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陈芝筠没有回头,目光依旧落在面前母亲的衣冠冢上,只有一句话从唇边飘出:“珍重。”

    “月儿!青儿叫你赶紧回去,那家伙发现啦!青儿现在在套马车,你赶紧的。”

    萧梨月还是忍不住回过头,看向那个青衫男子的背影,可是还没有说话,地瓜的声音就急匆匆地传来。

    “喂喂喂,你听到没有?青儿都在那里急疯了,你赶紧的。”地瓜见她没有动静,连忙跑过来,拉着她就跑,顺便揩揩油。

    萧梨月一边跟着地瓜往前跑,一边回头看向那边,可是那边那一袭青衫依旧不动。

    回到镇里的时候,端木青已经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他们两个人。

    萧梨月急匆匆跑过来:“青姐姐,昊王他……”

    “赶紧上车吧!这会子只怕已经在路上了。”端木青不等她说完,便匆匆道。

    萧梨月连忙点头,手脚利落地爬上马车,刚坐到马车里,还没有拉上帘子,就看到一个玄色的身影飞快地掠了过来。

    “端木青!”一个男子严厉的声音陡然间传来。

    闻到熟悉的清松味,端木青不急反笑,扬起脸带着灿烂的笑容:“你来啦!”

    “你!”

    韩凌肆带着一腔怒气赶来,一路上马不停蹄,最后干脆弃马,直接用上轻功。

    这个女子也实在是太大胆了,竟然敢阳奉阴违,自己跑了来,若不是今日偶然回来一趟,哪里知道这大半个月她天天都待在这个重疫区。

    可是这一刻看到她这样灿烂的笑脸,一肚子责备的话,愣是说不出来。

    严厉的眼神在她的笑容下也慢慢和缓下来,变成了心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我天天回去,你看我哪里不舒服了?”

    “你……”

    提起这个,韩凌肆便觉得恼怒,终于想起责备的话:“你也太胡闹了,就这样跑到这里来,万一被传染了呢?这些天我都在处理疫情的事,这疫症有多厉害,难道你不知道?”

    端木青伸手抚平他眉间的褶皱,温柔笑道:“我知道你担心,是我不好。

    可是韩凌肆,我是大夫啊!若是我不来,我会良心不安的。”

    “我不管,从今天起,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我身边,别想再出来了。”

    “好!”端木青笑着点头,一脸的温柔。

    这倒是让韩凌肆有些怀疑了:“你怎么这么好说话?”

    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端木青道:“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法了啊!”

    韩凌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当真?”

    “你不信就算了!”端木青又将方子放回到自己的怀里。

    韩凌肆眉头淡淡一皱,紧紧把她抱住:“下次不要这样了,若是你有什么事情,就算是找到了治疗疫情的方子,又能如何?”

    端木青连忙推开他,让韩凌肆一阵错愕。

    “我……还没有换衣裳呢!”这些天她都十分仔细,生怕把疫症带到了宅子里,都是在马车上换一套衣裳,然后回去洗个澡,再换一套。

    韩凌肆还是有些疑惑。

    端木青道:“这里的疫情还没有全部清干净,你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韩凌肆便再一次抱住了她:“闭嘴!”

    端木青知道他的脾气,果然乖乖地闭了嘴。

    萧梨月原本是坐在马车上的,但是韩凌肆的到来,让她又重新下来了。

    她只是一个无品无级的官宦小姐,如何能够在昊王面前如此无礼?

    此时看到韩凌肆和端木青,陡然间想起陈芝筠说的他娘亲来。

    昊王对青姐姐应该就是爱情吧!如此不顾一切,不过是因为她不安全。

    听说女子在爱情方面都是小心眼儿的,见不得心爱的男子对别的女子好。

    可是这个时候,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昊王,就当着她的面抱着其他的女子,她的心里却一点儿不开心都没有,反倒有一种想要由衷的祝福。

    眼角突然瞥到一抹青色的身影,才发现那边屋子的转角,陈芝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

    隔得太远,她看不清他的目光到底是停留在哪里。

    是端木青,还是韩凌肆,或者,可能会是她。

    临水镇虽然来往商客众多,但是官员却少有。

    韩凌肆原本就长得过分俊逸,加上身上那一份独特王者气势,顿时便引起了这边镇民的注意。

    远远近近地小心打量着。

    当看到他对端木青如此情深意重的样子时,镇民们大多露出欢喜的笑颜。

    这个穿着朴素的清秀女子,这大半个月都在镇里,最开始她来,给他们带来了饥饿中的一顿肉羹。

    后来就在这里停留了下来,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子,将他们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此时看到这样一个如同天神般的男子降临,却是她的良人,心里都由衷的祝福。

