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呆呆地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接面前这个女子的话。

    韩雅芝也并不在乎她接不接口。

    而是用一种类似于自说自话的方式诉说:“自从你的出现,他就一点点的改变,一点点的变成如今这个我都有些不懂的他。

    在西岐的时候,面对那么大的压力,他却经常为了你而改变自己的计划,甚至于不惜暴露自己的实力,将自己多年来所藏的拙全部撕开。

    也开始对我隐瞒,当我不解他的决定的时候,他选择不告诉。

    我就那么看着他一点点的远离我,从一开始否认他对你的喜欢,到后来的沉默,再到承认,我竟然是完全的无能为力。”

    端木青微微皱着眉,没有开口,她知道了,这个女子只是想要倾诉,并不是来质问。

    “到最后,你竟然是给他最狠一刀的人,他那时候恨毒了你,我以为他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因为你而影响决断。

    以为他会真的忘记你,从此他又回到原来的他。

    可是没有,我错了,从那之后,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连对我,都已经没有了开诚布公谈话的时候。

    如同一个机器一般的工作,布置处理每一件事情。

    也就是后来众人眼里的冷面王爷的模样。

    这样的他让我陌生,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躯壳。

    然后你又来了,以一个我们都没有想到过的身份出现了。

    他那时候是注定要选择贾文柔做王妃的,所以,他还是如同一架机器一般出现在选秀女的地方。

    然后他就看到了你,然后又开始种种失控。

    新婚将新娘一个人扔在新房里,独自一人在屋顶整夜喝酒。

    对于贾文柔连一个好脸色都不肯给,还要求她配合着演戏。

    丝毫不理会河间王府的情绪,宁愿在别的方面来讨好这么一个岳父。

    我渐渐地意识到,原来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过你,也渐渐明白过来,其实你才是他心里唯一的不同。

    可是我心里真的不甘心,我从小陪着他长大,自认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跟他更亲。

    所以听到你和萧梨月商量偷偷溜去疫区的时候,我假装没有听到,我甚至有想过,不如就让你死在疫区好了,那么他就真的能够回到原来的他了。

    只要你是真的不在了,就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如我这般靠近他。

    对他而言,我就会是那个最亲近的女子。

    可是没有,你天天晚上如常的溜回来,脸上还带着奕奕的光辉。

    编造着一些十分可信的谎言,让他相信你一整天都在这个地方。

    后来,他突然折回来,发现你不在,陡然间便失控了。

    他对我发火,印象里他几乎没有这么跟我说过话,他说若是你有什么事情,他怎么样都不会原谅我。”

    说到这里,端木青就看到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

    面对这么样的一个女子如此跟自己说话,端木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想要说些什么,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韩雅芝泪眼滂沱地看着她:“端木青,你告诉我,到底我做错了什么?到底我哪里不如你?你又哪里比得过我?

    是长得比我好?还是爱得比我深?”

    端木青无言以对,只能摇头:“或许,感情原本就是不讲理的吧!”

    闭上眼睛,眼泪再一次滑落,韩雅芝好久才睁开眼,缓缓点头:“我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两人相对一阵沉默。

    端木青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韩雅芝如此介意她的存在,打从心里细想,她又何尝不是介意着韩雅芝的存在?

    她和韩凌肆经历过很多事情,很多次的生死,若是说他会为了她毫不犹豫的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可是,这不代表,两个人就当真如同一个人那般的契合了。

    有些话,还是不能说。

    有些地方,还是不敢触碰。

    就比如韩雅芝,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都跟在他的身边,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女子将一颗心都系在他身上了吗?

    这些话,她从来都不问,不是不想,而是不敢问。

    不敢那样逼他。

    要她相信韩凌肆对韩雅芝毫无男女之情,她其实也是可以办到的。

    但是要她毫不介意,却是真的做不到。

    前世赵御风也有那么多的姬妾,他要她相信那些女人都是因为不得已才迎进门的。

    要她相信,他和她们之间都是不得已的逢场作戏。

    她纵使心里难过,却还是相信,痛苦的相信。

    可是结果呢?

