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连忙起床,讶异问道:“找我?什么人?”

    她在这青州可是没有什么朋友,好好的有人找她,倒是让她感到十分的惊讶。

    “我也不知道,不认识,但是她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端木青眉头一皱,匆匆忙忙洗漱了一下,便跟着往外走。

    好容易走到外面花园里,一眼便看到那个伤痕累累的女子。

    端木青顿时飞快地跑上前去:“百媚!你……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百媚确实是让端木青不得不感到惊骇。

    身上伤痕累累,简直就像是被人严刑拷打过了一番一般。

    而她的精神看上去也是极度的疲乏,看到端木青的一刻,才艰难的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小姐!”

    才喊完两个字,便晕倒了。

    端木青和萧梨月两个人费了好大得劲儿才将她背出一段距离,还好有一个护卫路过,帮忙将她背到了屋子里。

    细细地替她检查了一便,端木青心里简直满腔怒火,方才还只是觉得她像是被人严刑拷打过一番。

    现在才发现,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

    原本丰腴白皙的皮肉上,几乎遍布着伤痕,大多都是鞭伤,也有多处刀伤,甚至于还有一处烙铁烙过的焦枯。

    萧梨月从来都未曾见过这样的惨状,帮着端木青一起的时候,手都有些发抖。

    匆匆写下一张方子,端木青递给萧梨月:“月儿,交给地瓜,让他给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这些药材找到。立刻!”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看到端木青这样紧张的样子,也就知道,她对于端木青来说,一定不是一般人。

    萧梨月也不耽搁,立刻跑到院子里,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喊道:“地瓜,有美女!”

    果然一颗小萝卜头一般的脑袋陡然间就从某一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什么美女?在哪里?”

    当看到那张方子的时候,地瓜那张写满了兴奋的包子脸顿时便垮了下去。

    只是这个院子里的统共的三个女子,就只有这个萧梨月还算是温柔了,这张方子是她拿出来,地瓜也只好再一次冒着被当成老鼠打的危险,去窃药。

    “月儿,待会儿地瓜带了药回来,还要麻烦你帮忙煎一下。”

    这没有任何丫鬟侍女,她们的事情都是自己动手,端木青也找不到其他的人可以麻烦。

    萧梨月却是一点儿大小姐的架子都没有,点头笑道:“放心吧!这些天以来,最拿手的就是煎药和照顾病人了!”

    提起这,萧梨月又想起在临水镇的日子来,心,立刻便沉了下去。

    端木青无暇顾及她的情绪,再一次急匆匆地走进屋子,照顾百媚。

    原本的计划是她逃出去,阻止韩凌肆。

    可是韩凌肆还是出现了,布置的陷阱也都经历了,她却一直都没有露面。

    这些日子以来,她也有担心,但是当时那石姬岭都给吴素一锅端了。

    而且后来问过吴素,也说并没有见到一个女人。

    这让端木青一直都闹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想到百媚好歹一身武艺,既然石姬岭都被端了个彻底,也就没有了威胁。

    不至于一个人自保不了,心里也就没有很担心。

    却不想她再一次出现,却受了这么重的伤。

    小心翼翼地将萧梨月熬好的药喂进去,又替她全身抹了一次药,她才幽幽地转醒过来。

    “百媚,你醒了?怎么样?哪里疼?”

    “小姐!”百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端木青关切的眼,陡然间心里一暖。

    从千娇死了之后,似乎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神了。

    从来都没有人真的在意过自己的死活,后来遇到端木青,发现她跟别人都不一样,将她当做人一样对待。

    心里便发誓,要效忠于这个女子。

    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哪里疼?你晕过去了,我替你诊过脉,倒还好。

    只是还是不能替你细细查探,有没有隐晦的内伤?”

    端木青看她说了两个字之后,又不再说话了,以为她是哪里疼得说不出话来。

    “我没事!都只是皮肉伤!”百媚终于开口,安慰道,“而且,我这张脸,也还没有毁。”

    端木青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还知道在乎脸蛋,看来问题不大。

    只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感觉如何?有精力说得清楚吗?”

