实是有些讶异。

    随即便会心一笑,果然智者多出市井。

    最开始来到这里遇到这个有些年纪的老大夫,端木青也只是带着一种尊老的心态对待。

    后来对他的医术也是心有折服,这一番话说出来,却是打从心里的崇敬了。

    这个世界上蝇营狗苟的人太多了,谁当真明白生命的意义?

    敢于不问世俗,不理世事,专心做自己的事情,便是一种勇敢,那是真正的大无畏。

    真正的快乐,从来都不是名利金钱可以给予的。

    真正的快乐,其实来源于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悦前提是身心的通泰。

    谁说郑大夫活得不如长京皇城里的名医,其实,他才是真正活得自在之人。

    “多谢郑伯教诲。”端木青走到一旁,深深作了一揖。

    郑大夫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我这是自己悟出来的小道理,你别抬举我这么个糟老头子了。

    你的未来注定比我们这些普通人精彩,年纪轻轻的一个女娃子,不简单啊!”

    端木青摇头笑道:“郑伯笑话我了。”

    “我老头子倒不是那等喜欢奉承人的人,你这样的年轻人,我这辈子也见得少。”

    端木青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原本想要为郑大夫做些什么,听到他那番话之后,却发现,其实这个生活困顿的老人什么都不缺。

    “郑伯,要不以后你就留在临水镇得了,跟这里的人也熟了,而且陈大人倒是个不错的镇长。”

    郑大夫点了点头,呵呵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正说着话,陡然间就有一个小萝卜头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端木青瞥了他一眼,却发现他那巨厚无比的脸皮既然蹭了一块:“你又跑到哪里去看美女了?”

    这些天来,地瓜就专门担任着查探消息和运送东西的任务。

    但是大部分也没有什么东西要运送,韩凌肆那里又忙得很,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所以他也就到处乱钻,天天溜达着去看美女。

    这一次地瓜却是一脸没好气:“还看美女呢?!那家伙突然发现了,这一次扔得可真狠,疼死我了。”

    一边说着话,地瓜一边小心翼翼地揉着脸。

    端木青嗤笑一声:“活该。”

    但是说完话,顿时明白过来,一转脸就看到他那张有处淤青的脸好整以暇地笑看着他。

    “你说什么?他发现了?!”端木青表情顿时惊骇起来。

    地瓜却是不慌不忙地点了点头:“嗯!小生正是这个意思。”

    “那还不快走。”端木青连忙将东西揣好,还是忍不住问道,“他做了什么?”

    地瓜耸了耸肩:“也没什么,就是将房间里的那个美女姐姐也丢出去了,不过她皮薄,应该半条命没了。

    还有就是朝韩雅芝吼了一通,然后,大概……就没有在做什么了吧!因为他好像很急着要赶来的样子。”

    端木青简直想要把眼前的稚童身子,痞子本质的活物跟韩凌肆一般扔出去,这还叫也没什么?!

    “那你还呆在这里干嘛?”端木青极少见的急了,大声道。

    地瓜愣了一下,摇头笑道:“青儿别凶,女子还是要文静为美,地瓜我这么多年审美无数,这点鉴赏还是有的。”

    “你再废话,我让韩凌肆抽你信不信?还不去找月儿!”

    “凶什么凶?找美女,一向是我的强项嘛!不要急!”

    看到端木青露出这样少见的一面,地瓜方才不开心的情绪一扫而空,晃晃悠悠地就走了出去。

    郑大夫有些不解地看着端木青。

    这才想起来这里还有另一个人在场,端木青不好意思道:“郑伯,我要走了,您多保重!”

    郑伯笑呵呵点头:“相逢即是有缘,不问聚散嘛!”

