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似笑非笑,却又好像带着些苦涩。

    “你不觉得这话你应该跟韩凌肆说才对吗?给你一个名分?这是我给得了的吗?”

    韩雅芝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认命:“这个世界上,应该就只有你说这话他才会听的。”

    “韩雅芝!”端木青猛然间用严肃的语气喊出她的名字。

    “我告诉你,你若是要名分,你找韩凌肆要去,我给不了,而且我不想给!”

    韩雅芝呆呆地看着她,摇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我只是要一个名分而已,让我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在他身边。

    并不会妨害你什么,实际上就是跟现在一样,我也无怨无悔!”

    “我会有怨有悔!”端木青冷声道,“若是韩凌肆要给你名分,我无话可说,到时候也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但是我端木青就把话撂在这里告诉你。

    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我的男人,我很介意,很不乐意!”

    “实际上,你不也是没名没分的吗?难道你不觉得心里有个疙瘩?我跟你来说这件事情,不过是因为在他心里,你还是那个王妃而已。”

    看到她因为自己的拒绝而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端木青平静道:“我在乎的不是一个名分。

    我知道贾文柔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但是,他不爱她,从来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过,我也知道月儿是萧府送给他的,我也不在乎,他同样没有放在心上。

    我只要他身心属于我一个人就够了,名分,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那你为什么又对我吝啬于一个这样的名分?!”韩雅芝有些激动,握紧了拳头问道。

    “你又错了,我对谁都吝啬,对贾文柔是这样,对月儿也会是这样,但是她们和韩凌肆之间到底会建立什么样的关系都不是我可以左右的。

    如果我可以决定的话,我自然不会答应,你也是一样,若是你有本事自己跟韩凌肆说,有本事让他答应,我也无话可说。

    所以!”

    端木青顿了顿,冷冷地看向她:“你口口声声想要的这个名分,我给不了,你明白了吗?”

    “你真是自私!”

    面对这样的端木青,韩雅芝发现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

    她是这样的强硬,竟然一点儿机会也不给她。

    “若是你找我来就是这个目的,那么我也将我的意思说明白了,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不奉陪了。”

    端木青果然不再看她一眼,自己转身离开。

    韩雅芝的爱她不懂,因为她未曾那么卑微的爱过一个人。

    就算是在前世,面对赵御风对别的女人欢笑,她也没有如此卑微过。

    在她的心里,爱情里就是应该公平。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掺了杂质的爱情,就不配称为爱情。

    所谓的不够爱,就是不爱,不爱她的人,何必还要巴巴的往上贴?

    这就是她的爱情观。

    同时,对于自己的爱情,她是珍视的,她会在她的力量所及,权力所及范围之内,尽力的维护。

    “青王妃?”正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

    一抬头就看到灯火下的长廊尽头站着一个男子。

    他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倒是有些气度的样子。

    端木青猛然间想起来,淡淡地点了点头:“你是紫衣?”

    她曾经在韩凌肆身旁见过他一次,也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十分厉害的组织的头目。

    只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跟这样一个人有交流也就没有留意。

    想不到他今晚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果然是昊王的女人,有些不同之处。”紫衣没有回答端木青,相当于是一种默认。

    “有事儿?”端木青免去那些客套的文辞,径自问道。

    “只是晚上无聊瞎晃,偶然就看到你了。”紫衣斜倚着廊柱,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如今实在是有些无趣,听说那个总是穿着青色衣裳没有什么特点的女子是韩凌肆最心爱的女人,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谁知道才出来晃悠就听到方才两个人的对话,倒是觉得这个女子果然是跟其他的女子有些不同。

    光是那些话就足够霸气和理性,同时,她说的那句话也让他意外:“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我的男人,我很介意,很不乐意!”

