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车厢里,端木青静静笑看着窗外的风景,萧梨月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对于她的异常,端木青看在眼里,也大概猜到这儿小丫头的烦恼是什么。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感情的事情是两个人的事,她或许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感情。

    她和陈芝筠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两个人都不够勇敢,也就注定两人不能在一起。

    她想要帮一把,却也是无处着力,不如任其发展再说。

    “青姐姐……”

    当端木青以为这一路上她都不会开口时,萧梨月却突然开了口,只是才开口,却又停顿了,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嗯?”端木青从窗外回过头,温柔地看着她。

    这大半个月的相处,端木青对于这个女孩,当真是怎么样也讨厌不起来,反倒打从心底的喜欢。

    对她的态度自然而然地便带上了一些亲昵和温和。

    这让萧梨月大受鼓舞,鼓足了勇气问道:“你……爱昊王吗?”

    这话从她一个未出闺阁的大小姐嘴里问出来,似乎颇有些不合适,但是在她看到端木青坦然的眼神时,还是决定勇敢地问她。

    端木青也确实如她所想,并没有任何反感的样子。

    而是十分坦诚地点头:“爱!”

    这样的一个回答,无疑是对萧梨月的一种鼓舞:“那昊王爱你吗?”

    微微垂下眼,端木青唇边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最终还是点头道:“我想是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萧梨月从她的脸上看到一种从未看到过的光芒。

    而她就沐浴在这样的光芒中。

    “那……你能够容忍昊王有别的女人?”萧梨月问出一直压抑在心底的话。

    这是她心里一直以来都不懂的。

    她听说过一种说法,真正的爱情是唯一的,对于对方,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占有欲,绝对不会容忍对方还有别的爱人。

    可是从小她看到的却不是这样,不管是父亲还是叔父,或者是其他的亲戚朋友,几乎每个人都是三妻四妾。

    而那些姑姑婶婶们也都习以为常,而且告诉她,容许丈夫纳妾,是女子的一种美德。

    所以,她也一直都认为男人有好几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包括父亲告诉她,她将会成为昊王的女人时,她也知道自己不会是王妃,但是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可是现在她却怀疑了,如同她看到端木青和韩凌肆之间的感情那般。

    这样的两个人当中,难道真的容得下第三个人存在吗?

    “不能!”端木青给出了一个十分肯定而坚决的答案。

    这让萧梨月十分不解,睁着疑惑的眼睛看着她:“可是昊王他明明都有王妃啊!你和他……”

    话说到这里,她便没有再接着往下说,而是等待着端木青开口。

    “以前我也觉得我会在乎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但是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了,不过是一个名分罢了,只要他始终只有我一个人,谁是他的王妃有什么关系?”

    看到她疑惑的表情,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你或许还是不能明白,我跟韩凌肆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你不会理解的。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真正相爱的人当中,是绝对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存在的,否则,那份爱情,便夹杂了委屈和虚伪,不能坦诚相待的爱情,其实都不是真正的爱情。”

    前面的话,萧梨月没有听懂,但是这话她明白了,心里瞬间踏实了一点儿,仿佛一种不太确定的想法得到了肯定。

    思虑了好一会儿,萧梨月才鼓足勇气说起第二件事情:“其实,这一次跟着昊王来灾区,除了我想要体验民间疾苦之外,还有一个缘故。”

    端木青没有接口,而是浅笑着等待她的下文。

    萧梨月咬了咬嘴唇,还是开口说了出来:“父亲说,要将我嫁给昊王,”

    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端木青,发现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才接着道:“这是他们的决定,究竟对于我们萧家来说有什么样的好处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

    “你知道?!”萧梨月惊愕地看着她。

    笑着点头,端木青道:“不光我知道,昊王也知道。”

    萧梨月登时红了脸,呢喃道:“我还以为你们相信了我那日说的话。”

    “那你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昊王吗?”端木青温和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萧梨月原本以为自己会很乐意,可是端木青这么问起她的时候,她却说不出口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愿意就是愿意,不愿意便是不愿意,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萧梨月将头转到一边,看了一眼外面的已经露出新面貌的水田,喃喃道:“我原本以为我是愿意的。

    昊王那么优秀,长得也好,气质也好,而且还是天之骄子,能够成为他的女人,应该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可是这些天以来,我却似乎有些不愿意了,昊王那么好,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眼睛里看不到我的存在,也无法喜欢上我,他疼的宠的爱的人都不会是我,而且……”

    端木青一直细细耐心地听着她说话,听到这里便问道:“而且什么呢?”