    镇外五里陇,太阳的温度渐渐降低。

    “我……就要走了!”萧梨月垂下头,闷闷地出声。

    陈芝筠抬头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嗯,快到酉时了。”

    “我是说,可能……”萧梨月转脸看向他,感觉胸口堵得慌,“可能……不会再来了。”

    陈芝筠眼神一滞,却终究没有回头,依旧淡淡道:“嗯,差不多了,青姑娘和郑大夫已经找到了治疗疫情的方法,你们,也该回去了。”

    这话没来由的叫萧梨月难过起来,可是自己也找不到自己难过的原因,只好呆呆地坐着生闷气。

    “我……我们……可能再也见不了面了。”萧梨月好半天才又重新开口道,声音里有一些她自己都发觉不了的颓废。

    陈芝筠心里又是一滞,沉默了一会儿,压下心里的异端,还是淡淡点头:“是啊!你到底还是萧府的大小姐,这里不适合你。”

    “陈芝筠!”萧梨月顿时心里的委屈如同潮水般汹涌而至,叫出他的名字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不起。”然而,他却在她喊完他名字之后立刻道。

    “啊?”

    陈芝筠转过脸,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错愕的女子:“之前我那样对你是我不对,你是你,虽然姓萧,但是你还是一个好姑娘。”

    萧梨月心头一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陈芝筠便接着道:“你这样的好姑娘,一定可以找到一个适合你的人的,若是你找到一个你喜欢的男子,我想他一定不会像徐胜峰对我娘那样对你。

    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这样祝福的话,却一点儿也没有让萧梨月感到高兴,反而心里更加难受了:“陈芝筠,你……”

    “嗯?”陈芝筠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就那么看着她。

    “徐老伯让我转告你,他对不起你。”萧梨月按下心里的不快,闷闷道。

    “嗯!”

    “你就这么个反应?”萧梨月讶异看他。

    收起笑容,陈芝筠长长呼出一口气:“死了也好,死了什么都干净了,我也不用恨着他,也不用担心他过得不好。”

    “你……”萧梨月有些不懂了,他后面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我娘临死前跟我说,叫我在她死后一定要回来,还叫我要好好孝顺他,到死,她还是记挂着他。

    可是我不行,我也做不到,从我懂事时候开始,我就在恨他,时时刻刻都恨着他。

    偏偏那是娘临终前最后的愿望,这些年来,我一直都矛盾着,纠结着,现在终于好了,他死了,我也不用恨了,也不用觉得愧对娘亲了。”

    萧梨月心里有些明白了,心里头突然涌出一股心疼,从来未曾有过的心疼。

    既然是这样,她突然不想要告诉他,他父亲是服毒自杀,目的不过是为了能够跟他说上一句话。

    或许让他一直以为他是死于疫症,还更好些。

    看了眼天边的太阳,萧梨月知道时间到了,她该走了。

    心里头突然涌出一股冲动,她陡然间伸手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肩窝,可是接下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脑袋里翁的一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这个行为:“你不要说话。”

    说完五个字,便没有了下文,仿佛接下来说什么都有些不对。

    那么就这样吧!一个冲动的行为,不一定都是需要解释的吧?

    而且,解释不解释也没有什么区别,反正过了今天,他们就再也不会有交集。

    他依旧是他临水镇的孤傲镇长,或许也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过着平凡的生活。

    她还是那个萧府的大小姐,按照家里的安排,成为昊王的侧妃,活着是侍妾。

    总有一天,他们会忘了彼此,会连对方的面容都再也记不清楚。

    既然如此,何必解释?

    陈芝筠果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鼻端萦绕着淡淡的女子的香味,让他的心,在这一刻竟然有些乱了。

    只是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就这么木然地让她抱着。

    萧梨月的眼泪陡然间就落了下来,落在他的颈间,一大颗一大颗的,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断的涌出。

    颈窝的灼热,让陈芝筠的心越来越乱,陡然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双臂突然好像要抱紧这个女孩,可是,他没有。

    他还是清楚的知道,她是名门大小姐,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

    而且,她姓萧。

    手上仿若承载了千钧重的力量,才能够安静地保持不动,垂在身体的两边。

    良久,萧梨月才放开他,立刻站起来,转过身:“我走了,你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