    他看多了美女,后宫里一大把一大把,像是不要钱一般,随便倒下一棵树,都能够砸到好几个。

    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

    他也见过很多名门闺秀,见过很多官宦妇人,同样她们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甚至于,在她们的嘴里,大方地给丈夫纳妾,接受别的女人,是一种大度。

    而今晚听到的这句话,却让他感到十分的真实和舒心。

    韩凌肆果然跟别的人不一样,武功出了奇的好,连眼光也让人欣赏。

    “夜里风大,小心着凉!”端木青淡淡地开口道,脚下便继续往回走,很显然没有什么兴趣跟这个高手中的高手聊天。

    紫衣摸了摸鼻子,果然是个有趣的女子。

    那句话是在暗讽他吗?

    好吧!暗讽就暗讽吧!难得遇到个有趣的人。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聊了。

    脚尖一点,紫衣便如同一道风一般消失不见了。

    端木青也不理会身后,径自走回自己的屋子。

    韩凌肆正在灯下处理公务,看到她来,立刻放下笔:“雅芝跟你说什么了?”

    端木青走上前去,将他散落下来的一缕头发细细替他缠上去。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应该是为着你对她发火的缘故,可能是心里头又不好意思跟你说话,才找我过去聊聊的。

    那件事情是我故意瞒着她的,当真怪不得她,她一个女孩子家,此时心里自然是委屈得不行了。”

    韩凌肆点了点头:“我知道,只是当时心里委实是担心,也就语气冲了些,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吧!

    我跟雅芝从小一起长大,都是自己人,她不会真的生我的气的。”

    端木青正抚着他衣服褶皱的手,蓦然间一顿,脸上却不露什么端倪。

    “你跟雅芝感情倒是不错,也难为人家一个女孩子,一直这么默默地跟在你身后。”

    端木青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在灯光下看上去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温和。

    韩凌肆被这种气氛感染,点头感慨道:“是啊!雅芝从小就跟我玩在一起。

    那时候是太后将她领来的,其实她是太后在南游的路上捡到的孩子。

    然后跟先皇说想要养在自己的身边,先皇便赐了国姓。

    小时候我和她还有吴素三个人总混在一起,吴素还会经常的跟我打架。

    但是雅芝从来不会,那时候吴素个子高,身法也敏捷,我们两个打架,各有输赢,雅芝从来都是站在我这边。

    那时候吴素特别不喜欢她,说女孩子都不帮着女孩子。

    到现在,她也还是不太喜欢雅芝。”

    提起小时候的事情,韩凌肆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来。

    端木青的笑却有些勉强:“这样啊!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果然是难得的。”

    “嗯!”韩凌肆搂住她的腰,将她抱进怀里,“其实从小,我就没有什么亲人的概念,太后那个时候对我很好,现在她已经过世了,雅芝算是一个,吴素也算是一个,然后,慕容丞相也一直对我不错。

    只是他是外臣,我们不怎么见面的,可是别看他一个文臣,其实我第一次骑马,还是他带着的呢!

    当时我才七岁,皇子们,十岁以下是不可以骑马的,但是他偷偷地带我去了,这件事情我到现在谁也没有说过,你是第一个。”

    端木青将头放在他的胸前,轻轻地嗯了一声。

    心里却有些闷闷的。

    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好一会儿韩凌肆才问道:“你累了吗?要不去睡吧?!”

    端木青从他怀里钻出来,笑道:“你还别说,这么一说,当真是觉得有些困了。”

    “好,那你赶紧去睡,”韩凌肆摸了摸她的头顶,宠溺笑道,“我忙完这些再睡。”

    躺在床上,端木青看着那边等下的背影,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一直来来回回的都是韩雅芝的脸。

    她对于韩凌肆来说,那么重要,那么若是今天这要求名分的话,她是跟韩凌肆说的。

    他会不会同意呢?

    他会不会舍不得伤害她,而答应她的请求?

    她知道娶贾文柔是不得已的,带着萧梨月过来也是有原因的。

    他知道他不爱她们,加上这些不得已,她都可以接受。

    但是韩雅芝不可以,因为他对韩雅芝是有情的,即使不是爱情。

    这,她不能忍受。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端木青也不知道韩凌肆是什么时候到床上来的。

    兴许是因为太累了,一觉睡到天亮,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青姐姐,你醒了没有?”萧梨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端木青答应了一声,她便推门进来了:“青姐姐,有个女子找到这里来了,说是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