    “而且,昊王这么好,似乎也构不成我喜欢他的理由,这些东西都只是加在他身上的外物,就像金银一样。

    我总不能因为一个人很富有,就喜欢上一个人吧!”

    说完话,萧梨月也有些惊讶,好像蓦然间才明白了一件事情。

    她并不喜欢昊王,从心底里来说,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与她并不亲近。

    她从来都不知道那个男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直以为的喜欢,只是一种欣赏而已,欣赏他的美,欣赏他的气质,欣赏他的魄力。

    可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喜欢,更不是爱。

    端木青笑着点头:“是,没错,你说的是对的。你并不喜欢昊王。”

    转脸看向这个昊王喜欢的女子,萧梨月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心情莫名其妙的又有些低落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脑海里突然又浮现起那个小土包前青衫身影来。

    陈芝筠,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呢?

    你会不会有一天也会有喜欢的人?

    想到这里,萧梨月的心里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她却并没有抓住,只是茫然地思索着什么。

    端木青也没有再打扰她,有些事情,她自己想明白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宅子里,暗影立刻就带了两名大夫上前来。

    “这是做什么?”端木青转脸看向韩凌肆,一脸讶异。

    “给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韩凌肆冷着脸,显然还是有些生气她偷偷跑出去的事情。

    “我自己就是大夫,难道还能有事儿?!”端木青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可是韩凌肆却淡淡道:“医人者不自医。”

    端木青知道不依着他是不行的,只好让那大夫给她诊脉。

    眼角的余光却看到韩雅芝站在那边的院子角落里看着他们。

    “你来了。”湖边穿着水墨山水长裙的女子声音淡淡的,如同她衣裳上的图案。

    这是端木青第一次看到这宅子里的湖,正是初夏,柳树的叶子刚刚长出来,风吹过便如同一张细细密密的珠帘。

    “你找我?”

    不知道为什么,进屋的时候看到她那一眼,端木青就觉得韩雅芝有话要跟她说,不自觉地便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今天他骂了我!”韩雅芝转过身,目光深长地看着端木青。

    这样的眼神,让端木青猛然间停住了摇摆着柳枝的手。

    垂下眼,好久端木青才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

    “这是我们从小认识以来,他第一次骂我。”韩雅芝依旧紧紧地盯着端木青,好像想要将她看穿一般。

    “这一次是我带累了你。”

    可是韩雅芝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端木青说的话上头:“你无法明白我当时的心情。他从未跟我说过话。”

    其实端木青一直都不知道她跟韩凌肆之间的关系,只知道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也知道她陪他去了西岐。

    知道她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也知道韩凌肆对于她来说似乎是可以代替一切的存在。

    他对她很重要,同样的她对他也很重要。

    虽然这种感觉并不好,但是端木青还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使得他们两个人之间产生龃龉。

    “当时他让你看着我,所以我偷偷跑出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你,是我的错,对不起。”

    摆了摆手,韩雅芝转过脸,看向平静的湖面,颇有些自嘲地笑道:“其实我知道。”

    “额?”似乎没有听懂她这句话的意思,端木青疑惑地看着她。

    再一次转过身,韩雅芝认真地看向她的眼睛深处:“我说其实我知道当时你确定是疫症的事情。

    因为我清楚地听到你和萧梨月之间的对话,也知道你是要打算偷溜出府。

    只是我当时不想要告诉他,就是想让你去疫区,你说我坏也好,说我歹毒也罢。

    其实我更加是想要看看他的态度。”

    ~~~~~~~~~~~~~~~~~~~~~~~~~~~~~~~~~~~~~~~~~~~~~~~~~~~~~~~~~~~~~~~~~~~~~~~~~~~~~~~

    小寒:亲们,新年了,新的一个月了,月票又来了,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吗?(我这样要月票是不是有点儿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