    百媚道:“是一个叫做语嫣公主的人抓了我去。”

    “韩语嫣?!”端木青失声怒道。

    轻轻点了点头:“他们都叫她公主,还有一个人叫过她语嫣公主。

    原本我还以为是那个江湖门派眼皮子浅,别号竟然带上公主,后来她对我用刑的时候,提到过你的名字,我才猜想,她或许真的是一位公主。”

    “你怎么会被她抓了去?”端木青心里十分讶异,当时在石姬岭,似乎并没有看到韩语嫣的行迹,万万想不到,她的人竟然会在那里出现。

    “我也不知道,当时听小姐你的吩咐,我逃了出去,一直潜伏着等待昊王出现,谁知道突然就有两个武功高强之人,将我抓了起来。

    然后他们就把我带走了,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就见到了那个女人。”

    “她抓你做什么?”

    百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并没有让我做什么,只是对我用刑。

    有时候是她自己动手,她打我的时候,嘴里还说着昊王和你的名字,我猜想,你肯定是逃出去了,不然她不会这么恨。”

    想不到韩语嫣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端木青心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但是她绝对不会可怜她。

    莫忘的一条命就在她的手上,而且今天还将她的人打成了这个样子。

    总有一天,她会让她血债血偿。

    想起莫忘,端木青心头一痛,又看到躺在床上的百媚,心里越发的难受了。

    难道跟着她的人都会这么痛苦吗?

    百媚大概看出了端木青的心事,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来:“小姐,我没事,她并不想一下子把我打死,所以都是皮肉伤,等我养好了伤,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端木青点头:“好!我给你报仇!还有……莫忘!”

    “怎么回事?”韩凌肆直到中午走出书房才听到消息,一走过来,就看到端木青言语哽咽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端木青连忙从床边起身,浅笑着迎上去。

    百媚连忙要起身,韩凌肆没有看她,手却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麻烦。

    “这是怎么回事?她就是你说的百媚?”

    端木青点了点头,眼眶顿时便红了:“是韩语嫣!”

    瞬间,韩凌肆的眼睛里便蒙上了一层冰雾:“不知死活!”

    “我要报仇!”端木青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他。

    “好!”

    这是他们重逢以来,端木青第一次这样依赖他地说出的话。

    韩凌肆只觉得心疼无比,他的青儿是多么倔强的一个人啊!

    若是在平时,她一定会慢慢的筹谋,然后自己制定出报仇的计划。

    但是这一次,她却跟自己说,她要报仇。

    这是因为她的心里当真恨了。

    他知道她的青儿,其实最是护短的,她的人,是绝对不允许别人去伤害的。

    百媚眼眶一红:“小姐!”

    端木青转过身,定定地看着她:“百媚,你好好休息,等你精神好一些了,细细地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我!

    我要让韩语嫣死了都还后悔。”

    “好!”

    韩凌肆想了想道:“我让紫衣配合你,你要什么就跟我说。”

    “嗯!”端木青淡淡地点了点头,转身往厨房走去,“我去熬点儿粥!”

    接下来的几天里,百媚就躺在端木青住的套间里养伤。

    端木青也没有什么主仆之见,无比自然地照顾着她。

    萧梨月经过那一次疫情的洗礼之后,整个人也改变了太多。

    帮着端木青照顾起百媚来。

    好在百媚或者逃了回来,而且知道了韩语嫣躲在哪里。

    万万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就在青州。

    只是隐藏着身份。

    大概是因为一开始就知道韩凌肆要来的目的地便是这里,所以才在这里等待时机。

    想到这里,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冷笑:“韩语嫣,既然你隐藏身份,不让整个东离知道你这个语嫣公主回来了,那么,我便帮你一把,让你永远都无法让人知道!”

    紫衣一进来就看到端木青这样的一个表情,重瞳子带着点儿意味的笑意:“你似乎是在想什么坏点子。”

    端木青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嗯!”

    承认得这样坦白,紫衣来了兴趣:“什么样的坏点子?可以告诉我吗?我很感兴趣。”

    “杀人!”

    回答他的话很简单,端木青没有多余的解释。

    紫衣却皱了皱眉头道:“这样的事情我做得太多了,我们可以换一件事情做做吗?”

    端木青将手里的笔放下,重新抬眼看他,眼神显得无比的认真:“没办法,我确确实实是十分想要她的命,若是你不愿意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勉强。”