    也就只有这样出色的男子,才能够配得上她这样出色的女子了。

    郑大夫站在人群中,看着韩凌肆,若有所思,却终于微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这里热热闹闹挤挤挨挨的时候,那边城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镇民连忙分开两边,然后就看到上至郡守,下至县丞全都赶了过来。

    “下官见过昊王,昊王突然下驾,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乌压压的十几号人立刻跪了一地。

    这下轮到整个临水镇的镇民们呆愣了。

    这个神采无双的男子就是传说中的昊王?!

    那个让镇长张贴名单的昊王?让他们免除饥饿的救世主?

    那么此刻被她抱在怀里的青姑娘……

    镇民们一下子心里都不知道该作何滋味了,堂堂昊王的女人,本该锦衣玉食深养闺中的人竟然出现在他们在这样的地方。

    不怕脏不怕累不说,还伺候起了他们这一群没有任何品轶的百姓?!

    “起来吧!”韩凌肆放开端木青,方才脸上的温柔一扫而尽,瞬间变得威严无比,和方才仿佛是两个人。

    “谢昊王。”为首的郡守感觉自己的腿都有些发软了。

    这些天来,有些郡县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试图从灾银里克扣一点两点,谁知道这个昊王当真是一点儿不手软,处理起来,一鞭子下去,便是一条血痕。

    瞬间就让几个郡守丢了官。

    偏偏这样的事情屡屡发生的时候,青州萧府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就算韩凌肆处置的萧府的重要党羽,也是一句话不说。

    对于昊王这样的做法,竟然是持默认的支持态度。

    这下才让所有人都慌了神,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了这尊瘟神。

    要知道那些被处置的官员,不光是丢掉了官帽,就连家产的都被充作了灾银。

    萧梨月和端木青站在一起,脸上都是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并不开口说话。

    韩凌肆冷着一张脸,将端木青研究出来的方子拿出来,冷冷地吩咐他们尽快将这个药方分发到各地,尽快遏制住疫情。

    吩咐完便将让端木青和萧梨月上了他们原本的马车,直接严厉的拒绝了那些官员精心准备的华丽的轿撵。

    还冷声训斥了几句,让这些马屁拍到马腿上的官老爷们又是一脑袋的汗。

    恭恭敬敬地送走了那位高高在上的昊王,管辖临水镇的郡守才直起了腰,皱着眉头问道:“这临水镇的镇长呢?”

    陈芝筠一向不喜欢与这些虚伪的上级打交道,但是这一次却没有办法。

    静静地走了出来,行了一个士子之礼,不卑不亢:“陈芝筠见过郡守。”

    这一次郡守却和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样子截然不同,立刻笑嘻嘻道:“陈大人不错啊!在整个青州,率先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子,果然是人才。”

    陈芝筠皱了皱眉,没有说话,那郡守又问了几个关于这疫情研究的问题,陈芝筠也一一作答。

    “你是说萧大小姐也在这里?”郡守听到这句话,顿时眼睛都发亮起来。

    这个样子的郡守,让陈芝筠很是反感,但是作为下级,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点头:“是!”

    “太好了!”郡守一拍手掌,转身对县令道,“这件事情一定要大力的宣传宣传,萧大小姐身先士卒,为百姓服务,找出疫情药方。”

    县令立刻点头不迭:“遵命。”

    “这下我们郡算是走运了,萧大小姐这事儿一传出去,萧府肯定就高兴了,对我们定然是要另眼相待的。

    加上萧大小姐又要成为昊王的人,这样宣传出去,昊王肯定也觉得高兴,这两头都讨好了,我们也就不用像其他郡一般,战战兢兢了。”

    一群官员都觉得自己的上司说得有理,连连附和。

    直到他们离开,陈芝筠还是站在原地,身形一点儿不变。

    心里却一直都回响着方才他们说过的话,她就要成为昊王的女人了。

    可是昊王心爱的女人不是青姑娘吗?

    他方才看得清清楚楚,昊王看青姑娘的眼神,那绝对是真正的感情。

    那么她呢?她嫁给昊王,会得到什么呢?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后颈,那个地方好像被灼伤了一块。

    心,越发的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