    前世的教训让她领悟到,当爱情不再唯一时,便一文不值,留恋只会致命。

    尽管这个人换成了韩凌肆,尽管他表现得比赵御风好了太多。

    可是那又如何?

    和别人共享一个男人?再死一次,她也办不到。

    “你离开他吧!”端木青心里思虑万千,抬起头来定定地看向韩雅芝。

    “你说什么?”两人长久的沉默之后,韩雅芝竟然听到这个小女子跟自己说了一句她几乎不敢相信的话来。

    “我说,你离开他吧!”端木青如同完全没有看到她眼里的震惊,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

    韩雅芝不怒反笑,带着泪的脸庞因为这笑,看上去分外的苦涩:“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该离开他?凭什么……”

    “那你今晚找我过来说这一番话是想要什么?”端木青打断她的话,淡淡问道。

    对于韩雅芝的感情,她能够理解,也可以同情。

    但是这并不能够改变她对感情坚定的认知,唯一的方法就是快刀斩乱麻,越狠越好。

    她的反问,让韩雅芝噎住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只是一双美目流转着看着她。

    许久,她才垂下头:“我离不开他!”

    她的声音不大,带着丝丝的委屈和哀求。

    “我知道,”端木青没有上前去安慰,而是退后一步,靠在一颗柳树上,“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今晚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若是你只是想要倾诉,怎么算,都不应该是找上我,毕竟,在你心里我的身份应该是情敌才是。”

    韩雅芝的头没有抬起来,在这个女子如此直白的逼问下,她感到十分的耻辱。

    她竟然像是哀求一般站在她的面前。

    可是她端木青算是什么东西?她陪着韩凌肆这么多年的岁月里,何曾有过她什么事儿?

    为什么今天,她反而要用这种方式来求她。

    这样想着,她几乎都想要掉头而走,可是心里的渴望,却让她的脚步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我不得不承认,在他的心里,你是最重要的人,虽然我不甘心。”

    韩雅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傲一些。

    “我真的想要留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来,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是以什么身份跟着他的。

    年幼时或许是因为我本就没有家,太后薨了,他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所以我才跟着他去西岐。

    后来年岁渐长,我渐渐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心里却始终都不明白,我和他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他也从来没有说过,我不知道这算是一种默认,还算是一种逃避。

    直到我们都长大了,他还是没有说,而我们都已经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有时候,闲暇之余,我也会假装不经意或者是开玩笑地问起他的终身大事。

    可是他从来都是说,人在西岐,身不由己,他不想这些事情。

    我觉得他是对的,他的身份很玄妙,一个不对,也许就是送命的举动。

    可是突然间,就来了一个你,陛下说什么让他在西岐找一个王妃,加强两国关系。

    我顿时慌了,却佯装不在意问他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他说只是一道命令而已,娶一个就是了,看得出来他并不关心娶得是谁。

    我虽然不开心,却也能够明白他的想法是对的,我们只能如此。

    谁知道会出现一个你,你让他失控,一点点占据他的心,而我却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找不到存在感,越来越不确定,我对他来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现在,我真的累了,不想在这么猜,这样等,因为我猜不出答案,也怕等不出结果。

    请你,帮我。”

    端木青眯了眯眼睛,看着面前如此梨花带雨的美人,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或许,她此刻的心情是不对的,但是没有办法,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心里,是生出了一丝妒忌。

    不,不是一丝,是很多,很多的妒忌。

    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陪伴他那么多,可以和他度过那么多的日子,可以那样一起患难,可以面对风雨。

    可是自己呢?好像都没有,他的身上有太多的她不知道的东西,也有太多,她不敢去碰触的东西。

    这些都让她嫉妒,嫉妒面前的女子。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命运的安排,更何况,都是过去的事情。

    “帮你什么?”端木青的眼睛里没有什么同情,依旧是淡淡的。

    “我只要一个名分,什么样的名分都好。”韩雅芝的眼睛里带着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